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前美国太平洋司令披露1996年台海危机内幕

来源:互联网 责编:咔樂 作者:不详 时间:2004-11-26

前美国太平洋司令披露1996年台海危机内幕(图)

左上为前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普理赫,背景为“独立”号航母在台湾东部海域游弋。
台湾“大选”

  有人说,台湾海峡与中东、朝鲜半岛并称当今世界三大危机多发地带。50多年来,台海地区爆发过4次危机:前两次分别发生在1955年和1958年,均导致低强度的军事冲突;第三次从1995年李登辉访美至1996年台湾“大选”结束;第四次是1999年李登辉提出“两国论”后,我解放军在东南沿海地区举行了军事演习。自2003年底陈水扁推出“台独时间表”后,台海进入第五次危机期。专家认为,随着陈水扁“台独”步伐的加快,危机随时可能激化。

  如果发生危机,中美会如何处理?近日,前美国驻华大使普理赫上将接受美国媒体采访,首次披露他任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时,参与处理1996年台海危机的全过程,希望对各方有所启示。

  他下达了调航母的命令

  1995年,时任美国总统的克林顿迫于国会亲台势力的压力,允许李登辉访美,李借机在美公开鼓吹“台独”。为警告李登辉不要一意孤行,我解放军随即在台海进行了军事演习。1996年3月,我宣布在台湾海域附近进行导弹演习。害怕局势失控的美国急忙派遣两个航母战斗群在台湾以东游弋。这就是著名的“1996年台海危机”。

  当时,普理赫到夏威夷美国太平洋司令部上任刚刚5周。他回忆说:“华盛顿的时间比夏威夷早6个小时。那天早上,我一到办公室,就接到了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沙利卡什维利让我尽快回电话的留言。几乎就在那时,我看到了助手放在办公桌上的情况报告。我觉得不妙。这会成为导火线,我们得采取行动。”

  普理赫说:“当时沙利卡什维利那边是下午1时。我告诉他,我们会在三四个小时之内提交一个方案。”其实,沙利卡什维利并不是最高决策层的一员,他只是普理赫与国防部长佩里交流的“中介”。当时,在华盛顿说什么话的人都有,有些议员甚至说:“我们派5艘航母去,炸了他们的港口。”普理赫认为,那些都是“不负责任的人”。

  在短时间的磋商后,普理赫决定向台海调遣航母战斗群。他说:“我们当时在菲律宾部署有‘独立’号航母战斗群。那天下午,我命令这些战舰向台湾东部移动,而不是向中国大陆这边。”不难看出,普理赫之所以命令美军绕开台湾海峡,一是避免过分挑衅大陆,二是为了保护航母安全。

  令人惊讶的是,在调动“独立”号时,他们对下一步怎么做心里一点底都没有。“调动舰队以后,我们开始思考到底该怎么做?我们希望得到最好的结果,同时也做了最坏的打算。”后来,国防部长佩里对普理赫说,派遣一组航母舰队还不够,需要再派一组。于是,他们又从波斯湾调来“尼米兹”号航母战斗群。

  航母调遣完后,美军开始评估大陆可能的反应。大陆会不会借此对台动武,成为白宫和国会辩论的焦点。当时,共和党议员们趁机宣扬“中国威胁论”,给克林顿出难题。克林顿政府则认为,美军的行动应有所收敛,否则两国关系将倒退到敌对状态。普理赫说:“我们按兵不动,密切注视着局势。我们肯定大陆不会攻打台湾。”

  在向台海派遣航母战斗群的同时,美国也通过相关渠道,警告台湾当局不要轻举妄动。普理赫说:“我们通过外交方式告诉台湾,我们这样做不是给你开空白支票。我们是在阻止事态继续发展,这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为所欲为。”

  美对台海行动如何决策

  美国专家认为,普理赫选择在台海局势紧张之时公开这段历史,可能有两点考虑:一是让大陆了解美国处理危机的方式;二是希望有关各方吸取教训,更加谨慎,避免发生冲突。

  美国政府一直关注台海形势的发展,一旦发生危机,就会启动最高军事决策机制。美国宪法规定,总统是武装部队的总司令,全军最高统帅。总统通过国防部领导和指挥全军。在经历了越战以及1980年伊朗人质事件后,白宫体会到文职人员直接参与作战指挥的弊端,提出了“任务式命令法”这种新的军事决策机制,即由总统和国防部长对“打不打仗”和“为什么要打仗”等根本性问题作出决定,由各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官决定“如何打仗”。

  如果台海发生危机,美国军事决策的流程将是:总统和国防部长组成最高指挥当局,决定“打不打”;然后,由参联会主席通过国家军事指挥系统,把命令下达给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接下来,由联合作战司令部司令负责具体作战事宜。在实际操作中,太平洋司令部司令的权力相当大,比如在1996年台海危机期间,普理赫直接下达了向台湾东部海域派遣航母战斗群的命令,而并非由克林顿总统亲自决定。

  中美应加强军事交流

  普理赫特别提到,在1996年台海危机中,中美两国军方始终没有交流。“这是我从这件事得到的教训。我们跟很多国家的军方都保持交流,其中有些国家并不是特别好的朋友。我们和解放军没有任何联系或交流,倒不是说我们非得做朋友,但我们需要交谈。”

  其实,中美两国建交后,双方的军事交流也一直在进行,而且随着两国关系的发展逐步深化,并建立了相应的交流机制。但美方在此问题上受国内政治因素的影响较大,因而经常使中美军事交流陷入停滞甚至倒退。比如1989年后,美国政府严重干涉我内政,宣布暂停中国海军司令员张连忠和国防部长秦基伟的访美安排,导致两军交往中断5年之久。其后发生了1995年李登辉访美、1999年美国轰炸我驻南联盟大使馆以及2001年中美撞机事件,两军交往一直走走停停,在曲折中前行。

  近年来,受国际国内大环境的影响,中美两军交往呈上升势头,尤其是在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迈尔斯和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法戈访华,以及我国防部长曹刚川和总参谋长梁光烈访美后,两军关系发展到一个新阶段,交流管道也更加通畅。比如,美军进行“2004夏季脉动演习”和我军进行东山岛演习等重大军事活动期间,双方都能及时通气、打招呼,避免了台海形势的恶化。与此同时,中美两国元首也保持着热线联系。从今年的情况看,中美两国元首几乎每两个月就要进行一次电话联系,而且多数时候话题都跟“台湾”有关。

  台海仍是危机高发区

  台湾问题是中国的内政,但台海危机从来不是单纯的国内危机。大多数专家认为,中美两个核大国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不大,但如果有一方不愿合作处理台海危机,事态很可能会朝着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方向发展。

  台湾当局认为,在2008年北京举行奥运会之前的这段时间,是实现“台独”最后的“机会”。因此,陈水扁不断铤而走险,不仅坚持“2006年修宪、制宪”,还鼓噪就“一中”问题进行“全民公投”,严重危害台海安全。

  出于国家利益的考虑,美国在遏制“台独”势力坐大的同时,又给台湾当局发出一些错误信号。目前,美国一方面积极推动6108亿新台币的对台军售,一方面加强了在台海周边地区的军事部署。美军除了在太平洋地区继续保留近30万人的兵力外,B—52轰炸机、核潜艇和AGM—86型巡航导弹已经进驻关岛基地;美军还将向夏威夷增派1艘核动力航空母舰战斗群,在澳大利亚设立训练中心;在东南亚地区,美军已取得新加坡港口的使用权,还企图在菲律宾、越南建立军事基地。军事专家认为,五角大楼这一系列军事调整,克服了“距离上的障碍”,使美军战略核潜艇抵达台湾海峡的时间缩短了5天。近来还传出美军要在距台湾本岛仅460公里的下地岛兴建军事基地的消息。

  今后几年,台海变数很多。中美双方除了要加强政策层面的沟通,还需依靠明确的政治信号、先进的信息技术与高效的通报机制,最大程度地减少大国间错觉与误判的几率。这不仅需要共识,更需要付出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