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日本:潜在的核导弹大国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 时间:2003-10-20

    二次世界大战中, 日本军日主义者依靠其庞大的军事力量发动侵略战争。 给亚太地区许多国家和人民造成空前的浩劫和灾难。战败投降后, 日本子1947年5月开始实施新的《日本国宪法》。新宪法向世界宣告“日本国民决心……消除因政府的行为而再次发生战祸” 。并且, 在第2章“放弃战争”的第9条里,明确规定(日本)“不保持陆海空军及其它战争力量、不承认国家的交战权”。
    半个世纪过去了。《日本国宪法》第9条文字依旧,但现实已与它大相径庭。 今天的日本,不仅是世界经济大国,也是军事强国。1996年,日本国防预算高达500亿美元,超过英、法两国高居世界第二位。几十年来, 在美国的支持和扶植下。日本以“自卫”的名义重新武装起来。 为在亚太地区重执牛耳,它不但重建了一支装备精良的陆海空军,而且还可能成为新世纪导弹、核导弹大国。
     世界一流的固体火箭
    二战后期, 德国用新发明的V—2导弹越海攻击伦敦,造成重大伤亡。 V—2导弹具有快速远程攻击能力并能自动导向目标。它的出现震动了英国, 引起了各国军事、政治领导人的高度重视。战后,作为20世纪后半叶的“尖端技术” ,导弹、火箭在一浪高过一浪的“空间竞赛” 、“导弹竞赛”中,相辅相成、迅速发展。在空间运载火箭开辟宇宙新纪元的同时。 一批能跨国越洋的远程洲际导弹相继问世。几经更新换代, 以固体火箭发动机为动力的弹道导弹已成为当代杀伤破坏效率最高、威慑力最强的武器系统。现在,除了联合国5个常任理事国以外, 还有不少国家想拥有它。其中,最具有实力的是日本。几十年来,它通过发展空间运载火箭,掌握了世界一流的固体火箭技术。
    日本从50年代开始研制现代运载火箭。1970年2月,它用L—4S3级固体火箭将24公斤重的“大隅”号卫星送入太空,成为第4个用自己火箭发射卫星的国家, 70年代引进美国先进的“德尔它”火箭技术后,日本空间事业发展步伐加快。20多年来,它已用“L”、“M”、“N”、“H”、“J”5个系列的11种火箭发射了50多颗不同轨道的卫星,成了一个实力雄厚的空间大国。 频繁地发射,使日本在固体火箭领域——包括发动机的燃料、 材料,喷管技术以及火箭的控制、发射技术等各个方面,都积累了丰富经验并达到了世界一流水平:
    ——燃料。 美国、前苏联先进的固体洲际导弹,都采用“HTPB”复合药作为燃料。日本自80年代起,固体火箭也都采用这种燃料。
    ——材料。 日本的新材料、新工艺历来走在世界前列。它的固体火箭使用的高强度合金钢, 钛合金以及碳纤维增强塑料,都是世界上同类中性能最好的材料。
    ——喷管技术。 固体火箭发动机喷管喷出数千度的高温气体,喉部材料要耐受摄氏2500至3000度高速气流冲刷。 而且,先进的固体火箭都使喷管全轴摆动(即可在各方向上摆动) ,利用喷流方向变化产生飞行控制力。 80年代,日本通过研制H—1箭的发动机,掌握了用最好的耐烧蚀碳/碳复合材料制造高温喷管技术, 通过研制H—2火箭助推器。 掌握了特大型摆动喷管技术。H—2助推器喷管重1985公斤,是美国最先进的MX导弹喷管的27倍。 它采用石墨喉衬。碳/酚醛等抗烧蚀材料耐受高热高温, 采用推力向量控制系统实现喷管全轴摆动。此外,在M—5火箭的3级上,日本还采用同MX一样的“延伸喷管”,与美国同样在这个高技术领域中名列前茅。
    ——控制技术。 N—2火箭引进美国速率捷联控制系统以后,日本开始在空间运载火箭上使用全惯性控制技术提高卫星入轨精度。 在世 界上最先进的电子工业和计算机技术支持下, 日本发展了独具特色的火箭控制技术。 在TR—1A及M—5火箭上,它率先使用光导纤维构成光路激光陀螺, 组成了不仅适用于火箭也适用于导弹的精度高、简单可靠的系统。
       火箭可改成各种射程导弹
    许多研究日本军事工业的学者都指出, 日本虽然没有经典意义上的军事工业,但它拥有随时改变这个状态的工业和技术上的巨大潜力。“固体空间运载火箭” 与“弹道式导弹”之间,技术上本来就只有一纸之隔。 倘若把火箭运载的卫星换成弹头或核弹头,改变飞行轨道,它就成为能攻击地面目标的弹道式导弹或核导弹。
    日本固体火箭品种较多, 用它们可能组成各种战术导弹及中程、远程和洲际导弹。
    日本宇宙开发事业团为进行H—火箭的单项研究实验和微重力实验。80年代至今先后研制并发射了TR—1和TR—1A火箭。 TB—1A火箭直径1.13米, 全重10.3吨,装7吨HTPB推进剂。它可把630至750公斤的微重力实验舱射到265公里高度,并使它落到数百公里外的海面上。计算表明, 如果把实验舱换成700公斤重的弹头,火箭就成了射程超过750公里、 可以装载在越野车上发射的机动战术导弹。这样的导弹,能攻击韩国、朝鲜的目标。
    宇宙开发事业团的河内山治朗曾在1990年著文,展望了加1个3.5吨装药发动机的两级火箭(TR—X)方案。它的射程能力,将超过美国的潘兴H导弹。 潘兴Ⅱ导弹,全重7.3吨,其1、2级分别装3.2吨和2.2吨HTPB燃料。 发射726公斤重弹头时,最大射程可达1800公里。这样的导弹, 能攻击中国东北,华北、华东、华南目标,甚至可以打到西安。
    日本宇宙开发事业团研制的H—2火箭推助器SRB,直径1.8米,装59吨HTPB燃料,海平面推力158吨,工作时间93秒。如将其发动机壳体换成碳纤维复合材料减轻结构重量, 仅用一个单级,就可以便2000公斤弹头的射程达到2500公里以上。
    日本宇宙科学研究所研制的M—3S2和M—5三级火箭与美国及原苏 联远程、洲际导弹主要参数近似。如果将M—3S2(芯级)的第3级和卫星换成弹头, 它就成为一个重约47吨、长约24米的两级中远程导弹。其射程能力与原苏联SS—20导弹相当, 从日本可以攻击远至马六甲海峡的整个东南亚地区目标。
    M—3S2(芯级) 火箭与民兵Ⅲ洲际导弹相比,1、3级发动机综合性能相当,2级发动机比冲比较低、结构比较重、但1、2级装药总量比民兵Ⅲ多8.5吨, 所以总的运载能力与民兵Ⅲ相当。如果它的合金钢壳体用碳纤维复合材料更换, 计算表明它的射程能力将超过民兵Ⅲ和SS—25导弹。 如果适当减少燃料、减少起飞重量缩短弹头长度,即成为可以车载机动发射的洲际导弹。
    M—5火箭比MX导弹大得多。 日本宇宙科学研究所公布它的运载能力是可把2000公斤的卫星射入250公里高空、倾角31°的低地球圆轨道。这个能力, 能使2500至3000公斤重的弹头达到洲际射程。如果一、二级壳体材料改为碳纤维复合材料, 其运载弹头的能力可能超过4000公斤,是名副其实的世界上最大的3级固体导弹。
    具有制造核弹头的潜力
    弹道式导弹的弹头从数百乃至上千公里高空高速重返大气层, 飞行环境极为恶劣。 许多想拥有弹道导弹的国家,都囤无法越过这道技术障碍而裹足不前。 而日本恰好在相关领域里,拥有世界共认的技术优势。
    中远程、 洲际导弹的弹头以4.3至7.3公里/秒的高速和40至20度倾角再人大气层, 巨大的冲击波产生几十个、甚至上百个大气压的外压作用于弹头壳体。 同时,与空气摩擦还产生巨大的热压力和剧烈升温。 承受这样恶劣的环境。需要好材料。60年代,曾用金属中熔点最高的钨合金制造弹头的头锥。 但钨合金的熔点也不过摄氏3500度,而且密度很高, 不久就被淘汰了,1969年,日本东丽公司产生出世界上首批高强度、高模量碳纤维。以此为开端,出现了耐高温、耐烧蚀、抗热震, 密度仅为钨合金十分之一的碳/碳复合材料。70年代末,美 国开始在民兵Ⅲ导弹MK12A弹头鼻锥上采用碳/碳复合材料,洲际导弹弹头防热问题迎刃而解。后来的先进小型弹头,多照此办理。90年代,日本把碳/碳复合材料用于航天技术。 在高性能碳纤维产量方面。东丽公司一直占居世界首位。 1996年2月12日,由2级状态的J—1火箭将1040公斤重的日本“希望” 号航天飞机的“高超音速飞行实验件”射入亚轨道。 火箭开机后,弹头与火箭分离并沿椭圆弹道飞行,它以大倾角(49度)再入大气层后,速度达到14.4倍音速,随后完整地落到1300公里外的海水中。 这次再入飞行试验表明,日本事实上已完成了相当于射程3000公里弹道导弹弹头的再入防热工程考核。 鉴于日本在碳/碳复合材料领域中的技术优势, 可以认为,一旦它决定于,它很快就能制造出洲际导弹弹头。
    除了防热问题, 现代弹道导弹的弹头还面临落点精度控制(即精确制导、 未制导)和反拦截(即突防)两大难题。众所周知,美国在两个领域中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但它常常依靠日本进口高精度电子部件和技术。 1985年夏季“星球大战”计划实施后不久,美国要求日本防卫厅技术研究本部提供掌握的东芝公司的成像寻的装置。 这种装置可不受红外线和雷达干扰, 比常规跟踪定位方法更有效,除了这个例子, 人们还可以通过美国希望从日本获取诸如高速逻辑砷化家器件。电光器件、亚米光刻技术、图像识别技术等,看出日本在“精确制导”及“突防”方面雄厚的实力。
    英国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核动力与核武器扩散的专家们曾经得出 结论, 如果一个国家要想制造一枚简单而适用的原子弹,应具备的条件是:
    (1)掌握核反应有关理论;
    (2)掌握核武器基本装料的物理和化学特性;
    (3)具有制造核武器和实验核装置的技术设备;
    (4)拥有足够的核裂变材料;
    (5)愿意拿出必要的财力物力用于发展核武器。
    他们认为, 头三条几乎每一个具有一定工业能力的国家都能够做到, 因为公开的文献中,报道了许多有关核反应堆和核武器方面的技术, 包括过去很难得到的制造核材料的资料。别说是工业国,就是半工业化国家, 都具有制造第一代裂变核武器的技术能力。只要它们取得了武器级核材料,那么,它们就能制造出核武器。
    日本核原料极其贫乏。据70年代统计,它的天然铀储量和生产量,都不及世界总量的千分之一。为解决核电站的原料供应以及其它目的,日本近几年从英国、 法国购进钚,总量已达4.5吨,其中,已运进国内1.6吨,其余因遭反对尚留在英、法。
    1995年12月8日夜,位于福井县敦贺市的日本“文殊”型快速增值核反应堆发生严重的钠蒸汽泄漏事件、 激起国内外一片反核声浪。除了对核安全的担心。国际反核组织着重指出,“文殊”堆使用的1吨多钚,足以制造120多颗核弹。日本有关当局当然矢口否认此事,但国际反核组织的警告却不是小题大体。
    伦敦国际战略研究所的专家们指出, 在现有的各种核反应堆中,用液态金属钠冷却的快速增值堆(“文殊” 堆正是这样的反应堆)的燃料和产物中,钚总量和可裂变的核材料怀239的含量都是最高的,因此认为它是与核武器制造和核扩散关系最紧密的一种反应堆。 核武器专家们把钚239含量占怀总量93%的钚定义为“武器级钚”,占80%左右的钉定义为“反应堆级钚”。在正常密度下,5至10公斤“武器级钉”(其大小和一个易拉罐差不多)   就能制成和美国投在长崎威为相当(万吨TNT当量)的原子弹。1957年,美国曾进行了一次“反应堆级怀”的武器实验, 证实它也能产生核爆炸,只不过威力只有“武器级钚”的二十分之一。 依此看来,国际反核组织的警告确有根据。而且,稍有核常识的人都知道,钚239含量较低的“反应堆级钚”,经过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的提纯, 能够成为高级的“武器级钚”。日本在这方面起步不晚。 1977年,在奥地利萨尔茨堡的“核动力、核原料循环”国际会议上, 横滨日本汽油有限公司的桥本先生,就曾专题介绍日本1971年6月至1974年10月建造茨城县东海村燃料后处理厂的情况。20多年来,日本在核燃料提纯的后处理技术领域,无疑已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日本的潜力远不止于制造第一代水平的裂变原子弹。 几十年来,通过发展民用核电成长起来的一批核科学家和核工程技术人员, 利用日本核工业的基础和高科技优势, 在与第二代核弹紧密相关的核聚变领域进行了一般工业化国家也望尘莫及的工作。 雄心勃勃的日本人,甚至计划10年后登月, 从氘和氚储量丰富的月球上取回氘和氚。而氘和氚的聚合反应与裂变反应相结合,就是氢弹。
       亡羊补牢犹未迟
    战后曾经统治日本并长期在冲绳驻军的美国, 从其东方战略利益出发, 一直未认真清算日本发动侵略战争的罪行。致使日本军国主义思潮和势力不时泛起,兴风作浪。
    1996年1月,原通产相桥本龙太郎登上日本首相宝座。这位在1994年10月24日国会上讲什么“能否把那场战争称为侵略战争, 我个人有怀疑” 的政府要动声色地把自己一流的固体火箭变成可快速打击远距离目标的战略导弹。
    战后的欧洲对德国发展导弹及核武器进行了严厉管制。 1954年10月23日签订的《巴黎协定》明确规定联邦德国:(1)不得研制长度超过2米、 直径超过0.6米的火箭;(2)防空及短射程导弹的射程不得超过32公里、 弹头重量不得超过22.5公斤;(3)不得在德国领土上制造任何原子武器、化学武器和生物武器。不得拥有钚以及浓度超过2.1%的铀235等核材料。 除此之外,在《巴黎协定》中,还详细规定了检查机构组成、职责以及进行不定期检查的规则。
    40多年来, 德国政府与欧洲各国合作,坚持批判老军国主义,制止新法西斯势力抬头。 虽然德国是现代火箭发源地。拥有研制V—2火箭丰富经验,并具备研制大型火箭和远程导弹的技术知识和工业基础,而且1984年欧洲还取消了不准它生产常规导弹的禁令, 它却一直遵守(巴黎协定) ,只发展卫星,不研制大型火箭。德国从1961年重建航天业至今35年, 先后向太空发射了多颗应用卫星和科学实验卫星。累累硕果, 使德国在国际宇航界占有突出地位,但欧洲却不因此感到有何威胁和压力。
    在亚太地区, 没有管制和限制日本发展火箭的条约和机制。几乎在欧洲签订《巴黎协定》 的同时,日本政府在1955年财政年首次批准拨款发展火箭。 1960年初,政府派出以关义长(三菱电机公司经理)为首的“火箭产业调查团”赴欧美考察。该团在7月提交政府的报告中明确提出:(1)日本可通过“官民一致”,大力发展“堪称时代前驱的空间科学或研制现代武器导弹”;(2)“防卫厅应迅速决定装备火箭武器”;(3)“只要日本拿定主意,实现日、美合作不困难。”由于亚太国家都在忙于自己的事务, 对这个公然违背“波茨但公告”的日本火箭发展方针毫无反应。 所以日本便壮着胆子,在60年代初全面铺开研制火箭。 它们和“三菱重工业公司” 、 “三菱电机公司”、“日产汽车公司” 、“帝国化工公司”等一批新老兵工厂结合,以所谓“科学不界于军事和政治” 为挡箭牌,从固体探空火箭入手,借用美国先进的火箭导弹技术(日、美于1969年7月31日签订“空间合作协议”,日本获取生产“德尔它”火箭的许可证);不到10年便制成3级固体火箭,拥有发射卫星能力和发展远程,洲际导弹的潜力。
    德国和日本都是二战的战败国。由于周围环境不同,几十年后2国在“火箭——导弹” 领域出现了巨大差异,令人深省。新的世纪即将来临, 祈望和平、安宁的亚太各国,应该借鉴欧洲的经验,支持日本有识之士坚持“和平宪法” ,团结起来形成强有力的国际压力,把日本的固体火箭纳入国际限制战略导弹武器谈判的范畴, 对其固体火箭的研制、 产生和使用进行有效的国际监督,制止日本新军国主义势力将它用于侵略亚太的军事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