当前位置 :  > 内容

德国海军“武装蛙人”部队

来源:空天力量杂志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1-16

海军军士施佩贝尔乘坐一只橡皮艇去执行任务。他身着黑色橡胶服,脸上涂着绿色油彩,几乎和茫茫黑夜融为一体。到达预定地点后,施佩贝尔套上橡皮面具,戴上呼吸器,然后从橡皮艇仰身跳到水里,等待战友的到来。和战友们会齐以后,他们就两人一组,在水下紧贴着水面向海滩游去。
施佩贝尔是德国联邦国防军海军“战斗蛙人”部队的一名士兵。德国北部石勒苏益格一荷尔斯泰因州有一个濒临波罗的海的小城,名叫埃肯弗德。联邦国防军海军的精锐——“武装蛙人”部队就驻扎在这里。这支鲜为人知的部队由“排雷娃人”和“战斗蛙人”两部分组成。其中“排雷蛙人”170人,“战斗蛙人”50人。“战斗蛙人”虽然人数不多,但个个都是从德国军队中千里挑一的精英,它被各方面的专家视为精锐中精锐。用“武装蛀人”部队司令冈持·克莱纳特中校的话说:“无论训练还是装备,我们都是联邦海军中的NO.1(第一)。”
“武装蛙人”的装备不仅齐全精良,而且每一件都适合他们在特殊的作战环境中使用。例如,“战斗蛙人”配备有防水背包和轻便、能固定在头部的夜视仪;他们装备的潜水匕首也都是防磁的,不会触动水雷的电磁引信。“武装蛙人”还都装备一个有夜光指针的罗盘,用来确定方向,至于海岸线的走向,他们早就通过训练铭记在心了。每个“武装蛙人”都有一支冲锋枪,以便在受到阻击时使用;他们专用的P11水下武器可以在水下发出致命的攻击。另外,“战斗蛙人”还可以使用装有两台140马力发动机的快艇,这是联邦海军最快的舰船。他们还能要求调用军用直升机和飞机。
因为技术和材料要求极高,所以“武装蛀人”的装备价格十分昂贵。例如,普通的潜水匕首20马克就能买到,而“战斗蛙人”使用的潜水匕首价格却在800到1000马克以上。因此即使在蛀人部队内部,也只有和军方签订协议,至少服役4年以上的军人才能个人收藏一套装备。
要做一名“战斗蛀人”并不是件容易事,首先要接受为期大约两年的培训。要想通过这些培训必须有一个坚强的体魄,因为全套装备就有40到50公斤重。而在结业考试的时候,学员必须武装泅渡30公里。

其次,“武装蛙人”还要接受严格的军事训练,很多技术只有经过刻苦的训练才能掌握。要悄无声息地把敌方的岗哨于掉并不像电影中表现的那么容易——从背后把嘴捂住再从前面往心脏捅一刀就完事,实际上,即使胸口插把刀子,人仍然能干很多事。德军“战斗蛙人”规定的办法是割断喉管,而且要割得脑袋差不多耷拉下来才行。
尽管“战斗蛙人”名之为“战斗”,而且要接受严格的作战训练,但他们的主要任务却并不是真正面对面的“战斗”。实际上,“战斗蛙人”在执行任务时要尽量避免碰上任何人,无论是朋友还是敌人。根据他们的勤务条例规定,这些海军精锐要不声不响、神不知鬼不觉地游上岸“干他们的话”:破坏雷达站、爆破桥梁或炸毁船只。然后再悄无声息地返回。正像他们的一支军歌所唱的那样:“来无影,去无踪,如闪电,似疾风...”
在海军舰船出访国外时“战斗蛙人”也能发挥作用。舰队抵达之时,他们要搜索停泊的港口是否有水雷;舰队返回之时,他们要保障部队的安全。
“战斗蛙人”还被指派配合联合国监督禁运措施的执行。他们可以乘直升机降到船上对货物进行检查。如果遇到抵抗,“战斗蛀人”可以立即采取行动,以确保自身的安全。在这种情况下,单个蛀人
能够直接从甲板上纵身跳入大海,潜游到20米以下。
对“战斗蛙人”来说,最精彩、最惊心动魄的一幕是从潜艇的鱼雷发射管潜入海中。只有遇到紧急情况,潜艇无法上浮时,“战斗蛙人”才走这条奇径。
首先,全副武装、随身携带爆破器材和武器的“战斗蛙人”要以两人为一组进入鱼雷发射管。发射管的直径只有53厘米。第一个蛀人要倒转身,先将脚伸入管中,再慢慢地缩身进去;第二个蛙人则相反,要将头先伸进去。这样两个蛙人就能头顶头,在危急情况下能使用人工呼吸器互相帮助。当两个蛙人都安全进入发射管以后,潜艇内的工作人员就会把他们身后的阀门关死。这样,两个挂人就如同被关入了一个密封的钢桶之中。当蛙人爬到发射管尽头的时候。潜艇内的工作人员就把发射管顶部的阀门打开。这时海水就会涌进来,蛀人就可以从发射管中钻出来。潜入海中。但他们的工作还没有最后完成。他们要掏出随身带的小锤子,有力的敲击潜艇的外壳,通过这种方式来通知潜艇内的战友,鱼雷发射管已经空了,可以把顶部的阀门关闭了。尽管敲击的声音传得很远,这种方法也很笨拙,但迄今为止海军还没有找到更好的办法在水下传播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