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印度核战略发展构想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4-11-11

  印度在未来20年内,以核威慑理论为基础的战略政策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什么呢?这里可以列举一些重要的组成部分。首先,根据世界力量变化的形势,印度会继续强调全球核裁军的重要性。直到冷战结束后,美国仍认为有限核战争是可能的,并且美国可以获得胜利。与此相反,印度只把核武器看作是防御的最后手段,即使在获得核武器后,印度的战略也不会以使用核武器为基础。另一方面,印度认识到核裁军问题上可以表现得更加积极。但是在追求全球裁军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改变策略,取代最初的全面裁军,我们需要一步一步地实现这个目标。
  第一,目前已知的核国家和核门槛国家签署一个全球性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实现这个目标唯一障碍是美国和巴基斯坦,因为其核威慑理论都是以第一次核打击为基础的。从下面的事实可以估计出美国会反对这个建议,1998年11月中旬德国外交部长菲舍尔建议,随着核威胁的减少,北约应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建议,但是美国国防部长公然反对这项提议。印曾向巴提出签署这样一个协定,但巴借口这是“内政”而加以拒绝。“鉴于印度是常规军备的超级大国”,巴视核武器为“可靠的威慑手段”。前苏联和中国在冷战期间都曾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是冷战结束后,俄国在这个问题上变得模棱两可。因此,成功地签署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会大大降低核战争爆发的危险。
  即使如此,实现这个目标还需要一个渐进的过程,因为美国的全球利益和巴地区利益,都决定其会保留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权力。但通过更为积极的努力,印度能够同中国先签署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条约。1998年12月,俄总理普里巴科夫提议建立俄、中和印战略三角关系,因此印能说服俄承担起领导责任,促使中印一道签署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然后,再说服其他国家加入这个条约,最终核武器将成为单纯的防御武器,这也能使美国实现威尔逊式的集体安全梦想。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签署后,如果一个国家在冲突中仍擅自使用核武器,那么这个国家就会受到其他有核国家的集体警告和惩罚。
  第二,停止生产制造核武器必需的裂变材料。在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后,印度应该同意签署《禁止武器裂变材料生产条约》。在禁止武器用裂变材料生产上,在该条约进行谈判和签署之前,美国可能就会向印施加压力,迫使印停止核裂变材料的生产。这可能是美国为帮助巴获得平等拥有核裂变材料的权利而对印玩弄的一种诡计。
  即使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和正在谈判中的《禁止武器用裂变材料生产条约》,巴仍会声称印储存的核裂变材料要比巴多得多。条约签署后,巴发言人会说,《禁止武器用裂变材料生产条约》将导致印巴在裂变材料的拥有量上产生不平衡,巴不会接受这种不平衡,会要求该条约包括现已储备的核裂变材料。但是,一个国家所需裂变材料的数量,取决于要保护的领土的大小和受到的威胁的性质。
  第三,印度需要集中全力确保其核武器遭到中或巴或二者联合的第一次核打击后而不被其全部摧毁。在这方面,不但要发展“烈火”式中程导弹,而且需要全力对其改进,至少要把其圆周概率误差限制在1~2英里。为确保核武器遭受第一次打击后不被摧毁,我们也必须发展核潜艇并部署反弹道导弹。事实上,印正在和俄合作研制“萨加里卡”级核潜艇,并预计在2004年交付海军。
  第四,印度需要发展核武器的指挥控制系统。使用核武器的最终决定权必须由总理来掌握,但在最坏的情况下,一旦冲突升级为战争,就必须明确指定另外的控制途径。例如,如果新德里遭到轰炸陷于瘫痪,在哪里进行指挥和控制?怎样把核武器投向敌人的目标?是使用飞机、导弹、核潜艇还是战术核武器?换句话说,还必须解决好各军种间在核武器拥有方面的竞争问题,既然三军都需要拥有核武器,那么设置一个国防参谋部主席就变得十分紧迫。
  第五,在今后的20年中,印度需要发展或获得核武器的安全保护系统,也需要采取措施防止任何偶然性战争的爆发,同时印度还应该在北部边境地区采取措施,加强信任。
  第六,在今后20年印度不能减少军事力量的规模。虽然印度最终完全有可能获得核武器,但即使是在获得核武器后,来自巴的安全威胁将依然存在,这种威胁主要是由富有宗教色彩的克什米尔划分而引起的低强度冲突。通过双边协议,印度削减其在中印边境地区的军队数量是完全有可能的。这对印度为适应高技术战争需要,把军队建设转变到加强军队装备建设、逐步减少军队数量的道路上来是十分必要的。
  第七,印度的战略政策需要获得面向未来的良好外交设想的支持。在亚洲,印度需要同日本和东盟开展战略对话,尤其越南是印度的传统友好国家,可进一步加强合作。在欧洲,法国并不总是盲从美国,而表现出追求独立政策的倾向。因此,瓦杰帕伊总理和法国总统希拉克开拓的印度与法国之间的战略对话,是沿着正确方向前进的一大步。在1998年11月举行的第一次会谈中,法国总统特使J·埃里拉和印度总理个人代表米什拉,同意加强两国在核能源方面的合作,法国也同意向印度转让具有双重用途的技术。
  第八,印度必须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以便在今后的10年中,为实现核威慑提供大约至少100亿卢比甚至更多的费用。这也需要在今后的20年中,印国民生产总值年增长速度不低于7%~8%。
  第九,印度需要高度注意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落入印度大陆和中东穆斯林恐怖分子手中的可能。美国参议院议员P·莫伊尼汉把巴的核炸弹称为“穆斯林的核炸弹”,并担心最终“将不可避免瞄准中东”。尽管巴总理N·谢里夫否认巴核炸弹是穆斯林的武器,但其内阁同僚如信息部部长M·侯赛因则为其所拥有的核炸弹而骄傲,称巴“是拥有核武器的唯一的穆斯林国家”。1994年5月,前布托政府内政部部长巴巴少将在巴参议院指出,巴的核武器计划不仅仅能够保障本国人民的安全,而且能保障整个穆斯林社会的安全。
  然而由于核威慑的影响,印巴的关系最终可能变成非宗教的模式。任何一方都会认识到另一方也拥有核武器,从而双方都会停止可能引起自杀性战争的挑衅行为。巴将核武器视为印巴间的最大的“平衡”。侯赛因在1998年10月指出,核武器“减少了印巴之间爆发第四次战争的机会。”因而可能使巴借口穆斯林在查谟和克什米尔地区占大多数的宗教理由霸占克什米尔的梦想永远不能实现。一旦这样,人们就会说核武器加强了国内政治和国际关系的非宗教化。
  第十,印度必须采取措施确保政府的稳定,因为没有稳定的政治,就不会形成和平与稳定的国家战略政策,印度1989年以来的经历就已证明了这一点。也只有如此,各政党才能在国家外交和安全上形成一种不含党派特性的策略。
   最后,印度需要通过大众外交发展同美国统治精英间不同层次的关系。在印度进行核试验后,在美国高度分散的政治和行政体系的内部,有相当数量的政治家和舆论界领袖持支持印度的立场。我们必须注意到,他们支持我们并不是因为他们接受了我们获得核武器的无奈之举,更主要的是出于政党的内部动力。我们需要加强同美国这部分政治力量的联系。当民主党在极力鼓吹核不扩散的时候,共和党对此却并不热心。我们必须看到无论共和党在参议院是否占多数,在不束缚美国手脚的情况下,美国参议院最终会批准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如果该条约没有被批准,这不但能为印度的决策者提供更多的喘息时间,而且使印度更有希望被承认是有核国家。

   即使在美国政府内部,也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支持反对印度进行核试验,或赞成对印度施加制裁。例如,克林顿的国家安全顾问S·伯杰认为不要让核问题成为主导印美关系的唯一问题,因为两个国家间“有着巨大的共同利益。”前驻联合国大使、现任能源部长B·理查森也正确指出,印度核试验至少是部分由于巴基斯坦发射“高里”导弹而引起的。
   总之,奉行上述战略政策,到2020年印度还仅会成为世界主要政治和经济大国,而且会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实现尼赫鲁1954年在人民下院表达的梦想,“如果没有发生战争那样的错误,在美国、苏联和中国之后的第四大国就是印度。”印度需要培养自信,应开始考虑使印度在21世纪成为一个发达国家。一个强大而稳定的印度不仅是维护南亚和平的力量,而且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