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博胜”计划与JTIDS

来源:互联网 责编:大嘴 作者:不详 时间:2004-08-18

 

    由于台湾本岛的地理条件限制,台军作战具有“预警短、纵深浅、决战快、持续难”等特点。如何解决这一困难,成了台军苦心孤诣的课题之一。多年来,台军建成了空军的“强网”海军的“大成”、陆军的“陆资”和“国防部”的“衡山”自动化指挥系统(亦称“指挥、控制、通讯和情报C3I系统”),但由于系统相互之间不能完全互联,仍然无法构成“三军”统一的指挥体系。虽然各军种都装备了“相当精准”的各型导弹,但这些导弹仍然只能“各行其是”。因而建立完善的“三军”协同体系、强化前沿空中控制、划分交战空域、避免误伤友军以及加快情报资讯的反应速度等问题,已经成为台湾“三军”防空作战的重中之重。
   2001年2月美国向台湾军方高层表示,台湾三军面临的最紧迫问题是系统集成和装备更新,并建议台湾不必急于购买“神盾”舰,而应首先建立、完善台军“三军联合作战C3l”系统,购买美军现役的联合战术信息分发系统(JTlDS),以提升台军指挥控制系统的性能和战场管理能力,并尽快建立美、台军方之间兼容互通的C3系统。经过美、台专家的4次协调,台军终于在2002年8月确定了“博胜案”,打算在美军协助下建立“三军联合作战C3I系统”

“博胜”计划浮出水面


    2003年9月24日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通报国会将向台湾出售50套JTIDS、低容量终端以及相关装备,并提供工程技术服务、供应保障、操作与维护培训、文件资料以及项目管理支持,总金额高达7.75亿美元。据称,JTIDS及其物理基础16号数据链正是“博胜”计划的关键设备。
    “博胜”计划的主要目标是:以“衡山”自动化指挥系统为核心,以空军“强网”、海军“大成”与陆军“陆资”自动化指挥系统为基础,利用JTIDS电子数据通讯能力,使区域作战控制中心、空中预警机、陆军作战中心、海军作战中心及地面、空中和海面的重要武器平台实现信息实时传递,增强作战能力。区域作战控制中心可以说是一种小型的“衡山”指挥所,将在台湾北、中、南部各建一处,为台湾指控机制增加3个“分身”,即使“衡山”指挥所在战时无法运作,区域作战控制中心仍可担负起该作战区的指挥任务,以增强指控系统的生存能力。

    “博胜案”主要包括“数据链系统”和“C3I监测侦测系统”两部分,共分3期,最终完成时间可能要到2011年,最高金额可能达到21.5亿美元。第一阶段(即“博胜一号”)至少需要460余亿新台币,准备安装JTIDS的台军作战单位已大致确定,包括空军的60架F-16战斗机、20架“幻影”2000战斗机、6架E-2T预警机、作战控制中心及3个地区战管中心的“强网”自动化指挥系统,但台湾自制的IDF战斗机不列入加装计划;海军作战中心及作为特遣部队旗舰的2艘成功级导弹护卫舰、3艘康定级护卫舰及4艘基德级导弹驱逐舰(并与海军“达成”自动化指挥系统整合),但“雄风”系列反舰导弹不纳入“博胜一号”。“博胜二号”旨在整合“强网”、“大成”及“陆资”三大自动化指挥系统内台军方吹嘘,“博胜案”完成后部队下达作战命令至基层连队的时间,能从以前的4小时缩短到“只要0.12秒”。
   JTIDS不仅是美军及其北约主要盟国的现役装备.也装备了日本自卫队。因此“博胜”计划完成后,台军不仅将实现自己内部指控机制的整合,还将建立起与美军、北约和日本自卫队的战术信息交流界面。未来台海一旦有事,美、日的飞机、舰艇和侦察监视设施都能为台军方的耳目,险恶用心昭然若揭。

何谓JTIDS


    实际上,数据链并不神秘,它只是连接数字化战场指控中心、作战部队和武器平台的一种信息处理、交换和分发系统,一般采用无线网络通信技术和应用协议,使作战区域内各种指挥控制系统和作战平台的计算机系统组成战术数据传输/交换和信息处理网络,从而最大限度地发挥战术系统效能。在打击隐藏、机动的“时间敏感目标”(指目标的状态会随时间而改变例如机动式弹道导弹发射装置)时,必须缩短从搜索、定位、跟踪瞄准、拦截和评估的“杀伤链”。高质量的数据链正是减少各环节时间间隔的关键技术。

    JTIDS于1974年开始研制,1983年交付使用,工作在L波段,共有17种型号,集战术通信、导航定位与识别等功能于一体,并具有加密和抗干扰能力,最大通信距离800千米,使用卫星时可全球通信。首批安装JTIDS的是美军的E-3A、E-8C和RC-135等情报、监视、侦察飞机,到2003年底前所有F-15、F-16B战斗机也将装备,然后是轰炸机和F/A-22战斗机和F-35攻击机.到2010年普及到美军所有战术平台。

    JTIDS的终端设备称为端机,分为4类。一类端机主要装备预警机、地面防空指挥控制中心和战术指挥控制舰艇等指挥控制平台,发射功率1千瓦到数千瓦,目前已安装到美军34架和北约17架E-3A预警机、美军29个地基陆军防空系统和北约36个地面防空指挥操纵台上。二类端机主要装备战术飞机和舰艇,又称战术端机,发射功率200~500瓦之间,已安装到美国海军F-14D战斗机、E-2C预警机和作战舰艇上,美陆军早在1995年就开始装备。三类端机主要配属单兵、小型车辆和舰船,发射功率较小。四类端机是一类端机的变型机。

    JTIDS提供的各种信息能使所有成员实时感知战场态势。例如,在防空预警系统中JTIDS能将预警机、侦察卫星获取的情报实时传送到地面指挥所、空军基地、海军舰艇、作战飞机等各个作战单位和武器平台,实时显示敌我双方的飞机、机场和作战区域等位置信息,为地面雷达提示目标,还能帮助精确制导武器在飞行中重新瞄准和进行毁伤效果评定。JTIDS网络中的任何用户之间都可以通信,并且互不干扰,还能随意接收网络中其他任一用户的信息,使敌方难以判断通信关系。

JTIDS的后继者


    JTIDS在重量、体积、可靠性和价格等方面仍有许多缺陷,为此美、英、加、法、德、意等国计划1999年用多功能信息分发系统(MIDS)取而代之,但进度并不理想。MIDS与JTIDS原理基本一致,性能大致相同,但由于采用高速集成电路微芯片技术和微波/毫米波单片集成电路技术,具有体积小、重量轻、效费比高、可靠性好的优势。2008年JTIDS就将停产。未来10年内MIDS的总产量至少为5660套,仅美国空军就计划至少采购4000套,将其安装到所有空中平台上,欧洲国家也有大量需求。

    太重和太贵的JITDS也不能用于无人机和武器,因此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正在验证适于精确制导武器使用的通用数据链,最初称为,“女妖”现在称为“武器数据链体系结构”(WDLA),体积仅164立方厘米。洛克希德-马丁公司也研制出了向飞行中的武器传送目标数据的网状波束发射技术,并正在验证“低成本自主攻击系统-数据链”(LOCAAS-DL)。

JTIDS实战应用


    JTIDS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首次使用,被安装在E-3A预警机、E-8A地面目标监视机和EC-130电子战飞机上,累计使用700多小时。有了数据链,伊军的“飞毛腿”导弹发射12秒后就被预警卫星发现,信息传递到位于澳大利亚的数据处理中心,计算出的拦截参数再通过卫星传给沙特阿拉伯的“爱国者”防空导弹指挥中心,直到发射导弹,整个过程只需3分钟左右,而“飞毛腿”要4~5分钟才能抵达目标上空。在某种意义上讲,“爱国者”拦截“飞毛腿”的成功就是数据链的成功。但当时还没有实现整个战场的数据链接,特别是三军横向通信问题并未得到解决。
   1999年科索沃战争中,由于利用了数据链支持的C4ISR系统,前线战区总指挥、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津尼上将不必亲赴战区,而是坐镇美国本土佛罗里达的总部指挥;2002年阿富汗战争中,美军利用JTIDS成功地将RQ-1“捕食者”无人机、RC-135V/W“铆钉”电子侦察机、U-2高空侦察机和RQ-4A“全球鹰”远程无人机连接起来,实现了作战信息的“无缝隙”连接,取得了很好的作战效果;2003年伊拉克战争中,美军的指挥控制系统已经与侦察监视系统完全融合,位于卡塔尔的美军联合作战中心汇集了浩如烟海的信息,包括军事情报、卫星图像、截获的话音、最新天气情况、无人机实时图像、侦察机的侦察数据以及舰船、飞机、沙漠中行进的士兵和地面战车的位置数据等,经过近700名情报与作战分析人员的审查和过滤,传送到最高指挥官的显示屏上,几分钟更新一次。中央司令部司令弗兰克斯能够直观地把握整个战场动向。2003年3月21日,伊拉克机动发射车向科威特境内发射“阿巴比尔”-100导弹。美军侦察机发现后,驻科威特贾贝尔基地(距伊科边境70千米)的美空军第332远征联队立即临时变更了几架待飞战机的作战任务,将发射车击毁,前后总共不到半小时。

“博胜”胜算几何



    事实上,台湾当局内部对“博胜”案一直存在分歧。“立法院国防委员会”和“国防部”的某些机构公开反对,称这些设备已经落后,意见最多之处集中在“博胜”计划完全由美方主导,排除了台湾“中山科学研究院”等单位的参与。有官员抱怨:美军以它的标准来规划“博胜”系统,导致系统过于庞大、添购设备太多、价格昂贵,1000亿新台币的总经费让台方吃不消;同时,此事关乎台湾的安全和机密,台有关方面竟没有参与规划,将来肯定会使台军“受制于人”而据台湾防务部门官员透露,岛内一家宽带网络公司曾提议通过光纤传输,经专业整合后,便可以将军方指控网络全部结合在一起,所需经费只有美国要价的一小部分。不过,军方权衡得失,还是死心塌地地走了美国“军售”路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