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前苏联顶尖飞行员劫持美国F—111战机揭秘

来源:互联网 责编:神话世纪 作者:章田 时间:2006-06-17

   事情的源头还得从1967年的中东“六日战争”说起,美国支持下的以色列把阿拉伯国家打的落花流水,当时的苏联军方领导人在抱怨阿拉伯盟友不懂军事的同时,也渐渐感到心中没底:输送给阿拉伯国家的苏联武器竟这样不堪一击!所以,每次参加法国布尔热航展,苏联总是派出规模最为庞大的专家和设计师代表团,希望能尽可能多地获取美国和北约武器的第一手资料。也正是在布尔热,他们找到了期待已久的目标——美国F—111战斗机。

 布尔热航展,苏联专家迷上美国F—111

  布尔热航展上,F—111战斗机理所当然成为最耀眼的“超级明星”:它配有电子设施,可以成功规避敌方的防空雷达;它可以沿地球的等高线飞行,在一棵树的高度上执行作战任务;可变后掠翼的设计,使它可以在靠近前方的小机场起降;而且,当时相同级别的战机当中,它的航程几乎是最远的,最大转场航程可以达到10000公里。美国媒体称之为“20世纪最好的武器”,它可以悄无声息地进入敌方阵地发射导弹或炸弹,然后再悄无声息地溜走。

  苏联代表团中有一个人此行专门就是冲F—111而来,此人是来自苏霍伊设计局的奥列格·萨莫伊洛维奇。萨莫伊洛维奇后来回忆说:“我被派去的目的就是研究F—111飞机的构造。飞机当时停在护栏后面,三名美国宪兵在一旁守卫。第一天,我站在较远的位置拍照。但是我对一些细节更感兴趣,比如尾翼、进气口和排气嘴的结构,观察孔的数量和尺寸等。我连着拍了两天,但是第四天,当我刚要靠前开始拍照的时候,两名美国宪兵从两侧拍下我的照片,把我赶了出来。万幸的是,在前三天里,我已经拍下了100多张珍贵的照片,我在笔记本上给每张照片都加了详细的说明,这些在后来我们设计苏—24时都帮了大忙。”

  但是F—111战斗机最核心的电子设备——电脑,没有办法在航展上搞到。1967年7月1日,《纽约邮报》报道称,五角大楼在越南战场发起了一次代号为“收获”的秘密行动,6架F—111A战斗轰炸机将被派往北越发动突然袭击。看到这一消息,苏联军方领导人喜出望外,他们知道真正的机会来了!

  越南战场,顶尖飞行员等待“猎物”现身

  事不宜迟,准备工作立即展开。为了成功拿到F—111,苏联专门更换了驻越南军事专家代表团领导层,由防空专家弗拉第米尔·阿布拉莫夫将军担任专家代表团团长。

  阿布拉莫夫身体极其虚弱,根本不适合到热带地区作战。但是巴蒂茨基元帅特批阿布拉莫夫的妻子随夫一同前往越南,以便对其进行照顾。苏军高层之所以这样做也有他们的考虑:阿布拉莫夫被公认为是苏联最优秀的夜航专家。而苏联专家们也推测,F—111通常也是在夜间行动。

  1967年9月27日,有消息称43名苏联军事专家正在前往越南的路上。他们乘苏联飞机抵达北京。然后乘中国的飞机从北京到了南宁。最后,分乘两架越南的An—24飞机抵达河内的加兰机场。1967年12月,苏联提前撤换了为越南空军提供的高级顾问,由少将飞行员叶甫盖尼·安西菲洛夫接替这一职位。和阿布拉莫夫一样,安西菲洛夫也有着丰富的夜航经验。一切准备妥当,所有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猎物——F—111的出现。

  历经波折,苏联飞行员迫降美国战斗机

  1968年3月17日,6架期待已久的F—111战斗机抵达泰国 塔克利机场的当天,河内就掌握了这一消息。此后,F—111总是突如其来,扔完炸弹又悄无声息地消失。怎么才能把F—111搞到手,确实是个很棘手的难题。但是美国人在越南还是损失了3架F—111战斗机。据苏联军事专家代表团参谋长鲍里斯·瓦洛诺夫上校和其他几个当事人回忆,这3架飞机出事的时间离的很近,分别是1968年的3月28日、3月30日和4月22日,但是只有第一架和第三架飞机上的飞行员后来出现在越战失踪人员名单上,换句话说,第二架F—111的飞行员已经确信无疑死了。越南人民军指挥部后来也证实了这一架美国F—111A战斗机被击落的消息,他们在报告中称,这架飞机落到了其边境之外,并很快展开了搜索工作,但是越南人民军没有允许苏联专家靠近飞机残骸。

  瓦洛诺夫上校说,3月28日那架F—111A是在越南河静省被用防空火炮击落的,他说:“飞机落入了丛林中,两名飞行员全部摔死。”那第三架F—111A战斗机呢?研究人员搜集的大量史实证明,美军4月22日在越南战场丢失的那架F—111A是被“偷”走的!首先,从时间上看,4月22日是列宁的生日,在越南的苏联军事专家极有可能选择这一天以特别的方式向党中央献礼。其次,国防部长格里契科的报告起草于4月17日,其中也没有提到苏联专家被允许靠近前两架被击落的F—111A。格里契科的报告上打有“与(越南总理)范文同同志谈判用”字样,说明当时苏联专家还没有得到F—111A的第一手资料,他们还希望通过与越南方面谈判来达到这一目的。此外,美国的知情人士透露,4月22日失踪的那架F—111A战斗机当天突然与基地失去了无线电联系。而此前不几天,苏联防空部队无线电兵司令格奥吉·吉契科将军突然来到越南,无线电干扰正是他的专长。

  4月22日晚的劫持行动是这样的。一架F—111A正在执行任务,苏联专家通过无线电干扰切断了它与基地的联系,苏联飞行员驾机升空迫使其在北越的内排机场降落。执行迫降任务的飞行员就是安西菲洛夫将军,根据苏联缴获物资清理小组的一位成员回忆,安西菲洛夫将军后来因为这次行动获得了“苏联英雄”的称号,但是因为事关机密,此事并没有公开宣传。

  声东击西,F—111从海上运抵西伯利亚

  飞机拿到了,机身和机组成员必须送到苏联,此前苏共政治局早有决定,允许将越南战场上有价值的战俘送到苏联。现在,怎么走成了问题。让F—111直接飞到苏联,两名战俘飞行员又不可靠。走陆路,经中国回苏联也不可能,因为当时的苏中关系已经开始冷却。剩下只有一条路,从海上把飞机运回苏联!

  飞机被分解、包装后先运到了越南的海防港。根据越南海军的档案记载,启航的时间定在5月初,为了分散美国间谍的注意力,阿布拉莫夫中将带着妻子和同事们到海边休假,他们乘“阿尔戈斯”号打捞船在海上消遣,靠船上的大功率无线电台同苏联总部保持联系,而装“货”的“阿历克谢·托尔斯泰”号动力船悄悄于1968年5月7日的晚上启程驶往了苏联。知情人士称,“阿历克谢·托尔斯泰”号的航程当中,一直有苏联的战舰在公海上为其护航。

  抵达苏联后,F—111A战斗机被秘密停放在西伯利亚的一处机场,两名美国飞行员则被关在一个叫萨里沙干的军事小镇。知道两名美国飞行员下落的人不多,其中一位前克格勃军官透露了消息:其中一个美国飞行员表示愿意合作并幸存到现在,但仍在情报人员的监视下生活,另一个则一直在抵制。苏联则用俄罗斯人的办法处死了他:派一个酒量很大的人不断地给他提供烈酒并陪他喝酒。几个月后,这个美国人就喝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