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抗战胜利前后日本在西藏的间谍活动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陆安 时间:2005-09-12

  “西北潜行计划”的出笼

  1942年5月,缅甸沦陷,从印度阿萨姆邦越过喜马拉雅山到昆明的“驼峰”空运,就成了中国唯一的补给线。“驼峰”空运充满艰险,运力有限。于是,国民政府计划开辟一条途

经中国新疆的“西北运输线”,从苏联的不冻港摩尔曼斯克出发,经过西伯利亚到阿拉木图,再进入我国新疆,最后将援助物资运抵重庆。

  日本政府很快便嗅出了一些味道,当即指示日本驻张家口领事馆调查室尽快物色特务,潜入新疆,搜集这条新运输线路的详细情报。几经挑选,最后选定了两名特务木村肥佐生(1922年 1989年)和西川一三(1918年 )。这两人都曾经在内蒙古呼和浩特的日本特务机构兴亚义塾接受过严格的特务训练,还一度混入西北佛寺中为僧,体验生活,精通汉语和蒙古语,称得上是“中国西北通”了。

  1943年9月下旬,木村、西川的“西北潜行计划”得到了日本大东亚省的批准,木村和西川分别领取了1万日元和6000日元的活动经费,前往新疆。阴差阳错进入西藏

  1943年10月,木村化装成去西藏朝佛的蒙古人,还起了一个颇有藏族味道的假名“达瓦桑波”,雇佣了一对蒙古族夫妇担任向导,从张家口出发了。1944年2月4日抵达青海塔尔寺,停留了一周。2月19日抵达柴达木时,虽然对外谎称是赴西藏朝佛,但其真正的目的地仍是新疆,尚未考虑进入西藏。就在此时,当地民团以其行迹可疑为由将他软禁起来。如何逃跑,成了木村昼思夜想的问题。恰好,一个商队准备由柴达木进藏,于是,木村改变了他的行程,决定不入新疆,改赴西藏。混在这个商队中的木村逃出了柴达木,经长途跋涉,1945年9月2日抵达拉萨。在拉萨,他得知了日本战败的消息,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为了不暴露身份,他决定迅速离开拉萨。10月16日,木村抵达印度噶伦堡。

  西川比木村晚一个月出发,化名为“罗桑桑宝”,装扮成蒙古喇嘛。历经周折,木村于1945年10月抵达拉萨。西川也听到了日本战败的消息,随即决定前往印度。1946年元月,抵达噶伦堡。落魄噶伦堡

  噶伦堡是侨居印度的藏族聚居区,也是英国殖民政府对中国西藏地区进行渗透的前哨阵地,社会复杂。两个日本特务一前一后来到这里。相见之后,不胜唏嘘。日本投降了,活动经费也早已消耗殆尽,前途渺茫。木村总算是在当地的一份藏文报纸《明镜报》谋得了一份印刷工的差事,而西川则游走在噶伦堡与西藏之间从事香烟走私活动。结果,在一次强烈的暴风雪中,西川双足严重冻伤。死里逃生后,西川沦落拉萨街头,成了乞丐。西藏哲蚌寺喇嘛见其可怜,将其收留进寺,“学经”为生。

  《明镜报》社是英国殖民政府情报部门幕后支持的特务据点。不久,穷途末路的木村便成为英国特务豢养的刺探中国情报的走狗。1947年2月16日,木村再次潜入拉萨,找到了潜伏在哲蚌寺中的西川。两人一道从拉萨出发,来到玉树,侦察中国当地驻军的部署情况。8月初,返回拉萨。9月初,回到噶伦堡,向英国情报机构作了汇报,由此换来了一笔颇为丰厚的报酬。

  不久,印度摆脱了英国的殖民统治。木村和西川感到依靠英国情报部门施舍的日子长久不了,1949年5月中旬,两人先后向印度当局自首,公开了自己日本间谍的身份。被短暂关押之后,1950年5月12日,两人被驱逐出境。6月13日,抵达日本神户,两人长达八年多的西藏潜行生涯宣告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