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英国将军霍伯特:随坦克大起大落的人生

来源:互联网 责编:神话世纪 作者:毛维敏 张全连 夏若天 时间:2006-06-14

   他是一位鲜为人知的将军,他是英国坦克战的先驱,他是世界上第一个坦克旅的首任旅长,他是德国闪击战之父古德里安的英国“导师”,他亲手缔造了英国历史上最精锐的3个装甲师,这个人就是帕雷西·霍伯特(PercyHobart)。

  曾经为二战几乎所有重要将领写过点评的著名军事评论家利德尔·哈特这样评价霍伯特:“他是为数不多的几位真正能称得上军事天才的将领。”

  霍伯特1904年毕业于英国皇家军事学院。一战期间,他在印度、法国参过战,战后开始了对坦克战的研究,并成为这一领域内首屈一指的先驱人物。而正是这样一位天才在他的军事生涯中却屡屡碰壁,几经沉浮。

  世界上第一个坦克旅长堪称天才将领

  霍伯特以惊人的洞察力预见了坦克的运用将带来一场深刻的军事变革。他认为未来集团化的坦克作战是不可阻挡的历史潮流。霍伯特最难能可贵之处在于他不但有超前的思想,而且还不断努力将这些想像变成现实。他多方努力,不断地向军界高层人士建议建立成规模的、永久性的装甲部队。终于,英国于1927年成立了一支坦克试点部队,他本人成为这支部队的组织者和训练者。1934年,英国组建了全世界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装甲旅——第1坦克旅,霍伯特出任旅长。

  成为首任坦克旅旅长之后,霍伯特为把自己多年的理论研究成果转化为真实的战斗力。他带领着全旅进行了一系列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演习。演习场上出现了令当时所有人目瞪口呆的场景:坦克不再仅仅用火力支援步兵冲锋,更不再是配属给步兵分队的“活动碉堡”。成群的坦克卷起铺天的烟尘以最快的速度向“敌”军阵地纵深突进。

  在演习中,霍伯特设计出种种科目和难题来考验这支坦克部队的突击能力和处理特殊战场情况的能力。霍伯特还制定了坦克与飞机协同作战的规则。这一作战规则开了空地一体作战的先河。

  创新之举被视为沽名钓誉

  可惜的是,霍伯特的思想和实践没有引起英国军方足够重视。在那个骑兵作战被视为正道的时代,英国骑兵军官们把霍伯特的努力视为沽名钓誉之举。因此不谙官场规则的霍伯特在英国军官队伍中几乎得不到肯定和赞许。

  就在霍伯特屡遭排挤和挞伐的时候,他的研究成果却被欧洲腹地德国的一名军官悄悄地研究着,这名研究者就是德国“闪击战之父”古德里安。就在英国组建第1坦克旅的同一年7月,德国组建了装甲部队,古德里安出任装甲兵总监。古德里安非常注重将理论向实践转化。霍伯特的经验为古德里安组建德国机械化部队提供了现成的模板。古德里安认真研究霍伯特的每一次演习、每一份报告,从中吸取经验教训,逐渐萌生了以机械化部队为主体、各军兵种密切协同的战术思想,并最终形成了机动、攻击、迅速的“闪击战”理论。古德里安本人非常钦佩霍伯特。他的部队每次演习前聚餐,德国军官们必说:“为霍伯特干杯。”

  糊涂上司不识战场良将

  1936年,英国组建第一个机械化师,霍伯特理应是师长的最佳人选,可最后偏偏是一个骑兵军官当了师长。就在英军为人事争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德军已经组建了4个装甲师。在这场军事竞赛中,英国落在了后面。

  霍伯特的个人命运在一定程度上折射了国家的命运。霍伯特落选师长后,1938年被派到开罗。在尼罗河畔,霍伯特看到了自己将要带领的部队,这简直是一群乌合之众,装备过时,士气低落,毫无战斗力。但霍伯特没有灰心失落。他相信在荒芜的北非沙漠一样可以编造梦想。

  此后,整日昏昏欲睡、无精打采的英国驻军官兵发现新来的上司无比严厉,整日板着脸,无情地驱赶着他们在炙热的沙漠中训练,所进行的战术演练科目对于他们来说更是闻所未闻。这支部队经过严格而科学的训练逐渐学会了打仗。部队的战斗力得到神奇的提升。如果说此前这些英国军人像一群灰溜溜的田鼠,现在他们则是强壮而敏捷的跳鼠。士兵们把北非沙漠中常见的跳鼠作为部队标志贴上了战车。不久,“沙漠之鼠”的称号不胫而走。后来,这支部队被正式命名为英军第7装甲师。

  1939年12月,二战正式爆发后3个月,这位王牌师的缔造者满心期待地等待作战命令,可等来的却是一纸退休令。此时霍伯特的心情是常人难以体会的。所幸的是“沙漠之鼠”日后的表现没有令这位坦克战先驱失望。1941年,英国西非沙漠部队司令奥康纳中将指挥该部大胜意大利军。兴奋的奥康纳连连称赞第7装甲师是他“曾经见过最训练有素的部队”。第7装甲师后来更成为蒙哥马利元帅手中的一柄利剑。

  战场大败方悔错失良将

  霍伯特被解职后6个月,古德里安的装甲部队击败英国远征军,而古德里安使用的正是霍伯特的战术的翻版。作为一战时期坦克的发明者,现在却被德国的坦克赶着到处跑的英国人,其神经经受着强烈的刺激。

  而这时的霍伯特已是一名仓库保安。退休后的他自愿加入了本土的民兵组织——本土军,负责看守仓库。1940年10月,丘吉尔亲自致信英国总参谋长。在他的直接干预下,霍伯特重新入伍,被授少将军衔,负责训练第11装甲师。有机会重新施展才华的霍伯特非常重视这次机会。他将全部心血都花在第11装甲师的训练上来,并随时准备重返北非,与“沙漠之狐”隆美尔一决雌雄。

  正当他厉兵秣马之时,1942年8月,英国陆军部呈报的公文中夹带着一份再次安排霍伯特退休的建议,理由是他的年龄太大。而几个月前,丘吉尔首相才刚刚视察过第11装甲师。这支部队严明的军纪和精湛的战术给他留下了十分深刻的印象。于是在首相的坚持下,陆军部被迫妥协。但就在霍伯特指挥的第11师即将开赴北非的最后时刻,命令改变了,由罗伯特少将代替霍伯特出征。让霍伯特有所欣慰的是,罗伯特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干将,对坦克战也深有研究。

  第11装甲师没有辜负霍伯特的心血,成为二战中英国最优秀的装甲部队。1945年年初,英军将最新研制的Comet坦克首先装备第11装甲师。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时,该师是唯一全部换装Comet坦克的师,由此可见英军对第11装甲师的偏爱。

  重返战场指挥盟军最大的装甲师横扫敌阵

  1943年3月,霍伯特终于迎来了他军事生涯中柳暗花明的日子。英国新任总参谋长艾伦·布鲁克将军主动召见他,问他是否愿意指挥一支特殊的装甲部队。霍伯特于是出任英军第79装甲师师长。

  这支部队是英军为反攻欧洲大陆而精心准备的一支秘密部队。之前迪耶普登陆战的失利表明,传统型的坦克在登陆行动中非常笨拙,难以发挥应有的威力。霍伯特的任务就是为登陆战准备一批特殊的坦克。他指挥的第79装甲师夜以继日地试验和改装着五花八门的装甲车辆,这其中有能喷火的“鳄鱼”坦克,有能扫雷的“螃蟹”坦克,有能架桥越壕的“方舟”坦克等等,很快第79装甲师就被戏称为霍伯特的“动物园”。

  在举世瞩目的诺曼底登陆中,第79装甲师的坦克随首批登陆部队一起登上了滩头。美军和英军在登陆中都使用了该师的装备,凡是见过这些坦克的人都对它们赞赏不已。艾森豪威尔在讲评登陆作战时专门提到了第79装甲师:“除了战术突然性,我军伤亡之少主要应归功于富于创意的机械化装备。霍伯特将军对此功劳最大。如果没有霍伯特的第79师,我们就不会有如此巨大的胜利。”

  登陆胜利后,霍伯特指挥着他的“动物”部队随盟军横扫欧陆。当盟军打到莱茵河时,第79师已经成为下辖8个旅19个团的庞大部队,这是盟军当时编制规模最大的装甲师。1900辆坦克、装甲车和7000台各式车辆在霍伯特的指挥下汇成一股巨大的铁流,滚滚向前突进。

  昔日的坦克战先驱终于在战场上实现了自己的价值。“我跟着霍伯特打过仗”成为英国一种特殊的荣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