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印度战略调整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不详 时间:2004-08-17

RAHUL BEDI

印度与其周边国家建立新的军事和经济联系以对抗它认为对它自身安全出现的威胁,并实现它提高自己在区域领导权的野心。

S. ARNEJA


Jaswant Singh,当时的印度外交部长,和他的阿富汗对等Abdullah Abdullah在新德里2002年10月。

印度和它的邻居与核子敌手,相互合纵的巴基斯坦和中国,正在和南亚,中亚还有远东国家编织复杂的条约,防务同盟和协同合作网络,各方都在尽量战略“包围”对手。 通过通常是集中的,但也互相覆盖,的军事和相关情报交换与经济合作,印度希望能够“包围”巴基斯坦 - 它的“眼前”敌人 - 而且“抑制”中国,它的“长期”安全威胁。 “印度正努力跳出过去自己向内看的战略孤立,而尝试在区域取得更大的角色以符合它的战略眼光和自身的国力”,一位在新德里熟悉“外向型安全进攻”政策转型的高级陆军军官说到。

印度最近落实了新的协定去训练阿富汗的国民军(ANA),并在塔基克斯坦开启了一个军事基地-它的第一个海外基地 - 并且计划与塔基克斯坦军队进行联合演习。 出於对印度在阿富汗和中亚国家(CARS)与日俱增的影响力的害怕,巴基斯坦总统穆萨拉夫在全国电视广播的讲演中(在2001年10月美国开始对塔立班军事进攻之后)警告印度“不要染指”该地区。 安全官员介于新德里与卡布尔日增的联系,决定推迟开放伊斯兰堡与印度的空中交通,这将使得印度与阿富汗的空中交通变得更加顺利。

一个印度陆军团队在4月1日访问过卡布尔,将讨论详细的计划如何训练ANA人员在武器运用,地图资讯和最基本的营团战斗准则。利用基於印度因过去在2000年只后帮助北方联盟对付塔立班而取得对方很好感意的基础上,印度陆军并计划指导阿富汗军人的征集和指导它的扫雷行动,并将教授阿军英语(阿三教英语?)。 印度军医,曾在塔基克斯坦帮助设立一个25病床的战地医院,将训练阿富汗新兵作为紧急救护和护士。

印度的边境道路组织(BRO)将在阿富汗建筑一条220公里长的公路,连接阿富汗的Delaram和伊朗的Zaranj,依据在2002年12月完成的路线勘探。 伊朗人,作为互换,将提升Zaranj与它们的海运港口Chah Bahar的联系 (加一句,中国还没有构建中亚伊朗联系,而印度已经利用伊朗港口联系中亚了),这个项目将在2007年完成。

印度提高了自己在北阿富汗汗和塔基克斯坦的军事存在,是在1999年一架印度航空从Kathmandu到新德里的飞机被巴基斯坦支持的恐怖分子劫持到坎大哈。 现在,阿富汗军事和警察官员正在印度接受训练,并且印度的技术人员将开始为阿富汗空军过时的米格21和其他苏联时期提供的装备担任维修(不知中国是否如此全面介入阿富汗 - 这个中国邻国?)。 “阿富汗空军和陆军将与印度一起工作去发现新的互助领域。 ANA并且需要重新组合,这项工作我们已经寻求了印度的协助”,阿富汗国防部长在其2002年5月访问新德里时说到。

“通过这样的培训,一个新的军事和战略等式将在新德里和卡布尔之间出现并帮助双方的协调”,一位高级军官说到。 他更强调,这样的联盟会给予印度在该区域的军事和政治影响力,就像过去巴基斯坦的ISI(联合服务情报局)曾经拥有的一样。

塔立班势力失败之后,在华盛顿的压力下,巴基斯坦的军队和ISI都取消了对塔立班残余和任何敌对阿富汗现政权Hamid Karzai总统的伊斯兰组织的支持。但是最近西方情报显示,ISI和一群巴基斯坦亲伊斯兰的高级退役将领正在重新组合阿富汗境内的塔立班残余和巴基斯坦境内的部族势力试图破坏Karzai重建阿富汗的努力。

但是,让巴基斯坦遗憾的是,印度已经在Mazar-eSharif和北方与西北部的中心,还有南方Jalalabad和坎大哈等地设置了领事馆以便“更均匀地展开”它对整个阿富汗国家的影响力。 印度并且发送给阿富汗急需的援助包括粮食种子,工程货物,汽车,医疗和人造假肢等物资。警觉到印度日益增加的影响力,特别由阿富汗国家境内印度电影日益收欢迎的现象所反映,巴基斯坦恳求美国去压制前者(印度)的“前进政策”。结果是,美国在2002年12月向印度发出外交照会,反对印度在Jalalabad和坎大哈设置领事馆,但是这种吵闹很快就再也没被提起过了。

印度将很快在塔基克斯坦举行它第一次在外国领土上的军事演习,为了更增加它在中亚这个能源富足地区的影响力。 国防部官员说一个先进的印度陆军和空军团队已经访问了塔基克斯坦的首都去准备这场演习,双方的协定是在2002年签署的。

这场演习将包括2架IAF(印度空军)的AN-32运输机表演它们的运载能力,和一个排的印度特种兵进行伞降与其他突击演习。“这些活动将为将来与其他中亚国家(CAR)联合军事演习铺路”(印度有系统的渗透目标不止于塔基克,而是整个中亚。不知中国想没想过?),印度军事官员在新德里说到。

在Farkhor的军事基地与2002年建成,更具先前印度国防部长George Fernandes(称中国是印度最大威胁的印度官员就是此人)访问塔基克斯坦签署的双边协定。基地现被用于输送印度对阿富汗的援助。官员透露,这个基地对输送印度到卡布尔的援助非常有益,尤其是当2001年印度和巴基斯坦互相静止对方航空器飞越自己的领空。 大量印度军事运输机在此着陆,把货物传送给较小型的飞机然后由它们运输到卡布尔。 印度并且正式签署协定去训练塔基克斯坦的防务人员,维修并提升这个国家的苏制/俄制武器系统,并且教授它们英语。(同样和阿富汗签订的协定,印度的英语确实能够卖。)

新德里并且希望加强和德黑兰的外交与防务关系。 印度海军已经3月份和伊朗海军在阿拉伯海举行过演习,并同意维修伊朗的从莫斯科购买的军事装备(印度不枉引进了这么多苏/俄式装备,现在开始外卖服务了)。 印度并将训练伊朗海军人员,服务维修伊朗的4艘俄国“基诺”潜水艇(看来印度对引进武器吃得很透)(简氏防务,3月刊)。 同时在一份伊朗总统Mohammed Khatami访问印度签署的协议中,印度同意开发一系列伊朗的海港,道路,去加强伊朗和阿富汗还有中亚各国的联系(中国不停谈论的战略,印度倒已经开始实施了)。

伊,印两国都期望这个宏观体系将使得未来构建一条由里海到伊朗沿海的石油管道的构想更加明朗,以便取代目前印度需要从阿富汗经过巴基斯坦到印度的石油管线方案 (中国到伊朗的石油管线为何从来没想过?)。印度期望通过双方日益增加的经济联系会自动增强与伊朗的安全合作,打击巴基斯坦。

S. ARNEJA


印度外交部长Yashwant Sinha和缅甸外交部长U Win Aung在1月20日签署协定后 (中国该警惕了,缅甸已被挖角?)。

同时,在东方战线上印度有报导表示已经放弃了10多年来推动缅甸民主化的做法,改为寻求更具战略和经济合作的目的。 利用开发合作与商业发展的势头,印度已经展开了非常有效的攻势,分裂了仰光和北京之间以存有的国防与战略联系并且,低程度的,和伊斯兰堡的关系。 巴基斯坦和中国都是无视世界意愿,与仰光的军政府建立紧密关系,聪明地利用它来完成对印度的战略包围。
“印度长期地忽视了中国,还有巴基斯坦,在缅甸军政府的影响力对於自己的安危。 现在需要改变这种不平衡。”(中国还想打缅甸牌么?)一位印度军事官员说到。 为了化解中国对仰光的影响, 印度首先在5年前寻求孟加拉,缅甸,斯里兰卡和泰国组成经济合作组织(这就是印度的“上海合作组织”!也是中国为什么一定不能忽视缅甸。)名为BIMST-EC,去加强5国之间在贸易,投资,通讯和交通,旅游,能源项目还有渔业资源的开发。

2002年,Jaswant Singh,作为外交和国防部长,为一条180公里长从印度边境的Manipur Moreh镇到缅甸Kalemyo市的公路开通剪彩。 他说 “对立”于仰光的关系实际损害了印度的利益,印度的利益应当已“地缘政治和地缘经济”为指导。 由BRO公司经过3年建造,投资了9亿卢比的高速公路将最终连接到缅甸第二大城市, Mandalay,从此重要的帮助印度的落后且游击队横行的东北部各州Manipur, Assam, Meghalay, Nagaland, Tripura, Mizoram 和 Arunachal Pradesh 提高它们的贸易。

印度同时在缅甸设立了一个远程感应和信息处理中心去帮助仰光进行国土资源勘探和开发整个国家的宏观结构。 这两个邻居还将再开放Champai-Ki边境,以补充现有的Moreh-Tamu去加强双方的经济合作并联合对抗两国内部的游击队组织。 印度同时将赞助开发缅甸的Akyab(Sittwe)海港,这将使得印度东北部的货物直接进入海洋。

中国在缅甸的存在使得印度忧虑。 “中国正集中精力增强自己的实力和影响力并企图依靠它实力的战略分布在南亚取的优势”,一位韩国记者和防务分析人员在其2003年报导中说到。 他并加上,中国的尝试与南亚国家建立经济与军事关系并且和印度周边国家建立防务协定的努力,还有出售武器给这些国家,都是它完整策略的一部分。

在最近与简氏防务周刊作的采访里,印度海军参谋长主席Madhvendra Singh元帅说,虽然巴基斯坦是“明显”的威胁,印度海军也非常“关注”中国海军与印度洋国家比如缅甸的“紧密关系”。 这位元帅说,中国把33%的国防经费赋于海军,已经有报导显示正在帮助缅甸现代化它的海军基地,特别是建筑新雷达站,重整维修和加油设施,以便支援中国潜水艇在这一区域的活动。

中国同时也在开发巴基斯坦Makran海岸的Gwadar和Pasni港口,这个行动将威胁到印度在波斯湾的重要海运路线。 大约97%的印度国外贸易总量和75%的价值是通过海运去西亚交换原油和石油制品。 印度海军非常“紧密”的关注中国在Makran海岸的动向。

中国也正在帮助缅甸现代化它在Hainggyi,可可岛,Akyab, Za Det Kyi, Mergui 和Khaukphyu的海军基地,设立新的雷达,加油系统。 中国也被认为在可可岛设立了信号情报中心(SIGINT),大约距离印度的Andaman群岛仅30海里远,以观测印度在Orissa海岸的导弹试射。

Fernandes(印度国防部长),公开支持缅甸的反对派 - 许多就住在他在新德里的家宅中 - 形容Hianggyi基地是中-缅联合海军设施,而可可岛已经被“借给”了北京。 中国并被报导在训练缅甸的海军情报官员并帮助仰光勘探这个国家与印度接连的海岸线。

印度的担心同时也在中国日益增加在缅甸对印度的重要出口豆类货物,大约值$300百万美元每年。 至今为止,这项贸易一直被在新加坡的印度族裔控制。但是在缅甸的压力下,中国贸易者开始进入这一领域,让印度担心可能出现的微妙,不经公开的技术禁运。

情报来源还说,北京正在游说缅甸建立一条从中国南方经过缅甸直通印度洋的走廊,附助现有的经过马六甲海峡。 作为第一步,中国已经开建了一条从昆明,云南省省会,到缅甸边境Shewli的高速公路。 鉴于一个正被缅甸军政府研究的建议,北京希望把道路连接到Sinkham作为进入Irrawady河,此河从仰光流向Andaman海。 一旦完成,渡船可以把中国物资从Irrawady河运到仰光,然后把它们转给中国货轮。 仰光正在反对这项建议,但是外交官员称,北京取胜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巴基斯坦在过去10年里运给了缅甸好几船的物资和其他军事硬件,包括106MM M40回膛炮,还有各种轻武器。 它经常性的训练缅甸士兵去运用中国坦克,军机还有榴弹炮;缅甸的陆军军官去巴基斯坦在Baluchistan的军校学习。自2001年,一名全职的巴基斯坦防务武官被派驻到仰光。

两年前,3艘巴基斯坦海军舰艇,包括一艘潜水艇和一艘驱逐舰,访问了仰光,并随即穆沙拉夫访问了缅甸。 访问结束时两国发表的联合公报提到了卡什米尔和Jammu地区,让印度感到以外因为缅甸,过去鲜少,对第三国公开评论。情报来源表明,巴基斯坦正在谈判与缅甸的Chin地区建筑一个飞机场,近临印度的Mizoram地区。

同时,中国对印度洋的兴趣使得印度决定在2001年10月在Andaman和Nicobar群岛设立它的首个三栖联合指挥部。 这个初出茅庐的三栖指挥部,设立在布莱尔港,被赋于全权干预和施加所有在印度洋海域影响力的职责,打击海盗,并保护过往马六甲海峡的船只。它也在750公里长,有309个岛屿,纵贯8,250公里的Andaman和Nicobar群岛上拥有无数搜索和观测站。 虽然群岛离印度本土有1,200公里远,它们距离印度尼西亚仅90公里,缅甸仅50公里。 印度空军计划在Nicobar南部建立一个完整的战斗机基地。 新得到的SU-30MKI就将部署在这里。印度海军军官说:“中国包围印度的做法需要印度以认真的态度来对抗”。

中国与印度洋其他国家的防务联系比如斯里兰卡可以追溯到1970年代,主要集中在军事硬件例如坦克,步兵战车,轻武器和弹药。 中国也与孟加拉签署合作协议,将现代化后者的军事能力,资由直接军瘦和技术支援。 中国还在追求一个现代化孟加拉Chittagong海港的合同。

印度与孟加拉的关系在过去几年里严重倒退,相比巴基斯坦在孟加拉影响的日增,与孟加拉国内穆斯林政党的得势。新德里指责孟加拉武装并训练印度东北方的游击队,而同时又让巴基斯坦ISI人员进入印度地区。成百万的孟加拉人移居到相邻印度寻找工作几乎,而这又使得双边关系更加恶劣。

同时在东南亚,印度刚和越南签署了3年军事合作条约,出售印度生产的先进轻型直升飞机(ALH),并提供越南老式米格飞机的维修部件。 Fernandes和越南国防部长Phan Van Tra上将在河内签署协定,越南将训练印度军队的丛林战法和对付游击队的运作,印度海岸防卫对将和越南海洋警察合作打击海盗(中国的南海,怪不得越南胆子越来越大)。

高级军官的相互访问,定期的情报交换,还有长期的印越国防部对话将成为协定的一部分。 安全情报来源显示,新德里也“原则上”同意出售给越南印度自制的大地短程地对地导弹,并在印度核子中心培训越南科学家,主要去“吓唬”中国。 河内还曾支持过印度在1998年的核子试验,相信新德里具有合理的安全理由进行试验。

防卫官员认为与越南的协定是印度使得加强与东盟(ASEAN)关系的第一步,将能够反击中国在这一地区的日增军事实力。 从一个间接对中国的评论,Fernandes称印度必须学会和它的邻居共处,即便它们非常“难以容忍”。 他强调印度将“增强”与东盟的关系,忽视东盟只会让自己现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