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百年老舰几多传奇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李学华 郭丹 时间:2004-11-14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百年老舰几多传奇(附图)

“阿芙乐尔”号巡洋舰至今仍静静守候着涅瓦河

点击此处查看全部军事图片

  “‘十月革命’一声炮响”说的就是“阿芙乐尔”号巡洋舰1917年11月7日炮打冬宫的那声巨响。以罗马神话中司晨女神阿芙乐尔的名字命名的这艘巡洋舰如今已历经百年春秋。今天,富有传奇一生的它仍静静守侯在涅瓦河畔,接受人们的瞻仰和膜拜。

  蛰伏于大败之后

  1900年,“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在俄罗斯“新海军上将”船厂下水时,俄国还在沙皇统治之下。新生的“阿芙乐尔”号长124米、宽18米、排水量6731吨,修长的舰体被漆成黑色,只有3根巨大的烟囱是鲜亮的黄色。泾渭分明的颜色对比使“阿芙乐尔”号显得格外醒目,舰上的水兵也因它的雄壮漂亮而骄傲异常。

  然而,5年之后,水兵们引以为傲的“阿芙乐尔”号却败走麦城,经历了它最郁闷的时刻。

  1905年5月,“阿芙乐尔”号跟随罗热斯特文斯基海军中将率领的俄罗斯联合分舰队进入对马群岛和日本九州岛之间的对马海峡。在此埋伏多时的日本舰队突然杀出。双方于5月7日下午2时交上了火。12艘分别涂成黑色和灰蓝色的巨大战列舰凶恶地把持着主战场,互相撕咬着、冲撞着,把巡洋舰们挤到了偏南一隅。在那里,“阿芙乐尔”号全力开动舰上大大小小的40门火炮,率领同伴与日本的16艘巡洋舰打得不可开交。虽然在数量上处于下风,但“阿芙乐尔”号还勉强支撑得住,因为汹涌的波涛降低了日本巡洋舰炮弹的命中率。

  入夜,遭到重创的俄国舰队开始撤退。日本舰队指挥官东乡平八郎海军大将命令鱼雷艇追击。一直无处插手的小艇终于等到了机会,像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样在漆黑的海面上寻找着猎物。

  “阿芙乐尔”号伙同其他两艘军舰总算突出了重围,最后来到了马尼拉,不料,却被菲律宾人解除了武装,扣留了整整一年,直到第二年才被允许返回远在俄罗斯的母港喀琅施塔德。

  大败之后的“阿芙乐尔”号开始了长10余年的蛰伏。

  撞响革命的晨钟

  波罗的海舰队中第一艘升起革命旗帜的战舰就是“阿芙乐尔”号。

  1917年11月6日,夜幕刚刚降临,“阿芙乐尔”号的政委A·B·别雷舍夫接到了彼得格勒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命令:配合赤卫队发动起义,夺取政权。听到这个消息,全舰的人欢呼雀跃。

  “阿芙乐尔”号的当务之急就是控制尼古拉耶夫桥,保障赤卫队向市中心开进的道路畅通。很快,巡洋舰点火起锚,沿河道驶向大桥。因为敌人防守薄弱,革命水兵们轻松取胜,占领了大桥。

  天亮了,司晨的阿芙乐尔女神给忙碌了一夜的水兵们送来了崭新的一天。11月7日(俄历10月25日)上午10时,“阿芙乐尔”号上的电台庄严地播发了列宁起草的《告俄国公民书》,向全世界宣布革命军事委员会已经掌握了政权。但是,穷途末路的敌人岂肯轻易罢休。他们以冬宫为据点负隅顽抗。拿下冬宫成了革命成功的标志。“阿芙乐尔”号的第二个任务就是:打响攻打冬宫的信号!

  当晚9时40分,别雷舍夫政委果断命令:“舰艏炮,准备!”“喀嚓”一声,152毫米口径的空包弹被推入炮膛。大家默默地等待着最后的命令。偌大的军舰一片寂静。“放!”别雷舍夫的命令几乎是喊出来的。

  “轰!”“阿芙乐尔”号震天撼地的巨响划破了黑暗。霎时,四周的大炮跟着一起怒吼。一颗颗炮弹在夜空中呼啸。起义的队伍如潮水般从四面八方冲向冬宫。“阿芙乐尔”号也不甘观战,开始用实弹向冬宫轰击。巨大的宫殿颤抖起来。顷刻间,冬宫内一片火海……

  战斗到最后一刻

  1924年列宁逝世。彼得格勒遂更名列宁格勒以纪念这位伟人。“阿芙乐尔”号仍随波罗的海舰队驻泊在此,只是略显老迈的它不再执行战斗任务。从1923年起,“阿芙乐尔”号就被正式编入波罗的海舰队的训练舰支队,成为培养指挥干部的场所。但是,“阿芙乐尔”号的传奇一生并未画上句号。

  1941年6月22日,德国法西斯悍然入侵苏联。9月9日,德“北方”集团军群的几十个师长驱直入,直指列宁格勒。苏军进行了殊死抵抗。波罗的海舰队接到命令:全部舰炮集中火力支援列宁格勒重要地段的守卫部队!就是在这场血与火的战斗中,老迈的“阿芙乐尔”号又一次续写了它的辉煌。

  此时的“阿芙乐尔”已经太老了,舰炮的射程都有些够不到敌人。不得已,水兵们含着热泪把舰上的主炮一门一门拆下,组成了一支共9门火炮的“波罗的海舰队独立特种炮兵连”,把自己的阵地由水上移到列宁格勒城郊。“阿芙乐尔”号上,只留下一门舰炮和一个炮兵班自卫。

  “波罗的海舰队独立特种炮兵连”把阵地隐藏在森林背后,瞄准在泥泞中挣扎的德军坦克,沉稳地战斗着。但独自停泊在港口内的“阿芙乐尔”号却因势单力孤,无力抵挡德军的狂轰滥炸,不得不自沉于港湾中。一代名舰自此淹没在幽深的水下。激烈的交火过后,苏军的无畏使德军丧失了进攻的能力和勇气。列宁格勒仍然牢牢地掌握在苏联军民手中。

  转眼,第二次世界大战进入尾声。苏联大地上百废待兴。人们首先想到的是那艘革命的圣舰。从波罗的海平静的水面下,“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弹痕累累的舰体被打捞出来,并进行了船体修复。从1948年11月起,这艘传奇战舰作为“十月革命”的纪念物和中央军事博物馆分馆,永远停泊在静静的涅瓦河上。

  1968年,苏联政府授予“阿芙乐尔”号巡洋舰“十月革命”勋章,肯定了这艘圣舰传奇的一生。 (李学华 郭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