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美印关系评析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江亦丽 时间:2005-06-02

     骤然升温的美印关系

    1998年,印度的核试验曾招致国际社会的一片谴责之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对印度实施惩罚性制裁,美印关系陷入低谷。物换星移,两年后,美国同印度的关系却出人意料地升温。20003月,美国总统克林顿访问印度。9月,印度总理瓦杰帕依回访美国。双方发表了《联合声明》,强调进一步加强两国在政治、经济、安全、军事和科技方面的合作。瓦杰帕依称此访标志着双边关系的重大进展,印度和美国在21世纪能成为天然盟友[i]。的确,在不到6个月的时间内,两国首脑两度峰会,这在外交史上并不多见,表明美印交往的进一步扩大和深化。当前美印关系的进展主要表现在以下方面:

    第一,政治上,两国确定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ii],奠定了美印关系的基础,为长期以来一直不顺的美印关系进行新的定位。两国政治交往密切,高层互访增多,高层磋商机制化,部长级官员和联合工件组定期举行会晤。

    第二,经济上,美印经贸往来扩大。美国目前是印度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者。两国经济部门建立了部长级对话机制和高层协调小组,推动双边贸易和深层次的经贸合作发展。

    第三,在军事和安全领域,美印签署了《防务合作协定》,定期举行联合军事演习,并加强了安全和防扩散问题的磋商。美国对印度的核计划态度明显软化,默认了印度的核国家地位,只要求其保持战略克制,不进行核扩散,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CTBT)。美国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立场更倾向于印度,指责巴基斯坦政府支持克什米尔地区的伊斯兰武装分子,挑起了卡吉尔冲突[iii],对巴基斯坦施压力度加大。

    第四,加强反对恐怖主义合作。美印成立了“反恐怖主义联合工作组”,定期举行磋商。美拟在德里设立法律办事处,加强双方反恐怖和执法合作。

    第五,在科技和环保方面,美印建立了“科技论坛”和能源、环保联合磋商小组,深化在科技、环保方面的合作。

      美印关系:历史的回顾

    1.冷战时期的美印关系

    冷战时期,美国的战略重点在欧洲和中东,对南亚并不重视。美国对南亚的政策不是从南亚本身的重要性去考虑,往往受大国关系及南亚地区外部因素的影响和制约。50年代,美国在南亚的主要目标是遏制苏联势力的扩张,在东南亚和中东建立了两个军事同盟组织:东南亚条约组织和巴格达条约组织。巴基斯坦为抗衡印度加入了这两个军事联盟,印度则奉行“不结盟”政策,与苏联建立了特殊关系,从而在南亚形成了美苏争霸、印巴对立的“四方两极”的外交格局。因此,冷战时期的美印关系,起伏不定,疏远冷淡。

    肯尼迪任总统期间,曾主张对印度进行经济援助,以扩大美国的影响。1962年中印边界战争时,美国站在印度一边,向印度提供6000万美元的军事援助,美印关系有所改善。1964年,美印达成美在5年内每年向印度提供11亿美元军事援助的协议。但1965年印巴战争爆发,美国对两国制裁,中断了对其军援。

    约翰逊总统执政时期,美印关系更趋冷淡。卡特总统1978年访问印度(当时印度是人民党执政),但其南亚政策的重点是防止核扩散,美印关系起色不大。80年代,美国对南亚政策有了较大变化。由于苏联入侵阿富汗,巴基斯坦的战略地位上升。里根政府决定加强巴基斯坦的国防力量,把巴作为遏制苏联势力南下印度洋的桥头堡和“前线国家”,向巴提供大量的军事和经济援助。从19811987年,里根政府在6年内为巴提供了32亿美元的军事和经济援助[iv]

    里根政府的南亚政策有三个目标:其一,遏制苏联势力在南亚的扩张;其二,减轻印度在战略上对苏联的依赖;其三,防止核扩散。

    为了使印度脱离对苏联的依赖,里根政府曾想改善美印关系。印度领导人为了获取西方的先进技术,也想与美发展关系。在此期间,美国向印度出售了超级计算机(用作天气预报)及轻型战斗机的发动机。虽然美印双方都愿改善关系,但由于美对巴基斯坦的援助及印度认为美支持印度锡克人的卡利斯坦分离主义运动和恐怖分子,美印关系实质上并未得到改善。

    2.冷战后的美印关系

    90年代,随着苏联的解体和冷战结束,国际形势和国际关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客观上为美印关系的改善创造了机会和条件。美国急于填补苏联解体在南亚留下的真空,相应地调整南亚政策及美与南亚国家的关系。苏联解体后,独联体国家纷纷寻求美国的援助以支撑新生的经济,无暇它顾。印度感到非常失落,开始调整对外战略。为了扩大影响,提高自身的国际地位,印度也希望与美国发展关系。但克林顿政府急于把印度和巴基斯坦纳入其全球防扩散体系,严重地影响了美印关系改善和发展。美的主要考虑是:

    其一,美国对外战略的重点是防扩散。防止印度和巴基斯坦发展核武器和核竞赛,是美国南亚政策的首要目标。

    其二,美国担心印度和巴基斯坦向伊朗、其他海湾国家和东南亚国家扩散核武器及导弹技术。

    其三,美国担心印度在核武器及导弹技术领域的飞速发展会使印度更独立不羁。

    其四,由于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间爆发过三次战争,长期对峙,美国认为南亚是最有可能部署核武器、爆发核冲突的地区。

    美国要求印度和巴基斯坦停止发展核计划,不部署和试验导弹。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塔尔博特在访问印巴时,先后提出解决南亚核问题的“五国磋商”和“九国磋商”建议,压印巴放弃核计划,被印明确拒绝。1993年印度从俄罗斯购买低温制冷火箭技术,导致美对印制裁,美印关系低落。克林顿政府意识到其政策对美印关系的伤害,开始调整政策,199434月,美国务院副国务卿塔尔博特和南亚事务助卿拉斐尔女士分别访问印度。美的南亚政策开始从压印巴放弃核选择,转为敦促印巴保持核克制,签署CTBT,加入日内瓦裁军谈判和《禁止生产核裂变材料公约》谈判。美还一改过去把防扩散与发展双边关系挂钩的做法,改为平行发展经贸关系和推进防扩散目标。1994年,印度总理拉奥访问美国,美对他优礼有加。

    1995年,美国国务院南亚事务助理国务卿拉斐尔女士在美国国会参院外委会作证时说:“扩大与南亚国家的关系,加强与他们的接触,目前已经成为现实。经济机遇和冷战的结束提升了这一地区的地位。”[v]

    美国能源部长奥利里、商务部长布朗、国防部长佩里和财长鲁宾在1995年相继访问印度。商务部长布朗访问印度时,大批企业家随行,美印签订了逾70亿美元的合同,广泛涉及石油、

化工、基础设施、电力、通讯、环保、医疗卫生、保险及金融服务业。双方还签订了建立“美印商业联盟”的协定。美商业部把印作为世界十大新兴市场之一。以市场为导向的经济政策扩大了美国和印度的经贸往来。美国国防部长佩里访问印度时,双方正式签署了《防务合作协定》,确定两国军方定期举行安全磋商,举行联合军事演习,扩大在国防研究领域方面的合作。佩里访问印度时说:“美国愿意与印度及其他南亚国家发展更牢固的安全关系……美印在维护印度洋的稳定和和平方面有共同利益,在维护海湾地区稳定方面也有共同利益。”[vi]1997年,时值印度和巴基斯坦庆祝独立50周年之际,克林顿总统指示美国务院,要全面拓宽和深化、加强与印度、巴基斯坦的关系。

    1995年至1998年,印美关系呈现出两极发展趋势。一方面是经贸关系的发展和扩大,另一方面,印美在防扩散问题上一直各唱各调。印度我行我素,在核问题上与美国虚与周旋,软磨硬顶,拒不就范,使美国头痛无奈。虽然由于经贸关系的扩大和经济利益的驱动,美印关系有所改善,但核问题一直是两国发展关系的障碍。

    19985月,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进行核试验,美对印巴实施制裁,美印关系陷入低谷。此后,美国的副国务卿塔尔博特与印度外长贾斯旺特·辛格就核问题进行了数轮磋商。美在核问题上对印妥协退让,在印度未做出任何承诺的情况下,美国于1999年宣布部分解除对印度的制裁。两国关系逐渐升温,直至今年实现高层互访。

      美印关系改善的原因

    印度逆全球核裁军的潮流而动,发展核计划,不仅是对全球防扩散体系的沉重打击,也是对一向把防扩散作为其南亚政策的首要目标的美国的示威和嘲弄。可是,为什么在印度核试验后短短的两年内,美印却捐弃前嫌,关系愈来愈热呢?个中缘由令人深思。

    ①各自战略利益的需要。美国近年来意识到印度作为南亚地区的大国地位及潜力,为推进其政策目标,适应其全球战略的需要,希望把印度作为美国在亚洲的一个新型伙伴,纳入美战略轨道之中。另一方面,印度为提高自己的国际地位和发展战略考虑,也希望与美国改善关系。有的印度学者明确提出,印度应该向美国示好,向其提供一个可供选择的地缘政治方案,即建立一个以印度为战略支点,包括以色列、日本、东盟等在内的“亚洲安全体系”[vii]

    ②经济利益驱动。美国看好印度的潜力和广阔的市场前景。印度自1991年实行对外开放、对内经济改革后,成效显著,近10年来一直以6%的速度发展。印度软件业的发展更是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近6年来,印度软件业的增长速度是50%。印度有2亿多中产阶级,市场潜力巨大,美国希望从印度增长的经济中分享好处。1995年,美国商务部长布朗访问印度时,双方签订了70亿美元的合同,克林顿总统2000年的印度之行,给美国的大公司带来了40亿美元的合同。

    印度则希望获得美国的先进技术,吸引美国公司的投资,发展自己,同时也瞄准美国的大市场。印度软件在美国销售市场的份额高达60%以上,美国许多银行和航空公司都购买印度制造的软件。

    ③核问题因素。19985月印度和巴基斯坦相继进行核试验后,美国与西方国家对印巴进行经济制裁。但美的制裁并未达到预期效果。印巴核试验一年后,俄罗斯和法国出于自身利益考虑,对印度同情,立场明显后退。美国对印巴的经济制裁使美印、美巴关系下降,激发印巴国内的反美情绪,且使美国的大公司蒙受经济损失。美国是最实用主义的,既然印度已经进行了核试验,木已成舟,核问题这一毒痈已经溃破,横在两国关系中间的沉重包袱已经卸下,美印反而能在新的情况下轻装上阵,缓和关系。美国采取实用主义的态度与印度打交道,实际上承认了印度的核国家地位,默认印度提出的“最低限度的核威慑”。美国副国务卿塔尔博特与印度外长贾斯旺特·辛格的数轮核问题会谈虽然几无收获[viii],但两国关系却越走越近。

    ④美印在遏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的蔓延、打击恐怖主义活动方面有共同利益。近年来,具有浓厚伊斯兰原教旨主义色彩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权和恐怖分子本·拉登的活动使美国非常头痛。巴基斯坦国内的伊斯兰极端势力的发展也使美忧心忡忡,担心巴基斯坦从一个温和的穆斯林国家变为极端的伊斯兰教国家。1999年的卡吉尔冲突中,美国指责巴基斯坦军方支持克什米尔地区的穆斯林武装分子,向谢里夫政府施压。谢里夫总理被迫妥协,激化了其与巴军方和国内极端势力的矛盾。不久,谢里夫政权被以巴陆军参谋长穆沙拉夫为首的军方势力推翻。巴军人政府执政后,美国对巴的戒心更重。2000年美国务院的《反恐怖主义报

告》中虽未把巴列入支持恐怖主义的国家名单,但明确宣布国际恐怖主义活动的中心已从传统的中东地区转到南亚和中亚,加大了对本·拉登、塔利班政权和巴军人政权的防范力度。美国希望与印度合作,遏制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的扩张。印度作为地处伊斯兰国家包围的印度教国家,出于自身安全利益考虑,更以打击伊斯兰原教旨主义势力、消灭克什米尔地区的恐怖分子为己任。共同的利益关切和目标使美国和印度在反恐怖问题上加强合作,遏制塔利班化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的蔓延。

    ⑤遏制中国的考虑。近年来中国的崛起使美国国内的“中国威胁论”甚嚣尘上。美国不愿看到中国的强大,对中国的防范和疑虑加重。美国军方针对中国的部署和研究增多,2000年,美国防部下面专门成立了“中国军事问题研究中心”,国防部发表的《2020年联合展望》报告暗示中国将成为美国最大的潜在威胁,至少是潜在的竞争对手。美国空军的“全球交战”演习把中国视为假想敌。出于战略考虑,美国欲将印度作为其在亚洲地区的一个战略支点,制衡中国。印度作为中国的近邻,对中国的强大深感不安,对1962年的中印边界战争耿耿于怀,一直把中国作为最大的潜在威胁。印度进行核试验后,瓦杰帕依总理在给克林顿总统的信中,强调中国对印度的威胁是印度进行核试验的主要原因,既为印度开脱,又向美国表明联美抑华的心迹。美国自然心领神会,在虚张声势对印度制裁后即网开一面,与印度一步

步接近。

    ⑥印度裔美国人的游说和影响。印度裔美国人在美国颇有能量,在促进两国的贸易、文化交流、游说美国政府和智库人士方面发挥了不可低估的作用。在美国,有一批学者公开为印度说话,批评美国的南亚政策忽视了印度的影响和作用,鼓吹印度是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是美国天然的伙伴,美国应该同印度发展战略伙伴关系。2000912日的《华盛顿邮报》刊登了美利坚大学政治学教授阿莫斯·珀尔马特的题为《朝着美印建立战略伙伴关系的方向发展》的文章,批评美国媒体和国会没有认识到美国在南亚的重要利益,多年来一直忽略了印度,低估了它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潜力,认为不承认印度对美国的战略重要性,

就会破坏亚洲的力量平衡。美国必须从美印战略伙伴关系的角度处理核不扩散、克什米尔、恐怖主义和其他战略问题。在经济全球化、推进自由和民主价值观方面,最大限度增加在亚洲友好国家的数量完全符合美国的国家利益。912日美国的《洛杉矶时报》发表了伍德罗·威尔逊中心的高级学者塞利格·哈里森的题为《武装起来的印度有利于亚洲稳定》的文章,认为美国应该接受印度拥有核武器这一事实,这是承认印度已经成为一个经济和军事大国的一部分,这种改变可以消除阻碍美印关系迅速改善和发展的一个主要障碍。

      前景展望

    2000年美印两国首脑的互访标志着两国关系摆脱了冷战的阴影,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在21世纪,随着经济的腾飞,印度的国际地位将不断提高,美国会愈来愈看重印度的作用,印度在争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克什米尔等问题上有求于美,也会借重于美国。双方将致力于建立“面向21世纪的建设性战略伙伴关系”,美印关系将会保持升温的趋势。然而,美印关系的发展不会一帆风顺,他们之间在许多领域上的分歧和矛盾将制约和影响双边关系。影响美印关系发展的主要有以下因素:

    ①政治上的分歧。美国作为世界上惟一的超级大国,其战略目标是维持一超地位,发挥美国的领导作用,推进美式民主和价值观,建立以美为核心的国际新秩序。印度则反对一超独霸世界,主张建立多极世界,并且雄心勃勃地要成为其中的一极。印度不满足于做一个地区大国,而是要成为世界大国,与其他大国平分秋色。印度首任总理尼赫鲁早在印度独立之前就宣称:“印度以他现在的地位,是不能在世界上扮演二等角色的,要么做一个有声有色的大国,要么销声匿迹。”[ix] 实现大国梦是印度独立以来历届领导人的追求,具有浓厚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色彩的印度人民党政府更是急不可待。印度欲借重美国提高自身的国际地位,如在争当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等问题上有求于美,但不会因此而降格以求。再则,印度人有强烈的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在外交上我行我素,独立性强,不会服服帖帖地听命于美国的指挥,

棒。美国颐指气使的霸气只会令印度反感,影响双边关系。

    ②印巴关系和克什米尔问题。冷战时期,克什米尔问题、美对巴基斯坦的军事援助成为影响美印关系的主要因素。冷战结束后,巴基斯坦的战略地位下降,美开始实行重印轻巴政策。近年来美国亲印疏巴的倾向更加明显,在克什米尔问题上的立场也倾向于印度[x]。然而,出于保持南亚地区的战略平衡考虑,美国不会轻易放弃巴基斯坦,而希望尽量在印巴之间保持平衡。因此,美国在印巴关系和克什米尔问题上不会一味迁就和偏袒印度,而会适当照顾巴基斯坦的利益。

    ③防扩散问题。美国对印度核计划的立场虽有所软化,基本上承认了印度的有核国家地位和印度提出的“最低核威慑”,只是要求印度不进行核扩散,不再进行核试,但仍积极推动南亚防扩散。印度出于其国家利益和安全利益考虑,不会放弃核计划,两国在核问题上的分歧将是长期的。

    ④人权问题。美国和印度,一个号称“世界上最发达的民主国家”,一个自诩为“世界上最大的民主国家”,但除了民主制度外,二者的文化和历史背景几乎无相同之处。双方在人权、价值观和知识产权等等方面存在着分歧。美国把推进“自由、民主、人权”作为其亚太政策的三大支柱,印度人则认为西方的人权概念不顾发展中国家的社会、经济状况和历史文化特点,把西方的人权概念强加给发展中国家,这是不能接受的。由于克什米尔问题及印度社会的种姓压迫和教派冲突等问题,印度在人权问题上与美国的分歧短期内难以消弭。

—————————————

注释:

1.参见瓦杰帕依总理发表在921日美国的《国际先驱论坛报》  (International Herald Tribune)上的文章。参见克林顿总统20003月访问印度时,美印发表的《联合宣言》。

2.参见The Economist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的《国家报告:印度、尼泊尔》(Country Report: IndiaNepal)2000年第1期,第9页。

3.参见Arun Kumar Baneri  The US and South Asia  Emerging South Asian 0rderEdited by Sankar Ghosh Somen MukherjeeMedia south AsiaCalcutta  Indiap133

4.参见鲁宾、拉斐尔(RobinLaphel)  US Policy Toward South Asia”,US    Department of State DispatchWashington DC.March 271995Vol16No13p250

5.参见William JPerry  America Wants Stronger Security Ties With lndia”,Spa2February1995p15

6.参见《印度时报》200096日发表的巴拉特、卡尔纳德的题为《印度作为地缘战略的支点是抗衡中国的砝码》的文章。

7.美国在防扩散领域向印度提出的要求是:停止进行核试验,不生产裂变材料,不部署具有携带核弹头能力的导弹,停止危险的核武器和导弹竞赛,控制敏感材料和出口,印巴尽快恢复对话。迄今为止,印度只承诺暂停进行核试验,在取得国内共识后签署CTBT

8.贾瓦哈拉尔·尼赫鲁:《印度的发现》,中译本,第57页,世界ChiP,出版社,    1958

9.美国最初对克什米尔争端的立场是站在巴方一边,承认整个克什米尔地区    是争议地区,主张按照联合国决议,在克区实行全民公决,并在60年代委任努米兹(CHESTERNUMITZ)为克区全民公决的行政协调长官。近年来,美国的态度有所变化:仍承认克区是争议地区,但不坚持全民公决是惟一解决争端的方法;支持印巴通过双边谈判解决(如《西姆拉协定》所言),同时考虑克区人民的意愿。美公开称,只有印巴双方都同意,美国才出面调停克什米尔争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