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二战著名护航指挥官官沃克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维洛克斯 时间:2004-09-08

 


沃克指挥第36护航组时旗舰“鹳鸟”号(U.81),这艘麻鸭级轻型护卫舰满载排水量1817吨,航速18.75节,装3座联102毫米防空炮,2座联12.7毫米机枪。舰尾支架上有271型雷达


沃克上校最经典的留影,苍老的脸庞带着无比的睿智

  ● 二战大西洋破交/护航作战经典系列

  猎潜英豪

  二战英国著名护航指挥官沃克上校战记

  □ 维洛克斯

  俗话说得好,有矛必有盾。从1943年初开始,曾经几乎使英国的商船航运濒临崩溃的德国潜艇部队在大西洋水域的优势已不复存在:在技术上,盟军各种新型护航舰艇的出笼、雷达、声纳(ASDIC)、高频测向仪(HF/DF)等探测设备的改良以及刺猬弹等先进反潜武备的广泛应用,使从发现德国潜艇到将其击毁的整个过程变得迅速而有效;在战略战术上,由于以歼灭德国潜艇为首要目标的支援舰队的概念付诸实施,使护航舰艇从传统的防御者变为进攻者,而一系列反潜战术也在实战中成功应用,最终使曾经猖獗一时的德国“狼群”们成为了被驱逐和摧毁的对象。除此之外不能忽视的是人的因素,战争初期德国潜艇的胜利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一批训练有素的王牌艇长,他们的智勇是德国潜艇部队最重要的财富;盟军反潜力量同样是由一些充满智慧的护航舰艇指挥官组成,初期的失败和劣势并没有使他们退缩,反而坚定了他们同U艇较量到底的信念。这些指挥官多由护航编队旗舰的舰长担任,相比具有传奇色彩的德军潜艇艇长,他们要显得默默无闻的多。然而这些盟军指挥官中也涌现出了一些“王牌”,其中一位在1941年底首次参战时竟不得不向手下抱歉地说这是他二战爆发后的头一次出海,然而他却坚定地表示在对付德国潜艇上“自有妙法”。这一简短而有力的预言很快就被实现了,当年12月的一次护航船队行动中,他指挥的一个护航组先后击沉4艘德国潜艇,他很快就成为了大西洋上战绩最卓著的盟军护航指挥官。他便是英国皇家海军的沃克上校。

  ● 早年生涯

  弗雷德里克·强尼·沃克(Fre-derick“Johnny”Walker, CB)1896年6月3日生于英国,1909年6月15日他加入了皇家海军,并进入达特茅斯的皇家海军学院学习,后以优异的成绩毕业,并荣获国王奖章。1914年6月,沃克作为少尉侯补军官随战列舰“阿贾克斯”号(HMS Ajax)首次出海。1916年1月1日晋升中尉,先后又调至驱逐舰“美人鱼”号(HMS Mermaid)和“萨佩登”号(HMS Sarpedon),首次接触了他后来几乎从事了一辈子的事业——对付德国潜艇。1919年,沃克与艾琳·斯托巴特(Eileen Stobart)结婚,后来他们共生有3个儿子和1个女儿。

  1920年,英国皇家海军在波特兰建立了专门的反潜学校“鱼鹰”号(HMS Osprey),标志着猎潜战这一海战新形式体系的建立。沃克随即成为了第一批志愿加入该学校的学员。当时反潜部门刚建立,体制不健全,人员又少,晋升机会也很渺茫,相比起那些冠冕堂皇的“大舰巨炮”部门来说简直就是“穷乡僻壤”,不过远见卓识的沃克毫不犹豫选择了供职该部门,因为他知道一旦英国再次与德国作战,大西洋上的猎潜战将维系着整个英国的安危。1925年起,沃克作为舰队反潜军官相继派驻战列舰“复仇”号(HMS Revenge)、“纳尔逊”号(HMS Nelson)和“伊丽莎白女王”号(HMS Queen Elizabeth),但在大舰服役的生涯令他失望,因为他那份对潜作战的热情无人理解。终于在1933年,已晋升中校的沃克得到了一个能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他被任命为旧S级驱逐舰“希卡里”号(HMS Shikari D.85)舰长,当时该舰已装备了ASDIC。然而这一令沃克感到兴奋的职位只持续了6个月,因为他被调到中国分舰队去指挥城级轻型护卫舰“法尔茅斯”号(HMS Falmouth L.34),当时该舰被用作中国分舰队司令的专用游艇。显然这一委任使沃克再度苦恼不已,但他还是尽力做好了本职工作,可依然受到一些人的非议,这使他不得不于1937年退避一时,回到了波特兰的反潜学校“鱼鹰”号担任教职,负责研究反潜战术,直至二战爆发,虽然失去了晋升上校的机会,但却能从事自己喜爱的事业,更重要的是,在岸上供职能够天天回家同家人在一起,这无疑是他一生中最愉快的时光。

  二战爆发后,沃克作为拉姆齐海军中将(Vice-Adm. B. H. Ramsey)的参谋驻扎于多佛港,负责通过英吉利海峡往法国运送远征军的安全。1940年的挪威战役以及敦刻尔克撤退使英国损失了近30艘护航舰艇,大西洋上护航船队的行动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黑暗时期。沃克焦急地关注着大西洋之战势态的发展,并于1941年3月提出申请希望能够投身大西洋的护航、反潜作战,从而贡献出自己研究多年的心血。在拉姆齐将军的举荐下,沃克终于受到了当时西部海口司令部总司令珀西·诺布尔上将(Adm. Sir Percy Noble)的注意。当年9月,沃克被任命为麻鸭级轻型护卫舰“鹳鸟”号(HMS Stork U.81)舰长,并统领第36护航组,该护航组除“鹳鸟”号外,还包括城级轻型护卫舰“德普特福”号(HMS Deptford U.53)以及7艘花级驱潜快艇“杜鹃花”号(HMS Rhododendron K.78)、“万寿菊”号(HMS Marigold K.87)、“牵牛花”号(HMS Convolvulus K.45)、“钓钟柳”号(HMS Pentstemon K.61)、“栀子花”号(HMS Gardenia K.99)、“圣彼得草”号(HMS Samphire K.128)和“巢菜”号(HMS Vetch K.132)。沃克这位深藏不露的反潜专家终于获得了大显身手的机会。

  ● HG.76护航船队

在直不罗陀港外集结的HG.76护航船队,该船队的起航已在德军的间谍的侦测中

在一艘应该护航舰艇上拍摄的HG.76护航船队,右上角可见该舰已装载286型雷达,但这一早期雷达未在战争中发挥作用

第36护航组的成员-装2座单管120毫米炮的城级轻型护卫航舰“德普特福”号,照片摄于1937年隶属于中国分舰队时

沃克时常身着毛衣,并脱帽,轻装上阵。这就是他指挥战斗中德经典留影。后人便是根据这一姿势制作了他的铜像

在击沉2艘德国潜艇后成为自己对手牺牲品德英国驱逐舰“斯坦利”号是一艘原美国克母莱森级驱逐舰

在HG.76C船队中损失的“大胆”号是英国自行改装的第一艘护航航空母舰,虽然设备简陋,但其搭载的欧洲燕战斗机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

从德国潜艇U-574上拍摄的“鹳鸟”号撞击该艇前的一刹那

沃克发出命令准备向U-574撞击

曾在1943年7月30日用深水炸弹击沉U-504的“野鹅”号(U.45)轻型护卫舰,注意前桅顶端的HF/DF天线以及舰尾支架上的271型雷达等先进反潜设备

在第二支舰队早期活动中相当活跃的“啄木鸟”号,黑天鹅级舰尾宽敞的深水炸弹操作区域以及烟囱后的1座四联2磅乒乓球炮相当明显

完工后不久的第支二舰队旗舰“燕八哥”号,蔷薇顶端依然装有291雷达,后改为HF/DF天线,舰桥射击指挥仪上的285型雷达亦清晰可辨

  沃克在二战中接手的第一个任务便是率领第36护航组为HG.76船队护航。HG系列船队是从1939年9月始发的从直布罗陀始往英国的船队,1942年9月以后被MKS和MKF系列船队代替。法国陷落后,HG船队的航行变得尤其危险,因为其航线中的一段接近法国西岸,那里正是进入大西洋作战的德国潜艇的大本营,而德军的岸基巡逻机也可毫不费力地寻找到英国船队,并发动攻击。更使人心寒的是,直布罗陀遍布德国间谍,几乎每一支护航船队的启航都在他们的盯梢之中。1941年12月4日启航的由32艘商船组成的HG.76船队一样不例外,而且消息很快传到邓尼茨那里,他立即命令由5艘潜艇组成的“海盗”(Seerauber)艇群严阵以待,准备歼灭HG.76。

  不过HG.76也拥有两样“秘密武器”。第一,英国人为船队配备了自行改装的护航航空母舰“大胆”号(HMS Audacity D.10),该舰原本是德国商船“汉诺威”号(MV Hannover),1940年3月8日在西印度群岛被英国轻巡洋舰“达尼丁”号(HMS Dunedin D.93)和加拿大驱逐舰“阿西尼博因”号(HMCS Assiniboine D.18)俘获。参加这次行动前,“大胆”号已在反击从法国沿岸起飞的Fw 200秃鹰巡逻机上表现出一定的作用,但该舰载机仅6架欧洲燕Mk.1(美制F4F野猫)战斗机,而且这回只剩下4架可以使用。原计划搭载剑鱼式鱼雷机,但由于舰上设备过于简陋而无法实施。不过岸基的剑鱼能够给与船队启航的一段路程一些空中掩护,而且随船队同行的还有一艘CAM船(弹射飞机商船)“达尔文”号(SS Darwin)也能起到一定对空作战效能,而从直布罗陀派出的由驱逐舰“斯坦利”号(HMS Stanley I.73, ex-USS McCalla DD-253)、“布兰克尼”号(HMS Blankney L.30)和“埃克斯穆尔”号(HMS Exmoor II L.08)组成的支援部队同样具有较强的防空能力。HG.76的另一样“秘密武器”便是沃克,他将第36护航组和直布罗陀增援舰艇混编,分成两道警戒圈:内圈负责保护商船,外圈则全力负责摧毁德国潜艇,这是护航作战史上第一次打破防御性护航的尝试。

  12月15日午夜,“海盗”艇群中的一艘由鲍曼海军中校(KrvKpt. Arend Baumann)指挥的U-131发现了HG.76船队,在向其余艇发出信号之后,它潜入水中,准备尾随船队。但由于水中听音器发生故障,当该艇上浮至潜望镜深度时竟发现自己在船队中央,于是迅速再次下潜。不过该艇的把戏早就被眼尖的沃克发现,他率“鹳鸟”号和“杜鹃花”号发动攻击,未果。16日下午,驱逐舰“斯坦利”号报告远处发现德军Fw 200秃鹰巡逻机,沃克随即下令“大胆”号派出飞机在船队周围20海里范围内巡逻,以搜寻盯梢的德国潜艇并消灭企图接近船队的德巡逻机。

  ● 首次挫败狼群

  果然,在17日9时18分,一架欧洲燕报告在船队左舷22海里发现德潜艇,这便是U-131。沃克尝试进攻性护航作战的时机终于到了,神情振奋的他立即率领外圈护卫的“鹳鸟”号、“钓钟柳”号、“斯坦利”号、“布兰克尼”号和“埃克斯穆尔”号驶离商船队前往攻击。“斯坦利”号和“钓钟柳”号首先用深水炸弹重创了U-131,该艇随即下潜至200米深度。但胸有成竹的沃克知道德艇定会因氯气泄漏而再次上浮,遂组织展开搜索。2小时后,U-131刚一上浮就被“斯坦利”号逮住,其余4艘舰艇立即靠拢展开炮击。与此同时一架欧洲燕战斗机也俯冲下来朝U-131扫射,但不幸被击落,飞行员弗莱彻中尉丧生,这是二战中头一次潜艇击落飞机。但沃克的编队在20分钟内持续在近距离朝U-131射击,该艇随即被凿沉,55名艇员被英舰俘虏。沃克的主动出击的护航战术获得了成功,然后他率舰返回,并于17时30分回到了船队。

  当日夜,“海盗”艇群中的另一艘U-434发现并尾随HG.76船队。18日天刚亮,当该艇艇长海达少校(Kptlt. Wolfgang Heyda)还在为他所发现的这支船队异乎寻常的护航方式感到惊讶时,U-434便早被在外圈护航的驱逐舰“斯坦利”号发现并进行了攻击,沃克派另3艘舰艇前往援助,但还没等它们全都赶到,U-434已经被迫凿沉,其艇员再次全数被俘。沃克高兴地向海军部通报他们在没有损失一艘商船的情况下已击沉了2艘德国潜艇。当日下午,两艘狩猎级护航驱逐舰“布兰克尼”号和“埃克斯穆尔”号因燃料告急而不得不载着俘获的德军俘虏返回直布罗陀。

  然而,更大的危险还在等着沃克。19时凌晨4时,在没有任何先兆的情况下,由根格尔巴赫上尉(Oblt. Dietrich Gengelbach)指挥的U-574突然出现,击沉驱逐舰“斯坦利”号,这艘刚取得击沉2艘德国潜艇战绩的原美国克莱姆森级驱逐舰就这样成了它猎物的牺牲品。在这一紧急情况下,沃克沉着地使出了他设计的“毛茛战术”,即让外圈护航舰艇散开,向任一敌艇可能逃窜的方位发射照明弹。U-574被迫潜入水中,沃克的“鹳鸟”号很快追踪到了它,并进行了一次10枚深水炸弹的齐射。被重创的U-574不得不再次浮上水面,“鹳鸟”号随即冲了上去,并用火炮朝德艇的甲板扫射。在极短的距离内,双方水兵用最大的嗓门互骂,但很快“鹳鸟”号调整了姿势,朝U-574指挥塔后部猛地撞了上去,当“鹳鸟”号通过被撞翻的德艇上方,沃克又下令立即发射一组浅定深的深水炸弹。U-574就这样被炸得粉身碎骨,仅有5名艇员幸存。

  就在“鹳鸟”号营救幸存者时,“海盗”艇群中的另一艘U-108突然溜进船队,击沉了2869吨的商船“拉金奇”号(SS Ruckinge),但第一例商船的损失与已击沉3艘U艇的战果相比是微不足道的。19日昼间,HG.76船队队形严密,欧洲燕战斗机击落了两架来袭的Fw 200秃鹰,然而更多的德国潜艇——U-107、U-67、U-71、U-751和U-567正在朝船队靠近,沃克深知最大的危险将来临,遂命令船队走Z字航线以规避敌艇。21日夜,沃克率2艘护航舰艇在船队左翼即原航线上展开佯动作战,企图吸引德国潜艇出现。然而当护航舰艇发出照明弹,商船们误以为真的遭到攻击,于是也发出了照明弹,U-567趁着照亮的夜空击沉了3324吨的挪威油轮“阿纳沃尔”号(SS Annavore)。沃克准备再次使用“毛茛战术”逼死攻击者,但这次适得其反,照明弹将护航航母“大胆”号照得通亮,由比加尔克中校(KrvKpt. Gerhard Bigalk)指挥的U-751趁机朝该舰两次齐射,将其击沉。愤怒的英军所有护航舰艇展开了大规模的深水炸弹攻击,由当时的王牌之一恩德拉斯少校(Kptlt. Engelbert Endrass,他曾是普里恩指挥U-47奇袭斯卡帕湾时该艇的大副)指挥的U-567被“德普特福”号和“圣彼德草”号的深水炸弹击沉,无人生还。

  21日夜的混战使双方都精疲力竭,英国方面损失了护航航母“大胆”号,失去了空中掩护。但幸运的是,22日,两艘由西部海口司令部派出的增援驱逐舰“征服者”号(HMS Vanquisher I.54)和“女巫”号(HMS Witch I.89)加入HG.76船队,沃克心中绷紧的弦终于可以松了下来。23日晨,已驶近英国本土的HG.76获得了皇家空军岸防司令部的解放者式轰炸机的支援,德军潜艇终于停止了行动。

  ● 进攻性护航的确立

  HG.76船队虽然损失了2艘商船和2艘护航舰艇,但在航行过程中连续击沉4艘德国潜艇这样高的战果从二战爆发至此还是头一次,沃克的“冲出去,追击德国潜艇,直到将其摧毁为止”的护航作战理论获得了极大的成功,他因此而获得了一枚优异服务勋章(DSO)。在此后的半年时间内,沃克继续指挥第36护航组至少摧毁了4艘德国潜艇,其中1942年4月14日在执行OG.82护航船队任务时,沃克的座舰“鹳鸟”号与驱潜快艇“巢菜”号合作击沉U-252的战斗不愧为经典,两艘护航舰艇间保持了惊人的默契,只互通了8次信号,仅25个单词,可谓干净利落,而且这场战斗也是英国利用新型271型雷达的首次成功战例。此后,271型雷达和高频测向仪(HF/DF)成为大西洋反潜作战的标准装备。

  1942年6月,沃克终于晋升上校。当时他正在考虑组建英国第一支专门用于摧毁U艇而不必受制于护航船队的进攻性护航编队,在西部海口司令部司令诺布尔上将的支持下,沃克将第20护航组改编成了一支类似概念的舰艇编队。但遗憾的是,该编队在10月第一次支援了ONS.132护航船队之后,便于次月宣布解散,因为其舰艇受命前往支援北非登陆作战。沃克也同时被调到岸上任职,但他一刻都没有停止催促上级让他继续作战,让他的进攻性护航理论得到实现。终于在1943年3月,接任诺布尔的马克斯·霍顿上将(Adm. Sir Max Horton)宣布成立5支按照沃克的作战思想编成的“支援舰队”(详见本刊第480期《最后的防御性护航》一文),沃克本人指挥其中的第2支援舰队。

  第2支援舰队最初由6艘刚建成的改进型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燕八哥”号(HMS Starling U.66)、“小天鹅”号(HMS Cygnet U.38)、“鹪鹩”号(HMS Wren U.28)、“鸢”号(HMS Kite U.87)、“野鹅”号(HMS Wild Goose U.45)和“啄木鸟”号(HMS Woodpecker U.08)组成,沃克同时担任旗舰“燕八哥”号舰长。虽然原来在“鹳鸟”号服役时的那些已形成默契的舰员早已被分散,但沃克还是尽量组织起来一些老舰员来继续操纵“燕八哥”号。很快,沃克便向霍顿上将提出了一项具有挑战性的任务——前往德国潜艇的老巢比斯开湾展开猎杀战。

  为了进行这新一轮的攻势,沃克带领着这6艘崭新的轻型护卫舰进行了一系列的演练,其中尤其训练了沃克独创的“粘贴”攻击法(Operation Plaster)。这种方法通常由3艘舰实施,一艘作为引导舰,其余两艘在其两舷正横约150码处。引导舰用降低的航速(9至12节)进行正常的攻击,当与目标距离减小时,不降低声纳发射的时间间隔。采用这种方法,德潜艇一般不会察觉护航舰艇在接近。然后3艘舰以5秒钟的间隔同时发射150米定深的深水炸弹,以取得最佳的攻击效果。除此之外,沃克还发明了一种“匍匐”攻击法(Creeping Attack),即攻击舰不开声纳以保持隐蔽,而由一艘在固定距离上同U艇保持声纳接触的引导舰通过信号指导攻击舰的作战行动。很快,第2支援舰队成为了一个紧密合作的团体,它们拥有最先进的装备和作战思想。1943年5月21日,沃克率第2支援舰队驶离冰岛基地,向比斯开湾进发。

  ● 战果累累

  6月1日上午,沃克在前往比斯开湾途中逮到了他的第一个“猎物”,这便是由诡计多端的波泽尔少校(Kptlt. Gunter Poser)指挥的U-202,当时该艇刚将4名间谍秘密送至美国长岛(他们很快被美国人逮捕并处决)后返航。沃克和波泽尔几乎同时侦测到了对方,波泽尔立即命令下潜至150米深度。“燕八哥”号在U-202下潜的位置投下了一连串深水炸弹,但在一阵喷泉般的爆炸水花之后,并未有敌艇被击中的迹象。沃克随即下令采用“粘贴”攻击法,“燕八哥”号、“野鹅”号和“鸢”号3艘舰排成一字横队,如同陆上的炮兵齐射般地投掷深水炸弹,3分钟内共消耗深水炸弹86枚。波泽尔被英国人猛烈的攻击所震慑,疯狂地将U-202下潜至250米的极限深度。水面上,沉着的沃克清楚德艇已无路可逃,当艇内电池和空气耗尽,定会上浮,遂下令等到它浮起为止。果然,在水下挣扎了近10个小时的波泽尔终于坚持不住了,于2日0时02分下令上浮。严阵以待的第2支援舰队立即发射照明弹,5艘黑天鹅级一齐朝U-202开火,沃克指挥“燕八哥”号冲上前去,向已在下沉的U-202又发射了一组浅定深的深水炸弹。波泽尔下令弃艇,自己则开枪自杀。

  6月中旬,第2支援舰队开始了比斯开湾的行动,当月24日连续击沉两艘德国潜艇U-119和U-449,均无人生还。7月30日,在飞机的引导下,沃克再次与3艘在水面航行的德国潜艇相遇,他当即发出著名命令:“升起追猎旗!”,该命令在此前的英国历史上仅用过两次——一次是德雷克勋爵在追击西班牙无敌舰队时,另一次则是在特拉法尔加海战中由纳尔逊发出的。3艘德国潜艇被突如其来的炮击打了个措手不及,其中两艘U-462和U-504还来不及下潜便被击沉。沃克带着5艘U艇的战果凯旋,但当8月中旬驶抵利物浦基地时,他却得知了在地中海的一艘英潜艇上服役的他的长子蒂莫西失踪的噩耗。从那时起,与德国潜艇的较量不再仅仅是他追求一生的事业,而更成为了他复仇的手段。

  这种急迫的复仇心情使沃克创造了他在二战中最伟大的战果,这便是在1944年初的一次为期二周的出击中连续击沉6艘德国潜艇:U-592、U-762、U-734、U-238、U-424和U-264。当时第2支援舰队正奉命在爱尔兰以西洋面协助过路的护航船队,从1月31日击沉U-592开始,沃克便一发不可收,其中U-762、U-734和U-238竟是在2月9日一天之内消灭的,而最惊险的一次战斗莫过于1月19日击沉U-264。这艘潜艇的艇长是老谋深算的卢克斯少校(Kptlt. Hartwig Looks),他在沃克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向“燕八哥”号发射了鱼雷。当“燕八哥”号的了望哨发现鱼雷直奔舰尾而来时,沃克得知已为时过晚,“燕八哥”号似乎是逃不了了。情急之中,沃克下令投下了一组浅定深的深水炸弹,两声几乎同时发出的巨大轰鸣响彻海面,第一声是深水炸弹爆炸,第二声则是U-264发射的鱼雷——它被深水炸弹的爆炸引爆了,当时离“燕八哥”号的后甲板仅5码之遥。沃克立即下令施行“粘贴”攻击法,5分钟之内,U-264就被“燕八哥”号和“啄木鸟”号的深水炸弹所摧毁。沃克和他的舰员们再次带着胜利的喜悦凯旋利物浦,但他们的身驱却是无比疲惫。预定的休假被取消,第2支援舰队在利物浦仅仅休整3天便再度启航驶往比斯开湾。

  ● 鞠躬尽瘁

  1944年3月底,沃克奉命指挥第2支援舰队执行了一次奇异的任务——为援苏船队JW.58护航,这支船队之所以奇异是因为它最重要的“货物”是一艘美国奥马哈级轻巡洋舰“密尔沃基”号(USS Milwaukee CL-5),它将被转交给苏联北方舰队。虽然船队中是清一色的美国船,沃克和他的第2支援舰队出色地完成了保护其盟友的任务,途中又击沉了两艘德国潜艇U-653和U-961。在从苏联返航途中,沃克的第2支援舰队负责搭载“密尔沃基”号的美国舰员回国。5月3日,沃克接到紧急信号,一艘美国护航驱逐舰“唐纳尔”号(USS Donnell DE-56)在200海里外被德国潜艇U-473击毁。考虑到这次与美国舰员的愉快合作,沃克向他的“乘客”保证为他们的同胞报仇。虽然敌艇的位置无法探知,但沃克靠他敏锐的直觉估计出了U-473可能逃窜的方位。果然在两天后,U-473遭遇了早就在等候着它的沃克。这又是一个沃克的经典战例——用“粘贴”攻击法使敌艇下潜,然后直逼到它因空气耗尽而不得不上浮,最后用火炮将其击沉,这场战斗共持续了23个小时!

  沃克在海上已连续驰骋了大半年,因此当他回到利物浦时,他的妻子艾琳见到他那憔悴的脸庞时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艾琳知道他的丈夫是在慢性自杀,但沃克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因此当盟军开始准备诺曼底登陆战役,而艾森豪威尔要求于D日开始后的两周内在英吉利海峡扫清德国潜艇的威胁时,沃克毫不犹豫地接下了这个任务,并自信地称不仅能按时完成任务,更要把这次行动当作摧毁德军潜艇兵力的难得机会。沃克继续坐镇“燕八哥”号,但这次他却要统领多达40艘的护航舰艇进行这一大规模的行动。从D日到D+2日,共有近百艘德国潜艇企图接近盟军登陆场骚扰,在沃克的指挥下,共进行了36次反击,击毁德国潜艇8艘,另由盟军的飞机击沉6艘。在其后一周内,德国潜艇又发起了几轮进攻,但均被击退。盟军护航舰艇官兵不分昼夜地处于高度紧张状态,只有返回英国补给弹药才能休息片刻。而沃克根本没有休息过一分钟,他还要出席会议、制定作战计划、调整战术。终于将艾森豪威尔要求的两周任务胜利完成,没有一艘德国潜艇能穿过沃克的警戒线。到了第三周虽然有3艘U艇攻进了登陆场,造成了一定的恐慌,但它们很快就被摧毁。U艇终于放弃了,作为大西洋上的一支力量它们再也没有回天之力,诺曼底登陆战役胜利了,大西洋之战胜利了,沃克追求一生的事业目标也达到了!英国的媒体热情地报道着这位反潜英雄,将他与蒙哥马利、蒙巴顿,甚至与德雷克、纳尔逊相提并论。然而,沃克也付出了无法弥补的代价,他消瘦得近乎皮包骨头,双眼深深陷入灰暗的脸庞,从前那洪亮而果断的嗓音被一种踌躇而颤抖的声音代替,有时竟无法用合适的词来发出命令,他的舰员们为他感到无比担心。

  一名海军部官员通知艾琳他的丈夫将由乔治六世亲自授封骑士称号,艾琳知道沃克终于可以休息了。沃克从战场回家后的第二天下午,艾琳和他一起去看电影《居里夫人》,在影院里,沃克抱怨自己头晕,并且脑袋里嗡嗡作响。回到家后,沃克便卧床不起,他随即被送进医院,医生告诉艾琳她丈夫需要的是安静和休息。然而在次日,沃克的病情加重,这一不幸的消息随之传遍了军内外。1944年7月9日午夜,艾琳被召唤到了她丈夫的病床前,太晚了——沃克上校已经离开了人世。官方宣布的死因是脑血栓,但实际上沃克的死是由于过度疲劳、过度紧张而导致的战争综合症造成的,他将他的每一分钟都献给了他的国家以及他热爱的反潜事业。沃克的葬礼在利物浦的码头角(Pier Head)举行,随后他的遗体被驱逐舰“赫斯佩鲁斯”号(HMS Hesperus H.57)运载进行海葬。

  ● 精神永存

  沃克上校去世后,第2支援舰队的指挥官一职由原“野鹅”号轻型护卫舰舰长惠米斯中校(Cmdr. D. E. G. Wemyss)接任,并且又有一系列新型护航舰艇——湖级护卫舰“法达湖”号(HMS Loch Fada K.390)、“基林湖”号(HMS Loch Killin K.391)、“拉思文湖”号(HMS Loch Ruthven K.645)和殖民地级护卫舰“多米尼加”号(HMS Dominica K.507, ex-USS Harman PF-79)、“拉布安”号(HMS Labuan K.584, ex-USS Harvey PF-80)——加入该舰队服役。惠米斯中校继承了沃克的精神和战法,使第2支援舰队从1944年7月开始到二战结束前又击沉了7艘德国潜艇,其中“基林湖”号于1944年8月6日击沉U-736的战斗是盟军首次成功使用新型三联装乌贼弹发射器的战例。

  1945年5月,与整个第二次世界大战欧洲战场同始同终的大西洋之战终于结束了,毫无疑问,正是像沃克这样的护航指挥官和岸上指挥部官兵们的通力合作,加之技术和战术上的不断改良,才使盟军最终取得了大西洋之战的胜利。而作为击沉U艇数量最多的盟军护航指挥官的沃克上校虽未能目睹战争的结束,但他在反潜战略战术上的研究成果以及奋战经历不仅是盟军取得大西洋之战胜利的重要因素,更是为猎潜作战这一从一战后才开始兴起的新型海战形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他的执著以及忘我的工作和奉献精神无疑是英国皇家海军传统的继承和发扬。

  为了纪念沃克上校,英国官方于1996年沃克诞辰100周年之际决定在当年其葬礼举行地——利物浦市默西河畔的码头角树立一尊沃克上校的纪念铜像。该铜像由雕塑家汤姆·莫菲(Tom Murphy)制作,1998年10月16日由爱丁堡公爵主持揭幕。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码头角对岸的博肯黑德船坞,正展示着一艘德国潜艇U-534,该艇于1945年5月5日即大西洋之战结束前的最后几天里被英国的解放者轰炸机在丹麦海岸击沉,1993年被英国方面打捞出水,并运到默西河畔的博肯黑德船坞永久性展出。于是,当年的“U艇杀手”沃克上校便将永远眺望着对岸的U-534,仿佛在说:“我正在等着你呢!”

  补丁

  黑天鹅级轻型护卫舰

  Sloop在英国传统的舰船分类中指一种装有单层甲板炮的小型帆船,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演化为一种近岸反潜、扫雷舰艇,其中以大量建造的花级最为著称,本文将此舰种译为“轻型护卫舰”,亦有译为“小护卫舰”、“海岸炮舰”者。20年代至二战初期,英国建造了大量轻型护卫舰,二战中广泛用于大西洋的护航任务,这些舰包括城级(Town Class)22艘、麻鸭级(Bittern Class)3艘和白鹭级(Egret Class)3艘。

  作为英国设计的最后一种sloop,黑天鹅级(Black Swan Class)无疑是一型成功的护航舰艇。包括4艘1939年至1940年建成的标准型、27艘从1942年底开始服役的改进型黑天鹅级(Modified Black Swan Class)以及为印度海军建造的2艘改进型黑天鹅级。标准排水量1320吨(改进型1512吨),满载排水量1974吨(改进型1980吨);舰长91.29米,舰宽11.43米(改进型11.73米),吃水3.33-3.50米;2台标准型三胀式锅炉,双轴帕森斯蒸汽轮机,航速19.25节;武备为3座双联102毫米防空炮、1-2座四联2磅乒乓炮、1座刺猬弹发射器、深水炸弹储备110枚;乘员180名(改进型192名)。装备相当完备的反潜设备,包括ASDIC、271型和291型雷达,以及HF/DF。

  黑天鹅级是大西洋护航作战中后期的中流砥柱之一,总共参与击沉德国潜艇近40艘。其中尤以著名猎潜指挥官沃克上校指挥的第2支援大队的6艘改进型黑天鹅级战绩最为出色,共协同击沉德国潜艇16艘!黑天鹅级在二战中共损失6艘,其中5艘是被德国潜艇击毁。战后大部分幸存的黑天鹅级作为护卫舰继续在皇家海军服役,其中最为人熟知的是“紫石英”号,它在1949年干涉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南京的战斗中被我军岸上炮火重创,英方称“扬子江事件”。在英国服役的黑天鹅级均在50-60年代退役解体,其中有4艘转交西德海军,1艘转交埃及;而印度的2艘黑天鹅级则一直使用到80年代。

  沃克在1944年初取得了2星期内击沉6艘U艇的战果后于2月底在比斯开湾执行了一次特殊的任务。几名科学家搭乘“燕八哥”号,希望实地考察德军的秘密武器——制导炸弹。从法国基地起飞的德军轰炸机于1943年下半年便开始在比斯开湾大规模使用Hs 293制导炸弹,该年8月英国轻型护卫舰“白鹭”号(HMS Egret U.75)被Hs 293击沉,成为世界上第一艘被空射制导武器击沉的舰艇。其后,这种现代空舰导弹的鼻祖使英军在比斯开湾活动的舰艇受到了不少损失,因此英国科学家极力寻找一种能够干扰飞机和Hs 293间制导信号的方法。这次,沃克便将要担任诱饵,让科学家能在第一现场研究对策。果然在第2支援舰队抵达比斯开湾的第三天,德军飞机出现了,它们发射的两枚Hs 293朝“野鹅”号直奔而来。然而就在千钧一发之际,它们突然偏离目标,落入海中。这惊险的一幕使科学家感到十分奇怪,遂让沃克调查Hs 293来袭时英舰员是否在使用什么电子器件。调查的结果是“燕八哥”号上的两名舰员当时正在使用电动剃须刀。科学家估计电动剃须刀发出的声音能起到干扰作用,于是让沃克更靠近法国海岸来吸引德军飞机。德国轰炸机倾巢出动,沃克下令打开所有电动剃须刀,并通过麦克风将其声音放大。科学家们成功了,德军发射的Hs 293全部失灵,落入海中——德军又失去了一项秘密武器。该趣闻成为了沃克生涯中的一个小插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