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苏联解体后秘密情报机构的蜕变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9-07

1991年,是俄罗斯社会发生重大变革的一年。在这一年的12月,金星辉映下的镰刀斧头红旗从克里姆林宫顶上徐徐降了下来,宣告了这个已经有近70年历史的世界上最大国家的解体。继而,在70年前曾被工农苏维埃红色风暴无情扯下、打碎的三色旗和双头鹰徽又在俄罗斯大地的各个角落悬挂起来。原来共产党在俄罗斯各地根深蒂固的强大组织体系一时间土崩瓦解,原来拥有着至高无上权力的苏维埃共和国联盟中央机构各个部门几乎在一夜之间也都变成了一付空洞的躯壳。本来作为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各个部门领导机关,开始了对它们以前的上级机关——苏联各部委毫不客气的权力和财产接收工作。当然,在这样的形势下,对于组织系统跨越各个加盟共和国的原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所面临的局面也没有丝毫的例外,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接收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所有工作职权和财产。就这样,克格勃——这个不仅在俄罗斯历史上,而且在世界现代历史上都曾经不可一世的庞大秘密警察组织和间谍情报机构,从此不复存在。凤凰博客!v f.lyD4TAb
    苏联解体后,尽管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政府当即宣布,俄联邦对原来苏联的所有国家机构拥有合法继承权。但事实上,经过俄联邦对原苏联各国家机构实行全面接收之后,重新组建起来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国家机关的各个部门与原苏联时期相比,无论在质量上,还是在数量上都发生了重大的变化。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蜕变到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局,其中的变化更是令人深感物是人非。

    历史裂变中的改组

    早在苏联解体之前,戈尔巴乔夫任苏联总统时,曾经在全联盟大力推行以他的“新思维”为指导思想的社会政治改革运动。这时,一个同样引人注目的人物开始积蓄能量,崭露头角,并逐渐具备了与苏联总统分庭抗礼的实力。这个人就是后来成为独立后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第一任总统的鲍里斯·尼古拉耶维奇·叶利钦。早在“8·19”事件发生的前几年,叶利钦就开始有意识地巩固和扩充俄罗斯联邦政府的各项工作职权范围,对于在变革时期的社会稳定起着至关重要作用的国家安全机关,叶利钦理所当然地也不会轻易放过。
W)\Y5W(f(i;r4wk0    1990年底,作为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的叶利钦同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签订了《关于协调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与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机关之间关系的协议》,这个协议规定,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境内的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各级机构将移交给即将组建成立的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到了1991年初,叶利钦又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签署了《关于成立组建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筹备组的协议》,在这个协议中又进一步明确规定,未来的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领导骨干和工作人员的50%将来自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在俄罗斯的各级机构,而它的办公地点就设在克格勃总部的原办公大楼里面。同年的5月5日,叶利钦再次同克留奇科央签署了《关于建立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协议》。在这个协议签署的第二天,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即宣布了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рΦΚΓБ)正式成立,并任命原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七局副局长维克多·伊万年科少将担任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代理主席。
pv0k m#F)~3V1?Y%d0    1991年下半年,苏联国家最高领导层中的权力争斗进入白热化阶段。7月22 日,叶利钦在俄罗斯联邦最高苏维埃发布了关于在全俄罗斯范围内实行非党化的命令。第二天,苏联国防部、国家安全委员会以及内务部的共产党各部委员会针对叶利钦的这个命令发表了联合声明,指责叶利钦的命令违背了联盟宪法和有关的结社法,并在主观和客观上起着排斥苏联共产党、制造社会政治冲突和引起国家分裂的恶劣作用。这次政治上的原则争论所引发的国内各政治集团之间在意识形态和政治观点上的空前冲突,使苏联社会已经存在的各种矛盾进一步激化,各个社会利益集团都在试图按照自己的愿望改变国家的发展方向,一场即将改变苏联社会乃至世界政治格局的生死较量正在暗中悄悄地进行着,裂变前的能量积蓄在无声无息之间已经接近了极限。
1SE r U0U ]5@a0   同年 8月18日,由苏联国家各强力部门首脑组成的“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成立,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国防部长亚纳耶夫等都是这个委员会的主要成员。“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一成立,就立即宣布,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由于身体的原因现已不能履行联盟总统的职责,苏联副总统兼国防部长亚纳耶夫将代理苏联总统的职务。同一天,“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8名成员之一、国家安全委员会警卫局局长普列汉诺夫协同联盟总统办公厅主任博尔金等一行人来到坐落在黑海海滨克里米亚的总统别墅,求见戈尔巴乔夫,要求他把苏联总统权力移交给亚纳耶夫。凤凰博客 c j5i!elE&]&gY
   在同一个时间里,叶利钦一直坚守在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白宫”之中,并多次到“白宫”前面的广场上发表公开演讲,号召莫斯科和全体俄罗斯人民起来保卫民主成果,反对“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恢复苏联专制时期铁幕政治的企图,使俄罗斯改革的历史开倒车。一时间,叶利钦成为了反对几个苏联强力巨头组成的政变集团的精神领袖,成为了成千上万希望俄罗斯摆脱以前专制阴影、从此走上西方式民主自由社会道路的普通公民拥护的旗帜。在“白宫”的阳台上,在搭建于交通要道的街垒上,在接受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命令之后前来戒严的坦克上,叶利钦不断地发表着足以燃起每一个俄罗斯听众民族精神复苏的演讲。他不顾混乱局面中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和不测,慷慨激昂,侃侃而谈,表现出了一个老练的政治家在历史发生重大错位时应有的勇气和干练。凤凰博客Qm_pB1zt
   叶利钦的行为,为“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反对者们争取了无数的青年学生、知识分子、工人乃至参加过卫国战争的老战士,他们勇敢地站了出来,打出三色旗或戴着三色的臂章,自发地组成了保卫“白宫”的群众队伍。他们运来许多拆除了的栅栏,开来一辆辆汽车,在通往俄罗斯议会大厦几乎所有的路口上修筑了街垒;他们静坐在前来戒严的坦克和装甲车前面,结成一道道用血肉之躯筑成的路障;他们对那些在激动的人山人海面前不知所措的装甲兵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竟然使最先驶到俄罗斯联邦议会大厦前的先头坦克营阵前投诚,调转炮口,在“白宫”的外围构成了一道环形防御阵地。
.|G M be0   直到这个时候,“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成员们才开始意识到,对他们扭转苏联国家改革方向的行动构成真正威胁的并不是已经不再具有多大权威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而是不仅在莫斯科地区以及整个俄罗斯境内有着深刻影响,而且正在发挥着强大号召作用的俄罗斯共和国总统叶利钦。面对已经十分严峻的首都形势,“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组织者们自然而然地想起了最后一着险棋——启用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特殊部队,拔掉在所有反对者心目中招摇的旗帜叶利钦。8月19日,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向克格勃的“阿尔法小组”下达了逮捕叶利钦的命令。凤凰博客7O&h(^:Z go%Y6_ e
    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阿尔法小组”是克格勃专门用来同有组织的恶性犯罪活动进行斗争而组建的一支训练有素的精干小分队。这支部队屡建战功,一向以装备精良、熟练掌握各种特殊作战技能、具有极强的攻击能力而著称。但是,在“8·19”前后国内出现的重大社会思潮的冲击下,“阿尔法小组”的内部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分化。在接到了来自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命令之后,尽管“阿尔法小组”业已完成了对叶利钦几天的监视,但直到最后一刻,他们一直没能采取决定性的行动。虽然,直接领导“阿尔法小组”的卡尔普钦将军同意执行立即逮捕叶利钦的命令,而这个小组的另外两名主管领导却拒绝执行,他们认为,这一道命令的下达方式不符合法律程序。最后,他们将“阿尔法小组”的全体成员召回,一同讨论分析了国家所面临的形势和应采取的态度。最后,他们一致认为,“阿尔法小组”应该向苏联总统本人负责,而不应受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直接操纵。结果,终于拒绝执行关于逮捕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的命令。凤凰博客1T XH9U5g@3W
   应该承认,逮捕叶利钦图谋的流产导致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企图扭转苏联全国形势的最终失败,并且成为这次引起全世界关注的重大事件在苏联迅速化解的转折点。而且,也应该承认,在抵制和挫败“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政变企图过程中,国家安全委员会工作人员的素质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在发动“8·19”事件的关键作用上,克格勃也曾作为一支主要的参与力量,它的众多上层领导人积极活跃于“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台前幕后,这也已是不可逃避的历史事实。为此,几乎成为这次未遂政变牺牲品的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和俄联邦总统叶利钦在惊魂甫定之后,即开始迁怒于克格勃也是情理中的事情了。凤凰博客3Wu pY#d t_0YX e
   “8·19” 引起的动荡尚未完全平息,苏联国家高层领导集团内部针对克格勃的攻击和清算就开始了。8 月22日,刚刚从克里米亚平安返回莫斯科的戈尔巴乔夫发表了电视讲话,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系统不可靠”。接着,在 8月26日召开的苏联最高苏维埃会议上宣布,必须“改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组织机构”,并指出,要从组织基础上改变它的性质,使其再不可能被利用来作为反对宪法活动的工具。8月28日,戈尔巴乔夫又下令组成由俄罗斯联邦会议主席斯捷帕申参与领导的委员会,专门调查国家安全委员会在“8·19” 事件中所起的特殊作用。同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也开始强烈地抨击克格勃的各级组织机构及其领导人,他认为国家安全委员会在这次给俄罗斯人民带来了重大威胁和心理伤害的未遂政变起了很不光彩的“首恶”作用,而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作为这次政变的主要幕后策划人,应该在法律上负主要责任。
,Q/j1d,m(~(`#f0    随着苏联与俄联邦高层领导人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无情攻击,苏联政府也着手在组织上对克格勃各级领导进行大规模的清洗。原打算前往克里米亚苏联总统别墅对戈尔巴乔夫进行说服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8月21日在当地即被扣留,当他回到莫斯科后,未等出机场就被宣布逮捕。8月25日,国家安全委员会第一副主席格鲁什科也被宣布解除职务和逮捕。9月5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另一位副主席杰米索夫也被解除了职务。凤凰博客 @;]WP-K'i6B ]]
   到 9月27日,苏联最高苏维埃接着宣布将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另一位副主席阿格耶夫解除职务并且逮捕。同时,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的几个主要总局的局长也面临着与他们上司一样的命运,曾与克留奇科夫一同前往克里米亚的国家安全委员会警卫局局长普列汉诺夫亦被解除了职务并被逮捕,国家安全委员会下属的第一总局局长、第二总局局长、第十二总局局长等人均一一被解除了职务。
Wr gA4k!vQ C0   从“ 8·19”事件后近一个月的时间里,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的局以上的官员几乎全部被解除了职务或者被逮捕。
n1f \P \0   大批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干部和工作人员被一一撤换下来,克格勃的正常工作难以为继,各总局几乎处于基本瘫痪的状态。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于匆忙之中任命了原来的苏联内务部部长瓦金·巴卡京出任新一届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
)b!z fa'wV*x0   瓦金·巴卡京于1937年出生在西伯利亚的基谢廖夫斯克市,1960年毕业于新西伯利亚建筑工程学院的土木工程系,毕业之后曾担任建筑工程局的工长、工程主任、总工程师和建筑工程局的局长,在1964年加入了苏联共产党,1973年以后开始担任苏共克麦罗沃市委员会的第二书记,1977年后升为苏共克麦罗沃州委会的书记,1984年后当选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从1985年到1987年升任基洛夫州党委第一书记,1988年开始担任苏联内务部长。
不仅由于以上的经历,更重要的是因为巴卡京自戈尔巴乔夫担任苏联共产党中央总书记以来,就一直是他的“新思维”及其路线的积极追随者。在“8·19”事件中,巴卡京更是紧紧地站在戈尔巴乔夫一边,为保全戈尔巴乔夫的苏联总统权威立下了头功。虽然,这些经历所代表的深厚政治资源无疑可以成为这位新一届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巩固和开拓自己新政治领地的基础,但是,此时的巴卡京已经深知自己的临危受命意味着什么。他十分清楚地意识到,他所接收的这个烂摊子并不是那么容易收拾干净的。可是,巴卡京无论如何也预料不到,他在这个过渡性的职务上,竟成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历史终结的见证人。在完成了对国家安全委员会最高领导层的清洗之后,随之而来的是对克格勃组织的一番空前改组。1991年8月26日,按照戈尔巴乔夫的命令,巴卡京接替了克留奇科夫的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职务之后,就开始依照戈尔巴乔夫的意图马上拟定了一套彻底改组国家安全委员会组织系统的方案。这个方案首先明确了在新时期苏联国家安全工作的主要任务和由此而确定的国家安全机关的职能、权限、地位和在国家政治生活中的作用,规定今后国家安全委员会不再担负苏联政府机关和国家、苏共领导人的警卫工作,也不再负责边境地区的防务、警卫工作,同时,又将对苏联政府内部的政治保卫和对各级机关及其领导人、工作人员的监督与侦察工作从国家安全委员会的职权范围中取消。而国家安全机关的主要任务今后将只是负责对外搜集、分析情报和反间谍渗透,同时还担负防范和打击国内的重大有组织犯罪活动以及保障国家主要政权
0Rx/w7^ F*u|;pU6e0机构、组织的正常工作条件,确保苏联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的正常秩序等主要任务。在“八一九”事件之后的一个多月里,对克格勃机构的改组即开始从原来国家安全委员会总部中的一些人浮于事、效率低下的总局和独立处开刀了。首先,按照巴卡京新拟定的方案,将那些按职能划分已不属于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应担负工作的警卫局、边防总局、通信处、档案处等机构从克格勃的编制中撤消。这几个队伍庞大的总局和独立处被撤消之后,使国家安全委员会所属的人员数量大大减少。
重大改组的第一步骤初见成效之后,从10月22日开始正式撤消了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各加盟共和国的国家安全机构将接受各自国家苏维埃的领导。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被撤消之后,联盟国家组织在原来的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基础上建立了跨加盟共和国的安全局、苏联中央情报局和苏联保卫边境委员会。可以看出,这种以撤消克格勃为标志的改组实质上是将克格勃原有的几个负有主要职责的总局分成了三个互不隶属的独立的大局,从此在其之上再没有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总体领导,彼此平级,各负其责。从 8月26日到10月22日只当了一个多月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巴卡京被任命为跨加盟共和国安全局局长。现在担任着俄罗斯联邦共和国外交部长职务的著名亚洲问题和情报专家普里马科夫被任命为苏联中央情报局局长,卡利尼琴科被任命为苏联保卫边境委员会主席兼苏联边防军司令。
接着,这三个由原来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派生出来的部门被进一步明确了各自的工作职责:巴卡京领导的跨加盟共和国安全局主要从事与来自国外的间谍与情报渗透作斗争,同时负责苏联国内的反毒品和军火走私、恐怖暴力犯罪、有组织的重大犯罪活动和政府内的贪污等犯罪行为;普里马科夫担任局长的苏联中央情报局主要分管针对国外的情报搜集工作,并对已获得的情报进行分析和研究;由卡利尼琴科负责的苏联保卫边境委员会主管各加盟共和国的边防事务,统一指挥各国境内的边防军,并对苏联各个加盟共和国在守卫共同边境时所面临的所有问题进行协调。在使苏联国家安全机关成为三分天下的格局之后,为了加强它们之间的有机联系和在工作实践中达到高效的协调,10月25日,又在这三个独立的机构之上成立了由跨加盟共和国安全局局长巴卡京、苏联中央情报局局长普里马科夫和各个加盟共和国国家安全机构领导人组成的跨加盟共和国国家安全协调委员会,这个委员会的主席由巴卡京兼任。
   跨加盟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成立后,即被规定必须在苏联总统和苏联国务委员会的领导下进行工作。而各加盟共和国的国家安全机构都在这个跨加盟共和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中派驻自己的常驻代表。它存在的主要意义是负责协调上述三个委员会和各加盟共和国之间在情报搜集、反间谍、交流情报信息、情报综合分析研究以及在必要时采取的重大举措中统一行动等方面的重要工作。
在这些依然凌驾于全苏联各加盟共和国之上的国家安全机构完成了改组以后的不到两个月时间,1991年12月8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三个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明斯克召开联席会议,宣布各自独立,并成立了独立国家联合体。接着,12月21日,俄罗斯、乌克兰、哈萨克斯坦、白俄罗斯等11个原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哈萨克斯坦的首都阿拉木图再次召集会议,宣布苏联解体。同时,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宣布俄罗斯联邦将对原苏联的所有国家组织拥有继承权。原苏联的国家安全、内务、对外情报等机构在被撤消之后,都转而变成了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相应的国家局。至此,在俄罗斯和世界现代特工史上书写了一幕幕精彩、壮丽篇章的克格勃才正式退出了历史舞台。
   蜕变与新生

   前面提到,在改变俄罗斯国家命运的1991年“八一九”事件之前,作为苏联的15个加盟共和国之一的俄罗斯联邦共和国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之间进行了磋商,并于5月6日,俄罗斯联邦总统叶利钦同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克留奇科夫之间达成了关于建立俄罗斯安全委员会的协议。第二天,5月7日,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最高苏维埃宣布俄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正式成立。与俄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立同时颁布的苏联和俄罗斯联邦有关的法律章程,赋予了这个加盟共和国政府对自己新组成的国家安全机构以更加独立和更加直接的指导权限。但是,在这个刚刚成立三个多月的国家安全组织尚未协调运作和充分发挥新的职能的时候,“八一九”未遂政变引起的全苏联政局裂变和对国家安全组织系统的大清洗,不仅成为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迅速消亡的契机,而且也成为促使俄罗斯秘密警察组织和情报间谍系统发生一次新的蜕变的催化剂。在由于苏联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要领导参与“八一九”而招致的对克格勃系统的全国性大改组中,俄罗斯联邦共和国总统叶利钦先于全苏解体即宣布命令,于1991年11月26日正式决定把俄罗斯联邦安全委员会改为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ΦСБ,中文音译为“弗斯勃”)。在5月6日刚刚走马上任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委员会代理主席的维克多·伊万年科少将这次被正式任命为国家安全局局长,弗拉基米尔·波捷亚金被任命为主持日常工作的第一副局长。同时,叶利钦总统还任命斯坦尼斯拉夫·奥尔洛夫为负责与日益猖獗的黑社会和其他有组织犯罪的副局长,斯坦尼斯拉夫·皮亚塔科夫为负责反间谍与境外情报渗透活动的副局长,叶夫根尼·萨沃斯基诺夫为负责莫斯科地区俄罗斯国家重要机构和要害部门安全保卫工作的副局长。维克多·伊万年科1947年出生于俄罗斯联邦的秋明州,大学毕业后就加入了秋明州的克格勃组织,先后在国家安全委员会系统工作了二十多年,1991年始调入莫斯科的克格勃总部,担任国家安全委员会监察局的副局长。在这一年的年底,当伊万年科由俄罗斯联邦安全局代理局长升任正式局长的时候,他所重新划定的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基本工作职能,是在国内确保俄罗斯联邦社会政治局势的稳定,防止任何政治力量和社会组织进行反宪法的活动,而且认为俄罗斯联邦安全局没有必要在国外建立间谍情报机构,针对境外的情报搜集工作应该由普里马科夫为首的国外情报局来负责,而俄罗斯联邦安全局的主要任务则应该是同制毒贩毒、走私军火、恐怖活动、黑社会等有组织的犯罪和政府各级机关中的渎职、贪污、受贿等内部犯罪行为进行有力的斗争。
1991年12月,叶利钦合并俄罗斯联邦安全局和内务部为“俄罗斯联邦安全与内务部”的命令在国家议会和宪法法院的反对下破产之后,又于1992年1月24日下令成立俄罗斯安全部(MБPX),任命在“八一九”事件后刚刚当上前苏联内务部长的维克多·巴兰尼科夫为这个部的部长。巴兰尼科夫早在1961年就进入了内务学校学习,毕业后一直在地方的内务部门工作,1983年调入莫斯科的苏联内务部总部工作,又在1988年调任阿塞拜疆共和国内务部副部长,1990年又调任俄罗斯内务部部长。担任了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部部长以后,他明确主张国家安全机构的主要任务应该是维护国家的基本利益和保障宪法的执行。在他的这种主导思想的影响下,他所领导的俄罗斯国家安全部没有过深地卷入于1993年10月在莫斯科发生的叶利钦总统与俄罗斯最高苏维埃之间的冲突( 在这次冲突中,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部曾派遣“阿尔法小组”潜入“白宫”,将总统签发的最后通牒送到了反对派领袖议长哈斯布拉托夫和俄联邦副总统鲁茨科依手中)。同时,巴兰尼科夫还积极主张并着手对国家安全组织进行了整顿和改造。1994年3月,在俄罗斯联邦安全部中设立了联邦反间谍局。
1995年,俄罗斯总统下令,再次将俄罗斯联邦安全部改建为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弗斯勃),任命巴尔科夫上将为局长。从此,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安全组织的名称和结构大致固定了下来。

   调整后的国家安全体系

   根据俄罗斯国家对联邦安全利益的认识在新时期中发生的变化和俄罗斯社会的重大变革对国家安全机构的冲击,俄罗斯联邦政府在法律上对国家安全机构设置的宗旨、任务及其结构重新作出了以下规定。

   基本使命
防止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国家安全利益遭受损失,保障国家、企业、组织和个人的安全利益,防范并揭露外国情报机构和组织针对俄罗斯国家的间谍情报活动以及颠覆破坏阴谋,制止一切可能和现实中侵害俄罗斯联邦宪法制度、主权和领土完整及其国防力量的非法活动。在履行以上使命作为目的的工作中,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机构将是维护俄罗斯国家安全所有力量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

    主要任务
防范和揭露外国情报机关针对俄罗斯国家的间谍情报以及阴谋破坏活动;
广泛搜集、分析可能或正在威胁俄罗斯国家安全利益有关的情报;
防范和制止联邦法律规定范围之内的社会犯罪活动;
在防止和打击有组织犯罪、营私舞弊、走私、贩毒等恶性社会犯罪的行动中,与内务、司法、检察等有关职能部门密切协调,有力合作,形成统一的强大力量;
5.坚决打击在俄罗斯社会中出现的恐怖暴力犯罪活动;
向联邦国家最高立法、执法机关和行政部门以及其他政府职能部门提供有关威胁国家安全的重要情报;
7.利用联邦法律规定的调查、侦缉、监听等可能的有效手段,配合国家其他有关部门保障俄罗斯联邦边境的安全;
依照联邦法律规定的职权范围,履行保护国家机密的职能。

   活动原则
1.遵循联邦法律,依照俄罗斯联邦参与签订和认可的国际条约及协议;
尊重个人的公民权力和自由,严格禁止侵害和限制公民权力的行为;
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机关内部以及对联邦国家各级安全机关实行统一的集中领导;
接受联邦国家最高权力机构和政府行政机关的领导,并及时向其汇报工作;
5.严格保守国家机密,坚持秘密工作与公开工作既相结合又相区别的原则;
坚持人道主义的原则。

   组织体系

1.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
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作为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安全管理机关,负责依照俄罗斯联邦法律组织联邦国家安全系统制订符合联邦安全所需要的法规和规划,指导联邦各级国家安全部门履行职责并且指挥联邦边防部队。
俄罗斯联邦各共和国、州、边疆区、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市国家安全机关:
俄罗斯联邦各共和国、州、边疆区、莫斯科及圣彼得堡市国家安全机关依照相应的法律和法规在本地区履行职责,完成联邦国家安全局所部署的工作,并指导、协调和监督下属的国家安全机构在其法定职权范围内的活动。

3.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的反间谍机构:
俄罗斯联邦武装力量的反间谍机构接受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局的直接领导,负责按照联邦法律制订相应条例,并组织俄罗斯军队、内务部队、边防军以及其他联邦武装力量维护国家安全利益,防范外国间谍情报机关和组织的渗透。

4.俄罗斯联邦边防机构:
俄罗斯联邦边防负责依照联邦法律规定的方式保障俄罗斯联邦国家边界的安全。

   权限范围
防范和揭露涉及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依照有关法律进行情报搜集活动;
2.同危及国家安全的外国间谍情报机构和组织作斗争;
依据有关法律,可以建立和使用侦查、审讯隔离设施;4.在履行保障国家安全的职责时,有权使用企业、机关和其他社会组织以及个人的通信工具;
为了制止和侦察危害联邦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和执行其他紧急任务的需要,有权使用企业、机关和其他社会组织的交通工具(外国驻俄罗斯的外交机构、国际组织驻俄罗斯代表机构除外);
6.为了制止和侦察危害联邦国家安全的犯罪活动,有权依照有关法律进入企业、机关和其他社会组织的建筑物以及个人住房,而不得受到阻拦,事后必须在24小时内报请检察长批准;
在有充分证据的前提下,有权依照有关法律对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嫌疑人检查身份证明;
在必要的情况下,可以向有关的企业、机关和其他社会组织了解所需要的情况;
9.按照有关的法律规定,联邦国家安全工作人员可以保存和使用武器以及其他特殊专门工具;
具有帮助企业、机关和社会其他组织制订安全保密措施和培训保安人员的权力。

   监督机制
议会监督:
俄罗斯联邦议会责成联邦安全会议并以听证会的形式对联邦国家安全局实现监督。
总统监督:
俄罗斯联邦总统定期和不定期地听取联邦国家安全局局长的工作汇报,联邦国家安全局的主要工作计划须经联邦总统批准。
法院监督:
依照有关法律和法规属于国家安全机关侦查的重大刑事案件须经由俄罗斯联邦法院审理,同时还受理企业、机关和社会其他组织以及个人对联邦国家安全机关和工作人员的投诉与控告。4.检察院监督:
俄罗斯联邦总检察长及其下属的各级检察长有权对联邦国家安全机关是否全面地依据联邦有关法律和法规从事维护俄罗斯联邦国家安全的活动实行监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