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法国军事思想

来源:互联网 责编:HEBE 作者:不详 时间:2004-08-19

    

法国官方和军事理论界关于军事战略、作战原则和军队建设等问题的系统理性认识。是法国长期战争实践和军事活动的经验总结,指导法国建军和作战的理论依据。简史 法国资产阶级登上历史舞台之前,蒂雷讷子爵、S. Le P.de沃邦等著名军事理论家,曾对法国军事思想的形成做出重大贡献。1789年法国大革命和拿破仑战争造就了拿破仑一世这位著名的军事家,对法国军事思想的发展影响深远。拿破仑一世的军事思想主要体现在作战和建军两个方面。在作战方面,强调作战的主要目的是歼灭敌人有生力量,而不在于占领敌人的要塞和领土;主张统一指挥,快速机动,集中兵力,各个击破;坚持灵活运用战略战术,以坚决勇猛的突然进攻歼灭敌人。在建军方面,主张平时保持一支编制合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的常备军;改革步兵师和骑兵师编制,设立由师编成的军;改组炮兵,将炮兵纳入军和师的编制。拿破仑的作战原则和建军思想为后世许多军事家所推崇,不仅为法国军事思想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而且对其他国家尤其是德国军事思想产生了很大影响。后来,曾任路易十八军事部长的G.圣西尔和拿破仑战争期间与盟军签署协议迫使拿破仑退位的A.-F.-L.V.de马尔蒙,抛弃拿破仑的作战原则,提出防御作战理论。1867年法军统帅部下达训令指出,今后一旦爆发战争,应进行防御作战;防御作战便于发扬步兵火力,减少己方伤亡。这种消极防御的军事思想导致法军在普法战争中遭到惨败,加速了第二帝国的灭亡。

普法战争失败后,法国恢复共和制度并进行一系列军事改革,包括调整军事战略,恢复传统的进攻战略;改革国防体制,设立由军队总司令和各集团军司令组成的高级军事会议;改组总参谋部,使总参谋长成为军队的实际首脑,平时负责部队的管理和战备;制定军队行政管理法和新的兵役法,颁布新的步兵条例;组建步兵、骑兵、炮兵、工兵四大兵种;按新的条例进行院校教育和部队训练。但由于许多高级将领片面强调进攻以及指挥失当,致使法军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初期遭受重大挫折。1916年法军在凡尔登挫败德军的进攻,并最终战胜德国。战后,阵地防御为法国军界所推崇。这种倾向在30年代达到顶点。法军认为,防御优于进攻,阵地战是未来战争的基本样式,马奇诺防线是攻不破的堡垒和阻止德国装甲部队推进的屏障;装甲部队需要的大量油料难以保障,装备笨重不便使用,防御中用处不大。保守、落后的军事思想给法国30年代的军队建设带来严重的后果。法国不仅拒绝组建装甲兵团,而且部队训练也按照阵地防御的要求进行。同时,法军总参谋部对德军战略意图的估计犯了严重错误,对德国使用装甲部队和航空兵的作战理论认识不足,战前未做好战争准备,武器装备的数量和质量大大落后于德军,从而导致法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初期迅速败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法国忙于在印度支那和阿尔及利亚进行殖民战争。这两场旷日持久的战争使法国元气大伤,无力进行军队现代化建设。在这种情况下,法国不得不在军事上依附美国,执行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条约组织的军事战略,借助盟国的军事力量保障本国安全。1958年C.戴高乐执政,法兰西第五共和国诞生,这是法国在军事上不再依附于美国,奉行独立自主的军事战略,建立独立防御体系的转折点。从此,法国军事思想进入新的历史时期。1959年,法国从北大西洋条约组织收回对本国舰队的指挥权,禁止美军使用法国基地。1960年第一颗原子弹爆炸成功。1963年拒绝签署《部分禁止核试验条约》,同德意志联邦共和国恢复邦交。1964年可以携带原子弹的战略轰炸机开始服役。至此,戴高乐认为奉行独立自主政策的时机成熟。这一政策的政治和军事目标是:促进欧洲联合,确立法国在欧洲大陆的领导地位;加强与非洲法语国家的合作,确保这些国家对法国原材料的供应;加速发展核武器,建立独立的防御体系,以提高法国的国际地位。1966年宣布退出北大西洋条约组织防务一体化指挥系统,迫使该组织总部从法国巴黎迁往比利时布鲁塞尔。(见戴高乐的军事思想)

基本内容 

法国军事思想包括军事战略、作战原则和建军思想等方面内容。

以弱制强的核威慑战略 戴高乐指出,法国作为一个弱国,应始终保持一支数量足够、生存力和突防能力可靠的核打击力量,依靠这支力量给入侵的强国造成难以承受的巨大损失。强国尽管经济、军事实力尤其核力量大大超过弱国,但因害怕遭到弱国的核报复而不敢贸然对弱国发动战争。戴高乐逝世后,法国各届政府基本上承袭了上述威慑战略,认为威慑是法国军事战略的核心,核武器是保障法国安全的最后手段。但是,他们并没有一成不变地奉行戴高乐制定的战略,而是根据世界形势的变化,在坚持“以弱制强威慑战略”的基础上,适时调整了国家安全战略,提出以“扩大庇护”取代“全向庇护”。所谓“全向庇护”,就是强调要防御来自各个方向的侵略,主张在军事上奉行中立政策,不明确规定主要作战对象。但是,随着苏联军事力量迅速增长,“全向庇护”已不合时宜,继续推行这一战略可能给国家带来严重的政治后果和军事后果。所谓“扩大庇护”,就是强调把法国防御作战的范围扩大到联邦德国,并明确以苏联为主要作战对象,放弃过去把美国及法国周边国家也作为潜在威胁的观点,主张与盟国采取协调一致的行动。“全向庇护”旨在谋取与美、英平起平坐的大国地位;“扩大庇护”旨在借助盟国对付苏联日益增长的威胁,以确保本国安全。

战略核力量是实施“ 打击城市战略 ”的主要手段 20世纪70年代,法国以苏联人口密集的城市为主要打击目标;80年代,则以苏联的工业、经济和行政中心作为主要打击目标。法国认为,后者的效果大于前者,因为苏联既怕损失人口,更怕国家及其人民赖以生存的工业、经济设施和行政中心被摧毁。法国调整“打击城市战略”出于两点考虑:苏联加强民防建设后,法国战略核打击的效果将下降 ;弹头小 、射程远、精度高的M — 4多弹头潜射战略弹道导弹开始服役,这种导弹能打击多种目标。至于在何时、何地和何种情况下使用核武器问题,法国政府从未做过说明,并拒绝承担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义务 。法国政府认为,如果敌人事先知道对方在什么条件下使用核武器,核武器的威慑作用便会下降。

使用战术核武器侧重打击军事目标 法国认为,战术核武器是战略核武器的补充,其作用在于使敌方明白一旦入侵法国就要冒核对抗的风险。使用战术核武器的目的,是粉碎敌方以优势的常规兵力消灭法国常规部队的企图和迫使其疏开配置、分散兵力。在战术核武器的使用问题上,法国政府坚持多种方案:单独使用或与盟国协调使用;在北约部队溃败之前或之后使用;在美国使用战区战术核武器之前或之后使用。作为对敌方的“最后警告”手段,战术核武器有两类打击目标:第一类目标包括敌军的集结地,以及敌第一和第二梯队的装甲部队、指挥所、导弹部队和行军纵队等机动目标;第二类目标包括交通枢纽、机场和雷达站等固定目标。战术核武器和战略核武器作战任务的主要区别是:战术核武器侧重打击军事目标,战略核武器则侧重打击敌方的城市包括经济中心和行政中心等政治目标。

优先发展核力量,重视发展常规力量

法国历届政府的建军思想既有继承又有发展。在优先发展核力量方面意见基本一致,但建设常规部队的做法不尽相同。戴高乐执政时期,由于经济力量有限,常规部队建设受到一定影响。V.G.德斯坦和F.密特朗执政时期,在强调发展核力量的同时,重视发展常规力量。德斯坦政府对陆军进行了改编,提高了常规部队的火力和机动力;密特朗政府则根据局部战争的经验和未来作战的需要,继续提高质量,常规部队的火力、机动力和快速反应能力进一步增强。法国赋予其常规部队的任务是:平时,主要负责保卫军事设施特别是核部队的军事设施,以及国家和军队的决策中心、通信中心;战时,根据政府的决定向盟军提供支援,必要时与盟军并肩作战或独立作战。

展望 

随着国际战略格局的变化,法国军事思想将进行重大调整:更加重视对付地区性冲突,继续推行有限核威慑战略,进一步贯彻质量建军方针,加强与欧洲盟国特别是德国的战略合作,力图在欧洲和世界事务中发挥更大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