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侵华日军老兵为何在卢沟桥下跪

来源:大嘴军事论坛 责编:咔樂 作者:不详 时间:2005-08-30

 

侵华日军老兵为何在卢沟桥下跪(附图)

今年5月19日,原侵华日军老兵本多立太郎在卢沟桥下跪谢罪。新华社发

 

  “日本鬼子”,是中国近代史上由中国民间创造的词汇。从1931年到1945年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使中国人民死伤3500万人。在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时,中国人口有4亿,按那时人口比例计算的话,有近1/10的中国人在日本发动的侵华战争中死伤。因此,“日本鬼子”是特定的年代里、特定的战争气氛中,由中国人民所创造的词汇。这个词汇以最简洁的方式表达出中国人民对日本侵略者的憎恨、厌恶、鄙视和嘲弄。

  我的家乡在河北满城,卢沟桥事变后,日本鬼子迅速进犯到我的家乡。我的家乡方顺桥村的房屋都被日本鬼子烧毁了,家家户户都有被鬼子杀害的父老乡亲。我的两个叔叔也被鬼子杀害了。国仇深,家恨痛,我的父亲就是在那个时候参加八路军的。

  尽管我的家史如此,但我从来都是在冷静和现实之中看待日本国民的。我1980年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夜大学学习日语,1984年开始在日本读卖新闻北京分社工作,后来在日本大使馆领事部工作。我1991年去日本 留学,在日本我采访了20多位原侵华日军老兵,于1997年出版过一本叫《我认识的鬼子兵》的书。直到现在,还有几位原侵华日军老兵和我保持书信联系,其中包括91岁的本多立太郎,92岁的东史郎,85岁的盐谷保芳,77岁的宫永正风,89岁的伊桥彰一和80岁的原关东军护士胜间。

  我家里保存的原侵华日军老兵的来信有几百封。很多人问我同样的问题:“和日本老兵的关系如何?”我认为,不管是在日本采访他们,还是在北京接待来访的他们,我都和原侵华日军老兵们保持着良好的往来关系。这是因为,我认识的曾经参加侵华战争的老鬼子们多数是持谢罪态度和表示忏悔的,我接触的原侵华日军老兵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日中不再战”。

  我一直坚持自己的所见所闻:“亲历过战火的日本老兵和今天的日本右翼学者有着天壤之别的思维状态。”

  我与91岁的本多立太郎通了8年信。本多立太郎早年在日本著名的早稻田大学学习,在1934年到1939年曾经在日本朝日新闻东京总社当过记者。1939年,他被召集入伍来中国打仗。在长江边,他杀害过中国战俘。在江苏金坛县驻防两年后,本多立太郎回国。19年前,本多立太郎开始以亲身经历在日本四处演讲。前前后后他演讲1043次,听他演讲的人数累计18万人。他演讲的宗旨是:一,反对战争;二,侵华战争是犯罪的行为;三,日本应该为侵华战争中所犯下的罪行向中国人民谢罪、赔偿。

  今年5月16日,本多立太郎又一次来到中国,就住在我的家里。当天,我们就在北京一家饭店招待他和六位曾经被侵华日军强掳到日本当劳工的幸存者。“老鬼子”和“劳工”、“加害者”和“被害者”坐在一起吃饭!抗战胜利60年来这还是第一遭。

  5月18日晚上,本多立太郎对我说:“明天去68年前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的纪念地卢沟桥时,我不下跪了。我有儿子、孙子,我很担心我的行为会给他们带来麻烦。”

  我说:“您随便。您的这一愿望是多年前就形成的,您按照自己的意愿做吧。”

  我把一张照片悄悄摆在他的面前,就和他喝起酒来。

  这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他问:“这是谁?”就拿起照片看起来。“我知道照片上的人物,”他侃侃而谈,“这是1970年12月7日,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代表他的祖国,双膝跪在华沙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这个举动感动了全世界。当时,波兰的舆论评论:‘作为反纳粹斗士的勃兰特这一跪,使德国真正站起来了。’”

  我说:“本多先生,您是我认识的学问最高的原侵华日军老兵。您一直给我写信,希望在 抗日战争的纪念地下跪,以表示自己谢罪的心情,那么,明天,您怎么办呢?”

  “明天,我也这样干!”本多说,“这是历史给我的惟一表示谢罪的机会。”

  5月19日上午,我专门约上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的馆长王新华,去见证原侵华日军老兵本多立太郎表示谢罪而下跪的历史时刻。

  5月19日风和日丽,800年历史的古桥上缓缓走来心存谢罪之意的侵华日军老兵本多立太郎。我用手擦擦地面一块平整的巨石的表面,对本多立太郎说:“好了。请您完成自己的心愿吧。”

  我扶本多立太郎站起来的时候对他说:“您很了不起。虽然你是一个平民、一个普通人,但是,你这一跪和日本首相在靖国神社的一拜有天壤之别呢!你是个普通人,可是中日两国1000多年的友好交往史中会记载你今天的行为的!”在卢沟桥上慢慢踱步的本多立太郎笑了,他说:“我就是要告诉伟大的中国人民,日本也有和小泉不一样的人物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