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台湾的空军力量及其使用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佚名 时间:2005-08-28

    1999年夏季大陆东海导弹演习在台湾所引发的震动虽未完全平复,但似乎已被随后一连串大规模陆海空联合演习的声势所掩盖。然而,导弹演习对台湾海峡两岸军事形势的影响不容忽视,导致这一事件发生的军事方面的原因尤其值得关注。可以说,除了显而易见的政治用意之外,海峡两岸常规军事力量对比发生重大变化,是导致北京决定动用弹道导弹进行威慑的主要因素。军力对比的变化打破了多年以来两岸军事旧的格局,其主要表现为台湾的海、空军力量日益增强。从这个角度来观察,大陆此次动用导弹进行威慑,实际上是迫不得已的,因为台湾的海、空军力量已经或者将在近期内强大到使大陆在考虑以传统形式实施对台作战时顾虑重重的地步。

  在一场现代化的海空战中,武器数量的优势不再是决定性的制胜因素,制空和制海作战的胜负则主要取决於由先进武器和现代化的情报、指挥、控制、通讯系统所构建的综合作战能力。大陆显然已经意识到,在未来一段时间里,其常规军事力量对台湾已经不再构成有效的威慑,因而不得不亮出弹道导弹这张王牌。

  台湾过去十几年的武器装备现代化努力,到目前已经获得了初步的成果。随着未来两叁年内大批先进战机和舰船交付使用,台湾的先进常规武器在数量上将大大超过大陆,尤其是在至关重要的空军力量方面。

  台湾空军的新阵容

  从今年下半年开始,法国出售给台湾的60架“幻影”2000-5战斗机开始交货,而台湾向美国订购的150架F-16“战隼”战斗机则将於明年初开始交付使用。一九九二年,当美国和法国批准向台湾出售这两种战斗机时,均遭到大陆强烈地抗议。根据其性能,F-16和“幻影”2000-5显然属於进攻性武器,均具有很强的作战能力,且作战距离达1000多公里,一旦两岸爆发战事,大陆整个东南部地区都将在其打击范围之内。

  值得一提的是,先进战斗机的引进还将对台湾的军用航空工业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台湾在引进F-16战斗机的同时,与生产厂家签订了有关的技术转让协定。台湾将会把新技术应用到原有战斗机的性能改进工程上,从而大大提高台湾自行研制的IDF和美制F-5系列战斗机的飞行性能和作战能力,其中包括飞机动力系统的改进、机敏性的改善和突击能力的提高。反过来,IDF使用的“雄风”Ⅱ型空对舰导弹可以移植到F-16上,使其同样具有对海攻击的能力。F-16挂载空对舰导弹之後,完全可以在对方舰上各种防空武器射程之外对舰艇实施攻击,战时如果对方没有制空权,F-16的战斗损失率可以忽略不计。

  在引进先进战机的同时,台湾并没有将旧的战斗机全部淘汰,而是通过吸收新技术,在花费不大(相对於引进先进战机)的情况下,使原有战机的作战性能获得提高,可以继续服役至下个世纪初。空军正在进行一项战斗机改型计划,准备把90架原有的F-5E战斗机改成F-5E-SX战斗机,以较大程度地提高其战术技术性能。根据计划,改装後的战斗机将可以携载1枚空对空中程拦截导弹,获得超视距迎头拦射的作战能力。由於改装大推力、低油耗的发动机,载弹量增大,航程可增加百分之七十,对面攻击能力提高。

  至一九九九年,台湾将全面完成其武器现代化计划。届时,台湾空军将形成全新的阵容,其主力作战飞机包括:150架F-16战斗机,60架“幻影”2000-5战斗机,130架IDF战斗机,90架F-5E-SX战斗机。加上原有的44架S-2型陆基反潜巡逻机,台湾空军的空对空、空对海和空对地作战能力将获得全面增强。以近叁百五十架性能先进的战斗机在相对狭小的空域内进行密集防御,对任何潜在的进攻者都能起到相当大的遏制作用。仅从数量上看,大陆在未来几年内,还不可能拥有这么多的高性能作战飞机。虽然大陆已於近期引进了俄罗斯先进战斗机苏-27的生产线,但是要生产足够数量的战斗机与台湾空军相抗衡,还需要好几年的时间。

  美国格鲁曼公司生产的E-2T“鹰眼”预警机进入现役,是台湾空军力量形成新格局的另外一个重要因素。装备预警机是指挥、控制、通讯系统实现现代化的一个重要标志。预警机本身虽然不能直接摧毁目标,却能使拥有预警机一方的综合作战能力得以几倍、十几倍甚至几十倍地提高。战後发生的多次武装冲突已经证实,预警机数量虽少,但是在战斗中发挥了十分重要的作用。以现有的4架E-2T“鹰眼”预警机与“强网”防空系统配合,台湾的对空警戒和防空作战的指挥控制能力大大增强。

  下面以台湾武器现代化完成时海峡爆发战争为前提假设,试就台湾空军力量的作战使用进行分析。

  防空袭作战

  海峡一旦爆发战争,台湾面临的首要威胁是对方以地对地弹道导弹和航空兵共同组成的混合空袭。及早地发出预警是进行防护、实施拦截和反击的关键。

  台湾对空中威胁的探测警戒,由新近建成并进入战备的“强网”防空系统和空军新装备的4架E-2T“鹰眼”预警机共同担负。预警机与地面雷达网构成一个大范围的探测系统,二者既有一定的重叠,又各有侧重。“强网”系统中的多部地面雷达,对飞行高度在20公里以上的高空目标,探测距离可达500公里左右,对中空目标的探测距离可达300公里,而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为100公里。如果大陆作战飞机或巡航导弹低空掠海来袭,进至海峡中线才会被台湾本岛上的地面雷达探测到。由此可见,台湾地面雷达对高、中空目标具有较强的探测能力,能较早发出预警,有较充分的防护、抗击准备时间;而欠缺的是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能力,抗击准备的时间十分短促。美制E-2T“鹰眼”预警机具有向上和向下的全空域警戒能力,其大型机载雷达的作用距离可达300-750公里,对低空目标探测距离较远,因此将侧重於担负对低空目标的探测任务。

  台湾方面利用其较完备的对空警戒系统,在对方空中突击兵力由其它地区向台湾方向集结、准备向台湾的重要军事目标实施空袭时,即可察觉并作出相应的准备,基本上能避免遭到突然袭击的厄运。地面雷达担负经常性的对空警戒任务,对方的导弹和作战机群一开始进入作战态势,中央防空指挥中心即命令E-2T预警机升空警戒。

  当对方的中、短程(小於1000公里)的地对地常规弹道导弹发射时,在上升的初始阶段,高度不高,可为“强网”和“鹰眼”的雷达所发现并跟踪,初步计算出弹道弹着点。来自两个方面的情报汇集到中央防空指挥中心,经过大型电脑的计算处理,可精确地测出弹着点。防空指挥中心立刻命令被攻击的目标实施严密防护,减少可能遭受的损失;命令“爱国者”或类似的防空导弹做好拦击准备;命令己方的地对地导弹迅速调整有关参数并立即发射,向对方导弹基地和其他军事目标实施反击。当对方发射的导弹到达弹道最高点并向目标急速袭来时,地面雷达指引防空导弹适时发射,实施拦截;如果拦截未遂,导弹命中目标,因预有严密防护,其造成的损失也可能降到最低点。在对方的导弹击中目标後不久,台湾发射的导弹也击中了对方的导弹基地、机场、港口等军事目标。

  针对航空兵突袭,台湾的防空指挥中心在命令可能遭到袭击的各主要目标实施紧急防护的同时,由E-2T“鹰眼”预警机指挥引导己方战斗机对来袭目标实施隐蔽截击。

  对空作战

  实际上,在防空袭作战开始的同时,台湾空军即开始实施旨在夺取制空权的对空作战。根据其兵力结构,台湾空军以F-16和“幻影”2000-5为高档机,而以IDF和F-5E-SX为相对低档机,采行高、低档搭配的作战方式,在作战中各有侧重。在对空作战时,高档飞机的性能明显高於低档飞机,因此将作为对空作战的主力机型。在遭到大规模的空袭、高档机不足以抗击时,低档机也将参加对空作战。低档飞机对空作战的性质将是作为对高档机的加强和辅助力量使用。

  作战指挥引导的任务将主要由E-2T预警机担负。在与进攻者争夺制空权的作战中,根据其性能,“幻影”2000-5和F-16将是担负截击任务的主要机型。作为一种多用途战斗机,IDF具有发射中程拦击导弹的能力,在空战中,该机位置不必过於前出,而侧重於超视距拦截。F-16战斗机具有较好的亚、跨音速段格斗机敏性,因此将主要用於近距空中格斗。

  “幻影”2000-5型战斗机是法国达索·布雷盖公司研制的多用途战斗机,装备有新型的多目标、下视/下射雷达和一些先进的航空电子设备,具有较突出的对空截击和对海攻击性能。该机可以在60米低空高度以每小时1100公里的速度突防。在对空作战中,该机将主要装备法国“马特拉”530系列中程拦射导弹或台湾自行研制的“天剑”Ⅱ型中程拦射导弹。

  当对方的作战机群尚在海峡对岸陆上飞行时,即可被台湾的地面雷达探测到。空袭警报发出之後,台湾战斗机升空,在E-2T的引导下,不开机载雷达,隐蔽接近对方战斗机和轰炸机机群。由於对方的地面雷达对低空目标的探测距离也同样有限,台湾战斗机将编队进行超低空掠海飞行,避开对方地面雷达的探测,到达中程空对空拦射导弹的有效射程时,实施超视距攻击。作战全过程的敌我识别由E-2T承担,而不再由战斗机进至目视范围内以目视判定。在这一阶段的战斗中,如果对方的空中兵力只是战斗机,对台湾的地面和水面目标不构成威胁,台湾战斗机在发射完中程导弹之後即可返航,回基地加油、挂弹後再升空作战。如果对方的空中兵力是由战斗机护航的轰炸机或攻击机编队,台湾战斗机可在预警机的指挥控制下,先以超视距攻击打掉对方担任护航的战斗机,然後逼近对方的轰炸机和攻击机,用近程格斗导弹实施攻击。

  台湾战斗机在与对方战斗机的空战中,由於有E-2T的引导,可避免近战,使对方战斗机在尚未发现目标时就遭到突然袭击。以这种战法,台湾战斗机的攻击效能可达到相当高的数值,而自身的战损率会大大降低。

  对海、对陆攻击作战

  对面攻击是台湾空军在战争初期的一项重要的作战内容,其中包括攻击对方的海上舰艇编队和攻击对方的港口、机场和内陆的弹道导弹基地,目的在於打破对方的海上封锁,减轻己方所受到的军事压力。

  台湾海峡的平均宽度约为200公里,面对进攻者,这是台湾方面在战时所能够获得的最大的防御纵深。在一场现代战争中,这样的防御纵深是相当有限的,如果仅从空战距离来看,它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因为先进战斗机的作战距离和时速都在1000公里以上。但是对於台海战争中的进攻者来说,它却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制约因素。

  无论是实施海上封锁还是实施大规模两栖登陆作战,其展开在海上的战斗舰群和在航渡过程中的登陆编队,都将面临来自台湾空军的巨大威胁。

  根据其作战性能,IDF和F-5E-SX战斗机将是台湾空军对海作战的主要机型,其中IDF最多可携载3枚“雄风”Ⅱ型反舰导弹和2枚自卫用的“天剑”Ⅰ型导弹。虽然F-16和“幻影”2000-5的突击威力(载弹量、攻击精度)以及突防能力更强一些,但是在遭到对方防空火力抗击时,这两种价格昂贵的飞机的生存能力却并不比低档飞机高很多。以F-16为例,该机没有任何防护装甲,即使自动步枪一类的轻武器也能击落在低空飞行的F-16。因此除非是在特殊的情况下,高档飞机一般不担负对海攻击任务。

  执行对海攻击任务时,台湾战斗机采用的主要战术,将是小兵力群、多批次、多方向的低空进袭。在E-2T的引导下,战斗机在航线上频繁变换速度、高度和方向,主要进行低空掠海飞行,躲过对方舰载雷达和地面雷达的探测,隐蔽接近目标。到达能攻击对方舰艇的距离後,迅速发射“雄风”Ⅱ型或“飞鱼”空对舰导弹,然後迅速脱离。在担任攻击任务的战斗机即将到达发射距离时,E-2T还可以用机载大功率电子干扰机对海上目标的舰载雷达实施干扰,使对方的雷达在一段时间内失去探测能力,无法发现来自空中的威胁,从而遭到突然袭击。

  对进攻者的港口和其它陆上军事目标实施攻击,是台湾在战争中进行的具有战略意义的反击作战。这一任务将主要由F-16战斗机担负。F-16可以在暗夜或拂晓时,贴近海面进行超低空飞行,在E-2T的引导下,避开对方展开在海上的舰艇编队和在战区上空巡逻的战斗机,准确到达预先选定的重点目标上空,达成突然袭击,给对方的海、空军基地造成一定程度的破坏。

  F-16“战隼”战斗机是美国通用动力公司研制的一种轻型战斗机。从表面上看,这种飞机冠以F,表示该机是以对空防御作战为主要作战任务的飞机,然而实质上,该机不仅有较强的空战能力,而且还具有很突出的对地和对海突击能力。到目前为止,根据其参加历次实战的情况统计,F-16基本上都是作为轰炸机使用的。一九九一年的海湾战争中,F-16更是美国空军进行空袭作战的主力机型。

  作为战斗轰炸机使用时,F-16具有载弹量大、突击精度高的特点。它不仅能挂载多枚常规炸弹,还可以挂载集束火箭、激光制导炸弹、电视制导炸弹以及空对地导弹。在越南战争中,美国的激光制导炸弹的命中精度可小於1米,战争初期使用普通炸弹需要十几架次甚至数十架次才能摧毁的目标,用激光制导炸弹一次就能彻底摧毁。在海湾战争中,美国空军的F-16用各种精确制导炸弹和空对地导弹攻击伊拉克的重要军事目标,都取得了很好的战果。另外,以飞机本身的尺度来衡量,F-16的载弹量较大。机内油箱装满燃油时,其最大载弹量达5217公斤,为大陆海军航空兵的轰-5型前线轰炸机的1.739倍;在燃油不满的情况下,它的最大载弹量可达6894公斤,是轰-5的2.298倍。

  F-16的导航系统、多用途雷达等电子设备均较先进,因此飞机的导航精度高,夜战能力强。该机装备的雷达具有对空和对地两种功能,在对地攻击时,可对地面目标进行测距,为俯冲轰炸、火箭和导弹攻击提供数据,瞄准目标,实施攻击。该雷达用於搜索、发现海上目标则更为简便。有预警机的指挥和引导,F-16在夜战中有更强的协调和作战能力。

  F-16的另一个特点是作战半径大,突防能力强。一九八一年六月,以色列空军的F-16机群远程突防,成功地摧毁了伊拉克的核反应堆。在这次作战中,F-16基本是在沙漠上空进行超低空飞行,半径达1000公里以上。F-16的体积较小,其设计又采用了翼身融合技术,具有良好的隐形效果,加之装有电子对抗装置,且低空突防速度可达每小时1000公里,故其突防能力相当强。战争开始之後,即使是出於心理战的需要,台湾也会对大陆腹地军事目标实施报复性的远程突袭。空军的F-16战斗机将凭借其导航精度高、夜战能力强的特点,选择在夜间执行这样的战略突击任务,远至上海、南京、芜湖、武汉、安庆一线的重要军事目标,都在其打击半径之内。

  小结

  当然,上述台湾空军的三种作战的方式,都是以大陆空军目前的综合作战能力为前提的。如果大陆装备了足够数量的米格-31那样的先进战斗机,机载雷达作用距离可达400-500公里,类似於预警机,且空对空导弹射程超过100公里,其战斗机仍有可能得到先机制敌之利。实际上,大陆在引进苏-27战斗机生产线的同时,也在积极寻求购买米格-31战斗机的生产线,并加紧引进机载预警设备,为其海、空军提供在运-8飞机基础上改装的预警机。但是,在大陆空军和海军航空兵的综合作战能力获得大幅提升之前(这至少需要五年的时间),发动一场对台湾的全面进攻是无法想象的。在没有制空权的情况下,大陆也不可能贸然使用弹道导弹进行攻击,因为一旦战端开启,大陆沿海的港口、机场甚至内地的军事设施都有可能遭到台湾空军的攻击。无论从是军事还是从政治的角度来权衡,大陆都不可能承担得起这样的风险。基于这样的考虑,除非两岸的政治形势发展到彻底决裂的地步,在最近的几年内,海峡发生战争的几率是很小的。/中国军事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