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细说台湾空军战力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5-08-28

台湾当局多年来一直把空中防卫摆在台岛防御的首位,十分重视空军的防御与遏制作用。据统计,台空军仅采购F-16和幻影2000战斗机的特别预算就高达120亿美元;在380亿美元的“二代武器系统”采购费中,空军就用掉了220多亿美元。正是由于有了一些同大陆对抗的“本钱”,台湾空军便不断吹嘘:一旦海峡上空发生空战,台湾空军“完全能取得制空权”。然而,客观地分析一下它的实际情况,我们就会发现,事实并非如他们所言。

 主战飞机概况

  台湾空军目前共有兵力56000人,450余架主战飞机,其中包括幻影2000-5战机58架、F-16A/B战机144架、IDF“经国”战机130架、F-5E/F战机120架。

  幻影2000-5战斗机:高空拦截的利器


台湾新竹空军基地上的一架“幻影2000-5”

  幻影2000-5战斗机是法国达索公司在幻影2000-3型基础上,对其改装Thomson-CSF公司的RDY多功能雷达而成的,1990年10月首次试飞。这种单座战斗机的机身全长14.36米,高5.2米,翼展9.13米,空重7500千克,最大起飞重量17000千克,最大挂载重量6300千克,最大平飞速度2.2马赫,最大爬升率284米/秒,实用升限16460米,最大航程3335千米。

  幻影2000-5战斗机配备有2门30毫米高射速机关炮,备弹560发。机身有9个武器挂架,主要挂载的空对空武器包括“米卡”中距空空导弹和R550“魔术Ⅱ”近距空空导弹等。“米卡”导弹是法国马特拉公司于1981年开始研制的,90年代初投入生产。该导弹采用两处可互换的导引头,一种是主动雷达导引头,另一种是被动红外导引头。由于采用了红外成像和主动雷达两种制导方式,使它具有超视距和“发射后不用管”的能力,因而使其成为第一种具有能在1-50千米范围内拦截目标能力的导弹。R550“魔术Ⅱ”导弹也是马特拉公司的产品,它是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经对“魔术Ⅰ”型改良而成的。该导弹最大射程10千米,最小发射距离300米,最大速度3马赫。其弹头破坏半径约5米,采用全向位红外寻标器锁定模式或战机雷达锁定模式,具对头攻击能力,同时具备红外反反制能力,既使敌机抛射干扰弹,也无法骗过它。

  除空战武器外,幻影2000-5还可挂载AM39“飞鱼”空舰导弹和火箭吊舱、炸弹等对地攻击武器。

  提到幻影2000-5,人们一般会认为RDY雷达和“米卡”导弹是它的亮点,其实它的ICMS MkⅡ电战系统才是令F-16和IDF战机相形见绌之处。ICMS MkⅡ电战系统是一种内置式电子预警/反制系统,全系统整合了威胁警告系统及主/被动式电子反制系统,能在电子讯号密度很高的环境下,精确、迅速地捕捉到包括空用雷达和地面防空系统的各种雷达波在内的威胁讯号发射源,并且能够截收敌人防空导弹或空空导弹的导引资讯,并加以反制或进行威胁评估。

  1992年,台湾空军根据“飞龙计划”,斥资新台币1676亿元向法国订购了60架幻影2000-5战斗机,并配套购买了960枚“米卡”空空导弹、480枚R550“魔术Ⅱ”空空导弹。至1998年11月,60架幻影战机全部交付完毕。2002年初,台湾空军又开始对幻影2000-5的RDY雷达进行改进,以增强其反巡航导弹的能力。

  由于幻影战机具有强大的爬升率,从海平面爬升至14950米高度只需4分钟,滞空时间150分钟,拦截作战半径1444米,所以它们被台湾空军用作取代F-104“星”式战斗机承担高空拦截作战任务。

  F-16A/B战斗机:令台湾飞行员喜忧参半


F-16“战隼”战斗机

  绰号“战隼”的F-16战斗机是美国通用动力公司1972年开始设计研制的轻型战斗机。它的样机在1974年2月2日首次试飞成功,生产型F-16A于1976年12月8日升空,F-16B则于1977年8月8日首航成功。

  F-16A/B战机是一种单发动机,具有很灵活的空战格斗性能及高推重比的战斗机(F-16A系单座,F-16B系双座)。它的机身全长15、04米,翼展10、01米,飞机高5、64米,最大航程4000千米,作战半径925千米,最大平飞速度可达两倍声速,最大起飞重量达17000千克,实用升限15000多米,最大爬升率330米/秒。

  F-16A/B战机的武器系统为一门M61A1型20毫米机关炮。它的翼下、翼端及机身下方共有9个外挂点,最大载弹量达6000余千克,进行空战时能挂载AIM-9M“响尾蛇”近距离格斗导弹、AIM-7F“麻雀”半主动中距离空空导弹、AIM-120主动雷达制导中距离空空导弹。经过界面整合,亦可挂载法制“米卡”空空导弹和R550“魔术Ⅱ”空空导弹。对地/舰攻击时,可挂载AGM-65“小牛”空地导弹、AGM-84“鱼叉”空舰导弹,还可挂载传统炸弹、火箭吊舱、30毫米机炮吊舱等。

  F-16A/B战机装备有AN/APG-66火力控制雷达,向上探测目标距离为98千米,向下探测距离67千米,能同时跟踪10个目标,同时攻击其中的4个目标。此外,F-16A/B战机还挂载有兰顿夜间导航瞄准吊舱,具有一定的夜战能力。它还挂载有AN/ALQ-184电子干扰吊舱,具有一定的电子对抗能力。

  1992年11月,台湾空军根据“和平凤凰”计划,同美国政府签定了购入150架F-16A/B战机的协议(其中120架F-16A,30架F-16B),并附带购入600枚AIM-7F“麻雀”导弹和900枚AIM-9M“响尾蛇”导弹。

  F-16A/B作为典型性能先进、攻击力强大的第三代战斗机,台湾空军在购入之初对它寄予了厚望。但是,在它们投入服役两年两个多月的时间里,便坠毁了5架,其中一个主要问题是美国人卖给他们的这些飞机的质量问题成堆。据事故调查人员称,在这种飞机身上先后发现390多种缺陷,包括发动机过期,刹车机件不灵,线路设计、质量问题严重等致命缺陷。多次机毁人亡的惨痛事故,使许多台湾空军飞行员竟然不愿驾驶这种飞机。

  独立研发的IDF“经国”战斗机


台湾“经国”战斗机

  中美建交后,美对台出售武器受到一定限制。当时,台湾空军的主力战斗机F-104“星”式战斗机已接近服役年限,台湾于是决定在美国的技术援助下,自行研制下一代“自制防御战斗机”(Indigenous Defense Fighter简称IDF)。

  耗资10亿美元、被称为“安翔计划”的研发计划在1983年正式展开,1988年12月10日,首架IDF原型机正式出厂,由当时的“总统”李登辉命名为“经国号”战机,并于次年5月28日首次试飞成功。

  IDF属于双发轻型战斗机,主要用于执行防空拦截任务。它的动力来源为2具美国盖瑞特公司与台湾航发中心合作研发的TFE1042-70涡轮扇发动机,每具发动机可提供2749千克的军用推力及4291千克的燃后推力。该机长14.20米,机高4.7米,翼展8.6米,最大平飞速度1.8马赫,实用升限15420米,最大上升率254米/秒,最大航程2780千米,最大起飞重量12300千克。

  IDF战斗机的固定武器为一门装在机身左侧的M16A1型20毫米机关炮,备弹400发。在机身和翼下共有9处外挂架,最大外挂重量约3750千克。执行任务时,可在翼尖及外侧翼下挂载4枚“天剑Ⅰ”型空空导弹;机腹中线则可挂载2枚“天剑Ⅱ”型空空导弹,此外还可挂载“响尾蛇”导弹。对地/舰攻击时,则可挂载3枚AGM-65“小牛”空地导弹,还可选挂MK-82、MK-84普通炸弹,CBU-12集束炸弹和火箭吊舱等。特别要说明的是,“天剑Ⅰ”型导弹是台湾中山科学院于80年代初在美国技术支持下自行研制的第三代近距离空空导弹,它采用红外指导,具有全向攻击能力,性能接近美制“响尾蛇”导弹。目前,中山科学院正在实施一项“红影计划”,目的是研制出新一代近距空空导弹,以取代现役的“天剑Ⅰ”型导弹,预计在2010年服役。“天剑Ⅱ”型导弹也是中山科学院自行研制的。这种中距离空空导弹于1995年开始装备IDF战机,它的设计是以美国的“麻雀”导弹为蓝本的,具有仰射和俯射功能。经过改进,目前“天剑Ⅱ”型导弹的射程已达到92、6千米。此外,中山科学院还在“天剑Ⅱ”型导弹的舰射/陆射型的研究上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IDF战机装有“金龙”53(GD-53)脉冲多普勒雷达,它具有俯视及仰视功能,最大搜索距离约为150千米。机上还有IN-39惯性导航系统、TWS-95雷达警告器、IRWR全向红外告警器、AN/ALQ-184(V2)有源干扰吊舱等设备。

  台湾空军共采购了130架IDF战机,并于1992年开始装备部队。1999年李登辉抛出“两国论”引发两岸关系紧张之时,台湾当局立即抽调1个IDF中队(28中队)驻防澎湖,每天起降10个批次进行战备值勤。

  同幻影2000-5战机以及F-16A/B战机相比,IDF战机的航程较短、载弹量也不大,因此从作战任务上看,它只能作为防御型战机使用。

  关于IDF战机,也还有一些关于它的“花絮”。其一是由于当初帮助台湾设计这种飞机的美国洛克希德公司的人员基本上还是设计F-16的原班人马,所以形体轻巧的IDF在内部设计及外观上总有不少F-16的影子,一些美国的航空迷见到它,就会禁不住地喊它”Baby F-16(小崽F-16)“,言语之中总带有一些轻蔑。

  其二是关于IDF出师不利的故事。事情经过是这样的:1989年10月29日,尚处于试飞阶段的IDF的1号原型机由汉翔公司试飞员吴康明驾驶,首次在极为关心这种飞机研发情况的时任”总统“李登辉的面前展示它的性能。结果,飞机在加速通过BAK-12跑道拦截索时,因鼻轮架强度不够而断裂,飞行员在改正过程中,飞机左翼尖所挂训练弹两度磨擦地面,左侧主轮随即爆胎,幸好飞行员经验老到,努力控制飞机,才未使飞机滚翻。在“总统”的目光注视下,最终这架IDF向右偏出跑道,鼻轮折断后扎在草皮上“吃草”了。

  F-5E/F战斗机:“拥有全世界最多F-5E/F飞机和全球最棒的F-5E/F飞行员”


台湾空军F-5E战斗机

  60年代末,苏联开始以性能优异的米格-21战斗机装备华约集团国家。为此,美国在F-5战斗机的基础上,由诺斯罗普公司竞标成功,研制生产出F-5E/F。1972年8月11日,F-5E首次试飞成功。F-5E采用单座,F-5F为纵列高低双座。

  F-5E/F全长14.45米(5E)、15.65米(5F),实用升限15790米,最大平飞速度1.64马赫,最大巡航速度0.98马赫,作战半径1056千米。

  F-5E的武器系统是位于机鼻上方的2门M39A3型20毫米机关炮(5F只有一门),5E配弹280发(5F配弹140发);主要空对空武器为翼端的2枚“响尾蛇”空空导弹。此外,机身下方有一个挂架,左右翼下各有2个挂架,最大外载可达3175千克,可根据不同作战任务挂载AGM-65B“小牛”空地导弹、AGM-12“小斗犬”空地导弹、GUB-12激光制导炸弹和MK20“石眼”集束炸弹等。其机载雷达为AN/APQ-159雷达,最大探测距离74千米,可锁定18.5千米内的目标;它还加装了AN/ALR-46雷达预警接收器及AN/ALE-40干扰丝/热焰弹撒布器。

  继首批购入50架F-5E/F后,1973年2月,台湾当局同美国政府签定了合作引进生产该型飞机的协议。1974年10月30日,台湾组装的首架F-5E出厂,并命名为“中正”号;而台湾自行组装的第一架F-5F直到1979年6月才出厂。至1988年最后一架出厂为止,台湾空军共接收了308架F-5E/F战斗机(其中F-5E256架,F-5F52架),约占全球F-5E/F总量的1/4。因此,台湾空军曾声称他们“拥有全世界最多的F-5E/F飞机和全球最棒的F-5E/F飞行员”。

  80年代末至90年代初,正值台湾空军的F-104主力战斗机陆续退役之际,F-5E/F便成为巡弋在台海上空的主要战斗机。如今,还有120架F-5E/F在台湾空军中服役。

  体积小、重量轻、安全性高、维修简便和价格便宜是F-5E/F受到台湾空军青睐的主要原因。另外,作为轻型战机,它的空战格斗性能也不错。但是,推力不足的缺陷限制了它的飞行速度和巡航高度,很容易被地面炮火和军舰上的射控雷达锁定。因此,台湾空军的F-5E/F如今已被作为进行飞行训练和执行例行任务的二线战斗机使用。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台湾空军的“假想敌中队”——驻台东志航基地的第46飞行中队,便是用这种飞机模拟大陆的“歼六”和“歼七”战机的。

  在台湾飞行员驾机起义投诚的义举中,1981年8月8日,黄植诚少校驾驶编号5361的F-5F飞机降落在我福州机场;1989年2月11日,林贤顺中校驾驶5120号F-5E飞机飞抵广东省丰顺县上空,欲寻找潮州机场降落,然受大雾所阻,油料耗尽,只得弃机跳伞投诚,F-5E坠毁,否则我方便可补齐这两型飞机了。

辅助作战力量

  除上述主战飞机外,台湾空军还有60架AT-3教练攻击机、58架大型运输机(其中C-130H运输机36架)、4架E-2T预警机、1架EC-130H电子战飞机、18架AT-3电子干扰机、30架S-2T反潜机、14架S-70C救援直升机、58架UH-1H直升机等空中辅助作战飞机。


台湾军方AT-3型教练机(资料图)

  AT-3教练攻击机目前大部分服役于台湾高雄岗山的空军军官学校,是台空军训练战斗机飞行员的主要机种,也是台湾空军特技飞行队—“雷虎”的“坐骑”。一旦有战事,它可作为支援战斗机使用。AT-3教练攻击机机长12.5米,翼展10.46米,高4.36米,实用升限14625米,最大航程2279千米。它的机腹、翼下、翼端共有7个挂架,可以挂载2727千克的武器,包括“响尾蛇”、“天剑”Ⅰ型空空导弹以及炸弹、火箭和机关炮吊舱等。

  1995年11月22日,台湾斥资7.6亿美元从美国购入的4架E-2T预警机与1架EC-130H电子战飞机在澎湖组建成“空中预警电子战机队”。1999年7月,美国政府宣布,将再向台湾出售2架E-2T预警机。这种预警机的配置与美国海军现役的E-2C改进型“鹰眼Ⅱ”预警机相同,性能先进。它能在741千米的距离发现敌空中轰炸机,在463千米距离发现敌低空突防轰炸机,在408千米距离发现逼近的敌战斗机,在269千米距离发现高速飞行的低空巡航导弹。由于E-2T预警机具有远距离探测、自动化高速处理一体化的功能,使它能够同时对2000个目标进行跟踪,控制40多个空中截击任务,并能引导作战飞机对敌空中、海上和地面目标进行导弹攻击。


E-2T预警机

  与E-2T预警机搭档的EC-130H电子战飞机也是台空军进行空中作战的一个得力助手。它具有较强的电子侦测和电子对抗能力,可监听敌方雷达和通讯设备的电子讯号,并可与E-2T预警机不断交换数据,对E-2T收集的情报进行补充。作战中,EC-130H可巡航在敌空防火力圈外,以强大的功率对敌方进行电磁压制,干扰敌方通讯,瘫痪敌指挥控制系统。

  为加强空中预警及对空指挥控制能力,台湾空军在美国的帮助下建成了代号为“强网”的全自动化防空指挥系统。该系统中除了上述预警机和电子战飞机外,还包括约20多个地面雷达站和机动雷达分队,它们装备有美制FPS-117、HADR(HR-3000)等型雷达以及台湾自行研制的CS/USP-60(C)、CXS/UPS-200(C)等型雷达,构成了一个以台岛为中心,西部为重点的环岛雷达监测网。

  台陆军的防空部队包括防空炮营和地空导弹营,主要承担地面防空任务,但由空军负责指挥。台地面防空体系分高空、中空、低空三个层次。高空拦截任务(25千米以上)主要由配备有200枚导弹的3具“爱国者”PAC-2导弹发射架承担;中空拦截(25千米—6千米)主要由“霍克”导弹和台湾自行研制的“天弓”Ⅰ、Ⅱ型地空导弹承担;低空拦截(6千米以下)主要由“毒刺”、“西北风”、“天剑”Ⅰ型陆射导弹系统以及M42式40毫米高炮和GDF-001式35毫米高炮承担。

编制与部署

  台湾空军的最高指挥机构是空军总司令部,其下辖有作战司令部、后勤司令部、防炮警卫司令部和冈山空军官校。作战司令部所属作战单位包括6个战术战斗机联队、1个独立战术战斗机大队、1个独立战术侦察机中队、一个独立假想敌中队、一个运输机及电子战机联队、三个基地指挥部。

  基于夺取台岛周边300海里制空权的作战构想,台空军战斗机联队的部署情况如下:

  北部

  第二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499战术战斗机联队)驻新竹空军基地,配备58架幻影2000-5战机。

  桃园指挥部(原第8战术战斗机联队)驻桃园空军基地,配备约50架F-5E战机(其中有9架RF-5E侦察机)。

  中部

  第三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427战术战斗机联队)驻清泉岗空军基地,配备60架IDF战机。

  中南部

  第四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455战术战斗机联队)驻嘉义空军基地,配备60架F-16A/B战机和12架S-70C救援直升机。

  南部

  第一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433战术战斗机联队)驻台南空军基地,配备60架IDF战机。

  东部

  第五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401战术战斗机联队和第12侦察机中队)驻花莲空军基地,配备40架F-16A/B战机和10架RF-16A/B侦察机。

  第七战术战斗机联队(原第737战术战斗机联队)及空军战术训练暨发展中心驻台东空军基地,配备约70架F-5E战机。

  此外,屏东空军基地驻扎有第六混合联队(原第439联队),其下辖有第101空运大队和第20电战大队,分别配备19架C-130H运输机和4架E-2T预警机、1架EC-130H电子战飞机。

  在高雄冈山空军基地,空军军官学校的战斗教练大队配备有60架AT-3教练攻击机。空军松山基地指挥部在松山空军机场驻有“总统”专机中队,配备有1架波音737-800“总统”专机、11架“山猫”和3架“福克”50型运输机。

  防炮警卫司令部驻台北机场,下辖台北、公馆、高雄和花莲4个指挥部,它们分管着布设在各空军基地的14个高炮营和地空导弹营。

  一厢情愿的“掌握制空权”

  李登辉、陈水扁上台后,为了加强与大陆进行武力对抗的筹码,不惜花费巨资为空军引进先进的武器装备,使其在质量上有了一个飞跃。台湾空军也在拥有了幻影2000-5、F-16A/B战机、E-2T预警机和“爱国者”导弹等之后,多次吹嘘如果海峡上空发生空战,台湾空军完全能够掌握制空权。

  客观地分析一下,我们会发现,如果两岸一旦开战,台湾空军在经过短暂的招架之后,最终还是会一败涂地的。这是因为:

  第一,从主战飞机的数量上看,大陆空军拥有绝对的优势,并且拥有雄厚的军事航空工业基础。而包括IDF战机在内的台湾飞机的主要零部件、设备和机载武器以及维护技术严重依赖国外,自身军事航空工业基础薄弱,一旦台海开战,补给困难,原本不多的飞机只能是打一架少一架,坏一架瘫一架,根本不能维持后续的战斗力。况且,台湾空军训练有素的战斗机飞行员不足千人,同我军庞大的飞行员阵容相比,实在少得可怜。一旦开战,极度的紧张劳累,会使台湾飞行员疲于奔命,难以支撑。

  第二,从主战飞机的性能对比上看,幻影2000-5、F-16A/B战机虽比我空军的歼七、歼八要先进一些,但与我军新装备的苏-27战机相比,还是稍逊一筹。苏-27战机上装备的俄制AA-11红外制导空空导弹,性能上也优于台湾空军的“响尾蛇”和“天剑”Ⅰ型导弹,而且目前我军正在积极研制开发供第四代战机使用的空空导弹。

  第三,战场防御纵深太小,是台湾空军的“死穴”。正如一位我专业人士所言:台独分子最大的悲哀在于台湾离大陆太近了。仅3、7万平方千米面积的台岛地域狭小,大陆战斗机8—10分钟即可临空。岛上任何一点距大陆都不足600千米远,几乎全部处于大陆作战飞机的作战半径之内。狭小的作战空间也使得台湾空军严重依赖的E-2T预警机和EC-130H电战机,不能像波黑战争、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中的美国预警机和电战机那样游荡于敌打击范围之外,自身毫无任何防御能力的E-2T和EC-130H不堪一击的脆弱性,将是令台湾空军头痛不已的一道难题。

  第四,从作战方式上分析,一旦台海战争爆发,我军首战方式将很可能是进行电子战压制基础上的导弹精确攻击,而非台湾空军一厢情愿的单纯出动战斗机与其争夺所谓的“制空权”。

  经过多年现代化建设,我军电子对抗能力取得了长足进展,已拥有对付防空雷达、指挥管制网络的电子战能力。除传统导弹对台湾具有威慑外,新设计的远程地面攻击导弹和误差率极小的中、短程新式导弹也在数量和质量上引人注目。

  台湾的空军基地虽然设施完善并建有飞机掩体,但多数距海岸不足5千米,毫无纵深防御,大陆的导弹可以准确地击中并摧毁这些设施完善的常备机场和大多数临时公路机场,届时,不论是停在地面上还是隐藏在洞库里的战斗机,都将因机场被摧毁而瘫痪在地。至于那些升空作战的飞机,则会落得无家可归的下场。(环球飞行   范大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