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的调整走向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 时间:2003-10-20

2001-09-05 09:34:45

  
  新华网北京9月4日电 《瞭望》新闻周刊在最新一期刊登署名杨运忠的文章,题目是《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的调整走向》,全文如下:

  今年8月18日,日本政府终于决定解除关于日本自卫队参加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主体业务的冻结,放宽自卫队参加维和活动的5项原则。并根据这一方针,预定在秋季临时国会上提出《协助联合国维持和平活动法案》的修改案。从日本政府的这一决定,可以看出新世纪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的调整走向。

  进入新世纪以来,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面临的国内外形势发生了新的变化。一方面,日本国内主张调整防卫和安全战略的呼声不断高涨。整个20世纪90年代对日本经济来说,是“失去的10年”。低迷的经济状况与焦虑的国民心态,使日本社会的保守倾向日趋膨胀,极端的民族主义情绪迅速滋长,对强硬政权的期望日趋强烈,小泉纯一郎的上台正符合了这一期望。小泉上台后,表现出了强硬的政治姿态,公开主张要重新审视日本的防卫和安全战略,制定与日本走向政治大国战略相适应的新的防卫和安全战略。另一方面,美国布什新政府执政以来,也以强硬的鹰派色彩著称,期待日本调整防卫和安全战略。布什政府重视军力的战略动向与小泉政府扩展军力的战略欲望正好不谋而合,成为日本调整防卫和安全战略的重要国际背景。今后日本将:

  ——坚持日美安全保障体制,形成多种形式的安保框架。

  日美安全保障体制既是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的基石,又是日本发挥多边安全作用的基础。自1997年9月《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颁布以来,日美安保体制已经成为一种“涵盖亚太、多维渗透、攻防兼备、平战结合”的全方位体制。今后几年,日美安保体制将呈现出两大动向:

  一是建立机制化、规范化的新的合作机制。1999年4月,日本国会根据《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通过了以《周边事态法》为核心的3个相关法案。去年,日本制定了一系列与之相配套的“战时法律”。日本政府打算,经过今年的努力,基本确立与《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相衔接、相配套的法律体系。与此同时,日美两国军方加紧组建战时体制。

  二是建立大范围、深层次的合作体制。今后几年,日本将以参与战区导弹防御系统的研制为中心,深化与美国在亚太地区的军事合作。与此同时,日本将采取多种形式构筑未来的安全保障框架。这些形式包括:开展更加广泛的多边和双边军事外交,参与区域性的安全合作与对话组织;更多地进行人道主义方面的多边共同训练,增加执行人道主义救援任务的能力;更多地参与联合国维和行动,发挥与日本国力相称的维和作用。

 ——修改和平宪法,为走向军事大国扫清障碍。

  日本政府认为,随着日本经济实力的强大和国际地位的提高,和平宪法已越来越不适应日本未来发展的需要,修改和平宪法大势所趋。因此,修宪是新世纪摆在日本政府和国民面前的最重大的政治课题。对宪法修改问题的争论由来已久,但过去的争论更多的是停留在口头上,即争论的焦点是要不要修改宪法问题,而现在争论则已经围绕实质性的问题而展开,即争论的焦点是怎样修改宪法问题。

  从日本自民党去年4月下旬提出的修宪草案上看,今后修宪争论将围绕“宪法第九条”和“首相的产生与权力” 这两大问题展开。主张修宪的人绝大多数都认为应该修改 “宪法第九条”。自民党提出的修宪草案中,删除了“宪法第九条”中不允许拥有陆、海、空军事力量和交战权的条文,明文规定拥有“陆、海、空军及其他组织”和允许自卫队的存在,允许行使集体自卫权,强调“国民有对国家安全作贡献的义务”。

  向战后最大的“政治禁区”和平宪法开刀,已成为小泉政权的既定方针。日本修宪的基本趋势不可逆转,“和平宪法”的修改将只是时间问题。日本对“和平宪法”的违背乃至最终抛弃,将为日本明目张胆地走向军事大国扫清障碍。

  ——强化质量建军,建立一支精悍、高效的现代化军队。

  建立精悍高效的现代化军队,是日本质量建军的基本方针和基本目标。新世纪日本将更加强化这一方针。今年3月1日,日本防卫厅出版的《2001年东亚战略概观》对始于2001年度为期5年的“中期防卫力量整备计划” 的基本特征作了深入研究,认为合理化、高效化和精悍化将是日本自卫队今后发展的基本方向。为此,日本在新的5年计划期间,将根据“重点防西、防特工、防生化、防‘ 黑客’、灾难救助、海上护航和快速反应”的战略任务,主要从两方面进行调整:

  一是改编作战部队。为了适应亚太地区安全环境的新变化和《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的要求,建立能够灵活应对各种威胁的编制体制,将对作战部队进行改编。二是增强武器装备。大力发展高技术化、超大型化和远洋化的先进武器装备,是日本加强质量建军的战略举措。在新的5年计划期间,日军将以重点加强海空军武器装备为重点,全面提升日军的装备现代化水平。

  ——逐步行使集体自卫权,使日本自卫队拥有完整的攻防能力。

  集体自卫权问题是日本现行宪法明文禁止行使的。由于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日本军队职能受到极大制约。近年来,随着日本防卫战略的调整和防卫方针的改变,以及对和平宪法的突破,行使集体自卫权问题成为日本政府争论的一个焦点问题。对此,日本首相小泉纯一郎曾明确表示,为了使日本“成为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就应该赞成行使‘集体自卫权’”。小泉还引用1960年日本首相岸信介的见解来为自己争辩。岸信介当时的见解是: “虽然日本在他国领土、领空和领海上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但是在本国的领土、领空和领海上或在公海可以根据情况行使集体自卫权。”这就表明小泉政府企图竭力推动日本行使集体自卫权。事实上,自从1997年《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发表以来,日本现行宪法所禁止的集体自卫权问题就受到了越来越严峻的挑战。按照日本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内涵,日本自卫队对美军仅限于提供基地和经费等作战任务以外的支援,而《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实际上就是日美两军的联合作战计划。近几年,日本制定了一系列“战时法律”,使这一联合作战计划在日本方面得到了法律的具体化。所有这些,都已开始冲破宪法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的禁令。因为在日本看来,如果不能行使集体自卫权,就无法与美国进行真正的合作,日本也无法承担更多的军事责任,《日美防卫合作新指针》也将名存实亡。因此,以日美安保体制为框架,首先在日本领海和公海范围内逐步行使集体自卫权,将是日本政府突破这一禁区的有效途径。


  ——加强海上航线防卫,确保海上“生命线”安全。

  从波斯湾经印度洋、马六甲海峡、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到日本的海上航线,被日本视为其经济的“生命线”,日本石油进口的90%都是通过这条航线。日本认为,这条海上航线的安全,“直接关系到日本的生死存亡”。因此,确保海上航线的安全就成为日本防卫和安全战略调整的重大课题。对于这一航线的安全,日本将通过:用军事力量确保1000海里海上航线安全;以日美安保体制做掩护,扩大对海上航线的军事防护;频繁在南中国海地区举行双边或多边军事演习,加强在这一地区的力量存在等形式来实现。

  ——突出防卫中国,涉台军事动向日趋明显。

  重点针对西南方向,突出防卫中国,是日本防卫战略调整的重要动向。近年来,日本对我的军事关注日益加强。去年的《防卫白皮书》明确强调了“包括日本在内的亚洲地区都在中国中程弹道导弹射程范围内”的观点。今年的《防卫白皮书》对中国的军事实力“进行了详尽的记述”,表示了更强的戒心。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日本涉台军事动向日趋明显。今年初,日本外务省高级官员公开表示,台湾海峡是事关日本安全与繁荣的重要地区,日本“必须予以充分关注”。日本已事实上将台湾纳入其“周边事态”范围,并以“台海发生战事”为背景进行军事应对的准备。近年来,日本或与美军一道,或单独举行“台海战争”为背景的军事演习。这表明,干预台海事务,介入台海局势,已经成为日本调整防卫和安全战略的新动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