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丘吉尔二战的地堡——英国战时内阁博物馆参观记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滕建群 时间:2005-03-25

 

  走进丘吉尔二战期间的地下堡垒——英国战时内阁博物馆参观记

  ● 滕建群 / 文

  沿伦敦特拉法尔加广场往南走是白厅街。街两侧有英国皇家广场,有首相府、外交部、国防部和财政部等政府要害部门。街南头是英国议会和西敏斯特教堂等英国象征性建筑。

一条查尔斯国王街与白厅街形成“丁”字,走过查尔斯国王街,在你左边的楼头上有一处以麻袋为掩体的洞口,不留心的人也许看不到洞口上写着“战时内阁”字样。这里是二战期间丘吉尔指挥英国军民反法西斯的地下堡垒,后人在此建立起了战时内阁博物馆。

  “战时内阁”简介

  20世纪30年代末,战争阴影笼罩欧洲,英伦三岛在紧张地准备着应战。1939年8月末,二战爆发前一周,英国政府启用这个称之为“战时内阁”的地下指挥所。指挥所位于英国外国部对面、一座斯巴达式政府办公楼地下。英国政府选择此地为指挥所的考虑有二:一是这里与唐宁街首相府只有一街之隔,二是这里是当时政府拥有惟一的钢筋混凝土结构地下工程。地下指挥所共有大小房间21间,分成几个部分:内阁会议室、丘吉尔的办公室和卧室、美国与英国“热线”室、总司令部、警卫室。

  丘吉尔是在1940年5月大选获胜后进住这一地下室的。“战时内阁”主要以军、政要员两部分组成,以中央政府面貌协调反法西斯事宜。在这里,军人组成了国防委员会和参谋长委员会,前者负责战略决策,后者负责军种间协调和作战计划制订及三军指挥,人员由军种参谋长参加。文职人员组成“议院总委员会”,负责本土防卫、后勤供应及英国民众生活等国内事务,成员是政府各相关部门的大臣,两套班子共30多人,他们时常吃住在此。6年中,丘吉尔在此召集其军政要员开过100多次重要会议,战争期间所有的重大决策都是在这里做出的。

  走进地下堡垒

  博物馆的门不大,也不显眼,除由洞口的沙袋掩体与周围建筑不协调外,其他看不出什么特别,深度也不过3~5米,和今天的防空地下工程比显然过于浅显了。

  拾阶而下,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个不足10平方米的长厅。一面墙里用玻璃罩着德国人投下的炸弹,另一面贴满当时反映战况的报纸和英国在战争中的伤亡损失。据统计,二战期间英军牺牲305800人,商船队死亡或失踪34902人;平民伤亡或失踪60595人(其中伦敦29890人);房屋毁456000座,坏4073000座;德军投弹75270吨(伦敦大空袭期间,德军投弹188000吨)。与欧洲大陆遭受的毁灭性打击比,英国的损失并不大,但考虑到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英国蒙受的人员和财产损失还是很沉重的(英国现有人口约5千多万)。

  再往前走是战时内阁会议室,面积约30多平方米,会议室的墙上挂满地图,一幅世界地图用红颜色标示出英国遍及全球的海外殖民分布,另两幅分别是欧洲和英国地图。房间为桌椅所占,排列成“凹”字形,每边挤坐5个人,就连与首相对面的凹进去部分也要挤下3个人。会议室仍保持当年的情形,工字钢加固的屋顶,墙上地图,桌子上原始文件和每个座位前的烟灰缸。可想而知,如此狭的小会议室只要几个人吸烟,一上午下来必会乌烟瘴气,好在丘吉尔也是烟民,且喜欢抽雪茄,丘吉尔首相面前的那个烟灰缸则是特大号的。最尽头上的那把大木椅子则供丘吉尔专坐。丘吉尔精力旺盛得过人,1940~1941年德军对伦敦大空袭期间,丘吉尔时常不分白天与黑夜召开幕僚会议,会议开起来常常要过半夜,直到幕僚们人困马乏,丘吉尔才放人回家。

  解说员说,开会时丘吉尔比较民主,与会者可随时插话。为示此证,解说员播放了一段当时的会议录音。这是讨论英军进攻挪威某峡湾的作战会议。丘吉尔坚持发动此次进攻。但军事幕僚却认为时机不成熟,特别是没有空中支援,英军地面部队等于去送死。开始时,丘吉尔没有一下子放弃自己的主张。他说,问题不在于空中支援,而在于英国将军不想打德国人。丘吉尔用词尖锐,但将军们初衷不改。双方陷入僵持。最后,还是丘吉尔妥协:暂不攻打驻守挪威峡湾的德国兵。这位口若悬河的辩才在军事问题上尊重并听从了军事专家的意见。

  地下室最大的房子是“地图室”(实际上是作战值班室,英国人美其名为地图室)。地图室面积40几平方米,四周墙壁上挂满各战区地图,不同颜色的书钉时刻标明各战区的战况。中间是个长桌子,桌上放着十多部五颜六色的电话机,每一种颜色都代表示不同的级别。象牙色电话直通丘吉尔办公室,共有三部。从摆放的椅子看,战时这里每天时刻要有5名作战值班人员。它是二战期间英国政府指挥英军作战和本土防卫的核心。通过它,丘吉尔和其他阁员不时掌握前线情况;通过它,一线英军一次次地受领进攻和防御任务。1945年8月16日,即德国投降的第二天,这里的工作人员关闭了所有灯火,走出地下室与英国民众共同欢庆来自不易的反法西斯的胜利。50多年过去了,人去,但地图室没空。这里的一草一木都保留着当年熄灭其灯火的模样,不同的是当年值班的真人换成了今天的蜡像。

  丘吉尔的佳话和秩事

  按照丘吉尔的意思,他的卧室和办公室要靠近地图室。66A是丘吉尔首相的卧室,房间只有几平方米。里面的陈设简朴但有特色。一张单人沙发床、一张办公桌、桌上放着电话机、文件夹、水杯,床头上放着个大号烟灰缸、一支未点燃的雪茄烟放其上,一个大手电筒是停电时用的,四周墙上挂满地图,一张单人沙发椅子上放着件米黄色衬衣,丘吉尔首相是穿着这件衬衣去世的。战争期间,丘吉尔并不愿意在此简陋的房间中而执意要回唐宁街10号过夜,但警卫人员出于安全考虑则力劝丘氏在此休息,丘吉尔在大多数情况下听众警卫人员的安排。丘吉尔办公室的代号为66B,办公室陈设简单和普通,地图挂在墙上,桌上摆着文件、台灯、时钟和大烟灰缸。6年的地下室生活,丘吉尔指挥英国的千军万马怒斩德寇,在这里也留下了许多佳话和秩事。

  1、雪茄烟和地图。这是丘吉尔首相地下室生活最喜爱的两件东西。雪茄烟,丘吉尔走到哪里带到哪里,连同他常用的“V”形手势,几乎成了胜利者丘吉尔的化身。参观“战时内阁”,最令人难忘却的是处处摆满地图。从一进门内阁会议室墙上世界、欧洲、英国地图,到地图室战区态势图,再到丘吉尔卧室和办公室四壁、桌上和床上的各种地图,这一切都显示出这位地下室大老板的独特爱好。丘吉尔对地图的钟爱即有战略层的研究,也有战役战术层次的考虑。也许正因为对地图的如此钟爱和潜心研究,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不久这位西方重量级政治领导人第一个站出来发表反共反苏联的“铁幕”演说,把欧洲和全球划分为东、西方两大阵营,提出要把社会主义遏制在“铁幕”之内,保证西方诸国的利益。其实,第二次世界大战还在进行时,丘吉尔就站在欧洲和世界地图前久思苦想,构思着战争结束后各国重新瓜分世界势力范围的计划。因此说,丘吉尔首相钟爱地图不只与战争进程有关,丘氏也不只是个地理爱好者。作为西方政治家,他在从西方,特别是英国的国家利益出发,靠地图进行地缘政治的思考。

  2、好消息与坏消息。丘吉尔性格鲜明而外露。在66A卧室里,每天早晨醒来,丘吉尔首先要听取机要秘书给他读情况报告。他倚在床上像个不愿起床的孩子细听每一消息。消息有好有坏,机要秘书总是小小心地观看着丘吉尔的举动,好消息和坏消息能引起他不同的反应。一位当年为丘吉尔做过机要秘书的女士回忆道:首相是一个感情极易外露的人,每天早晨当听到好消息时,丘吉尔便会从床上一跃而起,脸上也挂满了笑容;但听到坏消息时,首相总是懒洋洋地躺在床上,一声不吭,久久不想起床。这时的机要秘书必须像幼儿园的阿姨不急也不慢地等首相,直到首相起床了,她才能小心地离开丘吉尔的卧室。

  这就是英国人眼中的丘吉尔。在他们看来,丘吉尔既有他睿智的一面,而有愚腐的一面;既有严肃的时候,也有俏皮的时候。

  3、BBC、装订钉和打字员。从1939年9月3日丘吉尔“以武力反对武力”的宣战演说开始,整个战争期间每到紧要关头,英国人总能听到首相那稍微沙哑顿的演说。丘吉尔的演说极具有煽动性,这一切不仅要感谢首相身后的撰稿人,而且还要感谢英国广播公司(BBC)的工作人员。作为政治家,丘吉尔关注新闻媒体,并与他们保持了良好的关系。

  战时内阁地下室中有一间专为BBC开设的机房。当时的技术不能保证对首相的讲话进行实况传送。为使首相讲话及时传出,BBC工作人中设计了这样一种程序:先请丘吉尔录好要讲的内容,而后把录音送到地下室的工作间。加工处理后,工作人员迅速把声音传送给BBC总部,再由总部把首相的讲话传播出去。这一传播过程二战期间一直没间断过。当英国人侧耳聆听丘首相一次次煽情演讲时,他们也许不会想到这些讲话实际上是在这里录制完成的。

  地下室中部有一间不大的房间,是战时内阁的打字室。战争期间,每时每刻都有11位女打字员在此工作。丘吉尔首相喜欢活页式文件装订,即在文件纸上的上方或左边打上两个孔,而后用特殊的书钉(其实是在一段毛线两头加上两根1~2厘米的铁丝)把文件串起来,这样文件便可随意拆卸,十分灵活。椐说,这是丘吉尔首相的一大发明。尽管现代化装订手段代替了铁丝和毛线,但今天漫步伦敦各大文具店,人们还能看到这种简易的书钉和打好孔的书写纸出售。

  丘吉尔情感的外露有时让打字员摸不着头脑。据一位打字员回忆,丘吉尔首相不喜欢新来的打字员。每当他口述命令时,打字员必须集中精力去听他说出的每一个字,即使是老打字员有时也难跟上首相所言。当首相口含雪茄或离打字员很远时,打字员更得竖起耳朵听讲。听丘吉尔口述命令,打字员还得分辨出首相所言是命令还是聊天。有时,丘吉尔会借题发挥,跟打字员聊天,跑了正题,但一转眼首相又回到命令上。打字员稍不注意便会搞个措手不及。丘吉尔急脾气,命令口述完了,打字员也得马上把命令打印出来,他可立即签发。所以每当丘吉尔来到这里,打字员必然忙碌一番。但丘吉尔还是十分尊重这些不分昼夜工作的女打字员们。

  历史的感悟

  大小21间房间并不多,但我却走了2个小时,仔细地观看着仍保存完好的陈列品和说明。为进一步体验战时内阁工作人员在这里的工作和生活情况,我又从头走了一次地下室,用时不到20分钟。地下室低矮、简单和拥挤,且还散发着霉味,但丘吉尔首相和他的幕僚们在这里一呆就是6年,2190多个日日夜夜。有几次德国人把炸弹扔到了洞口,但没有损害地下室工程。这里书写着英国军民反法西斯斗争极重要的一页。

  走出地下室,清新空气吣入肺腑,心情也轻松了许多。尽管是中秋时节,天又沉着脸,但对面公园里还是人来人往。公园湖内,黑天鹅、白天鹅、鸳鸯和叫不出名的野生鸟类在自由地游动着,岸上一群群鸽子在觅食。一对老人手提一大包面包,时而喂一下水里的生命,时而关照一下岸上的鸽子。人与自然和平地相处,其乐融融,公园里的景象与地下室的气氛完全不同。参观战时内阁后,我一直在想:人类应遏制战争,珍惜来自不易的和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