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俄军作战水平真的“落后”于美军吗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伟兵 时间:2004-08-15

 

    俄军的作战水平落后于美军整整一代(原文见《俄军作战水平已落后美国一代》)。文中,俄罗斯军事专家深刻地剖析了美国作战结构的优势,指出美军真正的优势在于它的情报信息网。他说,俄军的战略家至今还在思考动用众多陆军兵力打“粘着”战;将军们仍然在准备地面和空对地战争”。俄军许多人都曾说
,美国人将“陷在”阿富汗”,当遭到重大损失将使美国明白它的“不自量力”。但结果是,美国人用一个半月时间就战胜了塔利班政权,达到了政治和战略目的。而前苏军损失了1.4万军人,用了10年都没有达到这些目的。

  俄军专家的这些话不禁让人大吃一惊,但事情真的那样糟糕吗?从今天起,千龙军事将连续刊登特约作者伟兵的专题文章。

  20世纪苏美军队作战水平对比:苏军比美军高

  一战的欧洲战场上,美军是协约国“小兄弟”,作战地位并没有因为美国军队的最后参战而得到多大的提高,因此,并没有多少可以值得称道的精彩战例。

  二战的欧洲战场上,美军经历了多种作战样式。其中因为欧洲战场城镇密集化程度高,美军不得已实施了一连串的大规模巷战。以巷战来论,无论从巷战的技巧、突破的速度、协同的质量、作战的效果来看,美军较之苏联红军的“斯大林格勒”战役相差甚多。能够让人们记起来的是“巴斯托尼”城市防御作战。虽然美军成功了实施了“诺曼底”大规模登陆作战,但征服德国并不由登陆作战所决定的,而是由以巷战为核心的其它作战样式决定的。鉴于美军巷战作战能力并不高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盟军最终放弃攻占柏林,转而大量抢占德国其它地盘。

  柏林之战,苏联红军创造了一个奇迹,共歼德军93个师,俘虏48万人,缴获坦克和自行火炮1500辆,飞机4500架,彻底击碎了德国法西斯“借尸还魂”的幻想,为全世界摧毁纳粹精神提供了“定力”。随后,快速实施的布达佩斯战役,使纳粹德国再也没有力量与红军较劲,这才为最终占领德国,创造欧洲和平奠定了胜利的前提。欧洲战场上,苏联红军的神勇是美军等西方盟军难以比拟的。正因为如此,美国等西方盟国率先成立“北约”,企图以集团力量抗击红军的神勇。

  二战的亚洲战场上,苏军按照“雅尔达”协议,快速闪击日本关东军,迫使日本军国主义“放弃本土,保卫满洲”的幻想化为乌有,直接导致日本很快投降。对此,有人认为是原子弹促使了日本了投降,也有人认为是“苏军远东战役”加速了日本的投降。单从作战能力方面来看,实际上起主要作用的“远东战役”。从今天解密的资料来看,日本当时宁愿放弃本土,也不愿意放弃“满洲”。战后,英国、法国等这些老牌的陆战强国,更是嫉妒丛生,于是就有人写出《苏联闪击战》一书,将冷战中的苏军写成比法西斯德军作战水平更高的“恶魔军队”。

  朝鲜战争中,美军在海拔仅为530至600米上甘岭山地争夺战中,表现出了较低的作战能力。研究美方和第三方的作战资料表明,美军士兵一旦上山,作战能力明显降低。针对这个作战弱点,志愿军总部适时提出“控制高地,卡死要道;机动迂回,分割围歼”的运动战术,从而保证了五次战役的巨大胜利。

  冷战中,美军长时间没有“战役”学说,只有“大战术”和“小战术”。而同期,苏军则将“纵深扩张”理论发展成为“大纵深战役”理论。从理论上水平上看,美军相差苏军甚远。为了抗衡庞大的华约装甲集群“震撼性”突击,北约盟军总司令罗杰斯上将主持并创新了“空地一体作战”理论,这是美军军事史上的一次革命。这个理论规定,为打击苏军及华约集群的“第二梯队”,必须在苏军后续力量迸发战斗力之前,实施坚决的“战场遮断”,从而遏制对方源源不断的作战潜能,必要时,逐步提高“核威慑”门槛,随时准备使用战术核武器。而苏军也不甘示弱,经过探索,为了避免全面核战争,必须坚决打击北约军队的核武器发射系统,在最短的时间内横扫欧洲,由此,创建了“战役机动集群”理论。这个理论的出台,让美军大吃一惊。

  这时候,谁敢说苏军的作战水平比美国军队落后一代?倒是美国人自已常常说,苏军指挥体制落后,军官战术死板等等。但你真正深入了解苏联红军内部,从它诞生战斗力这些看不见的东西入手,譬如研究一些苏军作战史,你会发现,它所具备的战斗力不是美国人所能想象到的。苏联红军作战能力最大的源泉就是作战意志和作战精神,这是任何一支资产阶级军队所无法用数据和看得见的作战要素能够研究透的。尽管前苏军在入侵阿富汗战争中失败,而且最终导致苏联解体,但不能就此否认苏军的作战水平。

俄军虽然积弱,但继承了前苏军的衣钵,实际上,俄军并不比美军差

  车臣战争是评价俄军作战能力的分水岭,也是透视俄军作战水平的窗口。纵观美军今天在阿富汗所进行的战斗,必须承认,车臣叛军的作战水平丝毫不亚于甚至高于塔利班和“
基地”组织,因此,车臣战争开创了人类反分裂反恐怖战争史上的惨烈之最,俄军虽然几经艰难最终战胜了叛军,但所付出的代价是难以想象的。最直接的例子就是从将军到士兵,始终在战场上处于对方狙击火力威胁之下,伤亡的60-70%是由此造成的。其中主要因为俄军反狙击训练不过关,狙击步枪射程不够。尽管如此,第二次车臣战争俄军攻占车臣首府格罗兹尼后,美国军事专家就撰文认为:“美国军队的巷战水平远比俄军落后,而且美军未经巷战实战考验,作战能力将大打折扣。”为此,美军开始恢复巷战训练。今天,当“低烈度战争”越来越多地充斥于战场时,你能单纯地认为“俄军的作战水平比美国落后整整一代”吗?客观地讲,尽管俄军遭到很大伤亡,但通过战争基本上解决了车臣分裂问题。而从美军3月初进行的“蟒蛇行动”的结果来看,美军高原山地作战水平实在不能让人恭维。

  不能否认,美军在打击伊拉克和科索沃战争中,充分展示了用新思维和新方法实施作战的能力以及大规模使用高精确度武器的能力,这足以让俄军这些传统陆战军队面临着极大的挑战。正如俄军专家所认同的,以“高精确度的巡航导弹炸毁关键的经济设施和生活保障设施,从而保证战争的最终胜利”,从现代作战的角度来看,是具有前瞻意义的。但问题是,“粘着”的战争毕竟因为人类军事技术能力尚未达到全部作战样式的“非接触”地步,而在现阶段无法避免。

  从作战角度来看,9.11恐怖事件创新了“非线式”和“非对称”作战样式。这个“大规模恐怖袭击”作战样式因为没有明确的作战对手,在遭受到“史无前例”的重创后,使“武装到细胞”的美国军队经受着难以遏制的战场恐怖感。在任何一场正规作战中,美军都可以在空中肆意打击别人,但在类似阿富汗战争这样的地面交战中,美军却随时容易遭受“敌人”的袭击。3月19日晚美军机场遭受袭击就是明显一例。深入探讨这个问题,可以认为,尽管一支军队的主要打击手段在空中,决胜的核心在情报信息系统,但为了抓获肇事者,而且这个肇事者根本不打美军所期望的“信息战争”,美军迫不得已又回到人类赖以生存的地面被迫实施传统而原始的作战,这时候,你能认为,美军的作战水平真的很高吗?

  科索沃战争中,俄军一个加强连出奇不意地提前抢占科索沃首府普里什蒂纳的机场,让北约军队丢尽脸面,几乎引发世界大战,由此,虽是弱国哀兵,但俄军作战能力可见一斑。

  我们抛开俄军专家的美国“军工集团”不论,单从作战水平角度论述,就不难发现,今天的俄军虽然积弱,但仍旧继承着前苏军的衣钵。

  今天的俄军,虽然经历了国家大解体,军队重整编的艰难过程,但不可否认,俄军仍旧保持着前苏军作战的某些“核心”能力,从而才能够战胜车臣分裂分子。看俄军作战能力的高低,必须要对比二次车臣战争中的俄军表现。第一次车臣战争中,俄军刚刚脱离前苏军建军模式,当局没有对军队进行及时有效的政治思想动员,导致军队内部思想极度混乱,国防部就有3名副部长因反战辞职,11名将军竟然联名致函要求讨论出兵车臣的合法性,5名前线指挥官作战消极、指挥不力遭撤职。参战官兵军心涣散、士气低落、违法违纪时有发生。第二次车臣战争初期,俄政府和俄军各部逐渐恢复前苏军做思想政治工作的好传统,重新“找回”战前动员、个别谈心、小组讨论、集体座谈、誓师大会、心理咨询、文艺表演等前苏军政治工作的方式方法,广泛实施爱国主义、英雄主义精神教育,设立政治军官职位。从而自上而下,自下而上有效地凝聚了军心,鼓舞了斗志。前线俄军最流行的口号是:“我是一名士兵,我在保卫着我的祖国”。

  格罗兹尼攻城战斗中,第58军副司令马洛费耶夫将军靠前指挥,不幸遭叛军狙击手的狙击,与通信员一同牺牲在阵地前沿。南部山区剿匪作战中,俄军第76空降师的一个连坚守776高地时,在人员伤亡殆尽,阵地即将被突破时,身负重伤的营长叶夫图欣抓起报话机,大声喊到:列娃(指挥代号),永别了,向我开炮。当“冰雹”火箭炮实施火力覆盖后,阵地前留下了700多具叛军尸体。战斗结果表明,俄军因为精神状态有质的提高,作战水平大大高于第一次车臣战争。第二次车臣战争还充分证明了这样一个道理:正是因为俄军脱胎于前苏军,有着自身天然的血脉优势,所以才有了保证大规模战争取胜的作战能力。

  对比美军在阿富汗的“蟒蛇行动”,美军在拥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通常采取“以高打低”、“以多打少”的战术时,尽管头顶上有B-52、AH-64的近距离空中支援,但往往战果甚少,其中最根本的就在于作战意志、作战精神、心理品质这些内在的实战能力低下,而使自身的联合作战水平不高。

  当然,俄美军作战水平的高低对比主要在作战体系层次上的整体对比,细节的东西只能说出一个局部,但我们在分析他们的作战能力乃至作战水平时,不仅仅要看到作战体系中的技术部分,而要真实地看到包括人的素质方面的总体部分。这不仅是方法论的问题,更是作战思维的问题,从这点上看,俄军专家显然是掉进了形而上学思维的怪圈,那么这时候,你还会认为俄军“落后论”有道理吗?

    俄军专家提出“落后论”的用意是什么?

  认真研读《俄军作战水平已落后美国整整一代》一文,从内心体会一下这位俄军专家的感受,与其说他毫不客气地指责俄军作战水平低下,还不如说整个俄国在认真考察了美国
打击阿富汗战争的经验教训后,所表现出来的痛心疾首和痛定思痛。毕竟,阿富汗是一个让前苏军和今天的俄军痛心疾首和难以忘却的地方。侵阿富汗战争给前苏军造成巨大的心灵震撼,极大影响到了整个俄罗斯联邦的民族感情,从而使俄军在苏联解体后直接降级成为一个区域性的军队。

  当前,美国军事建设的势头正猛,一会儿增加军费,一会儿试验NMD,一会儿又适时抛出“核态势报告”。而反观俄罗斯,战略上步步退缩,军队建设上经费严重不足。维持世界战略平稳的核武库面临着老化退缩的危险,赖以支撑其大国地位的《反导条约》行将寿终正寝。此时,俄军专家在美国五角大楼抛出《核态势报告》后,“不经意地”提出了俄军“落后论”,到底有什么深刻的用意?

  一、对俄军作战能力现状表示了忧虑

  考察去年年底至今俄军方高级领导人的讲话,俄军作战能力目前的确到了最低程度,俄军整体上处于“维持生活的状态”,拖欠工资,拖欠费现象十分严重。俄防空雷达曾经将普京总统的专机“丢失”一个半小时;战备水准只达到规定值的40%;甚至俄罗斯电力部门将俄军宇航控制中心的电停了,原因是长期拖欠电费。

  二、打消俄国内一些人的错误看法

  目前,俄经济正处于缓慢上升期,相当一部分高层人士认为,不应急于投入更多的军费,增长的军费主要用于改善官兵生活。这个想法虽然正确,但联系俄军战备现状,不能不让人对俄军作战水平产生极大的疑问。俄军专家正是在这个疑问情况下提出俄军“落后论”的,

  三、期望俄军从今年开始大幅度增长军费

  其实,增长军费不仅是这位俄军事专家所表达的,也是俄罗斯许多普通人和军人所期待的,一场车臣战争就打得举国不安,那么在北约不断扩张,将前沿阵地抵近俄罗斯家门口,甚至默认美国在中亚军事存在的时刻,我们可以理解为,俄罗斯在“忍气吞声”地忍着。而分析一家公司的经济增长势头,不难发现,在公司有钱的时候,是到了增加“保安费”的时候了,这是必然趋势。同样对一个国家来说,当经济发展起来后,在保证国家拥有最低防御能力的情况下,适时增长军费,提高防卫体系的整体水平是大势所趋。

  上述三个用意既可以通过正面言论表达出来,也可以用“反话”表达出来,但必须有一个可以拿出来的有分量的理由:“俄军作战水平比美国落后整整一代”……。

  这位专家最后撰文认为,“我的分析表明在2010年左右,美国军队能够同世界任何国家作战30天,每天有1000多枚高精确度导弹射向敌对国家的经济设施。这就是3万枚导弹,每枚价值100万美元。2020年,美国可以作战60天,2030年,可以作战90天。”看到这句话,再听一下名躁一时的《装甲战》的作者富勒将军的话:“给我五万辆坦克,我能够征服全世界”,但这位富勒将军最终解甲归田了,成了一位军事编辑。这时候,你联想到俄军专家的话,你替美国人的作战水平到底会有什么样的感受?

俄军“落后论”引伸出的启示:必须增强打赢的信心

  按照常规的论证方法论述俄军的作战水平,是会得出一连串的数据的,但那些对“作战水平”这个以“人”为主体的综合概念是不得要领的。我们采取了“否定之否定”的方法
来推翻那位俄军专家的观点,其目的并不是就事论事,而是要从中获得一些启迪,以增强我们打赢的信心。这才是本文的注脚。

  一、和平年代建军历程中,要始终树立坚强的信心

  从第三方讲,如果一支军队的军事专家公开说本国军队作战水平的问题,通常有二方面的原因:一是失掉信心,二是善意提醒。这位俄军专家最后将提高俄军作战水平的“楔入点”放在变革集团利益上了,相信不久,俄罗斯政坛、军方、媒体会指责这位专家的言论的,我们完全可以拭目以待。

  对于世界上绝大多数军队来说,要按照美国军队那样的建设思路,每年军费开支达到3200亿美元,大家都想当“警察”的话,这个世界岂不乱套?因此,和平建军是一个共同的建军方向和思路。和平年代的安逸,容易使一支军队养成“和平建军”的思维。军队要打胜仗,军队要保家卫国,除了要适当提高军费,换装改编,加强训练外,更主要的是要始终树立坚强的必胜信心。如果以一分钱的能力能够打败一块钱的军力,我们还是要在现有条件下,以积极的主观能动性寻找“必胜的”能量。和平建军的历程就是一种在树立信心的前提下,寻找这个能量的艰难过程。俄军的“落后”不是落后在“客观方面”,而是落后在凝聚力和向心力等方面,这才是俄军专家真正所悲哀的地方。第二次车臣战争就证明了这一点:同样的俄军,同样的武器,同样的装备,因为不一样的士气,俄军最终是能够打胜仗的。可见,信心对于一支军队的思维层和决策层都是面临的挑战性问题。

  二、既要看到对方的优势,也要看到自己的优势

  客观地讲,俄军相对美军来说,无疑落后了许多,但俄军专家只看到对方的优势,却没有看到对方的劣势。这本身就是对作战水平分析不全面的地方。

  无疑,美国军队是世界上技术装备最先进,作战理论领导潮流,实战经验最为丰富的超级军队。与当前的其它国家的军队相比,它占尽了各种优势,几乎是真正的“武装到了细胞”。但应该看到,美国军队有美国军队的优势,其他国家军队也其他国家军队的优势。“蟒蛇行动”从战略上证明了一个道理,要想从肉体上消灭对方,大多数情况下仍需要地面战。

  应当看到,在地形复杂的阿富汗,地面战模式并不是美军决定的,而是塔利班和基地组织骨干成员决定的,这就是“洞穴战”样式。B-52固然厉害,但对“洞穴战”几乎没有用处。可以设想,美军即使动用B-52机群将阿富汗山头炸低30米,将大多数洞口堵死封住,它仍然无法消除塔利班“洞穴士兵”的存在。一个山头上,只要有一名士兵存活,那个山头就不属于美军的控制范围。因此,所有的战略轰炸和打击最终落到地面战的地步。

  作战中,一方面,美军有强大的空中优势,可以随时支援战斗中的单兵和分队,另一方面,美军的指挥控制很好,战术通信没有问题,而且不受对方丝毫干扰。这些固然是他们的优点,但他们也有弱点,如,难以适应高原寒冷的气候和高原反应。即使是训练强度大,身体素质好的特种部队,单兵行动同样迟缓。因此,美军在行动中必然要用空降和空中突击战术,这容易为对方所乘。3月3日的伏击战就证明了一个道理:强有强的弱点,弱有弱的优点。

  这么一分析,美军在阿富汗作战是有许多弱点的,而俄军在车臣战争中却是有许多优点的。

  三、逼迫打“粘着”的战斗是一门艺术

  高技术军队对付低技术军队的关键就是打“非接触”战争,而低技术军队挫败高技术军队的一个艺术结合点就是“逼迫”对手打“粘着”的战斗。现代作战,战略决定着战役的方向,战役要求战斗行动跟上。反过来,战术行动在今天已经与战略战役级行动融为一体。

  抛去“蟒蛇行动”的政治性不论,单从战术角度来看,塔利班和基地成员熟悉山头溶洞,知道沟沟坎坎,知道如何“粘着”美军,因此,他们能够机动设伏,一下子打掉2架美国直升机。而3月20日凌晨,他们中的“残余分子”竟然还“主动”攻击了美军,使世人瞠目结舌。这其实就是“粘着”的艺术。

  许多专家认为,空中力量是能够改变战争的进程,但却难以避免“粘着”的交战。这样,在地面交战中,“粘着”的战斗仍旧是常用的交战样式。交战的距离肯定增大,但并没有影响交战的性质:近距离交战。

  “粘着”的战斗并非思维上的“粘着”,而是作战表现形式上的“粘着”。如果你按照“粘着”的思维设计建军方向,制造武器装备,企图专门打近距离战斗,你最终肯定被葬送在“远距离”外。“粘着”与“非粘着”既辩证,又统一。由此,以“粘着”来评价军队作战水平并不是一个可靠的坐标点。我们可以认为,真正展现作战水平的地方则是:如何“粘着”的艺术。

  四、顽强的作战精神是“作战水平”的力量源泉

  从大处看,作战水平是可见的,如武器装备的运用,作战指挥控制的能力等。但从小处看,作战水平实际上是顽强的作战精神在作战过程中力量的迸发。军队作战顽强,又头脑灵活,则容易打赢。尤其是在山地“胶着”战斗中,顽强是决定战斗胜负的关键因素,谁能坚持到最后一分钟,谁就可能是战斗的胜利者。

  与美军对战的塔利班和“基地”组织成员深知,与其让美国人在战俘营抓住蒙头下跪,不如战死。从战斗结果来看,“蟒蛇行动”中没有抓住一个活着的成员,可见,这些“残余分子”作战精神十分顽强,同时作战头脑十分灵活。据说他们曾俘虏美军一支小分队,逼迫美军草草收兵。无论此事是真是假,但从美军作战过程来看,不无道理,这说明这些“洞穴士兵”们作战艺术并不低。

  与之相反,美军最大的弱点就是战斗意志差,CH-47直升机遭到伏击后,即慌乱一团,指挥控制全然丧失。有好一段时间,连那位摔下的士兵情况不知道,只是通过“捕食者”的摄像机才看到一点情况,根本不象一支武装到“细胞”上的军队。

  综上所述,俄军的作战水平到底有多“落后”,美军的作战水平到底有“多高”,你还是自己得结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