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析日本现行军事战略的基本特征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张治宇 时间:2003-11-21

    6月6日,小泉内阁主导的"有事法制"三法案(《武力攻击事态法案》、《安全保障会议设置法部分修订案》和《自卫队法部分修订案》)获得国会参院通过,并将于月内实施。它的通过对日本"和平宪法"产生了强烈冲击,再次引起世界的广泛关注和亚洲人民的警惕。人们不无理由相信日本正朝着军事大国急速迈进,其军事战略的积极性、主动性和进攻性越来越明显,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日本现行军事战略的特征进行认真解读。

"专守防卫"攻势化

    日本的军事战略方针在表述上仍使用1976年提出的"专守防卫",但其内涵却越来越明显的具有进攻性。
    军费开支数额庞大。从1983年开始,日本军费就超过英、法、德,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军费开支大国。1987年日本政府突破了军费不超过国民生产总值1%的禁忌,达250亿美元。冷战后日本军费更是一路攀升。进入新千年以来,日本对军事建设的投入猛增。据有关资料显示,目前日本每年军费约为500亿美元,人均防务费超过美国,高居世界第一位。
    实力超过自卫需要。从数量对比看,日本与英国同属岛国,但日本自卫队拥有3倍于英军的坦克,2倍于英军的战舰,1倍于英军的战机。其陆上自卫队人数超过英国陆军和海上陆战队总和。从国土面积看,日本面积只有澳大利亚的1/20,其陆军兵力却是澳大利亚的6倍。从质量分析看,日本自卫队装备精良,技术先进,军事实力足以雄视亚洲。日本拥有太平洋地区最强大的海上自卫队,其实力仅次于美国。特别是在扫雷技术、反潜作战、电子技术等方面,连美国都自愧不如,因此日本自卫队不再是"自卫",而完全是一支进攻型的军队。


军事结盟主动化

    坚持日美军事同盟是日本军事战略的重要支柱,也是其军事战略的特色。日美军事同盟是冷战的产物,最初它的建立主要是保护日本的免受苏联侵犯。苏联解体使日美军事联盟失去存在的基础,而且冷战后双方经济领域的矛盾凸显,贸易磨擦增多。但是,日本政府出于自身利益考虑,一直不脱离与美国的结盟,相反在结盟的道路上表现越来越主动。
    为表示同美国合作意愿,日本政府从1991年起5年内逐渐增加驻日美军开支经费,到1995年全部承担起日本职员的基本工资及美军照明、燃料等全部日元开支部分,极大程度减轻了美军的经济负担。日本利用自身在技术和经济领域的优势,积极同美国开展在军事技术领域的合作,多次向美国提供关键的高新技术特别是电子技术,为美军在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等行动中赢得主动提供了条件。更重要的是,日本政府不顾亚洲人民的反对与美国一起联合开发战区导弹防御系统。另外,双方军事合作不再局限于"后勤支援",合作领域进一步拓宽。如2001年日本挟国际反恐怖之势,派遣作战部队和战舰赴印度洋支援美军的行动,开创了将自卫队派往海外执行作战任务的先例。

防卫对象明确化

    冷战后,日本对安全形势进行了重新评估,认为其周边有诸多"不稳定因素"和"多种多样的威胁",并按威胁程度由重到轻把防卫对象依次列为:朝鲜、中国和俄罗斯。之所以把朝鲜列为第一威胁,主要是因为1996年朝鲜试射的导弹曾经飞越日本上空。日本以台海的紧张局势为由将中国视为次要威胁。俄日北方四岛争端尚未解决,日本便将俄罗斯视为潜在威胁。
    进入新世纪后,日本防卫对象次序出现了调整,把中国视为主要威胁,朝鲜降到次要威胁。在近两年的白皮书中,日本进一步夸大了中国军事实力的发展,声称中国拥有大约100枚射程覆盖包括日本在内的整个亚洲的中程弹道导弹,其政界领导人多次表示要以中国为战略对手加以防范。针对这一判断,日本防卫重点随之变化。由过去针对苏联的"重视北方"转变为针对中国和朝鲜的"重视西方和西南方"。在兵力部署上,日本将西南方向作为重点地区,优先将先进装备配备到西南方向,大幅度增强西南部飞机和战舰数量,同时加强西南部自卫队的合成训练和与美军协同作战能力,提高部队的快反能力和实战水平,以加强对中国和朝鲜的军事遏制。

防卫力量外向化

    战后几十年来,日本政府在自卫队问题上一再放宽限制,不断扩大自卫队的活动范围。自卫队成立之初,防卫区域是以本土为中心200海里范围以内及宗谷、津轻和对马海峡。1978年《日美防卫合作指导方针》出台将自卫队执行任务范围扩大到远东地区。80年代美国进行全球战略收缩后,日本表示自卫队须承担起以日本为中心的"1000海里航线"防卫圈。1997年日美在修订防卫合作指针是使用了"周边事态"的概念,将中国大陆、中国南海和台湾纳入"周边事态"范围。2001年出台的《反恐怖特别措施法》则将自卫的活动范围扩大到印度洋甚至是"他国领域",完全超出亚太地区。
    随着自卫队活动范围的扩大,其相关法案也逐步完善。1992年国会强行通过《联合国维持和平行动合作法》(PKO法案),为其向海外出兵铺平了道路。从1993年开始,日本先后向柬埔寨、莫桑比克、戈兰高地、洪都拉斯等国家和地区派出自卫队,参加维和行动或国际紧急救援行动。1998年《自卫队修正案》出台,规定自卫队可以携带武器赴海外执行任务。 2000年日本修改PKO法,允许自卫队在联合国的旗号下出兵海外"维和",并有行使武力的权利。"9·11"事件发生后,日本乘机出台《反恐怖特别措施法》,打破了向海外派遣作战部队的禁区。而此次"有事法制"三法案的通过,标志着自卫队行使武力的范围延伸到世界各地,彻底实现从"本土防御型"向"海外干预型"的根本性转变。如小泉首相所言,这是"日本政治史上划时代的事件"。
主要参考文献:
⒈《富士军刀--日本军事战略发展与现状》,解放军出版社
⒉《野心与密谋》,中国华侨出版社
⒊《战后日本国家安全战略》,新华出版社
⒋《不谐的音调-悄悄迈向军事大国的日本》,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
⒌《日本军事基本情况》,军事科学出版社
⒍《危险游戏--新地缘军事》,四川人民出版社

作者单位: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研究生队硕士生  张治宇
通    联:南京陆军指挥学院研究生二队张治宇
电    话: 025-8746812(民)
邮政编码:210045
收稿日期:2003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