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国崛起的战略选择和俄中的竞争与合作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许朝兵 时间:2004-08-15

  俄罗斯跟中国一样都是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对世界的安全与稳定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同时,俄罗斯 拥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俄中有着4000多公里的漫长边界。因此,俄罗斯崛起对世界有着重大影响的同时,对中国更是影响深远。

   
一、俄罗斯崛起的战略选择

    历史上俄罗斯曾经饱受苦难,甚至几次面临亡国的危险,但每逢绝境,它都犹如凤凰涅磐,重新成为地区、乃至全球的“霸主”之一。历史上,俄罗斯曾遭受蒙古、波兰、德国、法国等异族的入侵和占领,但它最终都战胜了敌人,生存下来。

    19世纪初俄罗斯险些被拿破仑灭国,但凭着睿智的统帅、英勇的士兵、广袤的国土和寒冷的气候,它奇迹般地打败了拿破仑的大军,并在随后的十几年内迅速发展成一个欧洲强国,之后横行欧洲大陆的俄罗斯铁骑曾一度被称为“欧洲宪兵”。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沙皇俄罗斯灭亡,新生的苏维埃政权在外来武装干涉和自然灾害面前站住了脚跟,并很快把一个贫穷落后的农业国转变为先进的工业化国家。第二次世界大战时,纳粹德国把原苏联逼到了生死边缘,但英勇不屈、顽强奋斗的原苏联人民最终打败了德国,并一举解放了东欧。战后它成为世界“两超”之一,与美国各领阵营对峙了数十年。但苏联解体以后,作为其主体的俄罗斯经济改革并不顺利,俄罗斯能重新建立曾经的辉煌吗?有哪些因素促进或制约着它的重新崛起?

    (一)俄罗斯崛起的优势和隐患

    影响俄罗斯崛起的因素错综复杂,其中最突出的,也是影响最大的是自然资源、军事实力、地缘政治和人力资源。

    1.自然资源

    俄罗斯崛起最大的依仗就是俄罗斯的自然资源。俄罗斯国土面积约1710万平方公里,居世界第一位。广袤的国土和多样性的地质地貌赋予其极为丰富的自然资源,如石油储量占世界总储量的40%、天然气占45%、铁矿石占44%、煤占30%、森林占40%。在世界各国综合国力评估中,俄罗斯的资源实力排名第一。近几年俄罗斯经济的增长很大一部分就得益于世界石油价格的居高不下,2001年,能源及原材料在出口总额中的比重高达80%,在俄gdp中占50%。据美国《油气杂志》统计,2003年俄罗斯探明石油储量为82。19亿吨,排在阿布扎比和委内瑞拉之后,为世界第八大储油国。目前,仅石油收入一项就占国家财政预算的25%。毫无疑问,巨量的自然资源是俄罗斯崛起的坚实后盾,这是一种得天独厚的优势。

    但是俄罗斯不能也不可能总是靠出卖自然资源换来经济发展,否则,俄罗斯经济最终将 “坐吃山空”。如何更好地利用自然资源的,使经济进入一个良性循环是俄罗斯崛起必须面对和解决的问题。

    2.军事实力

    继承了前苏联的大部分军事资源,俄罗斯的军事实力不容小觑。这也是即使在俄罗斯经济实力衰微的情况下,美国等西方发达国家仍没有对俄罗斯掉以轻心的最重要原因。

    军事上的优势不仅是俄罗斯仍能保持“大国”的威严,而且对俄罗斯的经济也有极大的好处,军售收入已是俄罗斯消除债务和实现gdp增长的一大来源。比如韩国自1995年开始从俄罗斯购买直升机和弹药等,以抵消俄罗斯由原苏联继承下来的19.5亿美元的债务。印度军队80%的武器装备也都来自俄罗斯,包括最先进的坦克、驱逐舰和潜艇、“苏”式歼击机和强击机。

    但是,2004年2月海军演习导弹发射失败却说明俄罗斯军事战略力量逐渐下滑的事实,俄罗斯大国之路路漫漫。这主要是由于俄罗斯缺少维持这一战略力量所需要的工业基础和现代高技术资源。俄罗斯军事分析人士费尔格诺塞尔早在《莫斯科时报》的一篇分析文章中预言,在这次演习中将暴露许多问题。他写道:“核部队现在装备的是老旧的洲际弹道导弹。一些导弹已在发射井服役了27年。替代洲际弹道导弹的数量不够。库存的洲际弹道导弹正在变得越来越陈旧。俄罗斯大多数洲际导弹早已过了服股期。”如何进行军事改革,进一步保持俄罗斯军事优势,将是俄罗斯政府在俄崛起过程中必须解决的一个问题。

    3.地缘政治

    俄罗斯领土横跨欧亚大陆,东西纵横1万余公里,西连西欧,东接亚太,将欧盟、北美和东南亚三大板块连接在一起。在这巨大的空间里,俄罗斯如何定位?是欧洲?还是亚洲?是西方?还是东方?这是自彼得大帝以来历代俄罗斯人面临的需要解决,但至今没有解决的问题。

    苏联解体后,北约的频频东扩固然是由于原华约国家融入西方世界的愿望,但更多的是地缘政治因素在起作用。地缘政治的一个重要原则是在同一个地缘政治空间内(世界或地区)不能有两个力量中心,也就是我们俗语所说的“一山不能有二虎”。美国正是基于这样的信念试图把苏联淘汰出局,剥夺俄与其平起平坐的超级大国地位。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虽然称不上世界超级大国,但俄罗斯仍不失为欧亚大陆的地区性大国。美国和欧盟都不会允许俄罗斯的重新崛起,故以北约东扩包围、蚕食它,以达到独霸世界和欧洲的目的。

    4.人力资源

    苏联解体后,俄罗斯承接了其大部分人力资源,其航空航天技术和军事工业的研制、开发与生产能力仅次于美国,一些领域甚至领先于美国。但是,由于国力衰微以及一些政策因素,俄罗斯面临着严重的人才流失现象,且仍处于失控状态。

    苏联解体前在各科研院所工作的科研工作者超过了100万。可现在,加上独联体各国的科研人员在内,也不过10万人。据俄罗斯移民局的统计数字显示,2001年有4.6万名俄罗斯知识分子出国就业,2002年,这一数字急攀至9.98万。如今在国外各种科研机构工作的俄罗斯科研人员多达50多万,他们绝大多数是在苏联解体后出国的。因人才流失,俄罗斯每年起码要损失掉20%的财政预算,更何况每个流失到国外的人才,其潜在价值是无法直接估算的。

    值得关注的是,普京总统已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在2002年的一次大学校长会议上就郑重承诺:“2003年度财政预算中教育开支将大幅度增加,其中用于基础设施建设的费用将增加两倍,达到30亿卢布,而为高校添置教学用具的费用将增加68%,修缮和改造高校图书馆的费用也将增加243%。此外,俄罗斯学者的学术补贴也要再提高3倍。”在2004年2月的关于科技和高技术理事会的会议上,普京再次表现出对人才流失的担忧,提出了一些阻止人才外流的建议,认为“俄罗斯应该为科学家创造最好的条件,应该做一切工作使得俄罗斯人的知识,经验和科技交流更好地为俄罗斯的利益服务。国际间的科技合作也应变为双向交流渠道”,“目前的紧急任务就是创造条件让那些已经移居国外的科学家回国为俄罗斯工作”。

    5. 制度问题

    制度问题是前社会主义国家崛起过程中的又一大瓶颈,近十年俄罗斯国内因制度转型而引发了众多的社会冲突和社会矛盾。苏联解体后,俄罗斯完全按照西方国家的经济和政治模式进行所谓“改革”,并且采取了目前证明是失败了的“休克疗法”的激进方式,制度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

    俄国的改革家把计划体制的弊端统统归因于社会主义基本制度,因此俄罗斯的经济体制改革目标是建立资本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但经过上个世纪90年代的激进改革,证明完全的自由主义的市场经济制度对于俄国是另一个极端。在进行休克疗法期间,为形成广泛的私人所有者阶层和人人都拥有生产资料的社会公平现象,政府给公民发放私有化证券,用以购买私有化企业的股票,但是因为私有化过程中缺乏有效的管理和监督机构,导致国有资产大量流失并带来了高通货膨胀,人民生活水平直线下降,市场无度开放,国家宏观调控失灵。

    但从切尔诺梅尔金出任俄总理之后,俄政府认识到,经济转轨并不意味着要降低国家作用。在指令性的经济体制已拆除、市场经济体制尚未形成的条件下,弱化政府作用容易产生“管理”真空,因而加强政府对经济的干预作用十分必要。普京当选后,在总结转轨以来的经济形势时认为,经济和社会长期处于危机状况的原因,在很大程度上是苏联经济模式造成的,改革中的政策失误和错误也是重要原因,并指出未来的方向既不能回到过去的计划体制,也不能再摘前几年照抄西方模式的激进经济改革,而应走“第三条道路”。

    因此,俄罗斯应该将市场经济与本国的国情结合起来,走符合国情的市场经济之路。对此普京概括说,“每个国家,包括俄罗斯,都必须寻找自己的改革之路,俄罗斯只是最近一两年才开始摸索自己的改革道路,寻找自己的模式”。

    (二)俄罗斯崛起的战略选择

    俄国的崛起进程中经济实力的重新崛起占据最大的比重,前苏联的崩溃使得俄国的经济实力大打折扣,伴随着恶性通货膨胀和腐败,影子经济横行一时,俄国经济几乎到了崩溃的边缘。普京上台后,首先面对的就是如何发展俄国经济的问题,因此认识到俄国经济的现状,找准俄国经济发展的战略机遇期是非常关键的。普京对经济转轨以来的俄罗斯经济形势持客观评价态度,在纲领性文章《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中承认,俄罗斯已不属于当代世界中经济和社会发展水平最高的国家,20世纪90年代俄罗斯国内生产总值下降近50%,仅相当于美国的1/10,中国的1/5,俄罗斯与先进国家的差距越来越大,正在被推人第三世界的行列。

    在清醒的认识到俄国经济现状的同时,俄国政府强调的世界环境符合其发展自身经济的大环境。冷战结束后,虽然世界局部战争接连不断,但发生世界大战的机率已经大大下降;世界上相继出现了几个新兴大国巴西、中国和印度等,各主要国家都在致力于新经济的发展,it产业、经济全球化等新生事物不停席卷着世界各个国家。俄国不可能在世界经济快速发展大潮中独自墨守,俄政府明确将改革和发展经济,促进其重新崛起作为其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目标。

    有了对俄国国情的深刻认识之后,普京上台后实施了一系列具体的经济改革措施。

    首先,整治俄国经济秩序,为工农业生产等部门的发展创造良好条件。政府减少对经济的行政干预.将政府发放的经营许可证从500多种减为100多种,进一步调动了企业内部积极性;贯彻新的《破产法》和《公司法》,实施新的《农业土地交易法》、《投资基金法》等,为经济发展注入了新活力;制定中长期经济发展战略。将调整经济结构当做经济发展纲要的重点,不断增加对加工业、农业和服务业的投资,提高其在经济结构中所占份额,为俄经济的持续发展莫定了扎实的基础。

    其次,发挥俄国的比较优势,创造贸易顺差。俄国的军事工业和自然资源是其最大的亮点,俄国继承了前苏联绝大部分的军事工业的技术的装备,拥有最大的核威慑力量,常规武器也因为其较高的性价比很受发展中国家的欢迎,近几年,通过向中国、印度等武器进口大国出口高技术的战斗机、坦克等武器,使得俄国每年仅靠武器的出口就可创造数十亿美元的外汇收入;最近几年,随着经济的复苏,特别是中国这样的新兴大国的崛起,使得世界上对自然资源的需求特别是能源的消耗进一步加大。俄国通过出口石油等自然资源赚取了很大一部分外汇收入,俄国的石油、煤、木材等自然资源的储备都居世界前列,因此开发潜力非常大,而且可以通过出口一些战略资源来发展同其它国家的经济关系,攫取更多的经济政治利益;

    再次,扶植并发展一些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产业。一个国家拥有竞争力强的企业,就会为本国相关行业获得先进设备、工艺技术和最新信息创造便利的条件。本国有实力的企业不仅熟悉国内市场行情和走势,而且在空间上离其消费者比较近,在文化背景和经营风格方面存在许多共性。俄罗斯拥有颇具规模、门类齐全的工业综合体系,可以生产各种产品,无论是简单的工具,还是航天设备。但俄罗斯许多企业的生产设备严重老化,已不符合现代企业发展的要求。俄国拥有某些科学技术上的优势,基础科学的许多领域,比如空间技术、航空航天工业技术、激光制导技术、战略武器技术、生物技术、核物理、数学物理、新材料等领域的研究大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在核能、航天、航空和舰船四个领域,至少有40多项技术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其中有些项目领先美国。因此利用其某些技术优势和政府产业政策的倾斜,改造并保护一些传统优势产业,发展一些朝阳产业,俄罗斯可以发展出一批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企业。

    最后,积极参与全球化进程,全面拓展经济发展。经济全球化是生产国际化的一个新阶段,其历史潮流,已席卷了所有发达国家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这已是一个不争的事实。正如前世贸总干事鲁杰罗所说:“阻止全球化无异于想阻止地球自转”。在各国经济的进一步自由化和越来越多的国家加入“wto”的大背景下,俄国也正积极谋取加入wto,通过加入国际经济组织来进一步规范和促进自身的经济秩序改革;同时俄国积极在区域化的合作上力争主动,在建立东北亚经济合作、中亚五国自由区建设、与独联体国际的经济融合以及积极融入大欧洲等等方面都态度积极,并通过在军事,能源和地缘等方面的优势来争取在区域化和全球化中攫取最大利益。

    大国的崛起一定也要伴有强有力的国防做后盾。俄国在军事上,采取大规模的裁军、按西方模式重建军事领导体制、按地区原则推广一体化联勤、大幅增加军费等举措,显示了俄罗斯军事改革的决心。致力于军队的现代化,确保遏制能力与防御能力是俄国国防政策的核心。

    俄军认为,俄罗斯在当今世界上可能面临的主要战争威胁,主要来自于因政治、经济、领土和民族等问题而导致的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这种局部战争和武装冲突将是未来的主要战争形态。因此,俄军认为,俄罗斯今后军事战略不是遏制全面战争爆发,而是遏制局部战争爆发和地区武装冲突。

    俄军也认识到,俄军需要缩小规模及加快现代化建设,否则将无力参与国际上重要的军事行动。为此,俄军正在积极制定军队现代化计划,以期加大俄军专业化程度,适应现代化战争的需要。2004年,俄军队数量将从126万人裁减至110万人;进攻性及防御性战略部队的现代化建设是俄提高战略潜力的优先发展重点;进一步提高卫星导航系统的性能,俄罗斯还将大力发展卫星导航保障基础设施;加强与其他国家及军事组织的军事合作,与印度、中国展开一定规模的联合军事演习,并与北约有一定的接触,甚至与美国有进行演习的想法。

    总之,俄政府不太可能在军事领域采取激进的改革步骤。国内方面,俄安全政策重点仍是解决车臣问题及打击境内恐怖袭击,并且积极改善军队的后勤问题,确保军队的战斗力。国外,俄将更加注意中亚地区的形势发展,对于处理诸如伊拉克问题的事件,既要摆明立场,又不能得罪美国。

    在经济和军事改革的同时,俄罗斯也在积极转变其外交政策,逐渐形成“普京主义”的外交政策:不招惹美国、向欧洲伸出手臂、重新调整与中国关系、一对一与前苏联国家打交道。

    为了减少崛起的阻碍,普京积极主动地向美国示好,尤其是9?11后,基于共同的反恐目的,俄美两国关系更是达到空前的热度。但同时,俄罗斯也始终保持其“大国”的心态,在一些国际问题上仍与美国针锋相对。看似矛盾的行为明白无误的告诉世人俄罗斯仍然敢与美国抗衡。

    在跟欧洲的关系上,普京有着强烈的“回归欧洲”的欲望,多次重申俄是“欧洲的一部分”。但是普京的欧洲之路并不顺利,西欧国家并未放松对俄罗斯的警惕,北约频频东扩。虽然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北约的行动不会对俄国家安全构成任何威胁,但如此外交辞令的保证并没有消除俄罗斯的“忧虑”。俄罗斯国防部长伊万诺夫2004年4月7日在《纽约时报》上撰文,对北约最新的大规模东扩行动表示担忧,并告诫北约不要置俄罗斯的国家安全于不顾。他写道:“北约的空军和陆军军事基地离俄罗斯欧洲部分的城市和防御设施越来越近,我们对此不可能挣一只眼闭一只眼”。

    在欧洲受挫的普京主义开始将目标转向东亚。中国和印度是亚洲的两个大国,日本是经济强国,俄罗斯在国际“牌局”中充分发挥了这三张“牌”的制约作用,并同时取得了通过军售的经济利益回报。2002年,俄中两国签署了由中国国家主席提出的《俄中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俄印则签署了包括“新德里宣言”和“反恐合作备忘录”在内的8个外交文件。在中、印、日三国中,俄罗斯对中国戒心最重,因此俄罗斯还试图利用“石油外交”和“军售外交”以达到了牵制或者遏制中国的目的。

    俄国的崛起战略是基于其政府对本国状况和世界情势的客观认识的基础上,采取务实而开拓的态度来制定的,其经济、军事、外交等方面的脉络已经日渐分明,与其它几个新兴大国相比,俄国找到自己的“第三条道路”可能有些姗姗来迟,但从历史上俄国几次崛起经历就可以看出,一切仅仅只是开始。

   
二、俄罗斯与中国的竞争优势及劣势比较

    俄国近年来经济表现不俗,但主要是靠出口军工产品和自然资源。石油价格的居高不下进一步扩大了俄国资源出口优势,经济保持了高速增长。2002年俄国国家经济实力竞争力可比排名第22,gdp达到3465亿美元。2003年俄国国家经济实力竞争力可比排名第25位,gdp达到3673亿美元。相比较与中国第2的可比排名,俄中差距明显。

        表6-11:俄中国家经济实力竞争力

              1999 2000 2001 2002 2003
       中  国  2    3    3    4    2
       俄罗斯  25   26   16   22   25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在线数据库http://devdata.worldbank.org/data-query/


    图6-1:俄中gdp对比 (略)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在线数据库
http://devdata.worldbank.org/data-query/

    根据世界银行的排名,俄罗斯的国际竞争力远远的弱于中国。主要原因就是俄罗斯的总体经济实力一直未得到恢复。同时,俄国国内仍存在很多问题,首先安全隐患多,车臣问题成为其心病;其次,俄国经济正处于转型期,各种制度改革还没见效,腐败问题极其严重,各种配套设施不完备,国内的投资环境受到西方国家的歧视;再次,北约东扩,美国和西欧势力进入格鲁吉亚等造成的外部威胁。 

    图6-2:俄中国际竞争力对比
 
    资料来源:世界银行在线数据库
http://devdata.worldbank.org/data-query/

    在自然资源方面,比同样号称“地大物博”的中国而言,俄罗斯的优势十分明显。俄罗斯的自然资源尤其是石油已成为俄罗斯经济发展的一大动力,而中国的自然资源瓶颈已开始凸现。2003年下半年开始的物价上涨,主要就是原材料短缺导致价格上涨带动的。 

    在人力资源方面,俄中两国都有由于教育和科技的低投入严重影响基础教育、素质教育和精英教育的问题,同时两国的人才流失都很严重。但相对于中国强有力的后备人才,俄国的科技人才老龄化更加严重。资料显示,原苏联科学院及各行业研究所的研究人员超过100万,现在科学院只有54000名在编科研人员,平均达60岁,应届高校毕业生真正从事本专业的仅占1/3,其大部分或改行或出国,使本已青黄不接的科技队伍更加捉襟见肘。

    另外,在基础设施、社会软环境等方面,同为转型经济的俄中两国,都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并没有显示出特别的优越性。

   
三、俄中政治安全、经贸关系中的主要问题

    在国际政治舞台,在科索沃、伊拉克、阿富汗、朝核等问题上,俄中两国的立场非常一致因为上述问题既不利于俄罗斯的和平与安全,也不利于中国的和平与安全。两国的军事关系也很引人注目,主要表现在俄罗斯对华的武器出售、反恐合作等方面。相比之下,俄中之间的经济关系却是低水平的。俄中贸易总额远不及中美和中日的大。 除了民间的经济交往,以及俄中间的军事贸易之外,俄中之间经贸联系与两者间的政治交往是绝不对称的,这与政治经济学上宣扬的经济关系是政治关系的基础相悖,俄中关系存在很大的变数,俄国在“安大”、“安纳”线上的反反复复就说明了这一点。

    (一)俄中两国合作基础

    俄中两国历史上曾三次签订盟约,分别为1896年6月3日签订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俄中密约”),1945年8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条约》和1950年2月14日签订的《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以上三次盟约的最基本内容是俄中两国之间对来自威胁双方安全的外部侵略将所有能调遣的“水陆各军”、“尽行派出”、“彼此互给一切必要之军事及其他援助与支持”、“尽其全力给予军事及其他援助”。三次同盟都是毫无保留的军事—政治同盟。除三个盟约外,俄中两国还签订了其他一些互相支持与同情的文件与协定,如1924年的《中苏协定》(又称中苏《解决悬案大纲协定》),1937年的《互不侵犯条约》,发表了不亚于条约作用的《孙越宣言》。随着苏联解体、冷战的结束,在世界格局向多极化发展的今天,俄中两国又结成了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签订了《俄中睦邻友好合作条约》。

    各种盟约的订立都说明俄中之间存在着巨大的合作空间和共同利益。当下,双方的共同利益主要有以下几点:首先,同为转型国家,双方都需要一个和平与安定的内外环境。其次,两国在经济上有较大的互补性。俄国的钢铁、化肥、木材和石油为中国所需,中国的日用品和纺织品为俄国人所喜爱。第三,双方在东亚,特别东北亚需要进行地区合作。目前,东亚对中国最有影响的国家是美国和日本,它们之间的利益一致性超过它们与俄、中任何一国。俄罗斯虽已不是超级大国,但它作为唯一横跨欧亚大陆的版图世界第一大国,自然不会放弃其在东亚的影响力。中国要成为亚洲强国,而使亚洲保持多边力量平衡。在最近解决朝鲜核危机问题上,俄中两国立场相对接近,证明双方在地区合作有较多共同利益。第四,俄中军事关系在加强。随着经济发展,中国国防现代化显得更为必要并有可能。中国目前无法从西方获得先进的武器装备,因此俄国的武器系统成为中国的首选目标。而俄罗斯目前可供出口的产品不多,武器输出是其主要外汇来源,因此也愿意与中国合作。

    总之,俄中这两个欧亚大陆版图最大的国家,和则双赢。俄中关系的稳步发展,是中国能安心地保持强有力经济增长的关键因素。

    (二)俄国对中国的统一态度

    随着俄中关系提升到战略合作伙伴的水平,台海局势也日渐微妙,台北对莫斯科是否介入台海冲突心怀忐忑。代表台湾当局的学者曾向俄罗斯学者提出这样的问题:俄国是否会和大陆一起进攻台湾?这样的担心并非无的放矢。据外电报道,2001年2月下旬,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访俄时,普京曾表示“如果外国军事集团侵略中国,俄国会采取军事行动支持中国”。

    但是普京首先是一个现实主义者。俄中联手攻台,甚至当台海战火燃烧到大陆时,俄国以军事行动来支持中国,这样的承诺都超越了国际现实。一方面,俄国不可能冒着与美国、日本发生冲突的危险,在台海局势中以军事行动支持中国。另一方面,俄国向中国出售先进武器的战略意图不仅是在战略上支持中国,而且更希望利用中国来牵制美国和日本,以缓解其在东部和中亚地区的压力。同时,俄国国内如车臣问题等也需要中国的支持,因此,俄中之间在台湾问题上达成共识的空间仍然很大。

    (三)俄中关系的美国因素

    俄中关系的美国因素十分凸显。冷战之后,俄美中之间仍有矛盾,甚至是战略性矛盾,但俄美中关系的性质同冷战时期相比已发生了根本变化,它们不再是冷战概念的敌人。俄美、俄中、中美关系都已不是完全的战略对抗性关系。俄中在联合抵制美国单边主义的同时,同时又都与美国存在着战略性的共同利益。美国因素在俄中关系中的影响越来越复杂。

    在寻求自己在冷战后世界上的位置、角色和作用的过程中,俄罗斯经历了一个曲折、迷茫和痛苦的过程。1993年,俄美建立了战略伙伴关系,使俄美关系达到高潮。不过,这种趋势持续了没有多久,俄与美国和西方关系就显示出格格不入。美国和北约的势力渗透到高加索和中亚地区,北约“和平伙伴计划”囊括了高加索和中亚的大部分国家。伊拉克问题,南斯拉夫危机,科索沃战争,车臣问题等一系列重大事件使俄罗斯与美国的战略性矛盾充分显露。与此同时,经济上嗷嗷待哺的俄罗斯没有得到预期的西方大规模援助,更未被接纳到西方的经济体系之中。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对外政策开始调整。1996年4月,俄罗斯和中国宣布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随后9?11的发生、反恐怖主义的斗争、伊拉克战争等等事件又使得俄美关系忽热忽冷,变化无数。在这些过程中,中国其实是最被动的一方,俄中关系总是与俄美或者美俄关系呈反向关系。

    但是,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稳定增长和俄中经贸关系的发展,普京政府已认识到一边倒的外交政策存在着严重的问题,在日后,有望出现俄中关系不受美国因素或少受美国因素干扰的现象。

    (四)俄中围绕石油供给上的相关问题

    石油自广泛应用以来,就不再是单纯的经济问题,它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石油国家的外交走向,“安大线”和“安纳线”之争,明白无误地告诉世人:石油问题是俄中关系中的软肋。

    俄中石油贸易对中国的好处是明显的:在当今世界格局趋向多极化和必须建立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的形势下,把能源(包括石油、天然气和核能)作为巩固和发展与俄罗斯及中亚国家长期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物质基础;从地缘政治和经济考虑,加强与俄罗斯能源合作可保证我国经济可持续发展,另外从安全角度看对中国也有较重要意义。

    但俄国把能源优势,特别是丰富的石油资源优势作为其外交砝码,作为撬动东亚,西欧乃至整个世界政治经济的工具,这就是俄国的能源外交。当前中东局势仍在动荡之中,占世界十分之一的俄国石油供给成为左右世界石油市场的一个决定性因素。在俄中关系方面,俄国为了改变自身在经济上面对中国的巨大劣势,不断调整对中国的能源供给。左右逢源的俄国有其自身的能源战略图谋。普京政府正在策划“第二欧佩克”集团,即组建由里海地区各产油国参加的石油输出国组织,意图在里海能源走向问题上获得更多发言权。

    因此,在中国“能源危机”已露端倪的背景下,俄罗斯更有可能以石油作为谈判的筹码,换取能使自身利益最大化的报酬。

    (五)俄中经贸摩擦

    据中国海关统计,2003年中俄贸易额达到157.6亿美元,同比增长32.1%,中俄贸易已经连续第五年保持增长,连续第四年创历史新高。目前俄为中国第八大贸易伙伴,中国为俄第四大贸易伙伴。但是在此背景下,也存在着不和谐音符,俄强力部门查抄莫斯科中国商人总额高达上千万美元货物一事引起广泛关注。人们在关心海外华商合法权益的同时,正将目光转向中俄两国贸易摩擦上。

    目前中俄经贸合作中主要障碍是高关税和灰色清关,已成为中国产品进入俄市场的主要问题。俄罗斯实行多年的灰色清关是在上世纪90年代初的特定历史条件下形成的。俄罗斯清关公司得到国家海关委员会许可后为货主代办进口业务,提供运输和办理海关手续捆绑在一起的服务,这种服务被称之为“包机包税”、“包车包税”、“包柜包税”。同清关公司的合作,货主一方面可免去办理海关手续的麻烦,缴纳关税也比正规清关要相对低一些,但货主为此承担了很大风险。由于从清关公司那里拿不到清关单等正式文件,遇到俄相关部门检查时,以“来路不明,非法走私”被查找,为此中国商人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

    “灰色清关”这一非正规贸易方式所带来的弊端已经引起中俄两国政府的高度重视。去年9月,温家宝总理和卡西亚诺夫总理在北京举行中俄总理第八次定期会晤时讨论了这一问题。会晤发表的联合公报指出,两国应在规范非正规贸易方面开展合作,尽快启动中俄规范贸易秩序联合工作组。俄罗斯也制定了新的《海关法典》,并决定自2004年1月1日起实施。

    处理中俄贸易摩擦问题,要做到防微杜渐,使用法律手段来保护自身利益。随着中俄经贸往来的进一步加强和两国司法环境的逐步改善,两国中的经济纠纷越来越多地通过法律程序加以解决,减少由于在订立合同和解决纠纷的过程中,因企业对一些法律问题没有予以足够的重视,使得自身处于被动地位的情况。

    参考文献:

    1 《中苏友好文献》,人民出版社1953年版,第93页
    2 子河:莫斯科华人报,2002年9月17日第409期
    3 瑞士洛桑管理学院:《2003年国家竞争力报告》
    4 《世界经济年鉴2002/2003》
    5 赵华胜:《俄中关系中的美国因素》
    6 孔寒冰:“石油管道之争背后的俄中关系不均衡”,《世界知识》2003年第21期
    7 吕岩松:《人民日报》2004年2月17日
    8 林竹:“俄罗斯的‘人才劫’”,《南方周末》2003年7月17日
    9.世界银行在线数据库
http://devdata.worldbank.org/data-query/
    10 张临涛:《太海局势与俄国角色》,新加坡《联合早报》,2004年1月16日

上一文章:俄罗斯军事战略
下一文章:俄国的亚洲外交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