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降落伞是最好的朋友:走进俄第76空降师

来源:大嘴军事论坛 责编:咔樂 作者:卢涛 时间:2005-08-25

降落伞是最好的朋友:走进俄第76空降师(附图)

俄第76空降师官兵接受记者采访 本报记者丁海明摄

 

  8月21日,潍坊艳阳高照。记者来到某部营地,采访即将在“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第三阶段强制隔离作战中执行空降任务的官兵。

  俄军此次参演的空降兵是一个连的兵力,25日,中俄双方的空降兵将从潍坊某机场起飞,在同一作战区域降落,共同发起进攻。几天来,中俄空降兵在同一个场地进行了火力校射,双方士兵还观摩了对方的兵器。

  ●普京盛赞的“飞行步兵”

  俄第76空降师某部2连连长列宾大尉谈到空降兵的历史时,滔滔不绝。他说,我们空降兵涌现出了许多英雄,有些人获得俄罗斯英雄称号,有些人获得各种各样的奖章和勋章,我们连就有不少勋章获得者。

  空降兵作为俄军的一个独立兵种,已经走过了75年的历史,是俄最高统帅部掌握的一支重要力量,在俄武装力量中占据特殊地位,普京总统曾称赞空降兵为“飞行步兵”。

  1995年俄罗斯第一批参加波黑多国维和部队的就是俄军空降兵。科索沃战争中,诞生了“抢滩将军扎瓦尔津”的传奇故事。1999年6月12日,俄空降兵中将扎瓦尔津出其不意地率200多名空降兵在科索沃率先“抢滩”,占领科索沃普里什蒂纳机场,把1.5万人的北约军队挡在机场外,打乱了北约的军事部署,使俄罗斯与北约在维和区划分问题上的谈判由被动转为主动。在俄军这次神速而果断行动的几个小时后,甚感欣慰的叶利钦总统从莫斯科立即下令将扎瓦尔津由中将提升为上将。目前俄空降兵部队总兵力3.4万人,下辖4个空降师、1个空降旅。

  第76空降师是俄空降兵的精锐部队,全称为“第76近卫空降切尔尼科夫红旗师”,曾参加大小战斗800多次,下辖3个伞兵团和1个炮兵团,驻扎在俄西北部边陲重镇普斯科夫。

  “空降兵的素质要求很高,我们没有完成不了的任务。”列宾大尉嘴边老挂着这句话。

  ●为捍卫祖国“向我开炮”

  营长科斯加在空降兵已经服役15年,参加过车臣战争,立过功。但他最不愿意回忆的就是这段经历。“因为那段历史对空降兵来说是英雄的回忆,也是心里永远抹不去的痛苦和创伤。”

  几天前,记者曾与带队的俄空降兵副司令巴利索夫少将不期而遇。他也参加过车臣战争,一提起76空降师自豪之情溢于言表:“76空降师的小伙子们个个都是好样的。他们在车臣打击恐怖分子的战斗中屡建奇功,许多人英勇牺牲。他们是为了捍卫俄罗斯的领土完整而献身的,所以每一名新兵入伍后的第一个隆重的仪式,就是到英雄的纪念碑前献花默哀。”

  凑巧,今天随同采访的还有俄国防部机关报《红星报》记者文茨洛夫斯基大尉。记者与他谈到了几年前该报有关76空降师在车臣战争中一篇令人难忘的报道。

  在第二次车臣战争中,该师104伞降团第2营的官兵在阻击车臣分子突围时,面对将他们团团围住的车臣非法武装分子,视死如归。96名空降兵与2500多名非法武装分子激战3天3夜,几乎全部牺牲。炮兵连连长双腿被炸断,牺牲前还在指挥校正炮兵火力。特种兵副营长率领特种侦察组与敌人战斗时,在众敌面前视死如归,在战斗的最后时刻,他向指挥部高呼:“向我开炮!”即便作为异国军人,当时读完报道,记者也不禁潸然泪下。

  “我们这次参演的两军部队都有光荣的历史传统,都有很多英雄。爱国主义、英雄主义是我们两军相同的主题,我们都有相互值得学习的地方。”文茨洛夫斯基大尉对刚刚采访的我某红军师也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每个将军和士兵都可以跳伞”

  俄军军事改革一直是人们关注的问题,而职业化是俄军改革的一个重要方向。作为“军中精英”的76空降师也是俄军最早进行合同兵役制试验的部队。经过两年的努力,2003年底该师全面实行合同兵役制,成为俄军第一支职业化部队。马克西姆列兵告诉记者,他签订了3年的服役合同,他每月工资6000卢布(约200美元)。连长列宾大尉说,职业化后,部队生活条件比以前有很大提高,每个军官都有住房,有的人在普斯科夫市还有一套住房。他每月工资350美元,“收入算中等吧。由于服役环境的改善,军人整体素质和部队战斗力也有了很大提高。空降兵的改革,为俄军其他部队的现代化建设作出了表率。”

  “过几天就要跳伞了,紧张不紧张?”记者问马克西姆列兵。“不紧张,降落伞是我们最好的朋友。”

  列宾大尉说,空降兵的训练是艰苦的,今年以来,该连已经进行了28次跳伞训练。在空降兵,每一个将军和士兵都可以跳伞。

  ●与中国小伙子相处得很好

  俄罗斯有130多个民族,俄军中不少军人是非俄罗斯族。20岁的列兵萨依达什是图瓦族人,来自俄联邦图瓦自治共和国。高中毕业后就来服役了。他说:“连队的士兵来自10几个不同的民族,但我们都友好相处。”

  “你们到国外参加过联合 军事演习吗?”记者问列宾连长。

  “1996年我们曾到法国参加过联合军事演习,这次来中国是第二次在俄罗斯本土外参加联合演习。”

  “在中国生活的怎么样?”

  “很好。中国军人对我们很友好,安排很周到。我们不仅在训练中相互协同得很好,在平时也相处得很好。只不过我们许多人吃不惯中餐,我们带了 厨师自己做饭。”

  来自库尔斯克州的安得烈中士是2年的合同兵。他说,“我喜欢中国,喜欢中国军人,希望这不是最后一次参加俄中联合军事演习”。

  记者曾经问俄空降兵副司令巴利索夫将军对中国空降兵的印象,他回答:“训练有素!个个都是棒小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