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日本战犯在太原特别军事法庭上的悔罪纪实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王永霞 时间:2005-08-22

   新华网太原8月21日电 题:他们犯下了不可辩解的历史罪行——日本战犯在太原特别军事法庭上的悔罪纪实

  记者王永霞

  历史不会忘记,49年前那场在山西太原市举行的对日本战犯的正义审判。新华社山西

分社原副社长马明今年已经86岁高龄,当年他以特别军事法庭宣传组负责人和新华社记者的身份,亲历了太原审判的全部过程。他向记者讲述了当时日本战犯在法庭上的悔罪情形。

  “1956年的6月10日至20日,那是我生命中记忆最为深刻的11天。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设在太原市海子边的人民大礼堂里,9名日本战犯在法庭上完全失去了昔日粗暴疯狂的神情,他们身穿深蓝色囚服,在众目睽睽之下,低下头颅,听候法庭对他们的审判并对自己的行为做出忏悔。”

  他使部下变成了魔鬼

  【战犯简介】日本战犯菊地修一,被控诉在1944年10月间指挥第七大队第一中队和第二中队扫荡神池地区,在万家洼村把平民张金旺等11人集体刺杀后,推到井里的罪行;犯有在日本投降后,继续留在山西,以参加阎锡山军队为掩护,企图复活日本军国主义,再次侵略中国的阴谋活动,并参加反革命战争的罪行。

  【罪证陈述】我作为日本帝国主义发动侵略战争的工具,侵犯了中国神圣的领土,并且实施了违反人道主义和国际法准则的杀光、烧光和抢光的‘三光政策’,扫荡和平农村时,以射死、刺死、烧死、斩杀、散布细菌、推下悬崖等手段残杀平民。还把俘虏作为刺枪术的活靶,令新兵突刺,进行残杀。又烧毁村庄,使无数中国人民失去家园。不但如此,我又抢夺农村所有财物,不留余粮,使中国人民陷入不得不吃树芽、草叶或饿死的悲惨境遇。

  我于1944年11月上旬,以独立混成第三旅团独立步兵第七大队大尉第一中队长身份,指导该大队的第一、第二中队向山西省神池县进行扫荡,以

搜索一名部下尸体为借口,于11月10日在宋霸王村附近非法逮捕了13名手无寸铁的村民,对他们实行了严刑拷打。为了给战死的部下‘报仇’,我们抱着‘如果是中国人的话,杀多少也没有关系’的想法,于11日凌晨将11名中国村民逐个地用刺刀刺杀,投入井中,然后再从上面投下石头。这使村里许多人变成了寡妇和孤儿,被夺去丈夫和孩子的人们在痛恨之余哭瞎了眼睛,有的小孩也因没人管而活活地饿死。我犯下了不可容忍的严重罪行,这是人能做的事情吗?

  【亲历者点评】马明老人说,菊地修一还干了件惨无人道的事情。1943年8月,他任中尉第一中队长驻神池期间,为给新兵壮胆,抓了几名村民带到神池城西门外,亲自剥去他们的衣服,使其坐在坑内,令中队士兵乱刀刺死。菊地修一这样做是公然违反国际法则,把活活的

人体刺得像蜂窝一样,使其痛苦而死。他使部下失去了人性,变成了魔鬼禽兽。

  不正义的侵略战争必定要被人民打倒

  【战犯简介】日本战犯城野宏,曾任伪山西省政府顾问辅佐官,犯有参与操纵伪山西省政府,制定并且推行日本帝国主义的各种侵略政策的罪行。

  【罪证陈述】城野宏听完了证人对他罪行的控诉后,缓缓地从座椅上站起来,掉转身子,面对他身后旁听席上的听众深深地鞠了一躬,说道,这种侵略战争,不但使几千万名中国人民丧失了生命,损失了无数财产,给中国人民造成了难以计数的灾难,而且使日本人民也陷入苦难的泥坑。

  我进行侵略战争和反革命战争而杀害了无数的爱国战士和和平居民,我在1948年的太原战役中,指挥教导总队,违反国际法而施放了毒气弹。仅在太原牛驮寨前面,就杀伤和杀死了1600余名中国军人,并且在东山一带与伪三十军、十九军共同杀伤1万余人。因为掠夺和进行反革命战争的结果,很多市民以豆粕当饭吃,连豆粕都吃不上的市民饿死在南门外,野狗吃着丢弃的婴儿的尸体,我犯下了不能饶恕的罪行。

  【亲历者点评】马明说,城野宏认为依靠战争占领中国,把中国变成殖民地,就可以依此升官发财。可是,不正义的侵略战争必定要失败。希望以后世界上不要再发生类似的侵略战争。

  他们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谢罪

  【战犯简介】日本战犯永富博之,被控诉在日本投降后曾对日本军人进行“残留”宣传,以及指挥部下对中国人民解放军作战等罪行。

  【罪证陈述】永富博之陈述自己的罪恶时说:“由于我直接犯的罪行和我命令部下所犯的罪行,使许多被害的中国人陷入无限痛苦之中。我要利用公判的最后机会,在神圣的中国领土上,对被害者的家属们,对过去遭到我部下的直接迫害还活着的人们,对全中国的人民跪下来叩头,向中国人民谢罪。”

  永富博之谈到此处,双腿一弯,“扑通”跪倒在地,向他曾经伤害过的60多岁的沁源县农村受害妇女党翠娥表示谢罪。法庭庭长让他站起来讲话,他继续说:在日本侵略中国时期,我曾对许多爱好和平、勤劳、朴实的中国农民和妇女进行逮捕、囚禁、拷打和杀害,同时给这些被害者的父母、妻子和儿女带来了无限的痛苦。许多被杀害的妻子成了寡妇,小孩成了孤儿。特别是1943年10月7日,我在沁源县自强村将11名妇女儿童赶入窑洞内用火焚烧,结果有5个从5岁至12岁的儿童和3个妇女被烧死了。

  日本投降以后,我又梦想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继续残留在山西,屠杀中国人民。因此,我认为我的罪行是非常严重的,我现在诚恳地向受害者的家属和伟大的中国人民谢罪。

  【亲历者点评】生命可以埋葬,但是真相永远无法埋葬。马明说,日本政府的一些官员曾称“甲级战犯在日本国内已经不是罪人”,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是“任意以反和平罪和反人道罪进行单方面审判的”。这些说法是对历史真相的颠覆,是对那些深深忏悔的战犯在天之灵的亵渎。

  在这次特别军事法庭上,日本战犯富永顺太郎、相乐圭二、大野泰治、住罔义一、笠实、神野久吉6名战犯也对自己的犯罪行为作出了极为深刻的忏悔。我国最高人民法院特别军事法庭经过10天的审讯、评议,根据这些被告人所犯罪行和悔罪表现,对这9名日本战犯作出了严正而又宽大的判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