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印度对外情报机构的秘密战争

来源:环球 责编:大嘴 作者:唐璐 时间:2009-03-02

在新德里城东南部僻静的洛迪路,有一个被印度人称为“间谍大楼”的10层左右的紫红色砖混建筑物,“印度研究与分析翼”(R&AW)的总部就坐落在这里。
    如果不作解释,局外人很难猜到它是一家相当于美国中情局(CIA)的对外情报机构。但它又有所不同。其前任领导维克拉?苏德曾经解释说,“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其实不是一个“局”,而是作为印度政府内阁秘书处的一个“翼”,负责“研究”与“分析”。实际上就是收集原始情报,整合并给出结论,然后将建议呈递给总理办公室。
    2008年11月26日孟买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以后,“间谍大楼”曾进入一级戒备状态。在各种安全系统的严密监视下,“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专家正在加紧收集和甄别来自世界各地的涉及巴基斯坦恐怖组织的秘密信息。而随着印巴关系的剑拔弩张,特别是双方军事将领的口水仗不断升级,这里的情报人员都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压力。
    截获的情报未能有效传递
    虽然“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一贯做事低调,但2008年,它却隔三差五地成为印度媒体上花边新闻的主角:一会儿被爆出内部为争夺新领导的位子而激烈厮杀;一会儿是前官员出书涉嫌泄密而遭搜捕;一会儿披露R&AW高级间谍落入“甜蜜陷阱”而被召回;一会儿是女主管因遭男性高官骚扰欲从“间谍大楼”跳楼自杀……
    孟买恐怖袭击发生后,这家印度对外情报机构连同负责国内安全的印度情报局(IB)一道成为媒体和公众鞭笞的对象:“那么多纳税人的钱供养着情报人员,当我们的安全受到威胁时,你们在干什么?”
    这可让“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专家们感到有苦难言:谁说我们没有收集到关于孟买恐怖袭击的情报?的确,此前的三个月,“印度研究与分析翼”提供了不少信息:
    2008年9月18日,“印度研究与分析翼”截获了一个卫星电话。据称对话双方是“虔诚军”成员与一位不知名人士。“虔诚军”神秘人物说,“对孟买印度门附近饭店的攻击已经在计划之中,将会通过海路实施。”6天后,该机构又截获了另一次卫星电话,据说“虔诚军”提及了正在考虑攻击的印度饭店的名字,它们是泰姬玛哈饭店、TajLand's End酒店、海礁石酒店和孟买万豪酒店。《印度斯坦时报》记者在披露信息时说,这些饭店有一样是相同的,它们都能轻易从海上进入。这将足以使警察明了两点:第一,酒店将是攻击对象;第二,攻击者将要采用海路。
    2008年11月19日,“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又截获到一个莫名其妙的卫星电话。在对话中一个声音说,“我们将在晚上9点至l1点之间到达孟买”。经确认,这次通话的准确地点在孟买近海,即孟买西部40公里处的乔尔。事后,“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信息分析员指出,这至少有足够的证据说明,一些携带着先进卫星电话的人已经在试图进入孟买。7天后,“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在孟加拉国边境地带截获到一条要求把10个手机Sim卡激活的信息,但未能破译出这一信息的意义,也未能将之与恐怖分子可能从海上进入孟买的信息相关联。
    十几年前,印度记者拉伊纳根据多年来收集的材料撰写了一本介绍“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书。他指出,在这一机构中,有两个技术含量较高的部门,一个是航空研究中心,另一个是电子技术科。据悉,二者获取的电子情报占据了印度电子情报总量的30%左右。目前,前者的工作对象是军事目标,它运用侦察飞机等先进设备对周边国家实施空中侦察,并为特别行动提供后勤支援;后者则利用最尖端的电子侦察技术,在印度国内外包括驻外使领馆中监听邻国的军用无线电讯号,并破译可能影响印度国家安全的密码。
    电子技术科由军职和文职专家组成,在德里南部和印巴边境都设有监听站。这次孟买恐怖袭击前夕印度所截获的大部分卫星电话,都是由该科实施的。
    然而问题是,这些情报并没有全部有效地传递到印度各级军事安全部门,结果酿成了“原本可以避免的血腥恐怖事件”。
    《印度快报》在孟买袭击一个月后发表调查文章指出,2008年11月26日晚上9点21分,当两名恐怖分子阿吉马尔?卡萨布和伊斯梅尔?汗在孟买维多利亚火车站开枪纵火时,孟买警察局司令正在前往奥贝罗伊酒店参加婚礼的路上。而主管R&AW和IB的印度国家安全顾问纳拉亚南,当天晚上则在新德里出席国大党议员聚会,恐怖袭击事件发生足足2个小时之后,他才获悉此事离开会场。
    “擅长破坏巴基斯坦稳定”
    2008年1月,美国卡内基基金会主办的《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介绍世界各国对外情报机构的特稿。文章指出,“印度研究与分析翼”最为擅长的领域就是“破坏巴基斯坦的稳定”。在把东巴基斯坦(现在的孟加拉国)从巴基斯坦中分离出来的运动中,该机构曾发挥过重要作用,这也是该机构迄今在对外情报战中“最为荣耀的战绩”。
    正因为如此,巴基斯坦经常指责印度支持在巴境内的恐怖袭击活动。1968年印度总理英?甘地决定建立“印度研究与分析翼”时,其重要目标之一就是打击在印度境内活跃的武装组织,其中一些组织被印方认为是受到了巴基斯坦的支持。也正是从这时起,它便成为巴情报部门三军情报局(ISI)的首要防范对象。
《外交政策》杂志说,印巴这两家情报机构的最主要职能就是互相收集对方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情报,同时也担负着“颠覆对方”的重任。
    印巴针尖对麦芒,无形之中在“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中培养和造就了众多巴基斯坦问题专家。在其前后17位负责人中,仅有N?纳拉辛汉被看作中国问题专家,现任领导阿绍卡?查图维蒂则精通尼泊尔问题,其余十几位均为印度国内一流的巴基斯坦或者伊斯兰问题专家。
    尽管“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主要对手是巴基斯坦,但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该机构内部雇佣的穆斯林情报员非常少。孟买恐怖袭击之后,出现了一种呼声,要求该机构设立一个特别部门,增加招募穆斯林情报员。
    与美国人常常自己揭秘CIA不同,在印度人笔下很难看到有关“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情况。印度宝莱坞大片中有不少题材描述印巴之间的情报战,可是没有一个影片敢明确提及R&AWo即便是关于该机构新德里总部大楼的照片,在互联网上所能搜到的也只有一张,而且是经过不断剪裁、清晰度非常低的。对于“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很多信息材料都是出自巴基斯坦的出版物。而巴基斯坦人看待R&AW,就如同印度人总是指责巴三军情报局(ISI)一样。
    “印度研究与分析翼”除了在许多国家设立了情报站外,在孟买、班加罗尔、金奈、加尔各答、勒克瑙、巴特那、斋浦尔等印度重要城市也设有分部。此外,它还借用设在西姆拉的全印广播电台监听站的力量,监听中国、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和阿富汗的全部公开广播,并向政府部门提供监听记录。
    “印度研究与分析翼”还在巴基斯坦建立了最为强大的代理人网络。美国科学家联合会援引一份不具名巴基斯坦人发表的材料说,仅在1983-1993年间,就有35000名R&AW代理人潜入巴基斯坦,在印度特别勤务局(SSB)等部门的配合下从事颠覆行为。
    穆沙拉夫电话曾被R&AN监听
    据印度报纸报道,曾经有一段时间,“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窃听了巴基斯坦重要领导人在巴国内的所有电话。而其中最为轰动的就是,1999年5月印巴格尔吉尔冲突期间,穆沙拉夫给巴军方人士打的电话被截获。
    格尔吉尔冲突是自1971年以来印巴发生的最大规模军事冲突。当时,印度想让世界认为,是巴正规军有预谋地大规模侵入到克什米尔实际控制线印控一侧,印度对该巴军的炮轰行为属于自卫。而巴官方则强调,巴正规军从没有越过实际控制线,穆斯林在格尔吉尔地区进行的武装斗争完全是自发的,并要求印度立即停止对格尔吉尔地区的空中打击和炮击。
    1999年5月的最后一周,时任巴陆军参谋长的穆沙拉夫正在外访问。为及时了解国内局势,他每天都要在下榻的酒店内与当时的陆军中尉穆罕默德?阿奇兹通话。穆沙拉夫没有想到的是,这条卫星电话线路已经被“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监听。前R&AW雇员V?K?辛格在其撰写的《印度对外情报机构: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秘密》一书中披露,就在全世界都想了解巴基斯坦在格尔吉尔战争中的军事意图时,印度广播和电视及时播出了穆沙拉夫与阿奇兹的对话。
    虽然在格尔吉尔冲突中“印度研究与分析翼”未能及早发现巴武装人员的渗透行为,但它所截获的这段通话也算是为其找回了一点面子。
    R&AN陷于内斗?
    孟买恐怖袭击发生之后,印度媒体以及情报界人士都在反思,印度情报系统为什么会出现如此重大的疏漏。2008年12月出版的名为《展望》的印度时事周刊用清晰的图标标示出了“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传递情报的过程:
    11月18日,R&AW接收到来自电子情报科的有关恐怖分子的信息后,立刻传到新德里的总部,随后,这个信息被分别送往三个地方——印度国家安全委员会、国家安全顾问、联合情报委员会。联合情报委员会把信息传递给印度情报局(IB),后者再通过其在孟买的分部向下传递给马哈拉施特拉邦警察局、孟买警监、马哈拉施特拉邦反恐特别行动队。此外,联合情报委员会还把信息分别传递给陆军、空军、海军和海岸警卫队。这其中只有马邦反恐特别行动队真正采取了行动。
    表面上看,整个过程中“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似乎没有什么过错,但该机构许多老资格的高官都在批评其所作所为。这其中尤以拉曼的言辞最为激烈:“虽然R&AW截获到一些恐怖袭击情报,但是它并没有对其进行分析、评估并且做出后续行动。这不得不让我们提出许多问题:这些情报是以何种方式报告的?R&AW在报送时是否告诉过信息传递者,这两份报告都是根据所截获的虔诚军的卫星电话对话得来的?如果说出于安全理由不能这样说明,那么为什么把这些情报披露给印度媒体记者?这样做只能增加一种怀疑,即R&AW企图通过与记者分享敏感情报来保护自己的利益,而不是保护国家和人民。”
    最近几年,只要印度媒体上出现“印度研究与分析翼”,似乎就没有见到过一个称赞的字眼。印度著名小说家、前联合国副秘书长萨希?塔鲁尔说,R&AW在印度人眼里是一个很神秘的机构,由于涉及安全机密,它从来都不接受议会的任何质询,也不用汇报其资金的任何走向,这使R&AW在印度媒体和公众中成为最不值得信赖和最受抨击的机构。
    孟买事件之后,许多印度公众强烈呼吁政府要求“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对其错误作出说明和解释。孟买出版的《每日新闻报》甚至用了这样一个醒目标题——“不是因为恐怖袭击,R&AW正处于自我交战状态”。该报披露,就在印度全国正为一场不期而来的恐怖袭击而战斗时,“印度研究与分析翼”的最高首长却在忙于制造新的腐败、大搞裙带关系以及滥用其巨额秘密资金。其他官员也都没有帮助印度打击外部敌人,而是忙着应付R&AW的内部战争,以求争得更多的管辖地盘。《每日新闻报》表示,其中最为腐败的就是R&AW现任领导阿绍卡?查图维蒂。该报援引一些“印度研究与分析翼”内部人士的话说,阿绍卡正在不惜代价建立自己的小圈子……随着有关指责日益增多,2008年12月6日,印度中央信息委员会宣布将对阿绍卡的贪污和骚扰指控进行调查。
    一段时间以来,巴基斯坦一些民间论坛上出现了不少这样的帖子:“摧毁R&AW!”从目前的状况来看,如果印度政府再不从机制和制度上改革这个机构,用不着巴基斯坦人动手,或许R&AW自己就会把自己打倒。
                                           摘自《环球》20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