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英国皇家空军之父:休-M-特伦查德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戎振华 李景龙 时间:2004-11-14

 

英国皇家空军之父:休-M-特伦查德(组图)

一战时期的英国皇家空军飞机

英国皇家空军之父:休-M-特伦查德(组图)

滑雪中猛烈的降落对于在布尔战争中脊柱受伤的特伦查德却是一味奇迹般的良药。考虑到一名陆军的初级军官很难有出头之日,特伦查德觉得自己应该早点到空军去,天空才是他的职业他梦想所在,他是空中战略和战术的艺术家。


第一次世界大战晚期,特伦查德使皇家空军成为空地协同作战部队的重要组成部分。这张图是1917年,玛丽女王在特伦查德(女王左边)的陪同下检阅驻法的部队。


1915年,温斯顿-丘吉尔(穿飞行服者)返航后。接受众人祝贺。丘吉尔对飞行的热情对于特伦查德来说无疑是个好消息。

    他是最早意识到航空将引发战争巨变的先驱者之一

  他帮助创造了一个飞行的世纪——“英国皇家空军之父”: 休·M·特伦查德

  ⊙ 作为一位享有盛名的老人,特伦查德在英、法、美三国的飞行员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地位,这些年青的空军军官对特伦查德充满了敬畏。正是特伦查德的不懈努力,才使空军最终成为战争中倍受尊敬的力量,享有自己独特的地位。正是他带着一战的硝烟为英国皇家空军培养了二战的精英!

  今天的航空迷们很少有人不知道吉米·杜立特(Jimmy Doolittle)的名字,这位勇敢的中校在日本轰炸珍珠港之后,率领16架B-25轰炸机轰炸了日本本土。伴随杜立特中校一同载入空战史册的是B-25米切尔中型轰炸机,该飞机以比利·米切尔(Billy Mitchell)将军的名字命名,米切尔将军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美军指挥官,20世纪20年代时曾极力主张增强空军实力,成立独立的空军。——其实,早在比利·米切尔之前,英国的休·M.特伦查德(Hugh M. Trenchard)就已经大声疾呼,呼吁人们重视空军对于战争的作用,他也被尊称为“英国皇家空军之父”。

  时至今日,作为一个独立空军的倡导者,以及第一个真正的战略轰炸的实践者,特伦查德的名字还在大多数有关空权历史的著作中被引述。作为一个狂热和坚定的空中力量的倡导者,特伦查德一手训练组建了英国皇家空军,并且带领这支部队参加了第一次世界大战,向世人展示出空军对于战争的巨大作用。他率先提出的许多有关空军作战的核心概念,至今仍被各国军界广泛沿用。

  ◆ 从陆地走向蓝色天空

  在特伦查德成为空军的一员之前,还发生过一小段插曲,他曾两次在英国陆军的招募中落选,但是在20岁时得以侥幸过关,成为一名中尉并被派到印度服役。在1896年的一场马球比赛中,特伦查德遇到一位年轻的同行,他的这位同行就是后来担任英国海军大臣以及首相的温斯顿·丘吉尔。

  早在年轻的时候,特伦查德就以藐视军事权威和远离陆军官僚而著称。他把热情全部投注到打马球和研习战术上,对于繁琐优雅的社交活动则毫无兴趣。1900年9月,特伦查德在南非的布尔战争中首次参战,当时他率领手下的澳大利亚骑兵进入一个山谷追逐布尔骑手。特伦查德冲锋在前,带领一小队人马攻击布尔人防御所依托的农房。但是不幸的是,一颗子弹穿过了他的肺并擦伤了脊柱,这颗子弹使特伦查德彻底地退出了在非洲的战争。

  特伦查德被当作残疾送回英国,只有借助拐杖才能行走。在这期间,一位好心的赞助者捐助他到阿尔卑斯山的游览胜地圣·毛瑞斯疗养度假,特伦查德尝试着滑雪,没想到这项运动竟然使他奇迹般地摆脱残疾。——在一个滑雪的上午,他在一个下坡的回转中由于速度过快而飞出了雪撬板,重重地摔在9米开外的坡上。然而他的伤情不仅没有因此而加重,落地的震动反而刺激了他已经半瘫的脊柱,当他从雪地中站起来时,行走已经不再有任何障碍。

  安德鲁·博伊尔在为特伦查德所写的传记《先知者:特伦查德》中,用一句话来描述这一切,“他用暴力治好了自己”。但是令人遗憾的是,特伦查德在陆军生涯里却仍然没有任何激情,伤愈之后,特伦查德又在尼日利亚、冰岛和爱尔兰等地服役了10年,39岁时他已经是一名少校,但是仍然默默无闻,看不到前途的所在。也就是在这个时候,特伦查德下定决心要学习飞行。

  得知特伦查德要参加空军的消息之后,就连对他非常熟悉的指挥官也对他发出了警告。1912年初组建的皇家飞行团不接受任何超过40岁的人,而特伦查德的身高看起来也有些超出了标准。尽管被浇了一盆冷水,但是特伦查德并没有被吓倒,他休了两个星期的假来进行准备,并且自制了个人简历,13天后他去应试,进行了至关重要的一小时零四分钟的单独飞行。特伦查德的应试表现被皇家海军具有两年飞行经验的亚瑟·隆格摩尔中尉评价为“质量不高”,但是幸运的是,特伦查德在新的飞行训练中心为自己找到了位置,那里空缺一名副官。

  事实上,特伦查德从来就没有成为一名优秀的飞行员。特伦查德生性乖戾,但是在陆军的多年磨练中,他也练就了听从的技巧以及对人性的敏锐的意识。起初,特伦查德的工作是为参加训练的人排定课程,强调纪律和技术,他还负责讲解诸如辨识地图、信号和发动机结构等方面的课程。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前两年,特伦查德的教程使相当数量的军官成为皇家飞行团的骨干,他也因为直爽和大嗓门而得到了“响雷”的绰号。(日后担任首相的邱吉尔开玩笑的说,“响雷”应该换成“炸弹”。) 

  特伦查德是最早认识到空军将对陆战产生巨大冲击的人之一,对他产生重大启发的灵感来源于1912年的一次陆军演习。当时特伦查德和隆格摩尔乘坐一架飞机在空中作为观察者。不到一个小时,特伦查德就确定了敌方的位置,和隆格摩尔向司令部做出报告之后,他们再次出发去指引己方的骑兵队开始攻击。——从这一刻起,特伦查德清楚地认识到,在空中侦察之下,没有任何军队能够秘密地展开机动,从1912年起,他也深信空军将会最终改变战争行为的一切。

  ◆ 一战当中大显身手

  作为一名富有创新精神的军事家,特伦查德应该说还是相当走运的,他得到了军方上层人物的支持。当时的战争部长霍雷肖·H·基陈纳和海军上将丘吉尔都相信空军的作用,特别是丘吉尔,但是对空军印象最深的人却是英国第一军司令道格拉斯·海格将军,一战中他在法国打堑壕战,曾经与特伦查德共事的经历使他对空军产生了无限敬意。1914年11月,特伦查德作为皇家飞行团三个作战联队的指挥官之一前往法国,通过对战争的观察,他认为飞行团的行动过于谨慎了,他相信空军不应该仅仅满足于完成常规的巡逻和侦察任务,夺取空中优势才是更加至关重要的。1915年1月初,特伦查德被海格将军召去开会,他得知了三月份将对诺福查帕莱地区发动进攻的秘密计划,并且为空中部队争取到了一展身手的机会。

  特伦查德认为,用莫尔斯电码和信号灯把射击诸元传递给炮兵阵地是一种很不理想的途径,而早期的无线电通信也不是十分可靠。他在前线地图上向海格说明了他的想法,并且征得了这位司令官的同意。“好吧,特伦查德,我希望你在发起攻击前能够告诉我飞行的可能性,”海格信任地对他说,“我需要你们实施侦察并且为炮兵提供情报,如果因为天气原因无法飞行,我就将推迟进攻时间。”

  1915年2月,特伦查德和手下的飞行员们迈出了创造空战历史的第一步。特伦查德鼓励飞行员们用照相机代替素描本,对德国的堑壕线进行侦察。特伦查德为海格的地面指挥官提供了一组照片,显示了一所砖厂周围的德军防线,利用这些航空照片,英军在白天就轻松地夺取了这个砖厂,这在一战时期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在此之后,海格对于空军的作用更加刮目相看,他不仅要求飞行员详细绘制整个堑壕防线,而且要求他们从空中进行轰炸,以配合进攻发起前的炮火准备,他批准了一个将空中观察和轰炸有效结合的精心拟定的计划。

  3月8号午夜,特伦查德被海格召唤到司令部,海格希望他在黎明时派飞行员去侦察一下天气情况。尽管天空中总有一些低云,飞行员还是准时出发了,这可能是历史上第一次将空中支援与地面进攻直接联系起来。——不幸的是,对诺福查帕莱的进攻没有取得成功,德国人重组了部队并击退了英军的攻击。海格没有指责特伦查德的空中支援部队,但是严厉斥责了那些忽视空中情报的炮兵指挥官。

  尽管特伦查德认识到当时的空中炸弹袭击太零散,在一些情况下根本不能成功,但是海格将军仍然要求他在春季的进攻中提供空中侦察,并且轰炸敌人防线后方的目标。特伦查德于1915年8月成为驻法英国空军的司令官。一个月后,在卢斯战役中,特伦查德的飞行员首次在战役层面为地面指挥官提供了全面的空中支援。他们先是仔细绘制了敌人火力点的地图,为英军的重炮预先提供射击诸元,在此之后,为了实现海格将军希望把卢斯的德军防线打开一个缺口的作战计划,特伦查德又派出所有的飞行中队,对铁路交通枢纽和其他重要目标进行了三天的连续轰炸,以迟滞德军的预备队赶去补防缺口。

  1915年9月25日,卢斯战役的地面进攻正式开始,飞行员再次为炮兵提供定位。此时的特伦查德对于空军的运用已经更加娴熟,他聪明地预留了一些飞行中队,并且随着战局的激烈变化,把它们派往最需要的地方。飞机要进行低空侦察,并且不断更新敌我部队的情报以供给炮兵使用,由于通信力量不足,特伦查德还让一些飞行员离开座舱加入到地面部队中去,以保证在战斗中与空中侦察飞机保持信号联系。

  “侦察”、“近距离空中支援”、“空中联络”,这些都是卢斯战役区别于以往任何一场战役的特征,而这些也都是特伦查德的天才般的创造。从整体上来说,卢斯作战是1915年英军发动的最为成功的进攻。至此,英国高级军事领导人认识到了空中支援的价值,而特伦查德也被晋升为将军。更为重要的是,根据英国远征部队司令部的记录,陆军元帅约翰·D·P·弗兰奇高度称赞了皇家飞行团的杰出表现,尤其指出空军对铁路的轰炸完全破坏了敌人的交通线。特伦查德现实而敏锐的洞察力在这里大放异彩,他使空中力量成为联合部队不可或缺的伙伴,尽管暂时还只是一个初级的伙伴。——接下来,他准备彻底地夺取空中优势。

  1915年底,技术先进和装备机枪的德国战机取得了西线的控制权,使皇家飞行团在11月和12月的损失大大增加。针对这一情况,特伦查德为他的飞行员制定了一条新规则:任何执行空中侦察任务的飞机都要至少有三架飞机护航,并且所有的飞机必须保持密集编队。编队飞行从此被广泛采用,成为各国空军日后的基本战术。

  特伦查德的战术取得了成功,作为英国人的盟友,法军在1916年2月凡尔登战役的压力下,也开始学习集中使用空中力量夺取制空权的经验。在讲法语的副官毛瑞斯·巴瑞的协助下,特伦查德开始对法国空军进行训练,指导他们在凡尔登上空与德国空军反复争夺制空权。——1916年的教训已经再清楚不过地向法国人表明,空军首先要保持自己的作战能力,也就是夺取制空权,——然后才能实施对地攻击。特伦查德顺利地做到了这一点,而此时已经晋升为驻法英军总司令的海格,也继续要求特伦查德为他制订并落实空中支援的计划,为了能够充分享受空军来自蓝天的援助,海格将军甚至派出精选的参谋官去分担特伦查德的行政管理负担。

英国皇家空军之父:休-M-特伦查德(组图)


 

作为当时空中的巨无霸“汉德勒-佩奇”轰炸机为实践特伦查德的作战理论发挥了关键作用。这种飞机是由美国为英国空军制造的,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图中机身下面巨大的投掷炸弹。

 

英国皇家空军之父:休-M-特伦查德(组图)


 

作为当时空中的巨无霸“汉德勒-佩奇”轰炸机为实践特伦查德的作战理论发挥了关键作用。这种飞机是由美国为英国空军制造的,尤其需要注意的是图中机身下面巨大的投掷炸弹。


 


 

休-M-特伦查德和一名皇家空军新生代飞行员在一起。


 


 

休-M-特伦查德最喜欢在一张肖像照片,特伦查德坚信,作为一个特殊的军人群体,飞行员的存在是天经地义的,他被美国空权理论的传奇人物比利-米切尔描述为“处事果断他言辞直率”

    ◆ 高傲而高贵的不列颠绅士

  特伦查德对于空军的精深造诣传到了美国中校米切尔的耳朵里,这位美国中校在1917

年春季攻势作战的高潮时来到法国。他开车前往特伦查德设在农舍的指挥部去拜会的时候,特伦查德正准备去别处检阅部队。当特伦查德得知米切尔想要参观皇家飞行团所有的中队、装备、后勤设施,并且还要咨询一切有关空中作战的情况时,特伦查德怒气冲冲地大声嚷道:“除了陪你闲逛和回答问题之外,你是不是以为我没有什么更要紧的事情去做?”

  特伦查德的愤怒并没有让这个年轻的军官不知所措。米切尔回答说:“将军,我不能凭借猜测来对问题做出回答,但我知道您在这里的表现非常优秀。不管有多么重要的事情,我认为一两天的时间绝对耽误不了您的工作。”

  这个衣着整洁的军官赢得了特伦查德的欣赏,他曾经多次称赞米切尔是“贴心人”。在接下来三天的参观和讨论中,米切尔迅速学到了空权理论的基本原则,特伦查德慈父般的邀请他可以在任何时候来见他。米切尔后来回忆说,他从来没有经历过如此有指导意义的时光。

  一年之后即1918年9月的圣·米歇尔之战,是美国空军第一次举行空中战役,米切尔在这一关键时刻再次得到特伦查德的指点。毫无疑问,特伦查德的教诲和支持具有相当重要的作用,他确保了米切尔与英国、法国、意大利的空军有效合作,还帮助美国空军从几个中队发展成一支拥有1400架飞机的庞大力量。

  随着时间的推移,盟军的巡逻机在战线上空逐渐夺取优势。侦察机支援五十万地面部队作战,攻击机袭扰德军后方防线,轰炸机则打击铁路枢纽和其他重要目标。尽管空中力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特伦查德也深得飞行员喜爱,但他还是经常与伦敦的上司发生摩擦。这种不和在1918年4月达到顶点,在皇家空军刚刚成立两个星期的时候,特伦查德突然做出决定,辞去只当了四个月的空军总参谋长。所有的一切都因为他讨厌司令部的官僚政治,但是几个星期之后,特伦查德又改变了主意,他觉得在德军准备进攻巴黎时做出如此举动是可耻的。他重新回到法国,担任盟军一支独立轰炸力量的司令官。

  ◆ 战略轰炸的首位实践者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期,特伦查德的目标是使用远程轰炸机对德国本土发动更加凌厉的攻势。但是要想做到这一点,就必须说服对独立使用空军力量尚存怀疑的法国指挥官。此时“皇家空军之父”所要面对的,是直到20世纪末空军指挥官仍在不断思考的问题,那就是空中力量的分配。当时的法国空军总司令毛瑞斯·杜瓦尔将军认为,与其划分轰炸机给特伦查德对德国本土进行轰炸,还不如去轰炸德军的主要目标或者打击敌军的地面部队。 

  所有的讨论最后集中在一个关键点上——陆军必须依靠空军的支援,因此必须使用空中力量在战区层面上打击地面指挥官所划定的目标。尽管特伦查德郑重表示,当地面部队遇到麻烦时,他保证可以非常容易地重新调动轰炸机来进行支援,但是陆军军官们还是放不下心。事实上,陆军伙伴们的担心也并非空穴来风,不仅是1918年的战役没有解决这个问题,在20世纪末之前,这种争议总会发生在每一次重大的联合作战当中。

  1918年夏天,所有的目光都集中于特伦查德的轰炸力量,他必须有所成就,否则就将面临一大堆非难。特伦查德有着自己的战略计划,他准备同时对德国空军的不同要点发动进攻,以此来打破空中力量的平衡态势,使德国飞机不能集中力量对盟军发动攻击。特伦查德圈定的首选目标是铁路交通线,因为德国人缺少船只,火车是他们主要的运输手段。此外还有炼钢炉,这种目标对于德国的钢铁供应起着相当关键的作用,并且在夜里能够很容易地被发现。当然了,特伦查德的飞行员还对德国人的军用机场进行猛烈轰炸,彻底毁灭他们升空作战的愿望。

  除了应对来自军方高层的压力之外,发动战略轰炸还需要面对诸多挑战,其中最具难度的是激励飞行员冒着巨大风险发动空中战役。他们不仅要在夜间吃力地驾驶携带近750公斤炸弹的飞机,还要在恶劣的天气条件下做长途奔袭。特伦查德后来回忆说,“我的任务是激励、劝导、安慰和动员飞行员,有时候甚至是在让他们去面对死亡。”他的习惯是经常直接找到飞行员本人,开诚布公地进行谈话。他经常目视着中队起飞,然后一直等到他们回来。

  特伦查德最为钟爱的老兵是“汉德勒·佩奇”轰炸机的乘员们,他们常常被派去执行最为困难的夜间远程奔袭任务。佩奇轰炸机以其载弹量大而闻名,德国的麦茨、科隆、科布兰茨、斯图加特等城市,以及很多战略目标都感受到这种轰炸机的压力。轰炸机群一般从300多公里外的法国基地起飞执行任务,轰炸的力度从6月份的70吨增加到8月份的1000吨。

  ◆ 永远的“英国皇家空军之父”

  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特伦查德又在为永久保留皇家空军而不懈努力。丘吉尔于1919年担任空军大臣,他把特伦查德召来当空军总参谋长,在这个职位上,特伦查德一直干到1929年退休,他的任期对于皇家空军的发展来说无异是一个天赐良机。

  在担任空军总参谋长时期,特伦查德与英国陆、海军要求取消皇家空军的主张做着不屈不挠的斗争。特伦查德在特兰维尔建立了皇家空军学院,他努力加强皇家空军在训练、组织、技术等方面的优势,以此作为保证空军战斗力的稳固基础。

  当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时,特伦查德已经是一个60岁出头的老者了。他没有在战争中扮演主要角色,但是当著名的不列颠空中保卫战打响时,丘吉尔首相再次邀请这位“英国皇家空军之父”去访问参战的飞行中队,以此来激励英国空军的斗志。

  特伦查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没有成为主要角色,但他继续发展了战略轰炸理论。图中他正在亲切地与后辈谈话。右面的人是年轻的空军军官亚瑟·泰德,在日后的诺曼底登陆中,他统一指挥盟军的空中力量。

  当年特伦查德帮助训练过的飞行员,现在都已经在皇家空军担任了领导职务。他们当中不仅有后来成为空军参谋长的查理斯·F·A·鲍托,还有原来他手下年轻的飞行中队长亚瑟·泰德,泰德后来成为盟军最高司令艾森豪威尔将军的副官,他负责统一指挥诺曼底登陆中的空军行动。

  岁月丝毫没有抹去特伦查德的雄心壮志,他坚决主张对德国人发动残酷的空袭。通过空军在蒙哥马利将军指挥的北非作战中所发挥的作用,特伦查德再次肯定了空军在夺取空中优势和配合地面作战方面的作用。作为一名军人,特伦查德非常佩服“沙漠之狐”隆美尔,但是他在日记中不无骄傲地写下这样一笔,“在赢得阿拉曼和突尼斯战役前,我们已经在空中胜利了”。

  作为一位享有盛名的老人,特伦查德在英、法、美三国的飞行员心目中具有崇高的地位,这些年青的空军军官对特伦查德充满了敬畏。他们这样做的理由非常简单,因为正是特伦查德的不懈努力,才使空军最终成为战争中倍受尊敬的力量,享有自己独特的地位。尤其难能可贵的是,早在空中作战技术非常缺乏的时候,特伦查德就已经总结得出了一系列被时间证明是正确的结论。

  在整个二战期间以及战争结束之后,特伦查德一直在努力筹款,希望在威斯敏斯特的阿比地区建立英国纪念战争的教堂。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教堂的筹建过程中,把这件事当作一 项事业,就像当年他全身心地投入到皇家空军的组成与建设一样。1956年,永远的“英国皇家空军之父”离开了人世,按照他的遗愿,特伦查德被安葬在自己筹建的事业旁边。——“天空中没有翅膀的痕迹,可是鸟儿已经飞过。”令人敬畏的皇家空军长官与世长辞,他留下了一笔巨大的空权遗产,使深受他影响的后人受益非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