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威力最强师--俄罗斯塔季谢沃火箭师探秘

来源:空天力量杂志 责编:咔樂 作者:任之 时间:2005-04-18

威力最强师--俄罗斯塔季谢沃火箭师探秘(组图)

车载移动发射的“白杨-M”导弹系统

 

威力最强师--俄罗斯塔季谢沃火箭师探秘(组图)

“白杨-M”导弹发射井

  俄战略火箭兵塔季谢沃火箭师下辖四个“白杨-M”导弹团,堪称世界上威力最强的师。不久前,俄罗斯媒体记者探访了这一鲜为人知的军事禁区:

  “乌阿斯”牌汽车车窗外掠过被白雪覆盖的伏尔加河沿岸的田野和森林,我们的目的地是“五个五分”导弹团的指挥所。1998年,俄罗斯首批新型“白杨-M”战略导弹系统正是在该团纳入战斗值勤。目前,俄军共有四个导弹团装备有“白杨-M”导弹,这四个团均位

于萨拉托夫州境内,其中最后一个“白杨-M”导弹团是于年前刚刚诞生的。

  目前在塔季谢沃火箭师共有12个团,包括120处隐蔽的军事设施,这些导弹发射井散布面积很广,接送战备值勤人员的车辆每周行程长达1.2万公里——等于绕赤道三分之一圈。

  汽车拐了一个弯,转入一条白雪皑皑的窄车道,迎入眼帘的是“禁止通行”的牌子。我们在挡路杆前停下。道两旁围墙上的铁丝网也挂上了一层白霜,看上去毛茸茸的。

  “五个五分”导弹团的人都相信,正是因为有他们这个团,俄战略火箭兵这一兵种才得以幸存。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一些军界改革人士曾力主解散战略火箭兵。后来,“白杨-M”这一21世纪的先进导弹系统加入战备值勤,导弹部队的地位大幅跃升,战略火箭兵这一兵种也得以存留。

  师里在指挥所营区为第一个“白杨”导弹团盖了新营房,给值勤归来的官兵们提供了良好的休憩之所。营房中设施齐全,健身房、台球室、浴室,一应俱全。值班的是三个女的:炊事员尼娜·伊萨耶娃是导弹团中唯一不跟班、直接从家来上班的人,因为她就住在邻近的大伊万诺夫卡村。伊萨耶娃的月薪为2900卢布(约合90美元),按农村标准来说已经是一笔不菲的收入,比农场的挤奶女工挣得要多得多。

  另一位值班员、团医疗所的所长拉丽萨·拉耶夫斯卡娅是个笑容可掬的和善女子,病人和这样的大夫相处,病情一定有所减轻。拉丽萨的丈夫也在火箭师服役,她和火箭兵们一起已经值了12年的班了。

  相比较而言,拉丽萨算是幸运的了。许多军官家属在斯维特洛姆村(旧名塔季谢沃村)找不到工作。苏联时期,这里还有四家萨拉托夫企业的分厂,改革之后便悉数倒闭了。所以,现在除了部队营区内,再没有别的地方可以安置工作了。

  去年秋天火箭师一下子分配来了160名中尉军官,人员紧张状况得到了缓解。因为空缺位置多,中尉们升迁也相对容易。德米特里·卡尔波夫在塔季谢沃只服役了半年,就晋升为上尉了。他负责所有发射阵地的保卫工作。卡尔波夫夫妇以及一岁半的女儿目前还住在公共宿舍里,期盼着一年后能分上一套自己的房子。近几年来,师里开始大兴土木,建造住房,前不久交付了两幢高层住宅楼。

  上尉谢尔盖·扎戈洛金和阿列克谢·索科洛夫是最接近“核按钮”的人。他们的职务是准备和发射组的主任工程师。一旦接到实施核打击的命令,他们将亲自执行。他们的值班模式是:在地下掩体值6个小时班,然后休息12个小时,如此循环往复。月薪为5000卢布,相当于萨拉托夫州的平均工资水平。

  作战区和作息区由数个障碍地带隔离开来,除战备值班人员,谁也无权进入作战禁区。这次却格外开恩,对记者们开了“绿灯”。

  团指挥所和导弹发射井的电力保障非常充足,这令火箭兵们引以为豪。一般情况下,由输电线送电,一旦输电系统出现故障,自备柴油发电机开始工作,柴油发电机出现故障,还有一套备用电源。这样就保证了在任何情况下,导弹团都可以遂行作战任务。

  动力房的值班员是中士马克西姆·吉列夫和上等兵巴维尔·安托纽克,陪伴他们的还有一黑一白两只猫、一只名叫莫西卡的狗。记者请求马克西姆怀抱莫西卡留影纪念,并好奇的询问这些宠物们是如何“闯入”军事禁地。

  “别列茨基中校带来了”小伙子回答说。

  “猫给人带来快乐,”别列茨基中校丝毫不觉得难为情:“它能缓解人的压力,时间也会过得快些。”

  安放导弹系统的地下掩体伪装着一身迷彩色,由卫兵持枪把守。我们从地道口踩着悬梯下到地下。在一间不大的屋子中央放着警卫系统的控制台,台上数十个按钮和灯泡闪闪烁烁。一架旋梯通向洞的上方。

  值班军官解释说:“一旦有人攻击掩体,值勤士兵将飞速登梯上到炮塔,用机枪扫射敌人或使用夜视仪观察敌情。”

  房子隔板后面是炉灶,对面放着一台冰箱,值班战士们可以自己做一些简单的烹饪。里间是睡觉的小房子,勉勉强强挤下了两张吊床。书架上凌乱地摆着数十本书。在这个狭小封闭的空间里两位值班员要整整度过一周的时间。

  我们顺着狭窄的地道又走了数十米,走过一段微斜的台阶,便又回到露天的严寒中了。在雪地中间我们发现了一个大大的圆圈,这是导弹发射井的顶盖,直径大约有3米,上面的积雪已被清扫干净。我走在圆圈的中央,心里不免有些紧张,要知道,我的脚下存放着足以毁灭半个地球的“白杨”核弹。据说,接到指令后只需要30秒便可将导弹发射出去,射程高达万余公里。

  ……火箭师的师长弗拉基米尔·基里洛夫我终究没有见到——他出差去了。10年前我第一次见他时,他刚才美国深造归来,担任导弹技术基地的负责人。当时正值苏联解体后不久,俄美关系还处于“密月期”,俄罗斯的火箭兵与昔日的死敌头们首度“握手言欢”。基里洛夫提到这样一个有趣的插曲:在美国的导弹训练中心,东道主让俄罗斯的军官瞄准洲际弹道导弹,俄罗斯军官们选择了一个假想目标——赤道……现如今,俄美之间的核均势已被打破,对于处在改革之际的俄罗斯军队来说,战略核力量仍然是其制衡美国、维护其大国地位的“撒手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