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日本将成为情报大国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 时间:2003-10-20

   根据1996年4月日美两国签署的安全保障条约,日本防卫厅成立了新的统合情报本部, 搜集整理大批精密军事地图和间谍卫星照片,并与美国合作开展全球间谍活动, 同时,日本将发射第一颗间谍卫星,为其梦寐以求的军事大国服务。“统合情报本部”
      应声而出
    美国和日本从去年11月4日起举行两周联合军事演习,演习取名为“九七利剑” 。双方共有22000名士兵参加。日方派出10000名自卫队员、 11艘军舰及130架战机。这是美日两国去年4月新签署日美安保条约后首次进行的三军联合演习。
    但是, 新签署的日美安保条约给日本带来深刻变化的,并非是这种过去也进行过多次的联合军事演习, 而是依据新条约,日本防卫厅即将增设独立的“统合情报本部” 。这个新的情报总部有1650名工作人员, 今后将扩充为2000人,初步预算定为6500万美元,总部设在日本自卫队总部所在地、 东京都中心的市之谷。这里也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本皇军总部的旧址。
    “统合情报本部”主要工作是对全国6个“监听站”获得的电子情报进行汇总和分析。这个新情报总部的设立将结束
    日本战后几十年里在军事情报方面对美国军事情报部门的依赖。 这是日本国防政策的重大变化,引起国际关注。
    防卫厅新的情报组织“统合情报本部”从1997年1月起运行。它将强化情报工作和培养高质素的情报人员, 提高情报系统的综合分析能力。 “统合情报本部”的工作分为四个方面,分别研究各国保安,国防政策; 分析邻近国家动态;了解世界其他各国情况以及通讯电波部门。
    防卫厅的“统合情报本部” 将建设庞大的电子影像资料库,收入精密军事地图和卫星图片。 它还将扩展全球情报活动,包括欧洲、中东等, 它将与美国、韩国等地区进行情报合作,并最终发展成像美国中央情报局那样的机构。
    近10年来, 情报部门的一批批“少壮派”,通过当驻外武官,亲睹真实的国际军事现场, 如两伊战争、海湾战事、联合国检查伊拉克化学武器库等。
    这批“少壮派” 现今大多已晋升到少将或准将级。他们中的许多人并非日本防卫大学毕业, 而是普通大学毕业生。这是因为军事部门日趋专业化和科技化, 须有强大情报部门和军事设备作后盾,广泛吸收人才是当务之急。 日本的防卫体系除了政治和财政上的制约外,防卫厅主要官员也派文官出任。
     卫星将提高情报质量
    1996年5月,首相桥本龙太郎宣布,日本将发射第一颗间谍卫星。这是日本强化情报提高分析能力的关键。 此举受到日本军界的欢迎,但专家指出, 日本要减少在情报方面对盟友的依赖。日本国家防卫研究所的研究员西原说: “在我们周围有些潜在的敌意国家,而我们还缺乏了解与分析他们内情的手段。”
    但日本著名军事评论家松井茂却对《亚洲周刊》 说,日本情报部门的独立性在逐步提高, 然而今后完全独立的可能性近于零。原因之一是日本对拥有卫星的美国依存程度很高, 再就是美国也不可能允许日本情报部门的独立。
    松井茂说, 近年日本情报部门搜集情报的能力有显著提高,所以日本情报部门的“独立” 之说也就一直不绝于耳。“但到目前为止没有这样的事实”。
    至于日本发射间谍卫星, 松井茂说。仅仅停留在议事阶段,这件事不是说做就可以做的。为了搜集军事情报,日本必须使用性能更好。容量更大的间谍卫星。 但是如何克服财政方面和技术上的难关,应当说还没有什么具体的设想和方案。
    松井茂说, 对于日本提高防卫能力。特别是具备情报搜集能力一事, 美国似乎存在某种矛盾心态。一方面,随着日本防卫能力及情报搜集能力的提高, 美国的财政负担可以得到减轻。但美国同时又担心日本实力增强,美国的对日本的影响会逐渐减弱。
    松井茂说,日本的防御对象,也就是假想敌,过去一直是俄罗斯、朝鲜和中国。 但俄罗斯近年在军事上对日本的威胁正逐步消失,日本目前担心的是中国和朝鲜,尤其是朝鲜经常在朝鲜半岛上引起事端。
     日特工活跃国际舞台
    据报道, 去年夏天,在中国大陆的付肃省嘉峪关,一名日本“游客” 的反常举止被两名解放军发现,而被押往当地国家安全局接受审查。两名军人后来也因此获得嘉许。
    另据《亚洲周刊》经澳大利亚驻日大使馆查证。1995年5月,澳大利亚驻印尼雅加达的大使馆内发现日本特工安装的窃听器, 于是向日方提出抗议。日本以“官样文章”回应:“不予置评”。
    1993年7月,韩国的汉城地方检察院逮捕了日本富士电视台驻汉城支局长征原昌人, 指控他向两名前日本驻韩使馆武官福山一佐提供二级及三级军事机密。 对于这一尴尬事件,后来由日本陆上自卫队调查部长国见昌宏解释为, “若从媒体获取外国军事情报供本国军事专家参考, 是很普通的事情。但也不会流入民间……我们无责任归还所得资料。”而牵连其中的出卖情报的韩国少校也被当局判处10年徒刑。
    日本情报部门也重视台湾。 据台湾安全局高层人士说,日本对台湾情报的了解极为完备, 从过去殖民时代起日本对台湾就有完备的资料。
     日对台情报巨细靡遗
    从台湾几次向日本的索赔事件, 也能看出日本对台情报的巨细靡遗。台籍日本兵向日本索取军费或二次大战时发行的邮政汇券的索赔,日本方面要求台湾提供户籍及邮政资料档案的精确度, 令台湾的情报单位讶异。
    据台湾情报单位高层人士说, 日方情报部门的搜情工作堪称世界一流。 并达到全民搜情的地步,驻台的“日本交流协会”下分总务部与经济部, 总务部与经济部又分小组,每个小组都有搜情的任务,除了“日交会” 外,在台的日本侨社——“日本人会”也经常协助日本搜集情报, “日本人会”的分工更为细密。其下没有教育、新闻、财政, 妇女、文化、甚至高尔夫球等等机构,不下十个委员会。当“日交会” 不方便出面搜集情报时, 也通过“日本人会” 出面。因此,“日本人会” 定期聚会或改选理、监事时,“日交会”的所长都一定参加,表示重视。
    据台湾安全局内部表示, 日本在台情报活动时,除“日交会”、“日本人会” 外,日本的大商社如丸红、松下、三菱、日立等财团,也可能积极为政府搜集情报, 直接提供给内阁。总之,日本对台湾所做的憎报工作应是各地最完备的, 加上日方搜情人员都操流利中文、具东方人脸孔,在从事情报活动时远比“美国在台协会”的官员方便。
    情报战是比金钱和技术
    日本过去进行对外军事扩张, 而现在对外进行经济扩张,情报可以说一向是日本的生命线。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日本军事情报的搜集只能在日美安保军事协定的名义下进行, 而这一任务的实际执行者是由外务省派出的各国武官, 以及陆、海、空白卫队及防卫厅直属防卫局的调查课。 日本情报搜集已和几十年前大不相同。单枪匹马的秘密作业方式已逐渐式微, 情报搜集已95%公开化,变成一场比技术、比装备、 比金钱的竞赛。日本则是亚洲最大的电子侦察、卫星接收、电风窃听、 密码破译的基地。早在1958年,当时最为先进的高空侦察机就已经出现在日本美军基地。 ,而今天在冲绳嘉手纳基地,已配有美国的SR-71战略侦察机。
     高水准破译汉语密码
    日本掌握着世界上最高水平的汉语密码破译技术, 约有1000人参与电波的窃听与破译工作。他们较为出色的成就是较早得知1971年9月13日北京发生的林彪事件。 当时林彪乘三叉就飞机逃往苏联,坠毁于蒙古。 中国全国范围处于一级战备状态,禁止一切军用与民用飞机飞行,军队取消一切休假,空中电波量激增。日本方面于9月20日,即林彪事件9天后,通过《朝日新闻》记者断言“在中国发生了异常事件”。而北京公布林彪事件已是第二年的7月了。
    日本情报机构在战后最为成功的例子, 是1983年9月1日大韩航空公司客机被苏联战机击落后, 日本军方公布苏联战机驾驶员与地面控制人员的通话录音带, 终于迫使克里姆林宫承认自己击落韩国客机,令256人丧生。日本内阁官房长官当时公开宣称,是自卫队监听站监听到了苏联空军驾驶员的对话。
    而近年则有两件事使日本情报部蒙羞, 一是朝鲜1974年曾向日本试射导弹。 导弹虽近在身旁,日本却一无所知,要靠美国告知;二是在同一年, 苏联在日本海倾倒核废料,日本各部门竟全都茫然无知。此事后由国际环保组织“绿色和平”通知日本政府,东京才大吃一惊。
    据了解, 日本政府高层定期限日本情报系统领导人开会。会议名叫“内阁综合情报会议” 。会议每次都有一批紧迫的课题,譬如:朝鲜危机可能引发大量难民;朝鲜人民军的新动向;竹岛(韩国叫独岛)问题等。 近期出席会议者是内阁情报会议议长兼内阁官房副长官古川贞二郎, 内阁情报调查室长大森义夫、内阁安全保障室长三井康有、外务省国际情报局长茂田宏、 警察厅警备局长杉田和博、防卫厅防卫局长秋山昌广、公安调查厅次长河内悠纪等。
     内阁情报会议的由来
    内阁情报调查室的诞生, 要追溯到中曾根康弘当首相的年代,当局发现情报不足, 各部门也缺乏情报互通,于是由政府出面从各部门借调,集合了100人左右,组成了内阁情报调查室。冷战结束后,日本情报工作反而全面加强。 内阁情报调查室的分工情况是,对外情报分国际一部及国际二部。国际一部负责谍报、电子和人物的情报。譬如,朝鲜金正日接见外宾, 接触的是哪些人?该部门还设有商社班,在世界各地有网络; 交换班则与外国的情报机关(如美国中央情报局)交换情报,此外还有朝鲜半岛班、中国班、俄罗斯班、美洲班、非洲班、中东班、欧洲班,东南亚班,还有军事班和“特命班”。
    国际二部是负责公开的情报搜集, 如新闻资料、公开发言等,24小时运作, 向首相及官房长官提供消息。内阁安全保障室主要担任制订防务政策的顾问及策划工作, 组织上分为“总括班”、“军事政策班” 、“重大紧急事态班”,为制订防卫大纲和中期防卫政策提供资料。
    名义上属于法务省的公安调查厅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情报机构, 人员分布全国, 主要是对付国内的左、右翼极端分子和早期的共产党活动, 也监视驻日本外交人员。公安调查厅分为监视国内人士的“调查一部”和“调查二部”。
    “调查二部”又分3课,第一课针对在日本的亲朝鲜的机构和商业社团等; 第二课的目标是中国人;第三课对准俄罗斯外交人员及商业活动。 公安调查厅也向海外派遣情报人员,如海湾战争期间派员到以色列.每日发电讯回国报告: 又如1994年派员侦察俄国卖破旧潜水艇给朝鲜, 潜水艇究竟是不是废铁,或是装上了新的军事设备?交易的全过程都有人监视。
    警察厅的情报工作主要是由外事课担任, 对付外国的间谍活动以及恐怖分子, 并配备反恐怖特种部队。  外务省的国际情报局是号称“外国情报的大本营” 。它配备高科技的电子密码机及完善的保密设施, 不过操作人员并没经过谍报训练,在事态紧急时不能为首相作判断提供情报。
    防卫厅设有调查课, 搜集邻国的军事战略情报,同时自卫队各师团也都设有调查组, 对上一级调查部门负责。防卫调查课备有强大的通讯电彼接收器,用高科技器材破译密码,在全国设6个监听站,24小时工作,1000多名工作人员。
    内阁官房的内阁调查室除了统筹全国各部门的专业情报组织, 还委托各个省厅、 企业、团体进行。日本商社历来就有力国家提供情报的传统, 并被视为爱国的一种义务。第二次世界大战时,在中国最大的日本企业南满铁路, 仅调查部就有1200人。调查报告书涉及中国抗战能力、 东北物资供给能力、战时经济等等。这种调查报告出自一个民间商社,是颇为奇怪的,在西方是极为罕见的。
    目前, 日本政府对外情况调查的主要窗口是日本贸易振兴会。该会有近百个驻世界各地的事务所。 日本政府对外贷款、对外援助的意见书, 基本上都由振兴会提出。该会同时搜集各国的政治、经济、贸易情报。有了政治、经济、贸易情报,也不难分析出军事情报。此外,日本有实力的丸红。 三菱等一流大商社都设有调查部,这些调查部的调查能力都不容小看。
     不放松对自己人监视
    日本情报部门也不放松对内的监视, 主要以防间谍的面目出现。警察厅的警备公安警察, 在日本各地警察局署设有专属部门,负责揭发间谍及监视外来可疑者。 公安调查厅曾破获外国谍报组织对日本自卫队的“渗透” 。1980年日本情报机关曾破获以陆军高级将官宫永幸久为首, 包括两名校官、两名副官在内的为苏联服务的间谍案。这一案件引起轰动, 并导致当时的防卫厅长官久保田及陆军自卫队长官永野辞职。 不过,这批陆军军官出卖给苏联的并不是日本的防卫机密,而是日本搜集的有关中国的军事情报。 所以这批军官判刑也较短,刑期只有1年。
    无论如何, 日本逐渐走向情报大国。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也对亚洲的势力均衡,投下了微妙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