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台湾空中力量的战略调整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李世煌 时间:2004-10-22

为配合台湾当局"以武拒统"的战略,自2002年以来,以台湾空军为主的台军空中力量在编制改革、武器外购、现有装备改进和预警系统完善等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调整
  自台湾当局新领导人上 台以来,除了在政治上加强了"台独"的活动之外,在军事上也针对祖国大陆提出了"决战境外"的新战略思想。台湾空军为了积极配合台湾当局的分裂活动,在战略思想、军队结构、武器装备各方面都进行了较大的调整。 
  从"本土防御"转为主动攻击的"决战境外"的战略调整
   2000年在台湾当局新领导人上台伊始,便抛出了"决战境外"的口号,要台军"拒敌于彼岸,击敌于海上",远离本土"与敌决战"。到了2002年,台当局又对这一口号进行了"升级"。在9月台"行政院"向"立法院"提交的2003年度"施政计划"中,就包含了一个"反击大陆计划",鼓吹要"建立危机处理机制",其核心就是要求台军在大陆发起攻击之前实施"先发制人" 的"先制攻击",即所谓"双先战略",此举表明台军已经转变了过去不主动攻击大陆的"国防政策"。 
   台湾空军为了响应"反击大陆计划",也制定了几套攻击计划,其中最主要的是对香港、上海等沿海发达城市发动"报复性打击",或者使用F-16、"幻影"2000-5等飞机远程奔袭,打击祖国内地的三峡大坝等纵深战略目标。
   但是,台湾空军要想实现上述计划,面对的障碍也是巨大的。
   首先军力缺口较大。目前台湾空军有能力执行攻击计划的F-16、"幻影"2000-5等战斗机的总数在210架以下,战时的出勤率还要大打折扣。如此少的兵力既要担负本土防空,遂行反登陆作战,还要进行反制作战,其捉襟见肘的窘境是可以想见的。
   其次,其战斗机的作战半径都非常有限,如果攻击内地目标,必须经过空中加油,而且加油过程必须在大陆上空进行,这样的任务,在战争状态下,实际上是不可能完成的。
   再次,台湾空军现役的空对地武器,如"幼畜"空对地导弹,"灵巧"炸弹等,其数量十分有限,而且个体的威力普遍较小,对于大型城市或是大型而坚固的建筑物而言,破坏力也十分有限。为此台湾军方正在进行一系列的改革和调整。
  精简机构,充实一线部队
  台湾空军负责作战指挥的基础单位为战术战斗机联队,其下辖一个战斗机大队,三个战斗机中队。每个战斗机大队有三名上校领导,中队则由一名中校指挥。2002年,台湾空军宣布编制变动,取消联队以下的飞行大队,中队改编成"独立作战队",原飞行大队中的上校军官改而指挥独立作战队。在和平时期,独立作战队归战术战斗机联队领导,战时则可独立行动或直接在军种指挥中心的指挥下行动。
   此外,台空军还将在"国防部"、"参谋本部"和"空军总部"等机关任职的150~200名"成熟飞行员"下调至飞行部队,让其专注于飞行专业。该项改编计划已经台军"参谋本部"核准,并于2002年9月底开始,由驻台南空军基地的第443战术战斗机联队及其下属的第1战斗机大队进行试验,据称"取得了成功",年底正式开始改编。
   台空军此举,一是理顺了指挥体系,使一线作战部队在战时具有更大的机动性与自主权。二是解决了机构臃肿以及一线部队飞行员短缺的矛盾。据称,自改编试验以来,已有近四十名担任高职、坐在办公室的"成熟飞行员"充实到了一线飞行部队。三是可增加飞行部队中、下层职缺,使"战斗员"大大增加。经评估,如果取消所有作战大队与中队编制,可增加约100名中校和少校职缺。四是延长飞行员的飞行寿命,使台军飞行员履行"作战职能"的时间从目前的平均11年延长至16年。
  加紧军购,增强作战实力
  随着台湾当局"决战境外"战略的提出,台空军2002年度对外军购也掀起了新一轮热潮。其中,值得引起注意的有以下几项。
   购买30架美军现役的AH-64D"长弓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单架造价约为4300万美元,采购30架总计费用约为15亿美元。
   为配合台空军F-16、"幻影"2000-5等新一代战斗机逐步完成部署,台军方在美国的协助下更新了台东志航基地的空战演练仪,并为其新增了卫星导航功能,该项目金额合计为600万美元。
   2002年5月,美国与台湾方面达成出售20枚"哈姆"(HARM)反辐射导弹的合同,作为"反制"战略的重要部分,用以"对付"大陆的S-300防空系统。该导弹预计将配置于嘉义空军基地的F-16联队的一个中队。"哈姆"导弹单价约30万美元,该合同总计金额约600万美元。
   此外,台空军还开始接收"存放"在美国的装有主动雷达制导导引头、可实现"发射后不管"的AIM-120"先进中距空空导弹",F-16战斗机用以发射该型导弹的火控软件也同时交付。
   在电子战方面,台空军引进了法国的ASTAC"电子情报侦察吊舱"。该吊舱可自动建立一定区域内的敌方战术电子作战序列,标示敌方的雷达站和防空导弹阵地坐标,其标定敌方雷达位置的精度可达到0.5度方位角之内。
   综观台空军当前的军购,可以用"务实、尖端、不拘囿于防御和不怕多花钱"来概括,这也将是今后台湾军购的主要方向。
  整合现有装备,提升作战效力
  台湾空军为了提升"战力",除了在编制与武器采购上有大动作外,在整合现有的武器,使其发挥最大效能方面,也颇下了一番功夫。
   2002年1月16日在花莲基地举行了第二支F-16联队--401联队的成军典礼,这是10年以来,台湾空军组建的第5个新型战机联队。此前的四个联队为两个"经国号"战机联队、一个"幻影"2000战机联队和一个F-16战机联队,至此,台空军新一代战斗机已全部完成战备训练,正式加入台湾空军战斗序列。
   为全面提升F-16作战性能,台空军先后向美采购了改进型"幼畜"空对地导弹、AIM-120C型中距空空导弹、"导航者/神射手"夜间低空导航及红外目标定位瞄准系统等高技术武器装备。
   为扩大F-16的用途,台空军还在屏东九鹏基地外海进行了F-16发射美制"鱼叉"空对舰型导弹试验,并击中靶舰。"鱼叉"空对舰型导弹射程为120千米,F-16战机配备此导弹后将可能使台军的威胁范围扩大至大陆沿海港口,并"可能对大陆有关驱逐舰产生制衡作用"。 
   此外,2002年台空军还专门派飞行员到美国接受F-16战斗技能训练,并进行了极为敏感的空中加油演练。F-16的作战半径在正常状况下,足以威胁我东南一、二线机场和相关地区军用与民用目标,通过F-16的空中加油,可看出台湾空军在"反制作战"方面已有具体的行动。
   2002年12月23日,作为中、低空制空战斗机的三架台空军IDF战斗机,在台湾佳山空军基地接受了对地攻击训练验收,标志着台湾空军准备将IDF也作为一件"反制"的武器。
   按台湾空军战斗机的分工,对地、对海攻击任务主要由F-16承担,但由于其作战任务过多,训练任务过重,遂决定由任务相对单一的IDF分担一部分。
   IDF机翼与机身下有8个外挂点,除可挂载"天剑"Ⅰ、Ⅱ型空空导弹外,还可挂载"雄风"Ⅱ、Ⅲ型空舰导弹,具备一定的制海能力。
   此次进驻佳山基地,IDF分别进行了模拟挂载普通炸弹、子母弹、激光制导炸弹和AGM-65"幼畜"空地导弹等多项试验,并演练了在"幻影"2000-5、F-16等战斗机掩护下,联合实施对地面目标和海上目标攻击的战术。
   "幻影"2000-5也有令人嘱目的举动。在新竹基地,两架"幻影"飞机各挂载一枚法制"米卡"空空导弹,分别对无人靶机进行迎头攻击和尾追攻击,据称二弹全部命中目标。此次发射导弹的距离超过30千米,属于"超视距"攻击。 
  完善预警系统,拓宽战略空间
  从台军建立预警系统的部署来看,其最终目标是要构筑一个由雷达、预警机和卫星组成的地面、空中和空间立体配置,近、中、远程探测手段相结合的全方位防空预警网。
   目前台湾预警系统的硬件已基本到位,2002年所做的主要工作,是将处于分散状态的各系统用数据链系统连接起来,使之成为一个整体。如将"强网系统"中的飞行基地、电子侦察、气象、陆军防空导弹系统等分立单位,用数据链串接起来,归入整体自动化防空体系。
   台军还部署完成了其"二代战斗机"、预警机等机种的机载主动式敌我识别问答系统。这些工作的完成,在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台湾的预警反应能力,更重要的是使台湾各军种的情报实现了共享,三军的指挥、控制、通信系统融为了一个整体。
   作为该系统的神经中枢的数据链系统, 能将预警机、雷达、预警卫星等搜集到的信息,及时传递给指挥所及各个作战单元,从而大大提高作战效能和反应速度。
   据测算,当E-2T预警机不用数据链连接,而以人工语音方式引导作战飞机进行空战时,每次只能引导1~3批,而采用数据链系统后,则最多时有可能同时引导100批以上的战斗机进行拦截作战。该系统的完成,也使得台湾的F-16战斗机与E-2T预警机、海上舰船以及岸上作战管制雷达之间,可以直接进行通信与资料传递,从而大幅度地提升了台军的协同作战能力。 
  军演频繁 检验联合作战能力
   2003年,台湾军方计划进行"作战"、"动员"、"核生化"、"训练"4大类共计33次规模不等的军事演习,至今为止已经进行过的军演包括:1月22日,台空军单独举行的"展示实力"战备演习;1月23日,台海军举行的海空联合军事演习;1月29日,台陆军装甲旅在新竹壶口进行的地空联合反空降作战演习,动用了CM11装甲车和武装直升机;三月上旬,台陆军"中部军团"举行了代号"神鹰35"的反登陆演习,动用了高炮部队、陆军航空队,并实施重炮实弹射击。
   "汉光"演习自1984年以来,每年举行一次,逐渐演变成台军规模最大、项目最全的综合性演习。2003年的"汉光19"演习,被定性为"防卫作战演习",由台"参谋总部"统一筹划与指挥,演习分为三个阶段实施:"联合计算机兵棋推演"、"联合作战指挥机制实作验证"及"联合作战战力抽测评鉴"。其中"兵棋推演"是20世纪90年代末才引入到演习中的,以上一年演习中发现的重大缺陷与未解决的问题为重点来设置科目,检验台军各个系统的应变防卫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