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2020年:印度核战略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印 卡曼斯 时间:2004-08-17

    早在1974年5月18日,印度在距新德里350公里的拉贾斯坦邦沙漠地区的博克兰进行第一次核试验时,就显示了它的核能力。然而由于国际压力,当时的英迪拉·甘地夫人认为在核武器问题上不能操之过急。那次试验被印度说成是一次用于和平目的的核爆炸,由于印度没有在《核不扩散条约》上签字,严格地讲它没有违背任何国际条约。
  24年后,1998年5月11日印度的3次核试验再次震惊了世界。其中一次使用的是钚弹,这与1974年那次试验相同,一次使用的是热核反应的装置或氢弹,另一次是具有广泛用途可用作战术武器低当量的核装置。所有3个核装置均用同一种原理引爆。
  两天后,即1998年5月13日, 印度在博克兰又进行了另外两次试验。这些试验给印度科学家提供了核技术武器化的最新知识,包括亚临界试验在实验室利用计算机模拟进行核试验的能力。
      有核国家的反应
  印度的核试验震怒了世界舆论。美国、西方国家及其盟国强烈批评了印度。美国、英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日本都做出了反应,美国国务院发言人詹姆斯·鲁宾指责印度在近20次印美高级会谈中在其核意图问题上撒谎和“口是心非”。其余几国也在经济、资源等不同方面分别给予不同程度的制裁。这将使印度的经济产生波动从而削弱投资者的信心。
  西方大国认为印度宣布成为有核国家的声明,是印度为实现其大国地位所作努力的一部分。美国政策的制定者极其明确地忠告印度,大国地位和拥有核武器是没有联系的。美国总统克林顿说,对印度的民主传统而言,核路线不是通向“辉煌”的道路。国务卿马德琳·奥尔布赖特也认为,核武器无助于一个国家“增强其国家实力和提高其国际地位”。
  然而,印度不是为迎合超级大国的国际需要而可以任意捏揉的软香蕉,具有历史与文化力量和近10亿人口的印度,其核选择权是不可能由他人来决定的,正如瓦杰帕伊总理所说:“一个拥有10亿人口的国家是不能被其他国家所支配的,……核武器是为了自卫,我们的敌人在知道我们拥有核武器后就不会再攻击我们。”
  在此背景下,印度在未来20年内,以核威慑理论为基础的战略政策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什么呢?总理和其他政府官员指出,必须保持最低限度的核威慑力量。然而,要有多少件核武器才能构成最低威慑呢?前陆军总参谋长孙达吉将军认为,印度至少需要20件2万吨级的核武器, 才能够威慑一个小国;同时还需要50件这样的核武器,以便对大国也能构成可靠的核威慑。但是在任何特定的时期,准确地预测出所需数量几乎是不可能的。威胁安全的概念及紧张程度取决于最高决策者根据他的顾问们提供的建议而作出的判断,而这个判断是同特定时期内的对手有关的。核武器的数量在其对手的赌注加大时会很容易地发生变化。
      战略政策
  这里可以列举战略政策的一些重要组成部分。首先,根据世界力量的形势,在今后20年中,印度会继续强调全球核裁军的重要性。即使在获得核武器后,印度的战略也不会以使用核武器为基础,而只看作是防御的最后手段。另一方面,印度认识到自己在核裁军问题上可以表现得更加积极。但是在追求全球裁军的问题上,我们需要改变策略;取代最初的全面裁军,我们需要一步步地实现这个目标。
  第一,在目前,已知的核国家和迈入核门槛的国家应签署一个全球性的《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实现这个目标的唯一障碍是美国和巴基斯坦,他们的核威慑理论都是以第一次核打击为基础的。1998年11月中旬,德国外交部长舍菲尔建议,随着核威胁的减少,北约应接受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建议,但是美国国防部长公然反对这项提议。
  印度曾向巴基斯坦提出签署这样的一个协定,但是巴基斯坦借口这是它的“内政”而拒绝了这一建议。前苏联和中国在冷战期间都曾宣布不首先使用核武器。但是冷战结束后,俄国和中国在这个问题上变得模棱两可。因此,成功地签署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条约会大大降低核战争爆发的危险。
  第二,停止生产制造核武器所必需的裂变材料。在采取必要的防范措施后,印度应该同意签署《禁止生产用于武器的裂变材料条约》。在该条约进行谈判和签署之前,美国可能就会向印度施加压力,迫使印度停止核裂变材料的生产。这可能是美国为帮助巴基斯坦获得平等拥有核裂变材料的权利而对印度玩弄的一条诡计。
  即使签署了《核不扩散条约》和正在谈判中的《禁止生产用于武器的裂变材料条约》,巴基斯坦仍会声称印度储存的核裂变材料要比巴基斯坦多。巴基斯坦是不会接受这种不平衡的。但是,一个国家所需裂变材料的数量,取决于它要保护的领土的大小和受到的威胁的性质。如果巴基斯坦认为威胁来自印度,那么印度的安全则受到了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双重威胁。
  第三,印度需要集中全力确保其核武器遭到中国或巴基斯坦或二者联合的第一次核打击后而不被其全部摧毁。在这方面,不但要发展“烈火”式中程导弹,而且需要集中于它的改进上,在某种程度上至少要把其圆概率误差限制在1—2英里。为了确保核武器遭受第一次核打击后不被摧毁,我们也必须发展核潜艇和部署反弹道导弹。事实上,印度正在和俄罗斯合作研制“萨加里卡”级核潜艇,并预计在2004年交付海军。
  第四,根据不同情况决定核武器的部署。印度将部署针对中国而不部署针对巴基斯坦的核武器。从某种意义上讲,即使中国对我们的安全具有潜在的威胁,并有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而希望印度臣服的野心,但中国有理智的决策者,是不可能使用核武器攻击印度的。然而这并不能排除它会使用核武器对我们进行核讹诈,当然现在它已认识到印度也有了核武器。正因如此,在某种程度上中印两国学者在这个问题上的理解是一致的。
  第五,印度需要发展核武器的指挥控制系统。使用核武器的最终决定权必须由总理来掌握,一旦冲突升级为战争,就必须明确指定另外的控制途径。如,在哪里进行指挥和控制?怎样把核武器投放到目标上——是使用飞机、导弹、核潜艇还是战术核武器?换句话说,还必须解决好各军种在核武器拥有方面的竞争问题,既然三军都需要拥有核武器,那么设置一个国防参谋部主席就变得十分紧迫。
  第六,在今后的20年中,印度需要发展或获得核武器的安全保护系统,也需要采取措施防止任何偶然性战争的爆发,同时印度还应该在与两个对手间的北部边境地区采取措施,加强信任。
  第七,在今后20年中,印度不能减少它的军队力量的规模。虽然印度最终完全有可能获得武器,但即使是在获得核武器后,来自巴基斯坦的威胁将依然存在,这种威胁主要是由富有宗教色彩的克什米尔地区而引起的低强度冲突。
  通过双边协议,印度削减其在中印边境地区的军队数量是完全可能的,这对印度为适应高技术战争需要,把军队建设转变到加强军队武器装备建设,逐步减少军队数量的道路上来是十分必要的。
  第八,印度的战略政策需要获得面向未来的良好外交设想的支持。
  第九,印度必须保持稳定的经济增长,以便在今后的10年中,为实现核威慑提供大约至少100亿卢比甚至更多的费用。 这也需要在今后的20年中,印度的国内生产总值年增长速度不低于7%—8%。
  第十,印度也需要高度注意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落入印度次大陆和中东的穆斯林恐怖分子手中的可能。尽管巴基斯坦前总理纳瓦兹·谢里夫否认他们的核炸弹是穆斯林的武器,但其内阁同僚如信息部长穆沙希德·候赛因则为他们所拥有的核炸弹而骄傲,称巴基斯坦是“拥有核武器的唯一穆斯林国家”。早在1994年,前布托政府内政部长巴巴少将在巴基斯坦参议院指出,巴基斯坦的核武器计划不仅仅能够保障它本国人民的安全,而且能保障整个穆斯林社会的安全。
  然而由于核威慑的影响,印度和巴基斯坦的关系最终可能变成非宗教的模式。任何一方都会认识到另一方也拥有核武器,从而双方都会停止可能引起自杀性战争的挑衅行为。
  第十一,印度必须采取措施确保政府的稳定,因为没有稳定的政治,就不会形成和平与稳定的国家战略政策,印度1989年以来的经历就已证明了这一点。也只有如此,各政党才能在国家外交和安全上形成一种不含党派性的策略。
  第十二,印度需要通过大众外交发展同美国统治精英间不同层次的关系。
      结论
  决定是否需要发展核武器作为安全的最后屏障完全是印度的主权,而不是根据西方国家的言论而定。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的反对表明,它们建议印度放弃拥有核武器的行为完全是利己的。值得指出的是,美国尽管拥有近万件核武器,但仍需要一种新的导弹防御系统来保护它在国外的军队,那么印度为什么就不能拥有很小数量的核武器来保护它免受来自北方邻国的核讹诈?美国和日本是否考虑了它们的决定对中国的影响,中国可能因此而更新其导弹防御系统。而这也必然会影响到印度在这个问题上的决策。
  印度已积极地转向联合国以实现其核战略的部分目标。1998年10月,联合国大会通过一项调查印度核试验的决议,并呼吁印度停止进行核试验和导弹研制。印度驻联合国代表夏尔玛指出,联合国没有能在任何地方实现禁止弹道导弹的生产。
  去年9月在联合国大会上,瓦杰帕伊总理在他的讲话中明确指出,如果印度的安全要求得到满足,印度会同意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印度已经主动宣布停止进一步的核试验,并宣布不会使用核武器攻击无核国家的政策。
  奉行上述战略政策,到2020年,印度不仅会成为世界上的主要政治大国和经济大国,而且会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实现尼赫鲁1954年在人民下院表达的梦想:“如果没有发生战争那样的错误,在美国、苏联和中国之后的第四个大国就是印度。”一个强大而稳定的印度不仅是维护南亚和平的力量,而且是维护世界和平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