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前苏联领导人赫鲁晓夫的政治终点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不详 时间:2005-10-24

    1964年10月,勃列日涅夫等人是如何把赫鲁晓夫从苏联党和国家的最高位子上推下来的?实际上存在不存在阴谋?或像勃列日涅夫时代所宣传的一切都是按党内民主程序进行的呢?赫鲁晓夫对于反对自己的阴谋知道些什么?我们企图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赫鲁晓夫当时在苏联南方皮聪大疗养。当时赫鲁晓夫的一个贴身警卫阿纳托利·米哈伊洛夫对记者说,赫鲁晓夫在皮聪大疗养很平常。但从某个时刻起,连对重大政治事件内幕不了解的普通保卫人员也发现和感觉到有点不大对头:一只装甲快艇在海湾抛锚停泊了;服务人员自我封闭,互相不说话了……

  一天夜里鳄鱼(在休养地保卫领袖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少校的绰号)突然向下属宣布撤消皮聪大的一切岗哨,紧急返回莫斯科。赫鲁晓夫本人的行动也使当时的米哈伊洛夫感到十发惊奇。他还记得那次飞回莫斯科的飞机上的情景。飞机才上天,赫鲁晓夫就从自己的舱里出来到公共舱里,神经质地踱来踱去,有点心神不定,然后突然走近驾驶舱敲门(赫鲁晓夫不可能不知道飞行中禁止打开此门的规定)。他敲门当然无人搭理。过了5分钟他又敲,还是无人理他。

  此时赫鲁晓夫走向鳄鱼说:“少校,命令机组人员飞向基辅,首都有阴谋!”

  少校是个具有丰富经验的军人,大概从自己的上司那里得到了特别指示,做出什么也不明白的样子。赫鲁晓夫从一个保卫人员走到另一个保卫人员那里,抓住对方的手,重复一句话:“同志们,有阴谋,转飞到基辅去!”

  保卫人员无权同赫鲁晓夫讲话,同时少校在场谁也不敢同赫鲁晓夫讲话。虽然身居高位,但赫鲁晓夫也无可奈何,笨重地坐到沙发上,木然不动,然后突然好像产生一个英明的想法似的跳起来对着鳄鱼叫喊:“少校,你是苏联英雄,飞机转飞基辅,这是我的最后一个命令!”

  而鳄鱼仍然没有反应。那时赫鲁晓夫大声地对全体人员说(声音中明显有令人心碎的忧郁和绝望):“年轻人,你们全是苏联英雄,飞向基辅!那里我们会得救的。”

  最后知道自己的号召和请求毫无用处之后,赫鲁晓夫走回自己的机舱,直到飞机着陆也没有出来过。

  在莫斯科机场,坐着国家第一号人物的飞机从一条跑道滑向另一条跑道,很久舷梯不来靠拢飞机。米哈伊洛夫望着舷窗发呆。来迎接领袖的不是传统的高级轿车,而是一辆普通的“齐尔”,看到这一切赫鲁晓夫愤怒地骂了一句:“叛徒,出卖基督的人!”在尔后的时刻人们听见他的哭声夹杂着诅咒和威胁……

  米哈伊洛夫记得是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伊来迎接赫鲁晓夫的。

  根据谢米恰斯内伊的回忆,在机场上见到赫鲁晓夫时,赫鲁晓夫表现是平静的,好像没有什么怀疑。赫鲁晓夫问谢米恰斯内伊:“其他人在哪里?”

  “在克里姆林宫。”

  “他们都吃过午饭了?”

  “没有,似乎大家都在等你。”

  赫鲁晓夫从机场直接去了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就在这个时候他的警卫人员被换了。封锁了内外通讯。

  勃列日涅夫等当时有没有想从肉体上消灭赫鲁晓夫,毒死他或炸毁他的座机?

  几乎所有参加党中央十月全会的人在回忆中都在对此加以否定。

  但据谢米恰斯内伊的讲述,从1964年春末起,勃列日涅夫认真地考虑过这些方案。赫鲁晓夫的改革和他的喜怒无常使机关里的权势者恐惧。能让赫鲁晓夫死亡是勃列日涅夫等权势者感到安全的最简单的摆脱困境的办法。对党和国家的第一号人物实施非暴力杀害当然是克格勃的任务。克格勃主席谢米恰斯内伊回忆说,勃列日涅夫几次把他叫去。就一个方案进行长时间的倾心交谈。这个赫鲁晓夫的忠实战友(指勃列日涅夫)为消灭自己的老师什么办法没有设想过啊?

  他首先想到毒死他。估计到这个“乌克兰的伟大儿子”的好胃口,这样的死是合乎情理的。原苏联部长会议事务管理局局长斯米尔丘科夫证明,赫鲁晓夫在小范围内酗酒很严重。勃列日涅夫相信自己的克里姆林宫医生对赫鲁晓夫的死亡会作出相应的结论的。结论中不会出现氰化钾或别的什么毒物中毒的症状的。

  克格勃头头谢米恰斯内伊表示反对这种办法。他举出令人信服的理由:给赫鲁晓夫准备饮食的只有一个女厨师。她早在斯大林格勒时期就在赫鲁晓夫身边,对赫鲁晓夫赤胆忠心,收买她是不可能的。另外,按照这种犯罪作案的逻辑,必然要消灭凶手,然后为了掩盖罪行痕迹,又必须把新的杀人案的执行者收拾掉……

  “最后会追到我的头上,”克格勃头头笑着对勃列日涅夫说,“最后追到您的头上……”

  这种前景,未来的总书记当然是不喜欢的,他放弃了这个建议:当赫鲁晓夫完成对埃及的访问后回国时制造空难。克格勃头头对于要杀死全体机组人员和其他访问随行人员的做法表示坚决反对。他也不会参加这一行动。

  弄死赫鲁晓夫的念头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未来的总书记,勃列日涅夫又提出制造车祸。地点定在列宁格勒。1964年6月,赫鲁晓夫将在那里同南斯拉夫的铁托举行简短的会见。这一方案也放弃了。

  勃列日涅夫知道克格勃负责人不想干太亏心的事,就降低了要求,不是杀死赫鲁晓夫,而是把他抓起来。在他7月初从斯堪的纳维亚访问回国时把他抓起来。但下一步怎么办?最主要的是怎样才能看起来抓他是合法的?

  看来搞掉赫鲁晓夫必须遵照党内民主程序。

  1964年10月,赫鲁晓夫在克里米亚休息。由于天气不好,转到皮聪大。而在莫斯科10月12日,召开了苏共中央主席团会议,勃列日涅夫主持会议,讨论新的五年计划,还有农业的领导和农业的集约化问题。大家一致意见由勃列日涅夫给赫鲁晓夫打电话,请他回莫斯科。

  乌克兰原第一书记谢列斯特在一次会见记者时证实:我们全体主席团成员都参加了。勃列日涅夫和赫鲁晓夫通电话时有点吓人,勃列日涅夫有点发抖,说话结巴,嘴唇发紫:“尼基塔·谢尔盖耶维奇(赫),我们请您回来……根据您的信函……”

  勃列日涅夫很紧张,虽然在赫鲁晓夫飞回来前权力掌握在他们一伙手里,并得到了克格勃、内务部和武装力量头头们的支持。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谢列平注意到新闻界也站在他们一边。《真理报》总编,国家广播电视委员会主席在国外出差。《消息报》主编阿朱别伊和党中央意识形态的书记伊利切夫在国内出差。

  谢列斯特在日记中写道:10月13日下午3点,赫鲁晓夫和米高扬走进克里姆林宫里的党中央主席团的会议室。那里集合着全部大臣们,包括党中央的政治局候补委员和书记处书记。赫鲁晓夫向大家问好。然后不满地问:“这里发生了什么,谁主持会议?”主席位子空着。赫鲁晓夫习惯地坐上去。宣布开会。他说,但不向一个具体人:“谁说话,什么问题?”

  开始了坟墓里一样的寂静。分把钟的冷场后,党中央的书记勃列日涅夫开始讲话。这是主席团预先定好的。一场戏的演员们开始进入角色……

  当时主管意识形态的中央书记苏斯洛夫带头向赫鲁晓夫发起攻击,他作主旨长篇发言,列数赫鲁晓夫十年来的一系列严重错误,接着其他人跟着讲话,都是批评赫鲁晓夫的错误的“炮弹”,对赫鲁晓夫来说实际上已经形成众叛亲离的局面。赫鲁晓夫想要发言反驳,但主持会议的勃列日涅夫不给他发言的机会。赫鲁晓夫想要召开中央全会来挽回败局,但为时已晚,各加盟共和国和自治共和国及各州委的书记们都已被勃列日涅夫、苏斯洛夫等人做好了工作,站到了他们一边。

  不久赫鲁晓夫被解除了一切领导职务,成了一个退休金领取者,到莫斯科郊区的一幢别墅里过养老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