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小日本海上自卫队的作战思想

来源:全球防务 责编:神话世纪 作者:口香糖 时间:2006-08-04

日本是一个传统的海洋国家,对发展海军有着成熟的经验,有着“成也海军,败也海军”的说法。自明治维新开始,日本就一直重视海军的建设和发展。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日本就迅速发展成为仅次于美国、英国而位居世界第三的海军强国。日本对外发动的侵略战争都离不开海军,海军既是先锋,又是主力。日本通过海军在战争中掠夺了巨额的战争赔款和广大殖民地,海军成了“推动日本发展的第一实力主体”;当海军遭到失败时,日本也就濒临最后崩溃的边缘了。作为岛国的日本的命运是和海军的命运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战前的日本历史也反映了这个事实。日本海上自卫队也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进程中逐步形成了自己独特的作战思想。

  一是不宣而战,以海军实施战略偷袭或进攻。1874年5月2日,日本陆军大辅西乡从道命令陆军少将谷干尸、海军少将赤松则良率领“日进”、“孟春”等军舰向台湾进发,在中国清政府毫无所知的情况下,发动了对台湾的军事入侵,最后以清政府向日本赔偿40万两白银了事。又如中日甲午战争,也是日本政府经过多年的策划和准备而突然发动的一场对华侵略战争。1894年7月25日,日本舰队突然袭击了清政府的军舰“济远” 号和“广乙”号,在陆地上又突然对清军发动进攻,通过不宣而战偷袭成功。此外还有日俄战争。在战争发动之前,日本利用外交等一切手段,隐蔽自己的战略意图,就在日本已在仁川登陆的当天(1904年2月6日),还声明“在宣战之前无意开展军事行动”。2月8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向俄国舰队发动进攻,直到2月20日明治天皇才正式向俄国宣战。日本通过突然袭击的开战方式,给俄国太平洋舰队以重创,并对日本夺得战争初期的战略主动权起了重大作用。日俄战争后,日本根据战争的经验,认为不宣而战是夺取战争主动权的“通例”,而“先宣后战”是“异例”。1925年,这一思想正式写人了日本陆军大学的讲义。此外还有众所周知的著名战例即日本偷袭美国珍珠港。1941年12月7日,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裕仁天皇亲自批准后,经过精心策划,长期准备,不宣而战,偷袭了夏威夷的美国海军基地珍珠港和美、英、荷在太平洋上的属地,重创美军。

  二是控制制海权,从而牢牢掌握战争的主动权。日本近代战略思想的另一个特点是重视制海权,这一战略思想的源流是英国和美国。在甲午战争中,日本认为,对中国的作战为达到速战速决的目的,获得制海权是关键。谁控制了制海权,谁就掌握了战争中的主动权。在日本,首次提出制海权问题的是海军省主事山本权兵卫。他在一次讨论对华作战的内阁会议上同“陆军万能论”者川上操六展开了大辩论。他说:“大凡海国……苟如越海抗敌,先以控制海上权为第一要义。故无论拥有多么精锐之陆军,如用之于海外,必倚重于海军,得保其海上安全,否则终将失败。”他进而论述了海军的具体作用,如保护海上交通线,护送陆军运输船,协同陆军登陆,等等。山本的意见被最高当局接受。由此,参谋本部制定了陆海统筹兼顾的全面作战计划。尔后的战争进程表明了制海权的获得与否的确成了决定战争结局的最关键性因素。如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在黄海海战中重创中国北洋舰队、控制黄海海权后,战争的胜负就基本上确定了。

  鉴于甲午战争中的经验教训,日本在日俄战争中也特别重视获得制海权。为了夺取黄海的制海权,日本军事当局在开战前奇袭了旅顺港的俄国舰队。这次作战虽然战果不大,但却迫使俄国舰队退缩在旅顺港内不敢出动,从而对陆军向中国东北进军起了重要的作用。日俄战争以海战开始,也以海战结束。正由于有了日本海海战的胜利,才最终决定了这场战争的结局。这个战略原则指导下的作战思想对后来日本军事思想影响颇大。1907年4月,日本海军战略家佐藤铁太郎在海军大学以总结日俄战争海战的经验为论据,认为日本要想“维护它在大陆所拥有的权益’,必须“维护制海权所需要的海军力量建设”。他甚至提出了“海主陆从”的思想。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日本的战略指导也都贯穿了“夺取制海权”这一思想。

  三是“大炮巨舰主义”的海上决战思想。日本战略思想的另一个特点是强调大炮巨舰主义的海上决战。在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中,日本都是通过海上决战,消灭对方舰队而夺取制海权的。日俄战争后的1907年,日本根据日俄战争经验制定的《帝国国防方针》确定了“八·八舰队”的海军军备目标。从此,日本的军舰越造越大,越造越多,最后形成正统的“大舰巨炮”海军战略思想。直到日本无条件投降,这种作战思想都主导着日本海军的发展。即使到现在,建设现代化海军、确保海上交通线仍是日本国防发展战略的重要思想,认为海洋国家的“军事作战是以击破敌对的海洋战斗力、封锁海洋、从海洋向沿岸地域进行短促的军事干涉为特色的”。

  四是“封锁与保交”思想。所谓“封锁与保交”,其内涵就是坚持《日美安保条约》,以前苏联为主要作战对象,以封锁对马、津轻、宗谷三海峡和保护1000海里海上交通线为主要作战任务。这一战略是根据日本的周边环境和《日美安保条约》制定的。日本四面环海,离开海上运输则无法生存,特别是汲取二次世界大战时被美军封锁失去海上运输线的教训,所以日本一向视海上运输线为生命线,可以说海军几十年的发展都是围绕这一主线的。

  我们知道,冷战结束后,前苏联对日本的威胁不复存在,安全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日本海军对于前苏联的解体感到如释重负,同时又像美国海军一样,感到冷战期间发展起来的装备变得无用武之地。为了继续保持、发展其海上力量,海军又开始寻求新的作战对象。1994年8月,内阁总理大臣的私人咨询机构在提交给总理大臣的报告《日本安全保障与防卫力量的理想状态——展望21世纪》中认为,世界安全保障环境的现状是:“冷战结束后的安全保障环境与冷战时发生了质的变化,总之,明显的威胁消失了,以美俄及欧洲为中心,军控和裁军在稳步发展,另一方面,不明朗、不确定的现状也使我们陷入不安的境地。”由此不难看出,冷战后日本海军的战略是以《日美安保条约》为基础,以保卫1000海里海上交通线为主要使命任务,积极向海外挺进,显示军事实力;参与联合国的维和活动。概括起来说就是“保交与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