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国的战场空防理念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王 强 时间:2007-10-13

时空背景
  
  自1990年代起的几次武装冲突中,大量使用空中攻击并获得引人瞩目的战果的例子屡见不鲜,而发达国家现有的空中打击力量不断增加射程、增强杀伤力、提高隐身性和精确度。近几年以来,那些发达国家还大力发展超高音速攻击载具(TAV,Trans atmospheric At-tack Vehicle)。以发达国家本土为基地的TAV与全球侦察暨打击系统,在无需海外基地或者战舰的情况下,仍然能够以高精确度摧毁任何地点的目标。这些事实使得防空在战争中的意义显得尤为重要,并成为现今与未来战争体系的核心部分之一。今后防空的本质是多军/兵种合成进行的,而且全天候的、全时段的,应急协同迅速反应。
  美国虽然是空中打击力最大的国家,但是它也非常重视防空问题。原因之一是美国目前的空中打击优势绝大部份是依赖有人驾驶战机掌握制空权后实施空中打击,但其潜在敌手拥有的多种导弹(含巡航导弹)与无人飞行器,可能比有人驾驶战机更危险,而且能耗用更低的成本穿透美国的制空空域。
  导弹与无人飞行器科技可以说是一种“搅局技术”(Disruptive Technology),它使得美国耗用大量投资后获得的有人驾驶战机制空权,被某些弱势对手以更廉价的手段打破。这种情况当然会牵制美国,使之不能在海外大幅度运用其军力优势,进而以军力为政治开路,达成美国在新世纪“领导”世界的目标。
  就战略全局与导弹/无人飞行器的兴起而言,美国的应对之策主要分成几方面:
  一、加紧利用现有军力优势来扩大与加深美国的政、经、军影响力,对有潜力自立自主的大国达到战略大包围的布局。
  二、尽快部署弹道导弹防御系统。
  三、若遭到意料之外的不利战况,将率先使用核武器以寻求军事胜利。
  四、努力确保美国在导弹与无人飞行器方面的独大优势。
  五、垄断太空军事用途使用权。
  自从美军入侵阿富汗之后,美国的势力即进入中亚。美国空军租用吉尔吉斯坦首都近郊的国际机场,与机场相距大约25km之遥就是一座俄国空军基地,而俄国已经增加驻防该地的战机数量,并增加了包括跟踪监视美国飞机在内的各种军事任务。某些安全事务专家已开始担忧美、俄飞机在中亚的擦枪走火事件,因为那样可能引起严重国际纠纷或军事冲突。
  美国在1980年代以压低世界油价,来减少前苏联出口石油的利润,同时抛出当年技术根本无法达到的“星球大战”计划造成前苏联军事研发支出的大幅度增长,进而造成前苏联的经济困难。前苏联经济崩溃之后,继任的俄国在财政上一度非常窘迫,难以应对美国在东欧与中亚方面的势力范围扩张。但是美国入侵阿富汗后仅约一年半,即再起战端入侵伊拉克,中东局势连续三年不安定,导致世界原油价格持续上涨,反而帮了俄国一把。自1999年——2003年,俄国官方统计资料显示每桶原油价格每上涨1美元,每年俄国就增加外汇收入大约10亿美元。2003年世界油价每桶26-29美元,2004年大部份时间油价约在每桶40美元,目前已超过每桶50美元。预计俄国2005年可以比2003年增收约180亿美元石油外汇。
  车臣分离主义恐怖份子于2004年9月在北奥塞提亚的贝斯兰中小学屠杀学生之后,普京即宣布增加数十亿美元军费,用于增强北高加索方面的俄国军力,并改革与加强内务部、国安局(KGB的后身)等强力部门。同时俄国方面宣布将会针对外国境内的恐怖组织发起“先制打击”。同样都是“反恐”,美、俄的实力在中亚相遇,这对于美国在中亚扩展影响力是不利的。
  在克林顿总统时代的美国导弹防御系统可为TMD和NMD两大系统。俄国不反对TMD,但是反对NMD,原因很简单:NMD有可能使俄国丧失与美国互相保证摧毁对方本土的核威慑平衡,结果美国就有可能更直接地支持其盟友对俄国动武。布什总统上台之后,只剩下NMD,以前的TMD现在大致相当于布署在美国之外的NMD,其反导弹能力有助于形成保护美国的多层次防御,以位于潜在敌国海岸附近的宙斯盾级军舰搭载的海基反导弹系统而言,它能够拦截射程500-3000km之间的弹道导弹,而且能够监视、跟踪发射初期的远程弹道导弹。于是俄国感受到来自美国的威胁与日俱增。
  
  俄国防空体系
  
  俄国方面认为现今武装冲突的主要打击力量来自空中。防空的使命在于保护国土不受侵犯、保护人民及高价值的军事目标与民间设施:战场防空则是整体防空的一部分。俄军今后防空面对的困难根源,是空中攻击武器种类与作战思想的多样化,以及多种可以在冲突初期就对防空体系进行的电子干扰(主动与被动)与火力压制(导弹与炸弹)手段。未来的防空作战要求必须跨越各军兵种,综合使用战机、导弹、炮兵、电子战、工程保障等等手段。至于防空武器本身,应该是能够抗干扰、机动性好,能独立作战,反应迅速,火力猛烈,能够全天候随时应战。
  简言之,俄国需要有效的侦察系统、自动化指挥控制系统,以及能够在各种高度完成射击任务的空中作战体系与防空体系。
  俄国目前采取两条基本路线来发展防空体系。为了满足前述战场防空需要,第一条基本发展路线是参照作战经验,以最大限度地现代化既存的战场防空体系:这包括采用新的作战模式与操作程序,以尽可能缩短反应时间与雷达搜索时间:利用新式电路组件大幅改善电子对抗能力,新的定向与定位装备则可缩短部署时间,并提高接收目标资料的精确度。
  另—条基本发展路线则是依据实战经验,及时开发新式防空系统的技术规格,尤其是即将进入测试阶段的武器系统。这方面首要在确保扩大即时侦查与迎接战敌空中目标的能力:改善型号繁多的雷达、通讯、传输、处理、显示与控制等装备之间的共通性以及机动性。在最大距离拦截敌方侦察机、空中指挥管制飞机、以及精准武器平台,扩大短程防空武器的杀伤区,提高防空武器射速等。
  就像前苏联坦克在1980年代被评估性能很优秀,但结果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却表现很差,俄国防空武器的实战效用,在世界军火市场上也遭到颇多质疑。但俄国方面认为,2001年阿富汗战事并未使用防空武器对抗空中目标,而23mm口径的ZSU-23-4自行高炮与ZSU-23-2牵引式高炮,在应急地面作战时非常有效,ZSU-23-4被称作“魔鬼的战车”。在1991年波斯湾战争期间,伊拉克部署有S-75(SA-2)、S-125(SA-3)、Kvadrat(SA-6)、Osa(SA-8)、法制罗兰与响尾蛇防空导弹,以及100mm与37mm等各种高炮。但是伊拉克人员缺乏训练、战备不足,没有积极接战。结果是北约部队的空中打击每3000架次才被防空火力
击落1架,防空效率仅及越战的1/4。
  但是1999年的南斯拉夫战况就有所不同。在冲突开始之前,南斯拉夫防空体系拥有728门各种口径的高炮、716套Streta(SA-7)携带型防空导弹、17套Strela-10(SA-13)自行防空导弹、17个连的Kub(SA-6)防空导弹、8个连的S-75(SA-2)防空导弹、以及17个连的S-125(SA-3)防空导弹。依照专家的说法,其中90%都属过时的武器。它们对抗的则是北约的1000余架先进战机以及至少800枚巡航导弹。虽然北约战力居于压倒式优势,但是在攻势空中作战中仍损失固定翼飞机61架、直升机8架、还有巡航导弹38枚。有人估计南斯拉夫防空体系的整体效率是0.5%,也就是北约战机与巡航导弹每出击1000架次被击毁5架(枚)。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北约部队拥有压倒式的空中优势,南斯拉夫陆军在战事结束时,仍然得以保存初始防空力量达70%,还有足够的地面战力阻止北约地面入侵。但整体而言,南斯拉夫防空体系仍未能保护该国领土与重要设施免于空中攻击。结果100%的石油工业、70%的飞机工业、大约50%的战车制造厂与弹药生产厂、70%的铁路与公路、还有20%~80%的其它军事设施遭到破坏或毁灭。
  有的专家认为俄国防空武器装备有以下几项优点:
  1.已知型号具备高度存活力与机动力和全天候作战能力,设备的操作继承性比较好,易于升级换代。
  2.武器设计寿命长,现代化提升潜力大。
  3.武器装备易于野战维修。
  4.营级与其下的防空导弹单位,从行车转入发射所需时间与移转阵地时间都很短。
  5.防空武器装备作战抗饱和攻击能力强。
  6.虽然俄防空导弹系统使用1980年代的电路组件,但是独特的技术设计方案,使其仍符合现今的需求。
  但是这些专家也指出一些缺点:
  1.各种防空武器装备的底盘,多数没有达到标准化。
  2.基本子系统间的共通性偏低。
  3.指挥控制系统中的资料处理能力很差,制导和定位精度较差。
  5.抗干扰能力很差。
  6.装备的人体工学很差,工作环境恶劣,使得乘员不能长时间作战。
  在理论上应可比较俄国与其它国家防空系统的已知性能与作战能力,但是因为俄国防空系统很少经过实战检验,所以很难比较。至于训练与演习展现的能力,以及厂商广告宣称的能力,都必须审慎看待。话虽如此,俄国将领仍然认为俄国防空系统的性能与发达工业国家的同级武器是可比较的,他们认为某些俄国防空系统的理论性能较优,某些则不如外国产品。至于S-300V、S-300V3、S-300VM、Buk-M1-2、Buk-M2、与ToM1的某些特点可以保持几年没有敌手。
  但是个别防空系统的性能与整个防空体系的能力之间,还有许多因素会产生影响。例如合理配置资源、排列被保护目标的优先位置、集中火力在敌方最可能来袭的方向与路线,尤其重要的是加强操作人员的训练。
  
  新一代防空武器
  
  虽然俄国将领对其本国的武器很有信心,但是至少在中程防空导弹方面,外国产品对其构成强大的市场竞争压力。就实战而言,防空武器互相不会交战,俄国武器只要能够有效地毁伤敌方飞行器,基本上就符合需求。至于整个防空体系能否发挥效用,当然还要取决于其它武器装备的性能、数量、指挥、管理、通信、情报、布署方式与战法等等。
  强调中程防空导弹是因为射程在十余公里到数十公里的精确制导武器的型号、数量越来越多,甚至数以万计,所以亟需性能更好的中程防空导弹,此处所说的“中程”是指15-100km之间。新一代的中程防空导弹搭载主动导引头、更好的机动性和更高的命中精度,它们的体积和重量也减少许多,具备很强的火力持续性。
  媒体近来报导最频繁的中程防空导弹,是洛马公司的PAC-3“爱国者3型”(全系统整合商是雷神公司)。PAC-3能够打击所有的空气动力飞行器以及射程1000km以下的弹道导弹。PAC-3导弹弹体重约315kg,装备主动导引头,机动过载50g以上。为了达到如此高的机动性,PAC-3上面安装有180个微小的偏向固态火箭。因为重量与尺寸都比PAC-2型导弹小了很多,所以一个修改过的PAC-2发射箱能够容纳4枚PAC-3,1辆与PAC-2系统大致相同的发射车能够携带16枚PAC-3,火力强度与持续力都远优于同数量PAC-2的发射车。
  但是PAC-3的射程与射高仅在15-20km之间,则不如旧型的爱国者导弹。为了充分发挥新型导弹的能力同时尽可能降低任务成本,每个PAC-3导弹连会同时携带新旧两型爱国者导弹。
  世界各地各种旧型爱国者导弹合计约12000枚,这项数据显示出很大的性能改进市场。雷神公司最具雄心的计划,是改进射程与射高大于PAC-3的旧型爱国者导弹,使它们和PAC-3一样可以用直接撞击方式毁伤目标,而性能提升所需成本却不超过新购PAC-3的1/4。但是美国国防部选择了PAC-3MSE性能提升计划。此计划包括安装推力更大的火箭发动机,改善PAC-3最明显的射程与射高不足。
  美、法、德、意等四国曾经签约合作,发展使用PAC-3导弹为核心的中程广域防空系统(MEADS)。但是因资金的问题与法国退出合作,使得计划进展迟缓。目前最大问题是导弹本身的成本,如果每月生产20枚导弹,洛马公司才能够把成本降到每枚200万美元。那样的话,必须使用比MEADS数量更多的低成本防空导弹对付低价值空中目标,才能符合成本效益。因此,某些欧洲军火厂家已经开始研究修改AMRAAM或IRIS-T之类的空对空导弹,使其符合MEADS的需求。例如德国BGT公司使用更强大的火箭发动机延伸IRIS-T的射程到25km,同时使用可抛弃的鼻锥兼顾改善气动性与红外导引头的效用。
  法国一向不愿意在军备方面受制于美国。法、意合作的“欧洲防空导弹公司”(EUROSAM)一开始就拒绝美国参与。该公司冒着庞大的风险且耗费大量资金后,终于推出唯一一种纯欧洲研制的防空导弹——紫苑(Aster)系列。法、意两国研发人员正确预见未来中程防空导弹必须能兼顾应付飞机、战术弹道导弹、其它导弹等目标的可能性,因此选择模组化的设计,Aster系列之内不同编号的导弹主要差异仅在于第一级助推器。
  虽然技术程度很高,但是有人认为此系列导弹的极速并不足以应付射程较远的战术弹道导弹。目前生产中的舰载As-ter-15与陆基/舰载Aster-3嘟使用107kg的拦截弹体,其中包括15kg高爆弹头。虽然搭载高爆弹头与近炸引信,但是
Aster末段导引设计仍然是寻求直接撞击目标。拦截弹体的气动控制方式可提供50G负荷的机动能力,矢量推力控制系统则可提供12G负荷的机动能力。
  Aster系列导弹能够与所有的北约标准C31系统互通。以Aster系列为核心的防空系统能够在10秒内发射8枚导弹,而且同时控制16枚导弹攻击10个以上的不同目标。Aster30型导弹可以达到4倍音速,这种武器系统,应该能够对付射程600km以下弹道导弹在短时间内的持续饱和攻击。
  俄国新一代的中程防空导弹是“火炬”设计局的9M96E与9M96E2。它们是从垂直发射系统以冷发射方式达到30m以上的高度,在上升阶段矢量推力控制系统将导弹偏转到目标的方向,此时点燃火箭发动机,发射初期与飞行中途,导弹使用惯性导引与数据链上传修正,末段则是使用主动雷达制导。在接近拦截点的空域,矢量推力与气动力控制系统共同作用,可以增加导弹20G负荷的机动性。
  9M96E重330kg、最大射程40km、最小射程1km、接战高度5-20000m,9M96E2重420kg、最大射程120km、最小射程1km、作战高度5-30000m,但在最小射程之外才可达到最低作战高度。
  俄国方面宣称因为体积与重量都减小,较多数量的9M96E与9M96E2可以容纳在S-300P导弹的储藏发射箱里。原先S-300P或是PMU发射系统所搭载的PSA-10导弹射程为150-200km,但是体积与重量均大于9M96E/E2很多。新型与旧型之间的对比有点类似PAC-3与PAC-2之间的对比。
  从公布的性能数据来看,俄国的中程防空导弹略胜于Aster系列。当然,最终的检验还是要靠实战。
  (注:防空导弹的最大射程是一个牵涉到许多因素的理想值。最理想的情况是目标在某种高度,以某一速率正对着导弹发射阵地迎面而来。如果是从侧方飞过,有效射程就会减少,横向距离越远而且目标飞行速率越高,有效射程减少越多。尾追高速目标时,有效射程减少幅度更大。如果目标太高,导弹动能转换成位能,可供机动的能量就减少了。如果目标在低空,空气阻力比较大,导弹在多次剧烈机动后也会损失大量动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