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特种战例之格鲁乌官兵雪山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5-01-01

特种战例之格鲁乌官兵雪山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

行动中的格鲁乌特种部队士兵

特种战例之格鲁乌官兵雪山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

行动中的格鲁乌特种部队士兵


特种部队阵亡官兵纪念碑


格鲁乌特种部队军事侦察兵

  俄罗斯武装力量总参谋部军事情报总局“格鲁乌”所属陆军特种部队,在车臣反恐战争中,多次包围了车臣著名战地指挥官,号称“黑色天使”的匪首格拉耶夫。或许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格拉耶夫总能在紧要关头侥幸脱逃,化险为夷。格鲁乌侦察兵证实,格拉耶夫在山区作战方面确实是个非常厉害的对手,近10年来一直在牵着俄特工机关的鼻子转。为拔除这颗钉子,打掉车臣非法武装的嚣张气焰,格鲁乌特种部队多次组织追剿行动,终于在2004年2月28日,在边防巡逻兵的协助下,将其击毙。

  激战后的心理攻势

  格鲁乌特种部队在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时,与武装分子发生了一次惨烈的遭遇战。安纳托利少校讲述道:

  “我们帮助边防巡逻兵仔细搜索格拉耶夫匪帮逃出车臣前往格鲁吉亚可能经过的地区。我们两个行动小组约30人与他们正面遭遇了。他们立即使用所有武器开火射击,武装分子的战术就是这样,几乎只朝一个点密集射击。我方几名士兵被当场打死。但是,我们也不是吃白饭的,来自阿斯特拉罕州的哥萨克机枪手穆沙托夫开火反击,把他们全部‘钉’在了地上。20来个武装分子团团包围了穆沙托夫,作战小组指挥官冲过去接应时,当胸挨了一枪,穆沙托夫还在猛烈扫射,每次外出执行作战任务时,他都要多带许多子弹。后来,一颗手榴弹碎片划伤了他的肚子,他痛苦地躺到地上,一边使劲按着肚子,一边开火反击。临死前痛得紧咬牙关,向我们发出了‘打死我吧,别让我如此痛苦地死去’的哀求,最后支撑不住光荣牺牲了。中士奥列格臀部中弹,伤势不轻,但庆幸的是,他最终坚持住活了下来。

  对我们来说,这次战斗几乎成为最后一次。交火持续了1个多小时,我们的卡拉什尼科夫自动步枪喷射出愤怒的火焰,枪管烫红,甚至可以点烟抽。后来,子弹快打完了,我们已准备与车臣人拼刺刀了,突然,格拉耶夫匪帮开始对我们发起了心理战,我立即想起了电影《恰巴耶夫》。他们站直身子,一边奔跑,一边用挎在腰上的自动步枪射击,嘴里同时还在大声喊叫着,要我们投降,其中一人嗓门特别大,我们开始与他们用俄语对骂起来。这时,增援上来的第42师步兵解救了我们,他们悄悄接近了武装分子,高喊着‘冲啊’,开始从背后攻打他们。我们立即用猛烈的扫射和咒骂声支援步兵,这就是我们的心理战。车臣人立刻慌了神,一些人扔下武器,掉头就跑。

  我们把死伤的战友拖扶到高地上。我们必须背上死去的战友,无论如何,这是战斗结果之一,应向上级汇报。我们用无线电台呼叫了直升机,由于高大茂密的树冠交织在一起,直升机无法在森林中降落,完蛋了。我们开始砍树,一些树干有两人合抱那么粗。天黑了,被迫在伤员们的呻吟声和队员们饥肠辘辘的咕噜声中,焦急地等待天亮,等待直升机的再次到来。直到第3天早上,直升机才赶到,给我们投下食品,用绞盘把死伤的战友拖上去,然后飞走了。我们又停留了5天,试图寻找武装分子,但他们消失了,像幽灵一样,人间蒸发了。”

  100美元的背叛

  在企图逃往格鲁吉亚前的两个星期内,格拉耶夫匪帮在印古什和车臣四处流窜。最后,“黑色天使”终于找到了俄格边界上的“门户”,这一狭窄的秘密山间通道是一位当地居民为了100美元的报酬出卖给他们的,详细画明了不受阻碍地通过边境的行进路线图。不巧的是,他们被边防巡逻兵发现了,武装分子打死了9名边防兵,陆军特种部队两个作战小组随即封锁了边界。

  在武装分子选择的突破地段上,有一个临时边防哨所把守,共有4名联邦边防局准尉,6名达吉斯坦警察。武装分子事先掌握了这一情况,格拉耶夫决定在边防兵眼皮底下武装突围,向洪扎克斯克边防队把守的第2和第3哨所间的“门户”地段行进。这条道路非常难走,是冬季通往格鲁吉亚的唯一道路。当地居民向导早已在那里等候他们,武装分子背负的各种物资重达1.5吨,其武器装备让任何一名特种部队官兵羡慕不已。他们共有36人,装备了8挺轻机枪、26支自动步枪、6具“熊蜂”火焰喷射器,每人数千发备用子弹,每人一具单发火箭筒,一部移动通信设备,另外还有确定地形和方位的便携式导航仪。

  在沙乌里村过夜后,格拉耶夫和他的保镖们一大早就坐上汽车开始急驶。他们在梅特拉达村租了两辆“尼瓦”和“伏尔加”汽车,付了200美元,承诺到达通往格鲁吉亚的道路后留下汽车。不过,“莫科克”边防哨所巡逻兵破坏了格拉耶夫匪帮的美梦,他们发现武装分子后立即驾驶GAZ-66越野车猛追不舍。

  一名被俘的武装分子后来在审讯时交待了战斗的经过:“我们用4挺机枪扫射边防哨所的越野车,7名士兵没来得及开一枪就被当场打死,格拉耶夫本人用狙击步枪向司机射击,未能命中,后来用匕首刺进了他的心脏,匕首穿胸而过,扎进了座椅。那个大尉(指挥官),好像是达吉斯坦人,脑袋被割掉,连阳根也被割下。我们缴获了他们的武器和无线电台。我们对哨所上的情况非常熟悉。”

  羊肠小道上的战斗

  消灭格拉耶夫匪帮的战斗持续了24天,不过,其骨干分子在两个星期内就被摧毁。格鲁乌特种部队阿列克谢上校讲述了雪山追杀战初期的战斗情况:

  “天气非常恶劣,下着大雪,直升机无法起飞,部队乘越野车向山区推进也非常困难,至少需要2天2夜。乘“乌拉尔”或“尼瓦”车只能到达梅特拉达村,之后就是羊肠小道,非常陡峭,旁边是悬崖峭壁。最初,司令部只能派出两组军事侦察兵,24人,第3组后才到。正是这3个格鲁乌特种部队作战小组决定了整个战役的结果。

  前10名匪徒是被陆军和边防部队航空兵消灭的,苏-24前线轰炸机向发现了格拉耶夫匪帮的雪山俯冲轰炸。不过,战斗机的使用很快就被迫放弃,在高山地区用强击机轰炸武装分子,无异于大炮打蚊子。天气稍有好转,直升机就开始在山区上空活动。但是,武装分子早已适应了山区航空轰炸,一看见直升机,立即撑起较大的白色罩单,消失在了茫茫白雪之中,与飞行员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雪崩代替弹药

  格鲁乌特种部队把格拉耶夫匪帮赶到了海拔3600米的高山上,武装分子就像热锅里的蚂蚁一样,在山上乱窜,前面无路,后有追兵,下面是冰川和无法通行的峡谷。那里,只有野兽才能生存。侦察兵看到,被枪炮射击声从睡梦中惊醒的熊,从窝里猛窜出来,非常恼怒。负责指挥此次特种行动的车臣山区陆军集群司令巴辛中将讲述道:

  “我们的侦察兵们踏着几乎齐脖深的积雪爬上了3600米的山脉,在雪地里只能看见他们的头。他们用双手和自动步枪开道,走得非常慢,一个白天只能前进800米,山非常陡,坡度达到了65度。3600米的高山意味着什么?有统计表明,冬天每升高1000米,气温下降6度。当时山坡下已是零下20度了。我们的士兵最终还是爬了上去,武装分子有时还可以躲在山洞内烤火取暖,而我们的勇士,为了不暴露自己,甚至不能生火做饭。第一周,他们脚上的皮靴全被磨烂了,而队员们一直在山上战斗了两周,完全超越了人类极限。

  部分武装分子是侦察兵们借助大自然的力量把其消灭的,雪崩替代了弹药,一些匪徒掉下山崖葬身在雪堆中,这真是天赐的礼物。队员们决定利用雪崩打击武装分子,本应从上往下向匪徒攻击,制造雪崩把他们卷下山去,但不巧的是,身边只有一门严重磨损的82毫米迫击炮。这门老山炮还是米-8直升机驾驶员抛下的,被特种部队官兵在暴风雪中意外地得到,不过,却根本打不到格拉耶夫匪帮。队员们被迫沿着羊肠小道继续向上拖拽这门火炮和弹药,尽可能地接近武装分子。”

  跳向瀑布

  最后16名格拉耶夫匪徒藏身在一个山洞里硬撑,到了第3天,他们再也无法坚守,决定逃向下边的峡谷。车臣山区陆军部队集群司令巴辛中将回忆道:“武装分子用自动步枪上的皮带接成绳带,从山洞向下滑,两名力气较大的车臣人牢牢抓住绳带的一端,最后一人知道自己无法滑下石坡了,决定从悬崖上跳向瀑布,结果当场摔死。在这一次战斗中,我们有一名士兵颈部受到重伤,牺牲了,他还是个孩子,无父无母的孤儿。我们后来建议追授他‘俄罗斯英雄’称号。特种部队官兵继续追捕武装分子,一个小组越过3400米的大高加索山脉,从后方包抄敌人。”

  格鲁乌特种部队谢尔盖上校讲述了士兵们极其艰难的追逐过程:“侦察兵被前面一个很深的裂缝挡住了去路,准确地说,是个800米深谷。从这个高度看下去,汽车就像个火柴盒。列兵济诺维耶夫就是从这里掉下去的。队员们后来向我汇报说,济诺维耶夫和其他士兵,从悬崖上掉下去时没发出任何声响,害怕自己的叫声惊动了武装分子,暴露了自己小组的位置。每个军事侦察兵小组都有两盘绳索,在夜色掩护下,队员们先是下坠到一个窗台大的石板上,再下面就是陡坡和瀑布,然后,士兵们背贴着山坡向下滑,剩下10-15米时,直接跳向瀑布。就这样,队员们终于追到了河边。全体队员整夜淌着齐腰深的刺骨(零下20度)河水前进,衣服上结了厚厚一层冰,行动起来非常困难。在这种情况下,人们通常无法生存。为避免被冻死在河水里,指挥官决定加速行进,正是这种方式挽救了士兵们的生命。”

  格鲁乌特种部队弗拉基米尔上校从另外一个角度讲述了队员们雪山追击时的困难:“侦察兵背负多少东西?一天早晨,我亲眼看见,一名在行动中背负功率强大的“虎”式无线电台的军官,换上服装,准备上山,我看到了他后背上有一大块斑痕,是经常在山区行动背负电台时留下的,都快被磨黑磨烂了。机枪手更困难,负载约60公斤:轻机枪、1500发子弹、服装、补给。无线电报务员的负载稍微轻一点:“棺材”无线电台(15公斤)、备用电源、武器。

  “口袋火炮”手榴弹

  格拉耶夫匪帮残余据守在侦察兵上面100米处的山洞里,队员们连续数天试图把武装分子逼出来,他们开火反击,甚至炸毁了一处山崖,用滚石砸击下面的官兵。后来发现了一条小道,但那里已有敌方机枪手把守,由于地形特别有利,可以说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就是一个团的兵力一个月时间也未必能攻下来。只有使用航空炸弹才能把他们炸下悬崖,但是,此处距离峡谷口边的梅特拉达村只有2.5公里,如果使用高爆炸药,整个村庄可能会被夷为平地。

  侦察兵沿瀑布继续向上攀登,越过海拔3000米的山脉,穿过难以通行的冰川,直接向敌人发动迎面攻击。但是,由于悬崖和树木的遮挡,无法使用自动步枪瞄准射击,枪挂式榴弹发射器也无法使用,因为它的最小射程为50米,而队员们与格拉耶夫匪帮的距离只有30米,没办法,只好使用最后的杀手锏“口袋火炮”,投掷柠檬型手榴弹。

  格拉耶夫之死

  行动后期,特种部队官兵知道,格拉耶夫的双腿已被冻僵,行走困难,但他还是逃掉了,还随身带着自己最喜欢的轻机枪,后来改用轻一些的SBD狙击步枪。

  战争中荒诞的死亡是司空见惯的事情,“黑色天使”的死亡,显然,将永远是一个谜。格拉耶夫明白自己无法安全逃到格鲁吉亚了。他和两个忠实的阿拉伯雇佣兵保镖藏在一个牧羊人的羊圈里,潜伏一段时间后,在当地达吉斯坦居民的帮助下,准备乔装改扮,混过边境,躲进格鲁吉亚潘基西峡谷。他换上了破衣烂衫,胡乱剪掉自1997年制造梅卡恐怖袭击事件后就再没剃过的胡子,穿上一件破旧的外套,一条膝盖上到处是洞的阿迪达斯运动裤,戴上一顶公鸡型毛线帽,走在路上,极像一个流浪汉。

  格拉耶夫的尸体被发现时,上面有许多弹片,显然是在与格鲁乌特种部队的最后一战中,被手榴弹炸伤的。联邦安全局的情报表明,格拉耶夫与保镖一起出来侦察地形,准备逃跑,不料与边防巡逻兵遭遇,他的死亡纯属偶然。格拉耶夫是在通往格鲁吉亚的阿瓦洛-卡赫京斯克公路上被打死的,与路上遭遇的边防兵交火后,保镖们用自动步枪扫射,掩护自己的主子逃跑,但达吉斯坦边防巡逻兵还是在临死前再次打伤了格拉耶夫。中弹后的车臣匪首,一个人在雪地里绝望地爬行,垂死挣扎,最后体力不支,失血过多,死在了山坡上。

  凄惨的纪念碑

  在车臣作战的格鲁乌特种部队一个分队驻地,有一个独特的纪念碑,军事侦察兵们用鹅卵石堆起了一个类似古代岗楼的锥形纪念碑,碑尖上有一顶士兵头盔,数颗由钢制成的军星,闪着血红色的光,点起了长明灯,就像莫斯科红场无名烈士墓上的长明灯一样。每当军事侦察兵完成战斗任务归来,都会来到碑前,献上鲜花,照看长明灯,纪念在反恐战争中牺牲的战友。

特种战例之格鲁乌官兵雪山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


 

格鲁乌特种部队军事侦察兵


 

特种战例之格鲁乌官兵雪山追杀车臣匪首格拉耶夫


 

格鲁乌特种部队军事侦察兵正在埋放防兵地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