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印度河流域文明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崔连仲 时间:2004-08-17

    印度河流域青铜时代的城市文化,亦称哈拉帕文化。因其主要城市遗址哈拉帕得名。这种文化以印度河流域为中心,故称之为印度河流域文明。其存在年代约为公元前2350~前1750年。印度河流域文明的范围很广,西起苏特克根·多尔,东达阿拉姆吉尔普尔;北起罗帕尔,南至巴格特拉尔。东西长约1550公里,南北长约1100公里。
  在哈拉帕文化之前,印度河流域已发现有大量属于前哈拉帕文化的遗迹,这是由农村向城市生活过渡时代的文化,已出现铜器。
  在印度文明的城市遗址中,摩亨佐·达罗与哈拉帕的发掘规模最大。居第二位的有昌胡·达罗、卡利班甘、科特·迪吉、洛塔尔、兰格普尔、苏特卡根·多尔和索特卡·科赫等。
  摩亨佐·达罗于1922年开始发掘,城址位于巴基斯坦信德省的拉尔卡纳县,靠近印度河的西岸。哈拉帕于 1921年开始发掘,城址位于巴基斯坦旁遮普地区拉维河的东岸。两座城市的总面积各自约有85万平方米。其居民总数各自约有3.5万人。两城相距644公里左右。可能是两个独立国家的都城,或为两个城邦联盟的中心。这两座城市都是由卫城和下城(居民区)两部分组成。哈拉帕卫城围以雄伟的砖墙,卫城北有一座大谷仓(见彩图摩亨佐·达罗谷仓遗址)。摩亨佐·达罗的城市建筑遗址保存较好,是印度河文明的典型城市。该城的卫城四周有防御的塔楼,卫城的中心建筑物是一个大浴池。发掘者认为,这是为了履行某种宗教仪式用的。在浴池的东北有一组建筑群,其中有一座大厅,可能是这一地区最高首脑的官邸。在浴池的西面有一个作为大谷仓的平台,卫城南部另有一组建筑物,其中心是一座约25米见方的会议厅;下城居民区,街道整齐,又宽又直。城市的房屋是用烧砖建筑的。房屋的大小、高低和设备差别很大。有十几间的楼房,有简陋的茅舍,阶级分化已很明显。在富人区有用烧砖砌成的完善的下水道系统,显示出印度河文明城市设计的高度水平。
  印度河文明是青铜时代的文明。当时人们已经能够制造铜和青铜的工具与武器。铜器的使用较青铜更为普遍,石器也还没有完全被排除。这一时期居民的主要生产活动是农业。已发现的农具有类似长斧或宽凿的燧石犁头、青铜的鹤嘴锄与镰刀等。耕畜有水牛和□牛。种植的作物有大麦、小麦、稻、胡麻、豆类以及棉花等。金属的冶炼、锻造和焊接都已有较高的技术水平;制陶业和纺织业都很发达。商业贸易不仅在本地区进行,而且与西亚也有密切的来往。
  印度河文明的文字主要保存在印章上。印章上的文字和雕刻图案结合,多为单行,由右而左,至多不超过 20个符号。 印度河流域出土的印章
  按过去的说法,印度河文明的创造者主要是原始达罗毗荼人,此外可能还有原始澳语人等。近来由于印章文字按印欧语系解读的进展,有些学者认为印度河文明的创造者是印度-雅利安人。
  印度河文明大约从公元前1750年以后逐渐衰落。有些地区如摩亨佐·达罗遭到巨大的破坏;有些地区出现不同类型的陶器和其他物质文化,即所谓朱卡尔文化(后哈拉帕文化)。关于印度河文明衰毁的原因,较有影响的说法有二:一种是外族入侵说;另一种是用地质学和生态学的因素来解释。
  印度河文明毁灭后,印度历史进入一个衰退的“金石并用文化”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