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評介日本的CIA──內閣調查情報室

来源:新浪军事 责编:sunshineself 作者:佚名 时间:2005-04-19

評介日本的CIA──內閣調查情報室
     

‧前  言

  為了「國家安全」、「知己知彼、百戰不殆」,任何國家、政權莫不遵從「情治機構的建立與強化是必要的」這個信條。老布希在當美國總統之前曾是CIA局長,現在的俄國總統普丁亦是KGB出身。蔣經國能夠威權統治台灣,也是先從對情治機構的掌控開始的。

  日本文明開化的先行者福澤諭吉在其自傳中,有一段有趣的敘述,當其以幕府使節周遊歐美各國期間,在俄國曾有接待官員多次誘以金錢,勸福澤留在俄國,均遭福澤拒絕,福澤認為「此必有政治上的特別意味」,這是一百四十多年前的事,也是日俄戰爭爆發前約三十年,這所謂「政治特別意味」,其實就是諜報謀略作為──吸收敵之官員為我間。

  日本也是個很注重諜報的民族,豊臣秀吉、德川家康為爭取統一日本,彼此極力用間,而所謂「忍者」就是諜報部隊。明治政府在日俄戰爭期間,在俄國進行敵後攪亂、蒐集情報工作有卓越的績效,奠下勝利基礎;而「大東亞戰爭」日本慘敗,理由固然很多,但情報作戰力量不足,無法制敵機先,又被滲透破密,是其中頗關鍵的一項,如此焉有不敗之理。

  一般論及日本情報機構,多以「公安調查廳」為日本的FBI,而「內閣情報調查室」,則以日本的CIA來比喻這迷樣的單位,誠值得吾人探究。

‧歷史沿革

  戰後初期日本國內混亂,而國際政治形成冷戰結構,由盟軍總司令部(GHQ)策劃地方自治警察外,並創設「警察預備隊」。由於遠東共黨勢力急遽高漲,美軍亟需中俄情報,於是在1947年3月策動扶持戰前舊將領河邊虎四郎(原陸軍中將、情報參謀次長、駐德武官)、有末精三(原陸軍中將、參謀本部情報部長)等籌組「歷史課」,賦予特權,並由美軍發餉,這個「歷史課」乃成為日本與盟軍G2(情報部門)的對口單位,亦正是內閣調查室的前身。歷史課當時主要是對自俄國、中國遣返的日本戰俘做審問、歸詢,以獲取共黨地區的兵要、軍事設施情報。

  1951年9月盟軍對日和約簽訂後,除美國在後面推動外,內閣首相吉田茂係外交官出身,特別注重情報,而當時的副總理緒方竹虎兼任官房長官,他戰前曾任情報局總裁,鑑於日本並無統籌性的國家情報機構,1952年4月乃建言:「在內閣設立專屬情報機構,使情報運作一元化。」正式催生「內閣調查室」(取代外務省的情報局),而於8月30日正式創設,第一任室長由警察廳警備部副部長村井順擔任,以後便形成慣例,內閣調查室首長均由警察廳人員擔任。成立時僅七位人員,預算七○○萬日圓,規模極小,據說美國曾提供M資金(美國佔領日本期間,在日不法積蓄的秘密資金)二億日圓支援,使內閣調查室漸上軌道,直至1986年7月,中曾根內閣為因應國際化的進展以及社會的高度複雜化,將它調整機能改編為「內閣情報調查室」(以下簡稱「內調」)。

‧催生者與創立者

  一個單位的性質、傳統,由其創始者的經歷作風,多少可窺出端倪,這就是所謂人物誌情報。茲就內調的催生者緒方竹虎及創立者村井順介紹如後:
  緒方竹虎(1888~1956年):
  生於東京,在山形縣長大,早稻田大學政經科畢業。曾擔任朝日新聞社政治部長、主筆、副社長,二次大戰末期的1944年轉入政界擔任國務相兼情報局總裁,掌管箝制戰時的言論。日本戰敗後任東久邇內閣的國務相,但隨即以戰犯嫌疑被短暫逐出公職,1952年恢復任職於第4次吉田內閣的副總理兼任官房長官,強烈主張日本要籌建專門的情報機構以恢復日本的情報能力。其實,緒方還有一段「秘密工作」的經歷,戰時他曾在上海、滿州從事特務工作。

  村井順(1909~1988年):
  生於東京,東京帝大法學部畢業,1935年進入內務省,戰時曾在上海擔任外事警察,實際上是在上海的「興亞院」從事特務工作,所謂「興亞院」就是戰前日本為統治中國而設的官方特別機構,亦即藉特務機關從事販毒,以所得的秘密資金從事各種特務活動。戰後曾任青森縣警察本部部長、吉田內閣總理大臣秘書、警察廳警備部副部長,1952年8月被提拔任命內調首位室長。村井是作風大膽、衝勁勇猛的人物,雖然創立了內調,但得罪了外務省,在歐美出差時被打小報告,僅任職四個月。

‧組織與預算

  1954年9月美國國務院曾正式以備忘錄建議日本,「在當前的世界情勢下,為了確立一國的外交方針、設立防衛計畫,以及樹立國家的治安對策,作為一個主要要素,就是在政府的管理下,要有一個全國性規模的情報組織,日本政府的確需要將現存的情報組織予以強化、補充機能」、「而這個組織要獨立於政治支配(即不受政黨、國會監督),其領導人應相當於部長級」。

  日本內調則於1955年6月在一份「與CIA機構的比較研究」文件中聲稱:「日本與美國的國情、規模、組織等不同,然戰後兩國在政治上、經濟上的連繫極為密切,毫無疑問的,參考美國的組織機構,比參考其他國家更有意義」。

  內調原則上是以美國的CIA為範本,其組織型態也多抄自美國。組織是因任務、業務職掌而來的,內調的任務、業務職掌如下:

任務:
(一)蒐集、分析及調查有關內閣的重要政策情報。
(二)聯絡、調整各行政機構進行蒐集、分析及調查與內閣重要政策有關的情報
   事務。

業務概要:
(一)內閣情報調查室除自行蒐集、分析、調查有關內閣重要政策的情報外,並
   實施對外部團體的委託業務。
(二)連絡與調整相關部會。

組織:
  內調的委託團體及其外圍組織不計算在內,至1999年內調的編制人員僅84人,其中內閣調查官15名,事務官69名(由中央各部會調來,其中以警察出身者較多,約佔三成);另外由各部會派遣來內調兼任者34名及臨時聘顧人員8名。其中所謂兼任者判斷係為便利與各部會的情報連絡,各部會派員到內調實習業務,一般兩年後又會回到原單位,這也是很獨特的。

  內調設室長、次長各一人,下設七個部──總務部、國內一部、國內二部、國際一部、國際二部、經濟部、資料部,各部之下並依其任務需要,掌管對外的相關委託業務。

  另外於1996年4月設置「內閣情報匯集中心」,乃是為因應緊急狀況,由各部會呈報來的情報直接匯集到這裡,具有「戰情中心」的意味,除內調職員5人外,另從警察、防衛、消防、公調、海上保安等5個單位各派4名,合計25名分5班24小時輪值。

  還有為因應電子科技的發展,新設「情報蒐集衛星導入室」,分在東京、茨城、北海道設有衛星接收設施,此業務據研判係與防衛廳合作,就如防衛廳的「陸幕二部別室」專責蒐集分析國外電信資料,亦由內調督導指揮,該二部別室人員有一千五百人,預算10億日圓(計在防衛廳的預算內)。
‧內調的組織圖如下:


預算(以1995年為例):
  1995年內調的預算計18億8850萬日圓(約折合台幣5億3000萬,目前約為20億日圓),本預算即使不包括衛星情報蒐集及隱藏在防衛廳的電信偵收費用,與一般國家的情報機關相比,亦可謂小兒科,更不要跟美國比了。

  其中「情報調查委託費」為12億4500百萬日圓,佔總預算的66%(內調的委託費用一向都佔預算的六成以上),而「內調獨自蒐集情報(非委託調查)則為6億3400萬日圓,約只佔全部預算的3.4%,又「報酬費」(對情報提供者或諜員的酬金)為2億3000萬日圓,僅佔全部預算的1.2%,足見委託調查在內調所佔的重要性。有關預算詳參考如以下的附表。
‧內調的預算概略表 :單位:仟日圓

區   分

1994年度預算額

1995年度預算(案)

對上年度比較增減△額

情報收集及其他調查所需經費

1,879,473

1,888,464

8,991

(1)情報蒐集、分析及其他調查經費

634,422

636,558

2,136

   

82,663

88,892

6,229

   

231,441

231,441

0

職員旅費

2,689

2,689

0

辦公事務費

139,766

135,673

4,093

電腦等用費

177,863

177,863

0

(2)情報的收集調查委託經費
 
情報委託調查費

1,245,051

1,251,906

6,855


‧工作活動內容

文書情報整理
  在情報爆炸的時代中,世界各國由公開文書資料(各種媒體、報紙、雜誌、書刊等)中汲取的情報資料佔全部的九成以上,所以文書情報是一種基礎工作,配合諜員情報才能構成一完整的情報判斷,提供上級參考下決策。一般來說,內調本身最主要的日常工作就是一早(早上五點)即看報紙(含社論),然後摘要整理,在十點前送交首相官邸及各閣僚參考。文書情報的研究整理需要有耐性、專業性,方能連貫並去蕪存真,理出頭緒。日本在這方面確實紮實,尤其在對中國的分析,頗有成果。

委託調查
  內調由於經費預算有限,本身人手不足,為求效率,發揮日本「官民一體」的精神,採取了很具日本特色的企業式經營,如:下游承包商的「委託調查」方式,很少國家的情報工作採用像日本這種委託方式,而受委託的團體、單位,其負責人及核心幾乎都是情治退休人員,既可發揮彼等的專才經驗,又可互相照顧,確為一大特色。

  委託調查的團體以「世界政經調查會」所得的委託費用三億二千萬日圓最多,約佔全部委託費用的25%,這個團體的源流就是前述戰後美軍為蒐集中、俄情報所扶持由舊日本將領所成立的「歷史課」,其後衍生為「亞洲動態研究所」、「海外事務調查所」、「內外事務調查所」,而於1961年7月整合設立為「世界政經調查會」,其宗旨:「提升日本國內外政治、經濟、社會的綜合調查研究及相關知織」,任務為:「(一)蒐集、調查相關資料;(二)承接委託調查;(三)舉辦研討會、研究會;(四)出版調查研究成果;(五)其他為達成符合宗旨的事業」。

  其他超過一億日圓以上的委託團體有「國際情勢研究會」、「東南亞調查會」、「國民出版協會」、「民主主義研究會」等,有關內調的委託調查團體詳參考附表如下:

‧內閣情報調查室之委託調查團體一覽表 :單位:仟日圓

團體的性格

團體名名

設 立
年月日

調

1995年度
預算額()

財團法人

世界政經調查會

1961.7.1

有關韓國、北韓、中國以及歐美各國的政治、經濟、社會及對日動向等的調查及製成相關資料

 

319,557

社團法人

東南亞政經調查會

1967.5.1

有關東南亞政治、經濟、社會等的調查及製成相關資料

114,703

社團法人

國際情勢研究會

1961.9.1

分析國際情勢及製成綜合研判資料

136,424

社團法人

國民出版協會

1961.7.1

有關日本國內新聞、出版、廣播等媒體的論調、社會風潮等的調查及製作相關資料

146,262

社團法人

民主主義研究會

1961.11.1

有關政治、經濟、社會、文化等基礎研究的調查和製成相關資料

100,961

 

海外日本新聞中心

1976.4.1

外國政治、經濟等資料的蒐集、翻譯、整理,以及製成相關資料

241,530

股份有限公司

時事通信社

1945.11.1

速報日本國內外的新聞、消息

 12,546

社團法人

共同通信社

1945.11.1

速報以及緊急速報日本國內外新聞、消息

 17,613

股份有限公司

共同通信社

1972.11.1

外國通信(APUPI、路透社、塔斯社、新華社等)的蒐集翻譯,和整理以及速報

 91,403

財團法人

內外情勢調查會

1953.11.1

外國通信(AFPDPA)的蒐集、翻譯和整理以及速報

 45,919

財團法人

海外放送社(Radio Plays)

1946.1.21

速報對海外的廣播、新聞及製成相關資料

 24,988

   

 

 

 

1,251,908


訪問歸詢
  所謂「訪問」係對從目標國家(主要指中國、北韓、前蘇聯等國家)出來的人士為情報來源而進行純訪談;「歸詢」則是對賦有任務的人,自目標國家出來後的成果驗收。前述戰後成立的「歷史課」,其主要任務即是對遣返日本的戰俘,針對中國、俄國的觀察、體驗等進行歸詢。

  1953年內調的一份機密文件即稱:「有關調查中共的事情極為要緊,對歸國日本人匯集彼等見聞體驗,乃是一絕好的調查機會,懇請列為工作重點」,又稱:「本調查並非思想調查,應以民間團體名目為之,以防日共等團體妨害」,可為註解。

  內調係以美國的CIA為範本,所以其工作方式亦多沿用美國的工作手冊,訪問歸詢的要訣為「內心要細膩周到,外表要誠懇親切」、「內心時時抱持批判、懷疑的態度,外表則要有體貼、諒解、關心的態度」、「進行以在餐桌上對面而坐,一面吃飯一面輕鬆對談為佳」,針對對象的狀況事先充份準備發問的方針。如對「日本物理學者訪中團」成員進行訪問,重點會集中在中國的「原子能力」,美國CIA的手冊就會列出應如何發問,內調官員或委託團體的訪問人員就依樣畫葫蘆。

  日本人具有敏銳的觀察力,喜歡接收知識,因此這方面的績效應有一定的水準。據說以往對中國大陸石油資源、鋼鐵工業的訪問調查情報,CIA給予很高的評價。

人員派遣
  文書情報有其重要性,但若無諜員情報來相佐證對照,則必有其侷限,內調必然也要有諜員進行情報蒐集等工作。但以內調的人力編制及預算,要大量從事諜員派遣必然力有未逮,更遑論長期的佈建、派遣。由以下「內河事件」的典型派遣案,可窺出內調的派遣大概。

  內河昌富1951年在天理大學外語學院的俄語系畢業後,即由學校轉介到「東亞經濟研究所」從事俄國新聞、雜誌等的翻譯研究工作,該所後來合併到「世界政經調查會」(也就是戰後「歷史課」的源流,並且是內調最大的委託調查團體)。1966年10月19日內河掛名在他表哥的貿易公司,赴俄旅遊,10月28日即在伯力遭俄國警察以進入禁區從事情報蒐集的間諜嫌疑被逮捕,俄國宣稱內河的情報工作報酬五百萬日圓,應是誇大之辭(一般多在50萬日圓左右),最後被判刑8年。

  因此我們可以推想內調的派遣案也大多委託外部團體進行,這在世界大概也是日本獨有的。
內調最常用的,除以旅遊方式派遣外,其他如以商社駐外人員、記者特派員、混在訪問團成員內或以留學生等身份從事情蒐工作,其中比較高級的派遣應屬吸收殘留孤兒(戰前遺留在中國大陸的日本孤兒),因彼等從小生長在大陸,對大陸有深入的瞭解,人脈亦豐,其情蒐質量自然高。
周恩來曾在1968年3月警告日本,「中國無法容忍日本經常通過友好商社、新聞記者的管道在中國進行諜報活動」,這可做為日本派遣內調的註解。

  早期內調在CIA的協助下,藉偽裝漁船、偷渡船從事諜報活動,也是假借「船務公司」進行的,主要任務為對共黨統治區內進行情報蒐集及對區內反共組織的支援。據研判「白團」(日本舊將領、軍官組成“義勇軍”,幫助蔣介石進行保衛政權、反攻大陸)多少與內調也有些關聯。

電訊情報
  藉由電子通信(含衛星)偵收分析情報。隨著時代的進步,愈顯得這方面的重要性。日本當不例外,以日本通信科技的進步,應有其一定水準,戰後的「歷史課」亦在CIA資助下設有電訊接收系統,內調成立後隱藏在保安隊(自衛隊前身)裡面,設有「大井通信所」(或稱「特殊國策通信社」),專責接收解讀中、俄的電訊。後來擴大組織,在防衛廳陸上幕僚監督部設「第二部別室」,室長必為警察出身的內閣調查官,亦即內調具有人事權及指揮權,因而人們稱之為內調的「別動隊」,分佈於全日本九個通信所,職掌偵收外國(主要為中、俄、北韓等國家)的電訊廣播,再加以解讀分析,像大韓客機在俄國領空被擊落,以及林彪外逃事件等均有極佳表現。此外內調新近成立了「情報蒐集衛星導入室」,專責衛星的保管維護與運用,新設單位編制48人,並由中央各部會派員來兼任者150人,規模不小,如虎添翼,不容輕忽。

統籌協調
  內調除蒐集任務外,並就情報事宜統籌聯絡、協調各部門。以往由內調室長召集各部會局長以上參加,以利與各單位調整、親睦的「情報連絡會議」,每隔週的星期三召開,又稱「水曜會」,有時會請學者專家做專題演講。

  中曾根內閣時提高層次,成立「合同情報會議」,由副官房長官主持召開,參加者有內調室長、內閣安全保障室室長、警察廳警備局長、防衛廳防衛局長、公安調查廳次長、外務省國際情報局局長,原則上每月召開一次。到1998年10月,為更進一步強化情報機能,再予升格為「內閣情報會議」,由官房長官親自主持,出席者為內調室長、外務省事務次官、防衛廳事務次官、警察廳長官、公調長官(詳細如下表)。



  內調除了對中央部會的情報聯絡、調整外,亦特別注重輿情反應,也會與媒體人士進行「言論人懇談會」,以期掌握引導輿論走向;有時也會進行謀略作為,在某雜誌上發表對「政敵」不利的資料。

‧評價與展望

  美國「時代」雜誌曾對世界各國情報機構進行評價(分四個等級,即以一顆星到四顆星評價),其中列為最好的四顆星的分別為CIA、KGB以及以色列、英國情報機構,西德、法國、日本、中國、波蘭為三顆星,韓國則只被列為一顆星。

  日本被評為三顆星,乃指內調而言,尤以其對經濟方面的調查、電信接收、分析的能力出色。內調在1977年其本身的一份刊物創刊號「明日的課題」稱:「內調職員才一百來人,扣除人事費預算僅十四億日圓不到,美國CIA的職員則達到一萬五千名,7億美元的預算,日本與美國的比例為1:150」。以經費預算及人員編制,加上日本憲法放棄戰爭,不承認交戰權等的制約,內調有如此成績,確屬難得,其評價如下:

委託調查,優劣互見
  在人手不足,財力惟艱的情形下,又無本身培養訓練機構,委託民間調查,這種日式經營方式,確實不失為彌補之道,委託團體的幹部多是情治退休人員,職業經驗豐富,而若出差錯,則可將責任推給民間。然相反地,委託團體權限不足,觸角受限,難以發揮工作。再者,情報工作重視紀律與保密,委託團體除非很「愛國忠誠」,否則很容易洩密,由此亦可推斷,根本無法進行高級佈建。

強化機能,擴大組織
  由於「公安調查廳」式微、萎縮,而內調隨著時代演變,其機能有被強化的趨勢。內調在招募人員,還公然以公文逕致公安調查廳人員,擺明公安調查廳難免被整頓、裁員的命運,歡迎轉來投靠內調。內調除了在自衛隊掌控「別二室」電訊偵收的別動隊外,又新增設「情報收集衛星導入室」。強化機能、擴大組織可謂內調今後的發展趨勢。

無培訓班底
  情報工作幹部的養成、訓練,關係著工作的好壞。內調有從中央各部會遴選人員至內調兼任,兩年後歸建,有利業務的協調,但一個情報機構沒有本身的班底,很難形成強而有向心力的團體,內調易陷於無培訓班底的弱點,僅靠委託調查,實難冀求佈健高級情報。

‧結 語

  以美國CIA為模子的日本內調,有人揶揄為“the plastic model of CIA”,其預算為公安調查廳的九分之一,美國的一五○分之一,在不具備逮捕、強制搜查的能力,以及日本戰後社會的大環境改變,先天已有不足,但若以預算與工作成果來衡量,應是難能可貴,難怪隨著時代的演變與需求,內調機能越來越強化,組織也愈來愈擴張,確立為日本國家的統籌情報機構的地位,已是其必然的趨勢,當然在人力、財力限囿下,內調還是會發揮其具有日本特色的承包制──「委託調查」,而美國的影響力也會繼續強化下去,所以從另一角度來說,日本內調猶如美國CIA下的委託調查團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