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刀口舔血”的俄罗斯前特工

来源:互联网 责编:ldzldz 作者:斯科菲尔德 时间:2007-09-07

2006 年 11 月,俄罗斯前特工利特维年科在英国伦敦离奇死亡,个中真相至今扑朔迷离。利特维年科之死,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俄罗斯情报机构及曾在其中任职的前特工生活的关注

前特工“被人拿着棍子揍”

  弗拉基米尔·卢岑科有着矮胖的身材,面色红润,看上去就像一个普通的俄罗斯老头。然而,每一个踏进他那距离红场不远、装饰时髦的办公室的人都知道,这个老头一点儿也不普通。他曾是赫赫有名的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格鲁乌”的一名军官,退休之后,他在莫斯科经营一家属于自己的公司,为那些打算在俄罗斯做生意的外国投资者提供“安全建议”。由于在情报界有广泛的人脉,卢岑科在这一行干得顺风顺水,他的公司很快发展为行业中的翘楚。

  不过,近两个月来,卢岑科却被出人意料地与利特维年科之死联系在了一起。

  利特维年科生前所著的一本书中提到过卢岑科的公司,称其在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的“庇护”下运营,经常为联邦安全总局干一些“脏活”——除掉那些被联邦安全总局视为“眼中钉”的人。利特维年科在书中称,他接触过卢岑科公司的一名雇员,此人的主要工作是研究莫斯科一些特定建筑的结构,尤其是它们的进出通道。 1995 年, ORT - TV 电视台的董事弗拉季斯拉夫·李斯特耶夫在莫斯科的一栋公寓楼中遭枪击身亡,而卢岑科公司的这名雇员曾准备过一份有关此楼结构的分析报告。利特维年科据此认为,卢岑科的公司与李斯特耶夫之死有着某种联系。

  对于这位昔日同行的指责,卢岑科表现得颇为无奈。“最初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非常郁闷。但后来又想,算了吧,权当是给我的公司打广告了。”

  卢岑科说,利特维年科在书中描述的,都是间谍电影中才会出现的情节,完全没有依据。自己公司的主要业务是“引导外国公司安全通过俄罗斯商业领域中的‘雷区'”。他举例说,公司最初的业务是对付那些向客户收取保护费的“街头小混混”,如今,主要对付的是商业中的“恶意并购”。尽管他本人曾是“格鲁乌”的军官,手下的一些雇员也曾是情报机构的特工,但实际上,公司并没有外界想像的那么神通广大,有好几次,公司的员工“被人拿着棒球棍狠揍”,更别提去执行什么暗杀任务了。

靠“原有工作技能”生财

  无论卢岑科的话是真是假,俄罗斯特工退休或离职之后,涉足商业领域并使用其“原有工作技能”生财的不在少数,利特维年科也是其中之一。他曾长期在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任职, 2000 年逃至英国寻求政治避难并获得居留权后,主要靠向外国投资者提供在俄做生意的“安全建议”为生,工作性质与卢岑科的公司类似。据报道,利特维年科在 2006 年 11 月 1 日 中毒入院之前,还与两位昔日的同僚就一桩此类业务会面,他的这两位同僚从联邦安全总局去职后,也都在俄罗斯开办了从事“安全业务”的公司。

  对于这些俄罗斯前特工来说,“安全业务”往往处于商业利益、政治利益以及黑社会利益相交织的地带,具有很大的危险性,发生在 2005 年的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前副局长阿纳托利·特罗菲莫夫遭枪击身亡的案件,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上世纪 90 年代,特罗菲莫夫在叶利钦当政时期,先后担任联邦安全总局副局长、联邦安全总局莫斯科分局局长,与当时的总统卫队长亚历山大·科尔扎科夫是好友。 1997 年被“突然”解职后,特罗菲莫夫转投商界,经营从事“安全业务”的公司。 2005 年 4 月 10 日 ,特罗菲莫夫在自家庭院中遭蒙面枪手袭击,夫妻俩双双身亡。尽管有人猜测,特罗菲莫夫之死是一起“政治暗杀”事件,但他的儿子鲍里斯却认为,其父死于“商业纠纷”。

情报官员大都是精英

  与这些开办私人公司的前特工相比,另一些同样出身于情报界的人要风光得多。两位前政府总理——普里马科夫和斯捷帕申,都有在“克格勃”以及俄罗斯情报机构工作的经历。普京入主克里姆林宫后,俄情报机构的地位大为提高,而那些出身情报界的官员,也更容易得到重用。

  俄罗斯“精英研究中心”曾于 2006 年下半年对俄罗斯政界人士进行调查,结果显示,在俄罗斯总统办公厅、政府各部门、议会上下两院以及司法机构的 1016 名高级官员中, 26 %的人曾在“克格勃”或者俄罗斯联邦安全总局工作。“精英研中心”主任、俄罗斯社会学家奥尔迦·库留西塔诺夫斯卡娅表示,如果仔细研究其中一些官员的履历,就会发现,许多人有很多无法解释的空白、不太合理的职业路径或者在“克格勃”附属机构工作的经历。如果把这些官员也统计在内,那么俄罗斯政府官员中有情报界背景的人,占到 78 %。

  政界的情况如此,经济界的情况也与之类似。俄罗斯石油公司、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以及俄罗斯航空公司的最高负责人,都是“克格勃”出身。

  即使外界对俄罗斯政界和经济界的这种现象颇有微词,但许多人也不得不承认,“克格勃”确实招募并且储备了大量优秀人才,他们登上政治、经济舞台大展才华,有其必然性。

卖情报曝内幕很有“钱”途

  除了政经两界的精英,俄罗斯还有一些前特工也非常“风光”,他们依靠出卖情报圈的内幕为生,颇受媒体及普通民众的欢迎,其中最有名的是奥列格·卡卢金。

  20 世纪 70 年代,卡卢金主管“克格勃”反间谍部门,曾经是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的上司。至 20 世纪 80 年代,由于与“克格勃”的领导层产生了矛盾,卡卢金的职务被解除,于 1990 年退休。此后,卡卢金开始毫无顾忌地透露苏联情报机构的内幕,以至在退休后不久就被剥夺了退休金及以前获得的全部荣誉。 1994 年,卡卢金前往美国定居,并出版了《克格勃第一总局》、《超级鼹鼠》、《再见了,卢勃扬卡》等书,“系统”地披露了“克格勃”的内幕,指名道姓地点出了一个又一个藏身于西方国家的间谍。这些叛国举动令俄政府大为恼火。 2002 年 6 月,莫斯科市法院缺席宣判卡卢金“叛国罪”成立,判处其有期徒刑 15 年。然而,此时卡卢金已加入了美国国籍,毫不理会这个判决。出书之余,卡卢金还在一些咨询机构做顾问,在电视访谈节目中担任嘉宾,忙得不亦乐乎。他还在华盛顿的一所职业情报学校担 任兼职 教授,其学员全部是美国中情局和联邦调查局的特工。几年下来, 70 多岁的卡卢金已经成了一位名副其实的富豪。

  同样在西方国家出书的前“克格勃”特工还有亚历山大·柯兹米诺夫。柯兹米诺夫曾在“克格勃”最神秘的第 12 处工作 10 年,主要负责向海外派遣间谍。 1994 年,他携全家移居新西兰,后来担任新西兰卫生部顾问。 2005 年,柯兹米诺夫出版了一本名为《生物间谍》的书,披露苏联曾打算对西方国家发动细菌战,还详细介绍了美国、英国、以色列等国的细菌战能力,称俄罗斯派驻海外的间谍早就获取了这些情报。

  2003 年 10 月,曾与普京一同在“克格勃”共事的前特工弗拉基米尔·尤索尔泽夫,出了一本名为《同事》的书,详述了普京总统鲜为人知的间谍生涯。俄罗斯民众正是从这本书中得知,“性格坚定、临危不乱”是普京总统几十年前就有的优秀特质。他们还从中知晓了一个有趣的细节:在 1991 年的那段动荡岁月里,普京选择了从“克格勃”辞职,并一度打算在列宁格勒当一名出租车司机。 ( 原载《洛杉矶时报》 )

俄罗斯主要谍报机构

  目前,俄罗斯从事谍报工作的机构主要有3个:对外情报总局、联邦安全总局和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这三大机构各自独立,工作各有侧重。

  对外情报总局是搜集境外情报的主力军,其核心任务是:参与旨在反对北约东扩的对外政策的制定和实施;全面搜集有关地区纠纷、军火交易、国际恐怖活动及毒品走私等情报。

  联邦安全总局的工作重点在国内,主要是反间谍、反恐怖等领域,但近年来,它的触角逐渐伸向了境外。

  俄军总参谋部情报总局俗称“格鲁乌”,是俄军事情报系统的最高机关。设法弄清西方各国对北约东扩持何种立场及分析、监视联邦其他成员国的军队动向,是该局的工作重点。

  除“格鲁乌”外,俄罗斯对外情报总局和联邦安全总局等情报机构大多脱胎于“克格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