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罗斯空军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不详 时间:2004-08-15

  虽然前苏联已解体多年,但是相信读者们对其强大的军事力量仍是记忆尤新,年度红场大阅兵所展出的先进装备和壮大军容,均给予世人极强烈的印象。但是曾几何时,前苏联已凄凉地走入历史,继承其主体的俄罗斯尽管军力仍不容忽视,但在经济、政治、社会和民族等诸多问题的激化下,就像是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样,早已不复以往的精壮。目前俄军饱受缺钱之苦,不但无力添购新装备,甚至连维持现有装备的经费和官兵的薪俸亦告吃紧,使得俄军的士气普遍低落。目前在俄罗斯三军中,空军由于是一种高技术军种,所以受到“经济不景气”的影响特别严重,不但兵力被大量裁减,整体妥善能力也大幅降低,就像是一个罹患营养不良症的患者,在体重大幅下降之余,体力亦不堪负荷粗重的工作。

  数量优势是前苏联共产集团空中武力的重要筹码,但在华约组织解散和签定欧洲传统武力条约(CFE)后,俄罗斯空军未来已无法依靠数量优势取得空优。俄罗斯空军的规模在条约限制下不断缩小,1990年时拥有6500架作战飞机,但到了去年只剩下2500架,连同运输机和其他作战支援飞机,仅剩下5000架左右。加上前苏联的解体时,像MIG-29、Su-27和Su-35之类的第四代战机有不少被留在乌克兰和白俄罗斯,使得俄罗斯空军的实力大受影响。

  事实上,这个数字也无法反映实际状况,许多飞机由于技术原因或零件短缺而无法飞行,造成这种情况的根本原因还是缺钱,俄罗斯空军去年只获得所需预算的30%,不但新飞机、武器、零件和航空燃料的采购大受影响,对于人员的训练和整个航空工业的发展,均造成极负面的影响。


  目前的困境

  尽管前苏联极盛时的空中力量令西方国家震慑,但此景在苏联解体后已是昨日黄花,昔日强大的空军因各共和国相继独立而被大幅削减,其中飞行员从20000人减少到13000人,各型作战飞机则从13000架减少到5000架,加上东欧共党集团的瓦解(若干东欧国家试图加入北约),作战任务必须重新予以架构。除了本土防空任务之外,俄罗斯空军已丧失以往的明确作战任务,昔日的全方位发展被迫转为和平时期的建设方式。但由于俄罗斯的经济状况恶劣,经费的不足使得俄罗斯空军的各项发展呈现倒退的现象,加上飞行员人数过多、飞行员生计发生困难和飞安事故的剧增,使得俄罗斯空军面临空前的困境。

  俄罗斯空军目前在人员和装备方面均存在许多问题,其中经费短缺可说是诸多问题的核心,致使多项装备发展计画被迫拖延、现役装备难以有效维持、人员的训练素质恶化以及各种飞安意外事故频传,倘若经费拮据的状况在短时间内未获改善,长期而言俄罗斯空军的前景堪虑。以下就俄罗斯空军所面对的困境分析如下:


  经费的短缺

  在财政窘困的压力下,俄罗斯空军的许多发展计画均受到程度不一影响,即使是最重要的MFI战机计画(俄文多功能第一线战机的缩写),进度亦大幅落后。举俄罗斯空军的1996年度预算为例,目前已拨交的经费还不到20%,此种状况若持续恶化,短期的装备提升或长期的装备研发可能被迫停车,一位俄罗斯空军的高级将领就抱怨:“目前极度缺乏经费!无论是现役装备的提升或新装备的研发,均面临无钱可用的窘境。”此种经费短缺的状况自前苏联崩溃即开始,俄罗斯空军在1992年的研发费用仅占总预算的12%至15%,相形之下美国空军的该项费用占总预算的20%至30%。经费短缺的现象目前更为恶化,使得MIG-29的采购被迫中止,Su-27后续衍生型的生产也被迫延缓,尤其是1992年取消物价上限的管制后,无论是飞机、武器和个人装备的价格均大幅飞涨,不但无力添购新飞机,即便是飞行装和头盔等基本装备也严重短缺。影响所及,新型机的研发、测试和评估作业更是被迫延后甚至搁置。然而俄罗斯空军还必须挤出少许的经费,用于前瞻性的研发和购买新装备,以支撑俄罗斯的航空工业不致崩溃。但对于苦撑中的俄罗斯航空工业来说,来自俄罗斯军方的采购实在是杯水车薪,也因此俄罗斯航空工业将未来生机放在外销市场,而这也是中国能购得大量Su-27,甚至是获得授权生产的主因(对于俄罗斯来说,中国算是未来的潜在敌人)。


  逐增的闲置人员

  俄罗斯空军总司令杰伊涅金(Deynekin)上将指出:“由于部队的裁减,加上从东欧和波罗的海三小国撤军回国,使飞行员与飞机数量之比达到3:1,若干地区更恶化到5:1。”此种现象在战斗机和对地攻击机部队中特别明显,飞行员与飞机数量之比平均为前苏联时代的两倍以上。俄罗斯空军为此提出了权宜之计,这项应变措施是将那些在职务上工作刚满3年或4年的飞行员闲置备用,若运气好将来还可飞行;对于刚满5年而升迁无望飞行员,则被迫结束其飞行生涯,若还想继续飞行则可被推荐进入航空局或海军航空队服役。这项飞行员裁减计画的最终目标,是将飞机与飞行员人数降至每2架飞机有3名飞行员的理想比例,但这项计画在施行上却有其实际困难,由于飞行员人数增加,在只顾自己的情况下无人闻问飞机的状况,于是妥善率下滑加速了飞机的耗损,致使飞行员与飞机之比反而被扩大,成为一种恶性循环。


  训练质量的下降

  在取消物价的上限控制后,燃料价格在一年内暴增为原来的20倍,在燃料价格剧增和经费减少的双重影响下,训练飞行时间被大幅缩减至正常量的1/3以下。杰伊涅金将军指出:“由于缺钱之故,喷射机燃料的供应变得日趋困难,我们目前甚至无法让飞行员累积‘民航机程度’的飞行时数。”,俄罗斯空军在1993年的年度飞行时数:战斗机飞行员40个小时,轰炸机飞行员6个小时,军用运输机飞行员150个小时,与西方国家战斗机飞行员动辄每年150小时以上相去甚远。飞行时数不足的结果,使得训练内容受到严重的影响,例如尽可能利用较好的天候飞行、减少同一机种的重复飞行、尽量在一次飞行中完成多项训练任务、减少后燃器的使用和扩大采用模拟器材。由于训练的质和量大幅减少,使得飞行员的素质明显下降,致使俄罗斯空军在车臣作战期间的表现并不理想。


  涣散的后勤体系

  由于前苏联征兵体系瘫涣,使得俄罗斯空军和防空军内非战斗部队的比例下降到35%以下,由于这个比例仅为理想状况的一半,所以严重影响了后勤体系的运作。在各项维修和勤务无法连贯的情况下,部队为了保有最多的堪用飞机,争取较多的燃料配额,于是飞机间零组件拆换的现象屡见不鲜,此种“克难”方法不但违反俄罗斯空军的训练条令,更重要的是影响飞行安全,使得飞安事故日僧,对于部队的训练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


  飞行员的生计问题

  住屋吃紧是自前苏联时代就存在的老问题,在俄军自东欧和波罗的海三小国撤出后,这个问题就更加严重。尽管俄罗斯空军将1991年度建设经费的80%用在宿舍住房。飞行员微薄的收入难以追赶通货膨胀,也是备受指责的问题,举1991年的情况为例,当年莫斯科公车司机的薪水竟比一名战斗机飞行员还高,这对于大部份的国家来说实在是一种奇特的现象。因此军人家庭生活的窘困自是不难想,由于飞行员的薪水难以维持整个家庭生计,使得其妻子不得不在驻地想办法打工嫌钱。为了疏解食物的短缺,若干飞行员更在机场附近开辟菜园,以解决生活的现实问题。在物质与精神生活的双重压力下,许多飞行员开始酗酒、吸毒和犯罪,对于俄罗斯空军的士气造成巨大的伤害。


  飞行员后继乏人

  在前苏联时代,由于爱国主义的薰陶和对飞行的响往,优秀青年踊跃加入苏联空军行列;但前苏联解体后社会风气丕变,年轻人响往西方的物质生活方式,在一切向钱看的风气引导下,低收入、前景暗淡的飞行员生活已很难吸引时下的青年加入。优秀青年不愿加入空军,短期内的影响虽然看不出来,但长期而言将动摇俄罗斯空军的基础,然而这个现象牵涉到诸多经济、军事和社会问题,若整体大环境不改善,实在很难有效解决。


  新飞机发展计画

  尽管饱受经费缺乏之苦,但俄罗斯空军考量到未来的长远发展,所以仍设法拨出预算用于新型飞机的研发。目前正进行中的计画至少有五项,分别是:一种过渡性空中反制战斗机(MIG-29M);一种过渡性多功能空优战斗机(Su-35);一种全新的多功能空优战斗机(I-42);一种长程战斗轰炸机(Su-27IB);甚具野心的多功能战略轰炸机“第245计画和第145计画(T-60S)”。此外,还有新型先进教练机、现代化对地攻击机和战略-战术运输机的需求计画被提出。

  1980年代初期,当时MiG一29和Su-27刚问世不久,苏联空军就决定未来将采行一种并行的长期性装备采构战略——即第五代战斗矶进入全程发展阶段的同时,亦对规役的战斗机进行广泛的性能提升,使华约国家能抗衡西方战斗机的发展动向,当时西方国家正一面发展欧洲战斗机(Eurofighter)、疾风(Rafale)和F-22等新型战斗机,一面对F-16和F/A-18等战斗机进行改良。

  在这项发展策略的指导下,于是有过渡性飞机计画和全新飞机计画杂陈的现象,然而在俄罗斯空军预算严重短缺的情况下,造成I-42等新型机进度大幅落后,使得SU-27M之类的过渡战斗机成为疏解短期需求的优选方案。虽然如此,由于经费不足的情况过于严重,致使俄罗斯空军连过渡战斗机亦无力添购。


  过渡性战斗机计画

  在现有两种过渡性战斗机的发展方面,MIG-29M和Su-27M又被称为MIG-33和Su-35,两者可说是第四代半战斗机,堪称俄罗斯制造的首批纯种多功能战斗机。MIG-29M可说是第二代MIG一29,虽然外形与MIG一29非常相似,但事实上却是一种全新的机型。机上改采线传飞控系统,配备有功能更强的NO10甲虫(Zhu)射控雷达(性能不下于Su-35使用的N011甲虫射控雷达)和多样化的武器装备。MIG-29M虽然已完成研发作业,但缺乏经费的俄罗斯空军迄今仍无力添购,反倒是印度空军已采购20架。此机在外销市场上颇具潜力,与较昂贵的Su-27M相比,未来显然较易于销售至前苏联的各共和国或其他国家。形之下,虽然Su-27M的作战能力较强,却因为价格高昂致使在外销市场较MIG一29M不利。此机与MIG-29M的状况相同,尽管大致已研发完成,但“缺钱”的俄罗斯空军大幅展延其预定服役的时间,目前苏霍设计局仍在持续进行改良,总计推出了十余架预量产机,其中第11架预量产机换装了向量喷嘴,目前正进行各项测试。虽然Su-27M被迫延后服役,但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外客户对它表示兴趣,极可能会首先供外国客户使用。由于新衍生型的延后服役,现有的MIG-29和Su-27机群正进行中期寿限提升计画,推出了MIG-29SM和Su-27SM两种改良型(SMK型系用于外销),其射控系统大致不变,但加装了新型空对地武器系统,使它们增加了若干空对地作战能力。其中MIG-29SM可加装Kh-29T电视导引空对地飞弹、KBA-500KR电视导引炸弹和Kh61A反舰飞弹;SU-27SM增为12个外载挂点,拥有8吨的酬载能力,可配备Kh-29T和Kh-59电视导引空对地飞弹、KBA-500Kr电视导引炸弹以及Kh-25MP和Kh-3IP反辐射飞弹。在空对空武器方面也获得提升,两种飞机均可配备具“射后不理”能力的R一77型先进中程空对空飞弹。


  多功能空优战斗机计画

  在目前所进行的新型机发展计画中,米格设计局为满足MFI(多功能前线战斗机的俄文缩写)需求而发展的第五代战斗机一I-42计画无疑拥有最高研发优先权。这个计画在1980年代初期展开,在1986年获得前苏联空军青睐,预定在未来取代当时才刚服役的SU一27。虽然拥有最高的发展优先权,但I-42计画仍未能免受经费缺乏之苦,目前这个计画因为经费和技术(主要是发动机的制动器)双重问题而大幅落后,根据美国情报单位的估计,此玑可能要迟至2005至2008年才能达到操作状态。MFI是前苏联用以抗衡美制F-22先进战术战斗机的计画,两架原型机中的首架目前正在莫斯科郊外的朱可夫斯基(Zhukovsky)飞行测试中心进行地面检测,准备进行首次试飞。但前苏联的解体已危及这项所费不菲的计画,俄罗斯空军迄今仍未允诺未来会采购多少架,使得I-42面对著不明确的未来。米格设计局对此已有因应的腹案,最坏的状况就是将I-42作为技术验证机,用以发展一种更适合俄罗斯空军需要的第五代战斗机。针对这项发展态势,据传苏霍设计局的562可能是MFI的另一个后补计画,但目前外界所知极为有限。


  长程战斗轰炸机计画

  苏霍设计局的Su一27IB堪称首种推出的第五代战斗机,它是Su-27系列中的双座并列型战斗轰炸机,在1995年巴黎航空展出现的SU一32FN(SU-34)是其海军衍生型。许多军事观察家认为,Su-27IB是俄罗斯目前最重要的战术飞机发展计画,大幅增加了Su-27系列的功能性,除沿用Su-27M的成熟技术外,此机在射控、航电、飞机结构和武器系统等均获得加强,发展模式颇类似F-15/F-15E。Su-27IB/34计画于1980年代未期展开,目前已进入预量产阶段,未来在服役后将可执行攻击、侦察和电子作战等任务。SU一27IB/34的尺寸和重量约为MIG一29的两倍,较F-14和F-15等西方重型战斗机还大,具有极大的武器酬载量。此机原计画在1990年代下半期开始服役,但因经费吃紧之故,服役时间可能被迫延至本世纪结束前后。


  匿踪轰炸机计画

  俄罗斯空军已经开始规画新一代的战略轰炸机,用以取代老旧的Tu-95MR熊(Bear)式和问题重重的Tu-160黑杰克(BlackjacK)式轰炸机。尽管新型战略轰炸机面临著经费与技术双重问题,但为了因应空军的未来任务的需要,只得硬著头皮进行这个极富野心的发展计画。

  新型战略轰炸机由图波列夫设计局(TupolevBureau)负责研发,与饱受妥善率过低困扰的Tu-160相比,将具有技术较简单、成本较低、操作简易等优点;此外,更重要的是采用匿踪技术制造,此种轰炸机与诺斯洛普格鲁曼(Nor thropGrumman)的B-2相似,俱为次音速匿踪轰炸机(但一般相信它的匿踪性能将不如B-2)。俄罗斯在飞机匿踪技术的发展远远落后美国,美国的F-117和B-2早已服役多年,但俄罗斯空军至今仍无可抗衡的机种。俄罗斯目前正在这个领域加紧追赶美国,除了图波列夫设计局发展中的战略轰炸机之外,苏霍设计局(SukhoiBureau)的T-60S计画,亦是一种臭匿踪设计的轰炸机,此种中型多功能轰炸机未来将取代Tu-22M逆火(Backfire)式以及Su-24剑师(Fencer)式两种轰炸机。未来T-60S将兼具战略与战术价值,除了能执行Tu-22M和SU一24的战术性或准战略性核子攻击任务外,亦可担任长程传统打击任务。苏霍设计局对T-60S的发展极为保密,其内部以第145计画(图波列夫战略轰炸机的内部代号为第245计画)的代号进行发展,目前外界对此机的发展所知非常有限,仅知它是一种整合有匿踪技术的长程高速轰炸机。前苏联解体后,俄罗斯空军失掉大量驻扎在乌克兰境内的黑杰克和熊式轰炸机,最后还是花了大把银子,才赎回19架黑杰克和23架熊式机。目前俄罗斯空军的这两种轰炸机正进行性能提升,未来将配挂新的Kh-101型传统式长程巡弋飞弹作战。尽管如此,熊式机已逐渐难掩日益老化的事实,预定在2005至2010年之间全数除役,所以新型匿踪轰炸机的首要目标便是用以汰换此机。此外,现有的逆火式机群也计画进行中期寿限提升,将换装新型雷达和距外远攻飞弹。


  其他的发展

  除了新型机的发展外,美国空军在波湾战争期间以精密导引武器所缔造的优异战果,令俄罗斯空军印象深刻,所以目前已将有限的研发资源用在诸如电视导引、红外线导引和雷射导引等精密导引武器的研制。俄制KS-172是一种专用于对付AWACS和JSTAR的长程空对空飞弹,最大射程可达400公里之远,目前西方国家无可资抗衡的武器系统。俄罗斯空军尽管现况不佳,但在某些特定领域方面仍享有优势,尤其是在空对空飞弹方面。例如现役R-73射手(Archer)飞弹的性能极佳,它较英、美两国发展中的先进短程空对空飞弹(ASRAAM)和AIM-9X先进十年左右;R-77腹蛇(Adder)飞弹是一种射后不理武器,足以与美国的先进中程空对空飞弹相比。

  俄罗斯空军已逐渐脱离依赖地面战管站进行拦截导引,引进A-50空中早期预警系统引导飞机接战,并适时地填补了前苏联崩溃后国家空防和预警链的鸿沟。俄罗斯空军目前配备有15架A-50主桅(Mainstay)式空中预警机,此种系统的技术已日趋成熟,改良型的A-50M配备有新的Shmelc系统和内载电脑系统,更新的A-50U将换装Shmel-M系统,已设计完成。此外,俄罗斯空军亦筹组包含战斗机、攻击机和电子作战飞机所构成的混合编组,采取类似美国空军作战司令部的运作方式。在运输机的发展方面,II一106未来将取代II-76,但此机目前仅处于初期设计阶段。相形之下,配备改良型发动机和加长机身的II-76MF,未来将与乌克兰制造的An-70构成俄罗斯空军空运部队的重要喷射运输机。


  结语

  由上述分析可说,“缺钱”可说是俄罗斯空军诸多问题的核心,它不但打乱了俄罗斯空军的近程、中程和长程发展规画,并且正逐渐侵蚀前苏联空中武力所建立的基础。由于缺乏经费,俄罗斯航空工业严重不景气,新研制出的飞机迟迟无法量产,而研发中的计画在有后顾之忧的状况下,前景也不是很乐观。也由于缺乏经费,使飞机的后勤和飞行员的训练和管理均发生危机,严重影响了俄罗斯空军的实际战力。在冷战结束后,俄罗斯空军已被迫接受“简化服役机型”的概念,无法再维持前苏联空军那种依不同战术用途配备单一机型的大手笔作法,所以计画中的新型机多强调其多功能性。就简化人员训练和降低后勤作业负担的观点来说,服役机型的简化是必须要采行的策略,也由于这项政策的执行,专司拦截轰炸机的MIG一31系列尽管推出新改良MIG一3IM(米格设计局视之为世界最佳的长程拦截机),但最后极可能落得无法量产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