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台湾民进党当局确定对日战略意图:联日制中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孙升亮 时间:2005-07-19

  国际先驱导报文章 7月12日,在近期台日渔事纠纷不断升级,且在岛内引发很大争议的背景下,台、日第15次渔业谈判在东京正式登场。不过,就在此前的两、三天,台湾渔船又再度因在钓鱼岛附近的传统渔场进行捕捞作业而引发双方海巡船舰的对峙。尽管在台当局连番的“道德劝说”与“灭火”下,苏澳、宜兰地区渔民未按原计划于7月7日以“七七

事变,抗日成功”为口号举行对日抗争,但仍于11日赴日本驻台机构门前举行抗议。

  上述事件表明,在台日渔权争议的问题上,一方面台当局迫于民间的压力而不得不有所动作,另一方面渔民对当局能否通过谈判为台湾争取实际利益的意愿与能力皆有高度的怀疑,因而仍以进行抗争、自力救助为主。

  前一段时间,台日渔事争议与高金素梅等原住民同胞要求靖国神社归还祖灵一起,在台湾社会引起了颇为分裂甚至对立的两种不同反应。一方以台当局及“台独”势力为主。台当局的总体态度是消极与冷淡:对原住民团在日本的遭遇不闻不问,甚至还有“坏了台日关系大局”之怨;在渔事争议上则从上到下患有严重的“软骨病”,连“打不赢日本”“只谈渔权,不谈主权”等丧气话都公然搬上台面。与台当局的遮遮掩掩、欲说还休相比,激进“台独”势力倒是直来直去,他们用日本右翼独有的语言和逻辑,大骂高金素梅,声言台湾不该“为中国去争钓鱼岛”。

  对于这种或隐或显的价值观的错乱与历史观的扭曲,岛内的公正舆论与主流民意显然都不表赞同,且提出质疑与抨击。岛内媒体认为,一场渔权争议暴露了民进党当局在“意识形态”上的两大困境:一是面对大陆时极力煽动所谓的“台湾民族主义”,但只要一遇到日本就完全丧失了民族主义的立场;二是过去以劳工阶层代言人自居,如今却为了拉拢日本右翼而置台湾民众利益于不顾,与包括渔民在内的劳动阶级渐行渐远。在这样的气氛下,泛蓝自然一方面力主并迫使台军方举行带有“宣示主权”意味的“护渔行动”,另一方面也公开向当局叫板,“何以不敢大声说出钓鱼台是我们的?”并提出了“没有主权,哪有渔权”的响亮口号。

  这样的分歧在“七七事变”68周年的时间点上再次得到了凸显,也让台当局同样面临尴尬境地。泛蓝三党为此分别举行了各种活动,国民党党史馆还举办了较大规模的文物展。新党更是借赴大陆的“民族之旅”,高调倡导两岸同胞应从抗战历史中汲取经验教训,为民族振兴、中国和平崛起而携手合作。而民进党当局则把调门放得再低不过,一方面极力劝阻渔民不可在这样的敏感日期“生事”,另一方面则并未专门举办任何纪念活动,仅由陈水扁发表了一篇专文。只不过,在这篇为“七七事变”而作的文章中,竟然全文不敢提“日本”二字,也看不出丝毫的民族情感与对侵略者的谴责,反而借机大谈“中国威胁”,令人有“不知今夕是何夕”之感。“急独”势力如“台独联盟”主席黄昭堂之流,则公然称参加抗战的人身上有“历史包袱”,要民众“向前看”“打消与日本的恩怨”,一副“皇民化”下顺民的嘴脸。稍微特殊一点的是台湾军方。由于这段经历已成为这支军队的重要传统,今年又逢抗战胜利60周年,因而台军方比往年扩大了规模,已安排了系列纪念活动。

  上述一切争议的背后,除了反映岛内多数民众仍坚守民族立场,也勇于捍卫自身权益外,更透露出民进党当局虽然已十分清晰但却又不便明言的对日战略意图,那就是“联日制中”“拉日本右翼求‘台独’”。在这样一种总体思维下,台当局上述一切行为、“台独”分子的所有荒唐论调,都显得顺理成章了。于是,与台湾同胞荣辱与共的大陆同胞竟成了台湾某些人的仇敌,让台湾民众付出60万条生命的日本殖民统治反为恩主。而据台报披露,台当局不久将发布的“国家安全报告”,亦将抢搭近来国际反华势力围堵“中国崛起”的列车。“台独”对人性之扭曲与戗害,莫此为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