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罗斯人审视二战 呼吁为斯大林正名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晓青 时间:2005-04-28

 

  莫斯科正在为5月9日反法西斯战争胜利60周年的盛大庆典做准备,届时世界多国元首将聚首此地。对于普通的俄罗斯人来说,他们会以怎样的心态来看待那场胜利呢?美联社27日文章所作出的结论是:在俄罗斯,“伟大卫国战争”的战略也许可以作学术讨论,但战争的意义不容置疑;在这个层面上,斯大林功大于过。

  传统依旧

  新郎叶夫根尼·伊萨科夫挽着新娘奥莉加的手,走上莫斯科胜利广场卫国战争纪念碑的台阶,在纪念碑下放上一束鲜花。

  黑色的纪念碑造型犹如一把利剑,直插云霄。从下到上,刻着战争中俄罗斯人为之付出过鲜血和生命的每一座城市的名字,包括列宁格勒(圣彼得堡)、莫斯科、斯大林格勒(伏尔加格勒)、库尔斯克等等,一直到柏林。

  伊萨科夫和奥莉加都只有22岁。他说:“我们到这里来,因为我们必须向那些为今天奉献一切的人表示感激。事实上,我们因此今天能够活着。”

  俄罗斯目前80%的人口都是二战之后出生的。但是,战争结束60年后,前往俄罗斯各地的二战胜利纪念碑献花,依旧是新婚夫妇们的传统。

  错误居次

  随着苏联解体,学术界关于二战中斯大林功过的争论也多了起来。其中的一个焦点是苏联与纳粹德国1939年签署的《苏德互不侵犯条约》。有人说,这为希特勒发动战争解除了障碍,苏联直到1941年才被迫参战,而此前两年,德国已侵略波兰。

  但是,在曾获苏联英雄奖章的82岁老兵谢尔盖·克拉马连科看来,历史并不那么复杂。他告诉美联社记者:“这是一场上帝与魔鬼之间的战争,是光明与黑暗的较量。希特勒要统治整个世界,奴役全欧洲的国家。但苏联阻止了他。”

  根据官方统计,苏联在二战中付出了2660万人牺牲的巨大代价。许多俄罗斯人认为,错误的确存在,但与苏联的巨大牺牲相比,那只是第二位的事情。

  利亚·斯梅根是一个记者,22岁。她说,对她来说,关于二战最深的记忆来自列宁格勒保卫战,她的奶奶在城中熬过了被德军围困的900个日夜,整个城市60多万人因冻饿丧生,她的奶奶失去了17个亲人。斯梅根说:“她一辈子到死都不能忘记饥饿。她总是让我吃掉盘子里最后一口食物,不能浪费。我们必须向那些作出牺牲的人心怀感激,他们让我们的天空变得宁静。”

  必须残酷

  另一些非议针对的是斯大林战时颁布的227号法令,该法令禁止红军士兵后退,否则将以军法惩处,法令还视所有投降的苏联士兵为叛徒。

  但84岁的老兵纳德扎德·波波夫认为,质疑这项法令的人根本就不懂得战争。他也是一名苏联英雄。波波夫说:“227号法令的确是残酷的,但那时候这么做是必须的。我们赢得了胜利,因为我们为祖国而战,为斯大林而战。”

  因此,近期俄罗斯国内为斯大林正名的呼声逐渐高涨。俄罗斯共产党中央委员会主席久加诺夫4月16日说,斯大林领导苏联战胜了纳粹德国,这应该受到肯定,“我们应当再一次对斯大林为建设社会主义、从纳粹折磨下挽救人类文明所作出的贡献致以敬意。……我们应该积极支持前线老兵的呼吁,将伏尔加格勒改回原名斯大林格勒。”

  西部城市奥廖尔的议员也呼吁政府重新以“斯大林”为名命名一条街道,并要求当局重新建造一个纪念馆,以纪念斯大林在战争时期所取得的功绩。

  不久前,伏尔加格勒政府决定建立一座纪念斯大林、罗斯福、丘吉尔于1945年出席雅尔塔会议的纪念碑。除立碑外,市政府还计划修改一些大街的名称,以纪念斯大林格勒保卫战。该市市长叶夫根尼·伊先科也表态说,只要多数市民同意,他也同意把城市的名称改回斯大林格勒。

  为了欧洲

  由于历史原因,一些欧洲国家,比如苏联解体后独立的爱沙尼亚和拉脱维亚拒绝参加5月9日的纪念活动。对此,老兵们说,这一纪念并非为斯大林一人,而是为了千千万万在反法西斯战争中牺牲的普通士兵。

  克拉马连科说,那些普通的苏联红军士兵最终为欧洲带来了和平。“我们为真理而战,为自由和独立而战。我们胜利了,欧洲现在赢得了自由,不再有集中营,不再有毒气室,人们可以自由地选举他们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