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索姆河战役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不详 时间:2004-08-24

 

1916年 7月,就在德、法两军在凡尔登城下的浴血厮杀进入白热化的时候,巴黎 西北的索姆河两岸又燃起战火,英、法军队向德军发动了大规模进攻,这就是持续四 个月之久,惨烈程度甚于凡尔登战役的索姆河战役。

厉兵秣马

在索姆河发动大规模攻势,是协约国集团预定的1916年战略进攻计划的一部分。 1915年12月,在法国的尚蒂伊镇,法军总司令霞飞就与英军司令海格爵士商定,由法 国三个集团军和英国两个集团军在索姆河两岸实施大规模战略进攻,力争打破西线的 僵局,为而后转入运动战创造条件。他们还确定,实施索姆河战役的主要力量由法军 承担。 霞飞和海格最初制定索姆河战役计划,其目标是彻底突破德军的防线,急取在西 线取得决定性的胜利。但他们没想到,德军也有相似的企图,而且动作更快,所不同 的是德军的突破点选在了凡尔登。德军突如其来的进攻,打乱了英法军队的部署,大 量的法军预备队被用到了凡尔登方向,惨重的伤亡和德军一天紧似一天的进攻,使法 军疲于奔命,根本无法进行索姆河战役的准备。 在这种情况下,霞飞和海格不得不对原定的索姆河战役计划进行修改,他们将原 计划中的突破正面由70公里缩小为40公里,参战兵力由64个师减少到39个,其中法军 的兵力减少了64%,突破地段压缩为 15公里。他们最后确定的进攻阵容是:英军方面 由第3、第4集团军参战,共25个步兵师;法军方面是第 6集团军,共14个步兵师。战 役的主要突击力量也就由法军改为英军第4集团军担任,其所辖的5个军成一线展开, 主要任务是突破德军在索姆河以北的第4和第6集团军的防御,预备队由 2个步兵师和 3 个骑兵师组成;法军共分两个梯队,主要任务是沿索姆河以南向东突破,然后向北 协助英军第 4集团军行进,向康布雷方向发展。战役总预备队是英国的两个军和法军 第10集团军(辖 4个军)。这样,在将要发起的索姆河战役中唱主角的就将是英国远征 军及其附属国加拿大远征军。 霞飞和海格之所以没有放弃索姆河战役计划,一方面是协约国想通过这次战役打 破西线的僵局,更主要的,是德军在凡尔登方向的进攻给法军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法国已在此倾注了几乎全部的力量。因此,必须在其他方面打出去,以进攻来牵制德 军,才能减轻凡尔登的压力,转危为安。所以,原定的索姆河战役目标在战前也就改 为实施反攻,部分地减轻对凡尔登的压力,但霞飞和海格把反攻的地点选在索姆河, 就如同德国的法金汉一样,都没有充分估计到敌方防御的强度,结果他们都犯了“用 鸡蛋碰石头”的错误,索姆河战役也成了一场无法达到预期目的、空前规模的消耗战。 德军在索姆河防线最前沿的是第 2集团军。自从西线陷入堑壕战僵局以来,在这 一方向上没有爆发过大规模的战斗,因此德军有两年多的充裕时间加强防御。他们精 心选择地形,构筑了一整套比较完整的防御体系。德军第2集团军的防御体系由3个阵 地组成。第一阵地给深约1000米,包括3条堑壕以及支撑点、交通壕和混凝土掩蔽部。 第二阵地在第一阵地后3~4公里,有 2条堑壕和支撑点。第一、二阵地之间有一个中 间阵地。第二阵地后面3公里处是第3阵地,整个防御体系纵深7~8公里。 德军还构筑了深达40英尺的地下坑道网,其地下工事的出入口都隐蔽在村庄和附 近的树林中,难以被敌人发现。德军的整个阵地从低到高修筑在山坡上,对英法军的 行动一览无余。工事内配备完善,有野战厨房、洗衣房、战地医院等,储备了丰富的 弹药和食品。坑道网内采用电灯照明,由专用的柴油发电机提供电力。而电灯在当时 是不多见的奢侈品,在平民中尚未普遍使用。英军指挥官海格爵士在给英军统帅部的 电文中指出:“德国人已不辞劳苦地把这些防御工事变成坚不可摧的堡垒。”设防的 村庄,石灰岩下深深的地下掩蔽部,纵横交错的铁桩和带刺铁丝网组成的障碍、地下 室、地下单人掩体和通道,这一切使索姆河地段成为“世界上最坚固和最完备的防御 工事”之一。 在德军防御阵地对面,英法军秘密地进行了五个多月的战役准备。他们的进攻出 发阵地虽然也非常坚固,但与德军相比,英法军的阵地处于缺水无人之地,地形不利, 尤其不利于进攻。但英、法军仍积极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周密准备。在进攻地带,从后 方到前线铺设了250公里长的铁路和500公里的窄轨铁路,并修建了6个机场150个混凝 土场地,还构筑了堑壕、交通壕、掩蔽工事和躲避炮兵火力的掩蔽部、各种仓库。为 了获得充足的水源,他们还挖掘了2000口小井。在物资准备上,他们更是集中了开战 以来的最大力量,集中了约840余万发炮弹、3500门火炮及300多架飞机。这样,英、 法军在每公里的突破正面上,平均兵力和兵器的密度达到了1个步兵师和近90门火炮。 除此之外,英、法军对预定参战的师,还进行了一系列专门的野营训练,模拟德 军防御演练突击的方法,采取在炮火射击的配合下,步兵对防御阵地进行了逐步攻击、 向前推进的协调作战,还练习了与航空兵的协同动作。在武器装备方面,轻机枪、枪 榴弹筒等新式武器已装备到了团、旅、师。总之,英、法军队为保证战役的成功,在 突破地带对德国形成绝对优势,其步兵超过3.6倍,炮兵为1.7倍,航空兵将近 2倍。 在进攻开始前半个月,英、法军一切进攻准备就绪,任务按三个进攻阶段作了严格划 分,规定了协同动作的严格体系。法军总司令霞飞在检查了英、法军的战役准备后, 充满了信心,他认为,凭借这样的兵力兵器,英法军一定能一举突破德军的防御阵地, 顺利完成整个战役任务。 但是,德军在他们的阵地上,早就掌握了有关英、法军构筑进攻出发阵地的情报, 当法国部队向他们的前沿阵地移动时,德军在望远镜中看得一清二楚,他们差不多掌 握了英、法军开始进攻的日子,因此早就做好了准备。双方都怀着紧张的心情等待着 那一天的到来。

失去战机

1916年 6月24日,索姆河两岸雷鸣般的炮声打破了清晨的宁静,英、法军隐蔽的 炮兵群对德军阵地开始开战以来最大规模的炮击。空前猛烈的炮火使德军阵地顿时陷 入一片硝烟和火海之中,地动山摇,不时有德军的掩体和障碍物飞上天空。在德军阵 地上空,英、法军的校射飞机不停地盘旋,给地面炮兵指示目标,纠正弹着点;同时, 战斗侦察机则不时地向德军阵地扔下炸弹,而后俯冲扫射。德军表面阵地上早已空无 一人,因为在这样猛烈的炮击下,没有人能够幸免,即使没有被密如雨织的炮弹直接 炸死,也早已被此起彼伏的剧烈爆炸震死。此刻,德军士兵早已钻入深深的地下工事, 安全地躲避着倾泻而下的炮弹。担负侦察和监视的德军则利用潜望镜在工事里观察英、 法军动向。 炮击持续了整整一周,在这期间,英、法军还向德军阵地不定期地发射化学炮弹, 他们认为持续这么长时间的炮火准备应该是效果显著的。6 月30日夜晚,炮击到了最 后阶段,也达到了最高潮,准备投入进攻的英、法军士兵都爬出堑壕,感叹地观看着 战争史上的奇景,德军阵地上炮弹爆炸的闪光多如繁星,与夜空中的星星连成了一片。 炮击早已把德军阵地上的铁丝网炸得七零八落,大部分掩体已不复存在,堑壕和第一 阵地的交通壕被夷为平地,德军第 2集团军的观察和通信配系被摧毁,许多炮兵连失 去了战斗力。 7月1日清晨,炮击终于停止了,初升的太阳照耀着硝烟渐渐散去的战场,经历了 一周炮击的德军阵地上死一般地寂静。谁都知道,这是大战前的平静,是拼死厮杀即 将开始的信号。早晨 7时30分,英军的阵地上突然响起了刺耳的军哨声,只见英军士 兵爬出战壕,开始向德军阵地前进。就在这时,英法军的炮兵开始了冲击前最猛烈的 炮火掩护,德军阵地立刻又被弹雨所覆盖。但是,德军已从潜望镜中发现英、法军的 动向,士兵们全部蹲在坑道口,准备占领表面阵地。英、法军的炮火向后一延伸,德 军立刻从地下工事中倾巢而出,他们把沉重的机枪全都搬上阵地,迅速地挖好掩体, 把黑洞洞的枪口指向阵地前的开阔地带,居高临下地准备射击。 英军的士兵越来越近了。他们排成长长的横列,每个人背着多达 220发的子弹, 两颗炸弹,许多士兵还带有野战电话设备、铁镐、铁锹和通信鸽的箱子,每人负重达 30公斤,因此行动十分缓慢。他们在手执传统鞭子的军官的率领下,分几个波次实施 攻击,每个波次的士兵几乎都是肩并肩排成整齐的队列,斜举着步枪,步履缓慢地向 德军阵地前进。当他们逼近德军正面堑壕时,德军的炮火齐射,德国步兵则凭借坚固 的防御工事,等英军士兵进入百码射程之内,重机枪才一齐开火,密集的子弹像一把 锋利的大镰刀,顷刻间就把英军“像割麦子一样成群地扫倒”,其结果不亚于一场大 屠杀。在第一天的进攻中,英军就有 6万人阵亡、受伤、被俘或失踪,这是英军战争 史上最糟糕的一天。 在索姆河以北主要方向上,尽管英国第 4集团军的两个军占领了德军防御前沿第 一阵地,但其余 3个军和第3集团军的第7军的攻击却被击退,并遭到重大伤亡。在索 姆河以南的方向上,法军取得了一定进展。法军异常猛烈的炮火压倒了对方,步兵趁 机发动迅速突然的进攻,在德军士兵还没有从掩蔽部爬出来之前,法国士兵就到达德 军阵地前沿,仅两小时战斗,法军第2军就占领了德国第一阵地及支撑点。 7月2日,英军司令海格看到左翼受阻,无法前进,便决定对攻击计划作出修改。 他把主攻方向暂时限制在右翼第4集团军进攻正面翼侧的第13、第15和第3军的方向上, 其余的第10和第 8军离开右翼调到预备队,担任消极防御任务,以便集中兵力在更窄 的地段上达成突破。经过两天血战,英军第 4集团军占领了弗里库尔村,并向中间阵 地继续突击。 法军的进展情况稍好些。法军第6集团军进攻的方向恰好是德军防御的薄弱地段, 德军在战前没有预料到法军会在这里进攻,因此防御力量很弱。7月3日,法军第 6集 团军以猛烈的突击一举突破了德军第17军的防御阵地,并使德军造成严重伤亡。不久, 德军第17集团军重新纠集力量,组织了多次反冲击,但在法军强大的火力面前,不仅 没有夺回阵地,反而伤亡更加惨重,无力再战。德军统帅部为避免第17军全军覆灭, 急忙调第2集团军的预备队接替防御,第17军撤回到第三阵地休整补充。 但德军第17军后撤得非常匆忙,使德军预备队来不及迅速占领全部防御阵地,结 果,一些阵地和支撑点无人防守,这就使德军的防御正面上出现了一个缺口和许多间 隙地,给法军以可乘之机。7月4日,法军第35军先遣分队发现这一情况后立即出动, 未经交战就占领了无人防守的巴尔勒。这时,另一些部队也准备向索姆河前进,想乘 机出击以扩大战果。但是,法军第 6集团军司令法约尔却不同意这样做。他的理由是: 根据法国北方集团军群司令福煦将军的“逐步行动”理论,要夺取新阵地,必须使已 占领地区得到巩固,第二梯队已接替战斗,同时以有力的炮火准备作好保障时,才能 继续进行攻击。结果,法军按照这一僵硬的教条,准备出击的部队不得不撤回原阵地, 重新进行准备,结果耽误了整整两天两夜的时间。 在战场上,战机稍纵即逝。就在法军按照“逐步行动”理论进行进攻准备的时候, 德军第 2集团军已发现了自己的严重漏洞,他们暗自庆幸法军没有连续进攻,并赶忙 从统帅部要来了 5个精锐师,这些师以大部分兵力接替了第17军的防御,并填补上了 一切空隙,重新组织了防御体系,堵住了缺口。法军丧失的这次战机,给整个战局带 来了不利影响。 7月5日,准备就绪的法军重新开始进攻,但没想到德军已在这里投入了生力军, 法军的进攻遇到了前所未有的激烈抵抗,伤亡惨重,进攻一次次受挫,无法完成预定 的计划。法军由于受到逐步进攻理论和分地区进攻规划的束缚,使部队的主动性和灵 活性得不到充分的发挥,因而一直未能取得理想的战果。英军第 4集团军因作为主攻 力量连续攻击,损失巨大,开战仅10天就伤亡近10万人,不得不暂时停止进攻。

消耗战术〖HT〗

此时,德军统帅部也意识到了英、法军在索姆河进行的攻击规模是空前的,其目 的和企图也许决不仅仅是牵制凡尔登方向的德军,如果掉以轻心,也许会造成整个战 线的崩溃。因此,德军迅速抽调兵力,加强第2集团军的力量,整个集团军增加到3个 军,即预备队第14军、第6军和第9军,步兵师由8个增加到21个,此外还有 27个重炮 连,15个轻炮连,30架飞机。 从7月9日开始,英法军又恢复了进攻,但这时的德军已大大加强了兵力,使得双 方的兵力对比从英、法军占2.8倍的优势下降到只占0.6倍,这对于处在进攻一方的英、 法军来说,已算不上什么优势了。因此,虽然英、法军士兵冒死冲锋,但依然进展缓 慢,双方很快进入胶着状态。 更严重的是,英、法军在战斗指挥上又极不协调,双方的作战方针完全不一致, 因此仗就更难打了。英军指挥官海格为了能在主要突击方向取得纵深突破,要求法军 给予积极协助,指示法军将第 6集团军的力量重心移到索姆河以北。但法军指挥官却 我行我素,根本不理睬英军的要求。继续指挥该部在索姆河以南进行离心方向的进攻。 英、法军未能集中力量捏成拳头,势必严重影响战斗进程,结果,到 7月17日,英军 仅前进三四公里,法军推进了六七公里。 经过近半个月的战斗,无情的事实证明英法军想迅速突破德军防线是不可能的, 协约国原先设想的计划在德军顽强的防御面前失败了。因此,英军司令海格与法国将 领及部下商议:“我们协约国方面,无论在人力还是物力上都占有优势,如今德军已 放松了在凡尔登方向的进攻,因此我主张下一步我们应该采取消耗战的方针,以连续 不断的小规模进攻来削弱德军的力量,逐步改变我们和德军的力量对比,然后在 9月 份再发动大规模进攻,我相信,到那时我们的进攻将会奏效。”法国方面由于凡尔登 压力的减小,也同意了这项新的作战方针。 于是,一场增加兵力兵器的特殊竞赛代替了大规模的战役进攻。从这时起,英、 法军先后投入的兵力达51个师,飞机由300架增加到500架;德军方面兵力也达到31个 师,飞机从104架增加到 299架。整个8月,英、法军采取了分散兵力全面出击的战术, 希望最大限度地消耗德军兵力,达到局部改善态势、扩大突破口的目的。德军则采取 集群战术针锋相对,以弹坑和掩体作依托,用机枪对付英、法军的散兵队形,结果使 英、法军遭到巨大损失。英、法军不但分散攻击,消耗战的战术也未获成功,而且在 战役进展方面也无多大战果。截至八月底,英、法军在两个多月的进攻中,以伤亡近 30万人的代价,才向前推进了3~8公里。德军的伤亡是20万人。为守住索姆河防线, 德军在这段时间的战斗中,消耗了约 600列车弹药。同时,德军为加强索姆河方向的 防御,不得不完全放弃了在凡尔登城下的进攻,把索姆河方向的德军增加到40个师。 9 月初,英、法两军在争吵声中达成了关于合同攻击的计划。法军按计划加强了 右翼力量,扩大了左翼战线。这样,索姆河战役的规模日益扩大。9月3日,英、法军 的1900余门火炮又开始向德军猛烈轰击,一场新的攻击又开始了。还未等炮击的硝烟 散尽,天空中又传来机群的嗡嗡声,英法军派出了强大的空中力量支援进攻,这些飞 机不停地向德军阵地轰炸、扫射,摧毁在炮火准备中幸存的德军工事和炮兵阵地。与 此同时,英、法军的四个集团军(法军占26个师、英军占32个师)的兵力从所有战线上 实施了大规模联合攻击,其主要突击方向集中在右翼的英国第4集团军攻击地带内。 战斗异常激烈。德军阵地上,堑壕线和带刺的铁丝网都被摧毁无遗,地面上炮弹 坑密密麻麻,死尸遍地都是,恶臭熏天。双方围绕一些要点反复争夺,许多阵地都易 手多次。德军的机枪和铁丝网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英、法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极 大的代价。但尽管如此,英法军仍以每昼夜推进150米到200米的速度,渐渐地已深入 德军防御纵深2~4公里,个别地段上甚至接近了德军的第三阵地。就在这关键时刻, 天不作美,一连多日下起了暴雨,加上大雾,使炮兵无法得到航空侦察和帮助,泥泞 的道路也使重炮无法向前转移。但英、法军并未放弃进攻的企图,他们打算以一种新 式武器来加快战役的进程。

坦克助战

9 月15日清晨,在索姆河畔的费莱尔——库尔杰莱提战场上,大雾笼罩,硝烟弥 漫,德军的士兵们正静静地躲在堑壕里,等待着英、法军发动新的进攻。猛烈的炮火 准备过后,德军士兵麻木地爬出掩蔽部,把各种机枪搬上阵地,准备迎击即将开始的 步兵冲锋。这样的日子已经持续了两个多月了,英、法军队已经在德军的阵地前留下 了无数的尸体。 7 时30分左右,远方地平线上突然出现了十几个运动着的“黑点”,这些“黑点 ”决不是德军早已熟悉的散兵线。它们渐渐接近了,德军士兵们依稀听到了一种奇怪 的轰鸣声,其间还隐约夹杂着钢铁的撞击声。不久,德军士兵已经可以看清,那是一 个个黑色的“钢铁怪物”,奇怪的轰鸣声和钢铁的撞击声越来越大,大地也在不断地 颤动。 望着这些从未见过的“钢铁怪物”,德军士兵们被惊呆了,在慌乱中,他们操起 机枪和步枪,向这些怪物猛烈射击,但是往日威力巨大的机枪子弹不是被弹回来,就 是从这些怪物身上滑落下去,“钢铁怪物”似乎毫不在意地向前隆隆怒吼着开进,履 带铿锵作响。它们在泥泞的弹坑间如履平地般驶过,压倒了曾阻挡过无数步兵的铁丝 网,越过了堑壕,将德军的工事碾压得支离破碎。与此同时,它们用机枪和火炮猛烈 射击,像秋风扫落叶一样,打得德军尸横遍野。德军士兵在这突如其来的“钢铁怪物 ”面前,其抵抗意志顷刻间就彻底崩溃了,他们纷纷扔下枪支,掉头向后四散奔逃。 他们不知道这种令人生畏的新式武器,就是后来称雄战场的“陆战之王”——坦克。 坦克的出现,既是当时突破步兵无法克服的堑壕和铁丝网的需要所牵引,也是当 时技术发展所提供的可能性的必然产物。因为自从西线陷入堑壕战僵局后,防御一方, 特别是德国人,在作战中广泛运用了机枪、速射炮等大杀伤力武器,并与铁丝网、堑 壕等防御手段相结合,使阵地防御战术日趋完善,防御明显强于进攻。进攻方似乎除 了依靠强大的炮火外,没有任何突破防线的方法。英国人在对德军的阵地战中,人员 伤亡惨重,因此早在上一年,英国人就在处心积虑地想发明一种能突破堑壕体系的攻 击型武器,这种武器要既能轻松地突破堑壕和铁丝网,又能挡住密集的机枪子弹,还 要有强大的火力。坦克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应运而生的。 1915年,英国的恩斯特·斯文顿中校和他的同事戴利·琼斯中校向英国陆军部提 出了研制坦克这种新式武器的建议,但是遭到了陆军部的拒绝,他们这一设想也是受 到了大战初期在法国活动的一支海军装甲车辆特遣队的启发。但就在这个计划面临夭 折的时候,当时的英国海军大臣丘吉尔对这个计划表示出浓厚兴趣,并大力支持。19 15年 2月,富有远见卓识的丘吉尔打破常规,在英国海军部内部秘密成立了“陆地战 舰委员会”,在斯文顿和琼斯的具体指导下,负责研制一种装备有武器并具有装甲防 护的“陆地战舰”,期望它能打破堑壕战的僵局。 1915年 8月,世界上第一辆坦克在英国诞生了,它虽然只是一辆样车,名字叫“ 小游民”,但它的问世却代表着武器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斯文顿中校在看到样车 后,觉得它像一个大箱子,就随便给它起名为“水柜”,其英文发音译成中文就是坦 克。也许斯文顿起这个名字是出于保密的需要,但从此坦克一词在战争史上不胫而走。 不久,英国就制造出了第一种用于实战的坦克,定型投产后命名为“马克 I”型 坦克。这种坦克的整个车体轮廓呈菱形,从远处看去,像一个巨大的蝌蚪,圆圆的身 体后面还拖着一条长“尾巴”,即两个导向轮。两个大型的履带架装在车体两侧,车 体上设有旋转的炮塔,采用外圈式履带,在每个履带架的外侧,装有一个突出的炮座, 上面装有火炮和机枪。 马克I型坦克还很不完善,技术装备差,而且非常笨重。其战斗全重为27.4-28.4 吨,车体长达8.1米,宽4.1米,高2.5米,每小时速度仅为 6公里,最大行程15公里, 储油量约为6小时。车内有8个乘员,其中半数为驾驶员,其工作条件极差。车体内没 有减震装置,乘员室周围是非悬挂的履带,在行驶中,乘员们要忍受巨大的颠簸。车 内噪声极大,根本无法进行正常的对话,乘员之间只能通过敲打发动的机壳和手势来 传递信号。车内与外界的联系,则是依靠放信鸽来实现。车内烟雾弥漫,温度高达70 摄氏度。到1916年 8月,英国共生产出49辆马克Ⅰ型坦克,这还是在海军大臣丘吉尔 的支持下非法建造的,坦克内的驾驶人员也大都未经训练。但此时,索姆河战役正在 激烈进行,英军前线司令海格在得知这一秘密武器后,不顾许多人的反对,命令它们 参加战斗,因为英军的损失已到了不可忍受的地步。 由于坦克的机械性能不佳,参战的49辆坦克在从集结地域出发到达冲击出发阵地 的过程中,有17辆由于机械故障在中途抛锚,到达冲击出发阵地的只有32辆;在开始 冲击后,又有5辆坦克陷入泥沼之中不能动弹,另外9辆坦克机件损坏不能参战,所以 最后实际冲击到达德军前沿阵地的,只有18辆坦克。 英军将仅剩的18辆坦克分为两队,其中以 9辆坦克在步兵之前引导冲击,负责扫 除德军阵地前的铁丝网等障碍物,突破德军的堑壕线;另外 9辆坦克伴随步兵前进, 负责以火力压制堑壕内的德军,直接支援步兵作战。 但是,初次参战的18辆坦克就显示了惊人的威力。这一天,英国以21个步兵师的 兵力,在坦克的支援下,在10公里宽的正面上分散攻击,5小时内向前推了4公里至 5 公里,这个战果以往要耗费几千吨炮弹,牺牲几万人才能取得。英军部队未受多大伤 亡就占领了德军放弃的掩体,缴获了德军丢弃的机枪和火炮。其中有一辆坦克未放一 枪就攻占了一座村庄;另有一辆坦克夺取了一条堑壕,并俘虏了300多名德军士兵。 虽然坦克的参战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为英军的进攻增添了声势,但未能帮助英军 彻底突破德军的防线,因为在宽大的进攻正面上仅仅使用了18辆坦克,效果太有限了。 经过一天的战斗,英军参战的18辆坦克也已经有10辆损坏,再也无法支援战斗了。 9 月25日,英、法军在索姆河以北18公里的正面上再次发动新的总攻,在这次攻 击中,英军又使用了13辆坦克助战。但是由于德军统帅部及时总结对坦克作战的经验, 并命令前线部队利用一切手段摧毁坦克,粉碎英、法军的进攻,所以当英军坦克再次 出现在德军前沿时,德军士兵已不再恐惧了。他们利用机枪和小口径炮以及手榴弹等 武器,向英军坦克展开进攻。结果,英军坦克有 9辆不是陷在弹坑里,就是被德军击 毁,只有 4辆坦克与步兵一起,占领了德军第一线掩体,控制了索姆河和昂克尔河之 间高地的棱线。 经过整整一个月的激战,英军在横跨索姆河的德军战线上,从佩罗纳到博蒙特一 段,打进了纵深为 5英里的楔子或称突出部,但仍未达到突破德军防御并转入运动战 的预期目的。德军在这一时期则加强了防御体系,兵力不断增加,并采取了一系列强 大的反冲击,也阻击了英法军队的进攻。时已近深秋,看来在入冬前完成对德军防线 的突破是不可能的。但英、法军的高级将领仍抱一线希望,他们决定再打下去,做最 后的尝试。 10月,英、法军集中力量,对有限的目标重点攻击,其结果却是得不偿失的,不 但损失巨大,而且几乎毫无战果。到了11月份,英军又投入 3辆坦克,在昂克尔河第 三次使用坦克。但这时天气恶劣,滂沱大雨不断,被炮火破坏的地面变成一片片沼泽, 连生存都困难,进行战斗简直是不可能的,英军的这次攻击仍旧是徒劳,几辆坦克陷 在泥里不能自拔,只有以火力支援步兵攻击。 到11月中旬,气候的限制使战斗已无法进行,双方的物资也已近枯竭,无以为继。 据统计,几个月的战斗,英军的损失总数已达到破天荒的42万人,法国达到20余万人, 而德军阵亡、负伤、被俘和失踪的总数已达到65万人。当时的德军总参谋长鲁登道夫 曾回忆说:“军队已经战斗到停顿不前,现在完全筋疲力尽了。”直到这时,索姆河 战役才不得不宣告结束。 索姆河战役持续 4个月之久,它连同凡尔登战役,成为1916年西线乃至整个第一 次世界大战中规模最大的战役之一,而且这两个战役互相联系,互相牵制。就像凡尔 登战役中的德军一样,英、法军作为进攻的一方,没有达到自己的进攻目的。德军以 凡尔登战役牵制了英、法军在索姆河战役的力量,而英、法军则以索姆河战役牵制了 德军在凡尔登战役中的力量。由于战术的教条和堑壕阵地防线在当时无法克服的缘故, 这两个战役最后都成了消耗战,特别是索姆河战役。英军在这次战役中投入了55个师, 法军投入32个师,花了巨大代价,才从德军手里夺回180平方公里的土地。 索姆河战役结束后,英国和法国1916年在西线损失达120万人,德国达到80万人。 但索姆河战役显示了协约国在军事和经济方面的优势,从协约国与德国的经济潜力和 兵员后备力量的对比来看,协约国的损失显然是值得的。相反,由于英、法军在索姆 河战役中牵制了德军力量,使德国发动的凡尔登战役以失败而告终,大大影响了德军 的士气,德国损失的大量精锐部队无法补充,这对德军以后的行动产生了巨大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