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印度军事 > 印军动态 > 内容

爱国转发绑架舆论场 谁在印度狂喊抵制中国货?

来源:互联网 责编:将博 作者:佚名 时间:2016-11-09

  【环球时报综合报道】如果把印度人刚过完的排灯节和11月4日闭幕的第120届中国进出口商品交易会(广交会)相关联的话,那么,可知的是印中两国商人肯定又签了不少大单,但未知的是,明年此时印度社交网络上“抵制中国货”的闹剧是否又会再度重演,是不是又有印度政客跳出来说给“中国制造”“上一课”。对绝大多数印度民众来说,叫喊“排灯节不买中国彩灯”并不得人心,在普通消费者看来,“能阻挡中国货的只有中国货自身的质量”。说到底,印度民众无法摆脱对中国货的依赖,同时也希望能真正享受“印度制造”带来的“物美价廉”。

  呼吁抵制中国货,却找不到替代品

  排灯节期间,《环球时报》记者在新德里住所附近的几个小区走访发现,今年各家燃放烟花、鞭炮的热情有增无减。一位名叫拉斯杜尔的居民告诉记者:“我可不管这些烟花来自中国还是印度,印度商人很精明,他们不会把早早囤积的中国烟花烂在仓库里,换个标签出售谁又会知道呢?”与拉斯杜尔一家点放孔明灯的一名印度青年说:“这些灯肯定是‘中国制造’,说实话我很难找到不是‘中国制造’的这类产品,抵制中国货没什么意义。”

  彩灯、烟花的来源这几年总是在排灯节来临前被重提。抵制“中国制造”被炒得最热的那几天,《环球时报》记者在新德里规模最大的超市“欧尚”看到,标明“Made in China”的LED彩灯仍摆在最显眼的位置,每件商品由100盏小灯串连在一起,长5米,售价399卢比(10卢比约合1元人民币)。按照《印度经济时报》的调查,同样长度的彩灯价格,中国制造的只是印度制造的1/4,而即使是“印度制造”其实也是用中国的零件在印度组装而成。在彩灯柜台背后的日杂用品区,拖把、晾衣架、洗浴球、肥皂盒等中国产品也很畅销。印度德里大学讲师阿西告诉记者:“越是大型的超市或集市,中国日用品越多。多数印度普通消费者只在乎价廉物美,能阻挡中国货的只有中国货自身的质量,性价比高一直是中国货的优势所在”。阿西还讲起亲身经历:“我曾同印度商人到中国采购,我知道其实很多中国的‘地摊货’被转手到印度后价格不止涨了10倍,即便是这样,印度也很难找到替代产品,但如此廉价的东西质量可能就很难保证。”他以电热暖宝举例说,这种产品在印度基本全部从中国进口,尽管质量基本都是中下游的,但在印度售价还是在500卢比以上。

  每逢排灯节,就有印度人说“抵制中国货”,这很难说与中国货过去“质量不行”没有关系。大量由印度采购商低价从中国买进的小商品充斥印度市场,这些中国货很大程度上满足了印度中低层消费者的需求,但较高的损坏率、故障率也令中国货“坏了名声”。另外,大量中国小商品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印度传统手工艺行业的生计,由此引发一些行业协会的反感,组织起来呼吁“抵制中国货”成为一种惯例。记者有位在印度经商的朋友几年前做的生意是把塑胶底毡垫卖到印度来,这种防水防滑价格又低的产品一开始很受当地一些宗教信徒欢迎,不过他们很快发现,作为礼拜的必需品,这种塑胶垫的耐用性和舒适度完全无法与之前的毛毡垫相比,“中国塑胶毯”成了劣质品的代名词。

  与往年印度从“质量”上抵制中国货的情况相比,今年多了“情感”因素。《环球时报》记者10月中旬从北京抵达印度采访金砖国家峰会及中资企业在印发展情况时,看到当地媒体铺天盖地渲染“再也不能容忍巴基斯坦对印度的挑衅”,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印度可能随时要和巴基斯坦开战。有的还提到“中印边境紧张”“中国支持巴基斯坦”。在这样的舆论背景下,印度社交媒体上充斥着“抵制中国货”的声音。其中一封伪造的“莫迪公开信”煽动性地把“抵制运动”推向高潮,“公开信”将“抵制中国货”与甘地在争取印度独立期间倡导的“抵制英货”相提并论,鼓动印度民众以购买国货为荣,同时要求他们“为了印度”转发。短时间内,印度社交平台上此类“爱国转发”得以病毒式传播。在社交媒体上,一些印度知名人士也为这场以“抗华”为名的“爱国运动”推波助澜,其中包括印度人民党秘书长凯拉什·维亚瓦吉亚和“瑜伽大师”拉姆德夫等人。前者因涉及执政党高层的地位很快删除了网上言论,后者依旧说着“中国会用从印度赚的钱支援巴基斯坦”这样的臆想之词。在印度舆论场上,这些“国货主义者”“新民族主义者”将印度面临的失业率增加、制造业减速、中小企业利润下降等问题统统归咎于中国商品。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