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罗斯军校采风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 时间:2007-03-03

最好的装备先用于教学

俄军院校教育训练的基本原则是“训用一致”,部队训练和作战需要什么知识和技能,学院就教授什么,学员毕业后可立即到部队开展工作。每一门课都有根据多年教学实践总结归纳的统一讲义,但学院要求教员每次课都要针对不同班级和授课对象,根据最新理论和研究成果,讲出新意,并将其写在备课提纲上。多年来俄军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就是将最好的装备首先用于院校教学。俄军部队有什么装备,院校里就有什么装备,而且,每个教研室都有本专业的装备室和试验室,学员经常到这些教室上课。此外,各军事院校都有一个面积非常大的野外训练中心,学院经常组织学员实际操作,熟悉装备的性能。学院的实践课约占总课时数的60%—70%。

“没有标准”的毕业考试

俄罗斯军校的考试分为测验、记分考查、不记分考查、考试,考试又分为期末考试、毕业考试和国家考试等。除军事理论课外,所有实践课,教官在授完每节课之后都要根据学员在课堂上的听讲情况、回答问题的主动性和是否正确等,给每位学员打分,并记录在考勤簿上。在俄罗斯,我亲身经历了一次军校的毕业考试和国家考试。

毕业考试由院校自己组织,考试科目为学员在校2—3年内所学的所有课程,以前结业的科目也要重考,算起来一般至少会有十几门以上,多的专业可能达到近30门。而国家考试应该说是最难的考试了。难就难在三点上,一是考官不是本院教官,二是试题无从准备,三是考试结果决定最后分配。

国家考试前,一般由本系统最高军事首长牵头组成一个庞大的考试委员会,他们按专业分成若干分委员会,对毕业学员逐一进行面对面考核。这种考试主要侧重对学员各种军事基础理论知识的综合掌握情况、解决实际问题的动手能力以及快速反应能力。

我所就读的俄军后勤与运输学院的国家考试委员会,一般由俄军总后勤部部长或第一副部长任主席,委员包括总后勤部干部与院校教育局局长,部分军区、集团军后勤部长、军兵种后勤部长、有关院校专家学者以及后勤与运输学院资深教员等,大约有100人。各委员按照专业分散到各专业考试点,对毕业学员逐个考核,考试形式为口试。俄军院校的这种考试大都没有统一的标准答案,考官凭学员回答问题的深度和广度,以及理论根据进行评判。学员正步走进考场,向相应分考委主席敬礼、报告,然后抽取题签。准备30分钟后学员开始回答问题。题签上一般只有3—4个问题,考试委员会成员在学员回答完每一个问题之后,还要重点提问与题目相关的其他许多问题,以考查学员的实际技能和应变能力。每个学员大概要考两个小时。

1999年6月16日,我亲身参加了这样的考试,那阵势至今还常浮现在眼前。考桌前,十几位将军威严地坐在那里,十几双眼睛都在注视着我,我心里十分紧张。幸好在大学所学的专业就是俄语,因此我还算比较顺利地通过了考试。

毕业学员考试成绩分为5分、4分、3分、2分四等。平时各种考试、测验和考查成绩都是5分,毕业考试和鉴定考试成绩也是5分者,由学院授予金质奖章。除给予其工资加倍、提拔使用、受总统或国防部长接见等奖励外,学院还将金质奖章获得者的名字雕刻在学院荣誉墙上。所有考试成绩中有4个4分,其他都为5分者,颁发红色毕业证,授予优秀学员称号。其他合格的毕业学员颁发蓝色毕业证。国家考试委员会根据学员的考试成绩,在听取学院的意见后,最后确定每个毕业学员的分配方案。委员会一般要在学院停留20—30天,直到毕业典礼结束。

别开生面的毕业典礼

俄罗斯军校的毕业典礼一般都在室外举行,届时国家考试委员会的成员全部参加,当地政府和社会团体也派代表参加。这一天,毕业的军官们身着礼服,满怀兴奋的心情,带着妻子和孩子来到典礼现场。同时,这一天也是军校的开放日,所有学员和家属,以及其他人员都可以随意进出学院。典礼开始后,毕业学员按专业整齐地集中在学院的草坪操场上,家属及其他人员在场地外观看。

首先由学院副院长向院长报告,然后院长向国家考试委员会主席报告,随后毕业典礼正式开始。接下来的仪式主要包括升国旗、鸣礼炮、升院旗、吻军旗、宣读分配及任职命令、告别院旗、由军校领导和国考委亲自为每位学员颁发毕业证书和纪念章并合影留念,最后所有毕业学员正步走过主席台接受首长检阅。接下来的就是狂欢,军官们开始自由活动。

为了烘托气氛,毕业典礼这一天学院特许在操场上设了七八个食品零售点,有伏特加酒、饮料和各式点心,有烤肉串的,还有卖纪念品的。为了助兴,学院还请来了一些乐队和歌手,他们就在露天舞台上即兴表演,有时院长和国考委的成员也会上台表演几个节目。

1999年6月19日我参加了俄军后勤与运输学院的毕业典礼,就在我与几位俄军毕业学员和曾教过我的几位教官依依惜别时,院长叶尔马科夫上将、副院长谢尔帕海军中将和空军后勤部长朝我们几位中国军官走了过来。院长对我们说,你们是我们学院最出色的学员,从你们的身上我们看到了中国军人的风采,我希望我们之间的友谊永存。他还对我们讲,你们也是俄中恢复良好关系以来第一批到俄罗斯军校进修的中国军官,你们应是今后俄中军事友谊的使者和桥梁,将来如果发生战事,那么我们应是同一战壕里的战友,而不是站在战壕的两边。听着院长那发自肺腑的祝愿,我们真心感谢俄军后勤与运输学院对我们的培养,祝愿俄中友好常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