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日军526部队——鲜为人知的生化实验部队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不详 时间:2005-03-02

 

日军526部队——鲜为人知的生化实验部队(附图)

526 鲜为人知的生化实验部队

 

  用细菌杀不掉就关进“死亡之箱” 再次用毒气残害 拿中国人做实验与731成为恶魔兄弟

  526 鲜为人知的生化实验部队

  我们回顾这段历史的目的不是为了好奇,而是为了纪念,是为了更好地解决历史遗留

给后人的令人痛苦的后遗症。无论是731部队,还是526部队,虽然它们已被永久地埋进历史的废墟里,但它们所造成的痛苦却远不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两位中国专家的解析

  526辅助516 与731成为恶魔兄弟

  与臭名昭著的关东军731部队相比,国人对516部队知之甚少,对于526部队则更加陌生。526部队是否存在,它究竟是一支什么部队?张子山提供那块铜牌时曾说,历史上没有526部队的记载。其实他错了。

  “中国人对731部队知道的多一些,其实在日本关东军中还有一支以化学战研究、实验为目的专门的化学部队,它与731部队性质相同,并与731部队协作进行人体实验,代号为516部队。526部队是日本关东军516部队的练习队,它主要为516部队的化学实验做辅助工作,因此它在史料上的记载不太多,但也并非空白。”中国社科院近代史研究所副所长步平指着《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化学战》上的文字对记者说。这本书里提到了526部队。

  步所长说,1937年日本成立了关东军技术部,两年后发展成关东军化学部。516部队和731部队是它建立的两支进行生化武器实验的化学部队。731罪证陈列馆王鹏馆长这样解释两支部队的关系:“516部队以化学武器为主,主要是芥子气、路易氏气等毒气;731部队则以细菌战为主。但两支部队之间也有合作,731部队进行某些实验时516部队会派员参加。”

  一个日军士兵的阐述

  进入“死亡之箱”

  “马路大”被毒气杀害

  《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化学战》上记载着作者对一个当年在516部队服役的日本兵高桥先生的访问。“高桥的任务是给731部队运送玻璃器皿,并在那里组装毒气实验装置,就是一种被称为‘死亡之箱’的毒气发生和实验装置。这种装置是专门用来做人体实验的,它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用铁板围成的正方形,每边长3.6米;另一部分是每边长1.8米的正方形,除上下两面外,其余四面是特殊的防弹玻璃,其中的一面是门,打开门可以把实验载体沿轨道推入。这两部分之间用管道相连,第一部分产生的毒气沿管道进入第二部分,作用于这里的生物不可能活着出来,所以这套装置被称为‘死亡之箱’。

  “一对苏联母女被送进去,接通毒气后,母亲用身体压住女儿,但女儿还是受到毒气袭击,表情非常痛苦。很快母女就双双死亡了。

  “被关在玻璃罩里的‘马路大’(被称作‘木头’的中国人)瞪着愤怒的双眼,想挣扎着冲出来,但身体被牢牢地绑住而无能为力。516部队的队员们接通电源,打开旋扭……毒气进入玻璃罩时,‘马路大’发出声嘶力竭的叫喊,身体拼命地挣扎蠕动,接着就眼睛向上一翻,口中吐出白沫,四肢僵硬,头忽地垂下去,生命就此结束。设在哈尔滨的731部队大部分‘马路大’是在日军战败时是被516部队的毒气杀害的。”

  一名原526部队士兵的忏悔

  在世日子不多了

  请让我亲自谢罪

  金子时二是原526部队的队员。当年的他无论如何不会想到,50余年后他再度踏上这片土地时竟是怀着如此痛苦不安的忏悔之情。步所长向记者讲述了他的故事。

  “金子曾奉命参加了将200多个毒剂埋在地下的行动。1995年,已是70多岁的他执意到中国东北‘谢罪’。我见到他后主动上前和他打招呼,请他坐下,但他很紧张,只一个劲地行鞠躬礼。他认为自己是来谢罪的而不是客人,没有资格坦然坐在沙发上。

  “老人特意请人写了一份悔过书,他说自己不是名人,也不是学者,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当年战争结束时他所在部队为了掩盖使用化学武器对苏联作战的行为,就把200多个毒剂罐埋在部队附近地下。他在世的日子已经不多了,他想用实际行动表示深深的歉意。当时我们给他看了一些受到毒气伤害的人的照片,老人紧张地不停地擦汗。由于过于激动他瘫在沙发上站不起来。我们一行人的心情特别复杂。”

  在日本,一些有良知的老兵在忏悔自己罪行的同时,更愿意借自己的记忆找出那些埋在土里、倒入河中的毒气弹,以此赎罪。

  文/本报记者 袁婷(部分摘自《日本侵华战争时期的化学战》一书)

  资料链接

  日军遗弃毒弹有集中泄漏的危险

  根据我国相关部门统计,发现或怀疑有日本遗弃化武的地区包括:安徽、河北、黑龙江、江苏、吉林、辽宁、山西、浙江和内蒙古等十几个省区,其中以东北地区最为集中。毒气弹总数约200万件。毒气弹历时60年,锈蚀严重,不少已变形甚至泄漏,且由于同一时期被掩埋,有集中泄漏、爆炸的危险。

  关键词: 526部队

  当年,日军在广岛县竹原市的大久野岛上的“忠海兵器制造所”制造毒剂后,运到位于齐齐哈尔的516部队进行实验。大多数毒气弹的发射采用迫击炮方式。

  516部队有严密的分工和流程,其中专门进行发射和运输的人员,最开始组成迫击第二联队,代号为525部队;后来改名为迫击第10大队,代号为526部队。因此526部队实际上是516部队的练习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