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光复历史不容忘却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贺莉丹 时间:2005-10-27

  甲午战争中国战败,台湾被割让;1945年中国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台湾重回祖国怀抱。此后台湾命运坎坷,台湾长期与祖国大陆处在对峙与隔离的状态。

  1945,鲜活而荒谬的一年,你不能不在这一年的故事中驻足停留,闪动的希望,破灭的梦想,台湾演绎着美丽而慌乱的青春!

  割台悲歌

  1894年7月中日甲午战争开战,持续8个月的这场战争以号称“亚洲第一海军”的北洋水师战败而凄凉收场。

  “如果我们把视野放开一点,不得不考虑近代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军国主义侵略的战争起始于1894年。”78岁的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华民国史研究中心学术委员茅家琦说。

  偏安东南一隅的宝岛台湾有着丰富的矿产,三国时孙权派将军卫温等开始经营台湾,1885年10月台湾建省,到台湾第一任巡抚刘铭传主政时,台湾开始了铁路、电报等现代化建设,这颗耀眼的明珠光芒初显。

  战败后的谈判几乎没有悬念,在第五次谈判中,伊藤博文终于抛出日本政府的底牌:割让台湾全岛、澎湖列岛、辽东半岛给日本,赔款2亿两白银等,这笔赔款相当于中国全年收入的两倍。1895年4月17日,伊藤博文、陆奥宗光与中国和谈代表李鸿章签订了中国近代不平等条约中最苛刻的条约之一《马关条约》。

  割台令“四万万人齐下泪”,痛感“天涯何处是神州”。在中国东南的安徽老家养老的台湾首任巡抚刘铭传闻讯一病不起,不久就吐血而亡。在京赶考的台湾举人在街头放声痛哭,各省电文雪片入京,力谏割台之不可,字字泣血。阻止割台成了“公车上书”的主题,广东举人康有为在请愿书中写道:“窃以为弃台之事小,散天下民之事大;割地之事小,亡国之事大,社稷安危,在此一举。”

  在台湾,进士丘逢甲将三封“万民誓不从倭”的血书递进紫禁城,面对无法挽回的局势,丘逢甲悲愤难当,作诗“宰相有权能割地,孤臣无力可回天”。

  民众将割台矛头直指李鸿章,史学家茅家琦教授持有异议:“李鸿章在军事失败时,奔走于各国使馆,寄希望于西方列强的干涉,到处碰壁,慈禧太后曾对李鸿章说,‘以辽东或台湾与日,如不肯均与。’辽东是清朝龙兴之地,慈禧将台湾与之并举。签订和约后,当时中国朝野一致反对割台,但清政府已无力自保。”

  艰难抗争

  50年内,100多万台湾同胞在抗日斗争中丧命。76岁的台胞黄瑞霖的家乡是郑成功的部队驻军和屯田的地方,村里的老人告诉他,当年福建漳浦不少人随郑成功来台。甲午战争失败后割台消息传到台湾,村里的黄家成年男子纷纷参加义勇军,黄瑞霖祖父的大哥、堂兄战死沙场,姑婆等女辈在日本兵逼近时则在身上藏着长针和小刀以做护身之用。

  上海的《申报》发文声援:“我君可欺,而我民不可欺;我官可玩,而我民不可玩”,上海、福建、广东还发起了筹饷运动,筹集白银后偷运过台湾海峡交到义军手里,成为义军粮饷的重要来源。

  1895年6月2日,在基隆港外的日本军舰“横滨丸”上,李鸿章之子李经方与日方代表桦山资纪匆匆举行了“台湾割让仪式”。15天后,被日本天皇委任为第一任台湾总督的桦山资纪迫不及待地举行了“台湾始政”纪念仪式。

  日军的进攻线从台北沿铁路线南下,从新竹到台中、台南彰化,实施野蛮的“焦土政策”。台湾狼烟四起,数次激战后,弹尽粮绝的丘逢甲和刘永福被迫撤离台湾。

  经济上,1905年的台湾已经变成了日本的粮仓和糖仓,曾有历史学家称:“一部台湾糖业史,就是一部日本殖民史。”每年90%以上的台湾糖输入日本,大米和木材等物资源源不断地被送到日本本土。

  教育上,台湾第四任总督儿玉源太郎宣称:“将新领土之民培养成为真正忠义的皇民,是我们努力的目标。”

  1936年日军策划卢沟桥事变前夕,小林跻造上台推行“皇民化运动”,“皇民化”的目的就是要割断台湾与中国的文化联系,把台湾人迅速改造成为日本的皇民,以适应战时的需要。

  84岁的老台胞李韶东清楚的记得,在“九一八”事变后的台湾学校,每个礼拜有一小时的汉文课,内容是用台语读中国古文《昔时贤文》。“九一八”之后所有汉文课都被取消。

  出生在台湾台南县六甲乡中社村的台胞黄瑞霖则直到中学时代才学汉文,这种汉文是完全按照日本语语序来读的。儿时的黄瑞霖只会讲闽南话,在跟日本小孩做游戏的时候,他经常扮演“支那兵”的角色,被叫做“清国奴”。7岁的黄瑞霖还拖着鼻涕,他并不清楚“清国奴”的意思,在一次同读幼儿园的二弟吵架的时候,脱口而出“清国奴”,父母很受震动,母亲为此专门到学校提出抗议。

  日据时期的台湾人感觉复杂而屈辱。1942年,黄瑞霖进入台北一中,与他同级的200名学生中只有3名台湾人。学校要求他改日文名,但黄瑞霖坚决不同意。黄瑞霖擅长剑道,是因为父亲对他说,将来你可能要上战场,要把比赛当作战场。往后,黄瑞霖将每次剑道比赛都当作同日本人的一次对决。在一次剑道比赛中,黄瑞霖一口气赢了9个外校的日本学生。回家的路上,他被几个外校日本学生用竹刀打得头破血流,来人恶狠狠地说:“你这个‘清国奴’,竟敢如此嚣张!”

  台胞李韶东至今日文流利,他哼唱着儿时的民谣由台语、日语和英文组成,他清楚地记得 歌词是“乡村大王是警察,他们在台湾是高人一等的人,对人拳打脚踢,实在是残忍得很;总督故意装作不知道,拙劣的是警察,蹩脚的是警察,他们原来是在日本做马桶料的人。”

  在“皇民化”时期的台湾,日本的神社急剧增加,一半以上的神社是在1937年至1942年建造的。每逢10月27日,在日本警察的监督下,台湾民众都要来到设在各地的神社参拜,因为这一天是日本北白川公能久亲王在台南战死的日子,10月27日也被定为全台的祭拜日。

  今年79岁的日本岐阜经济大学名誉教授、上海台胞朱实当年就读的台中一中,每日早晨全校师生聚集,被迫朝拜日本皇宫方向。

  在太平洋战争中,有3万多名台湾青年死在亚洲各战场,战后日本以他们失去了日本国籍为理由,未对他们作任何补偿。

  欢庆回归

  傍晚的台湾海峡能看见海平面依稀的火光,盟军正向日军发起猛烈的攻击。到了8月,当美国把原子弹投到日本广岛、长崎时,台湾民众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日本战败的消息来自于美军的飞机散发的传单,朱实清楚地记得传单上写着“通过波茨坦公告、雅尔达协定,台湾即将归还中国”。

  在朱实的记忆中,1945年的台湾,开始是日本征兵、美军大轰炸、乡下躲空袭,仅靠山芋、南瓜充饥;接着是国军大接收,物价飞涨。

  9月1日,中华民国政府在重庆成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委派陈仪为行政长官,又成立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部,准备接受在台日军之投降。10月25日上午9时,台北市公会堂(即今天的中山堂),身穿崭新陆军上将服的中国主降官陈仪主持了受降仪式,宣读受降书后,由安藤利吉签名。陈仪将军随后发表广播讲话,郑重宣告:“从今天起,台湾及澎湖列岛已正式重入中国版图,所有一切土地、人民、政事皆已置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主权之下,这件具有历史意义的事实,本人特报告给中国全体同胞及全世界周知。现在台湾虽然已光复,我们应该感谢历来为光复台湾而牺牲的革命先烈及此次抗战的将士……”

  这是让人百感交集的一年,台湾艰难困顿。这也是一个最有希望的时刻,一切尚未定型,一切均有希望。

  1947年2月28日,台湾发生了震动全岛的流血事件。其实全岛当时已是一座火药库,只等着引信燃起。

  在茅家琦教授看来,日本战事大量消耗台湾财富,青壮年成为日军炮灰,光复前夕,日本对台的榨取已经达到顶点,台湾人民的生活异常艰苦;国内内战一触即发,蒋介石把 国民党精锐部队留在大陆准备内战,国民党接收后的首任行政长官陈仪在施行经济统制政策,台湾税收增加、物价飞涨、国民党贪污腐败盛行,兴奋被困惑、愤恨所代替,1947年爆发的‘二·二八事变’就是民众强烈不满情绪的爆发。 “1945年到1950年,成为台湾历史上比较困难的阶段,1951年,继任陈诚进行土地改革,经济开始复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