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听台胞讲述“二·二八”究竟发生了什么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陈晓星 时间:2005-03-01

 

听台胞讲述“二·二八”究竟发生了什么(附图)?

图为在京举行的“二·二八”58周年纪念座谈会。本报记者 陈晓星 摄

 

  人民网记者 陈晓星

  又到“二·二八”!就在台湾社会在长达30年的时间里对“二·二八”噤若寒蝉的情况下,祖国大陆却年年在这一天遥祭宝岛上“二·二八”事件中的死难者,表达大陆人民对当时国民党暴政的愤慨与对反抗暴政的台湾同胞的尊敬。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台湾当局终于为“二·二八”平反;但同时,别有用心的人又将“二·二八”当成打击政敌、换取选票的工具,给“二·二八”硬贴上“台独”的标签,把“二·二八”扭曲成“台湾人反抗外省人的流血大冲突”、“向中国说NO”等等。“二·二八”究竟发生了什么?2月24日,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央常务副主席林文漪在北京纪念“二·二八”座谈会上说,“二·二八”是台湾民众反抗台湾军政当局专制腐败统治、追求民主自治的爱国民主运动。“二·二八”的消息传到大陆,中共中央就通过延安广播电台发表文告,声援台湾人民的革命斗争。

  虽然时代走远,所幸史料尚存,“二·二八”亲历者及家人尚在,我们听一听在京台胞对“二·二八”的讲述与理解———

  我与外省籍校长相互营救

  ●曾重郎,台湾新竹市人。1947年“二·二八”爆发时,为新竹中学学生,担任学生队指挥。当时的新竹中学校长是辛志平,为资深国民党员,抗战胜利后从大陆到台湾。曾重郎回忆说———

  “二·二八”事件在台北爆发后,新竹民众也起来清算贪官污吏。我和同学到校长辛志平的宿舍,当时辛校长脸色苍白,脱掉了中山装,改穿西服,惊恐的表情令学生们非常同情。我对辛校长说,“我们是清算贪官污吏,你是教育家,不必害怕,学生可以保护你。”校长听了我的话轻松了一点,叫躲在屋顶上的妻儿下来,他的妻子也是老师。

  我们正说话时,外面枪声大作。怕老师吃亏,我们商量将老师一家三口送到校园里的学生宿舍。当晚,我们轮流背着辛校长的儿子,把他们一家安置在学生宿舍,一些大陆籍的老师也先后都被学生们接来。

  等到国民党当局开始清算“二·二八”参与者,校长叫同学通知我到他家躲藏,后来又力保我出狱。我与外省籍的校长在那段日子里相互营救……

  记者在查找资料时,在新竹中学的网站及台湾出版的报刊上都看到这段往事,台湾同行将此称为“血腥年代里一朵人性温暖之花”;令记者印象深刻的是一名署名“文豪”的新竹中学学生在网站留言:“现在社会上每到选举都会有人拿省籍来做新闻,这些人啊,看了这篇文章,会不会觉得羞耻啊?”

  “二·二八”是官逼民反

  ●何标,台湾台北县人,他在2月24日台盟中央及全国台联在北京举办的纪念“二·二八起义”58周年座谈会上说———

  抗战胜利后我没有随父母返回台湾,而是留在与台湾同为国统区的北平,目睹了祖国大陆的老百姓由欢庆日本投降,转为对国民党失望,再转为对蒋氏政权愤怒和反抗的全过程。那时所有国统区的物价一起飞涨,在北平用100法币1937年可买到一头牛,到1945年只能买两个鸡蛋,到1947年仅仅买1/3火柴。1947年台湾“二·二八”前后,北平也爆发了大游行,和台湾一样有过抢米风潮,还有15个省有“二·二八”似的流血暴动。所以“二·二八”既非所谓的“共党煽动暴乱”,也不是什么“本省人打外省人”,而是“官逼民反,不得不反”。打外省人的事是有的,我二弟张光直写的回忆录里写到了,但他也写了很多本省人同情、救助外省人的事情。

  “二·二八”过程中台湾民众根本没有提过“台湾独立”,也丝毫没有涉及“台独”的意思。1994年李登辉同司马辽太郎谈话时,说“二·二八”就是《圣经》中的《出埃及记》,他没拿出任何事实依据。虽然台湾当局对“二·二八”做了些道歉、补偿、立碑等动作,但仍没有公布全部事实真相,一些重大案件迄今为止仍未水落石出彻底平反。而且他们篡改历史,割断两岸同胞共同的历史遭遇,重新挑起台湾社会的族群矛盾,给“二·二八”贴上“台独”的标签,这是对“二·二八”先烈的亵渎。

  大陆台胞积极声援“二·二八”

  ●张宁,其外公梁永禄1947年担任台胞旅平(北平,下同)同乡会会长,据他回忆———

  1947年3月5日,我的外公梁永禄在北平收听到台北广播电台的有关报道后,悲痛万分,他立即和王康绪(旅平同学会)等人第二天召开联席会议,讨论旅平同乡、同学对此惨案应采取的行动。全体决定签名发表告全国同胞书,阐明“二·二八”惨案真相以唤起全国各界人士的同情。3月14日下午,旅平同乡会、同学会,旅津(天津)同乡会联合在北平王府井大街京华酒家召开有美国新闻处、合众社、《联合报》及英、法记者参加的记者会。外公首先致辞,他说:“此次大惨案的发生,是台湾同胞以血泪写成的历史悲剧!任何正义的人士都不能不为台胞一洒同情之泪!”

  最后,让我们再听听亲历“二·二八”的台胞纪朝钦的心声,他说———

  1947年11月12日,“二·二八”领导者谢雪红等人在香港发起成立“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反对“台独”头目廖文毅要求联合国托管台湾的主张。现在有些人没有参加过“二·二八”,也不知道它的来龙去脉,却把它说成是“台独”的起点,这是政治欺骗;还有些人明明知道“二·二八”并没有涉及领土和主权的含义,却肆意歪曲它,这是政治投机!我深深怀念“二·二八”的烈士们,他们推动了全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进程,推动了台湾的进步,我们不能让他们的血白流!

  “二·二八”大事记(相关链接)

  1947年2月27日,台北专卖局工作人员在缉私行动中打伤女烟贩林江迈,引起围观者愤慨;后工作人员又在逃脱时开枪示警,误中路人陈文溪致死。台北市民包围宪兵队,要求枪决凶手。

  1947年2月28日,台北市民通告罢市,示威请愿,占领台湾广播电台。台湾各地闻讯纷纷响应,拿起武器反对国民党腐败统治。“2·28”事件爆发。

  1947年3月3日,社会各界代表组成“2·28”事件处理委员会,与当局协商解决问题。

  1947年3月8日,中共中央通过其在陕北的电台发表广播,表示支持台湾人民的反抗斗争。

  1947年3月8日,国民党当局从大陆调来两个步兵师和一个宪兵团分别在基隆、高雄登陆,开始大肆镇压群众。

  1947年3月I0日,蒋介石发表处理“2·28”事件的谈话,陈仪宣布解散“2·28”事件处理委员会。委员会成员也遭逮捕杀害。

  1947年3月17日,白崇禧在台湾发表处理“2·28”事件的意见。

  1947年3月25日,国民党政府宣布“2·28”事件已经解决。后闭口不提。

  1995年4月7日,台湾当局公布“2·28”事件受难者的补偿条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