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理顺战时指挥的外部关系

来源:互联网 责编:飞鹰 作者:王乃刚 田野 时间:2007-03-14

     国防后备力量的战时动员和参战,涉及军地多个部门,必须在共同保障遂行作战任务的大局下,通力合作,积极加强军地和各作战力量之间的协调,理顺好国防后备力量战时指挥机构与外部各方的关系。

    根据作战任务进行协调。国防后备力量执行任务,一般可区分为战争行动和非战争行动两大类。明确属于战争行动的作战任务,如边防应急、城市防空等,应根据作战预案,由省军区、军分区等军事部门代地方党委、人民政府牵头,指挥和协同武警部队等各作战力量,地方各相关部门按职能任务实施配合;属非战争行动的作战任务,如维稳制乱、抢险救灾等,应由地方分管领导和职能部门牵头指挥和协同主导,省军区、军分区等军事部门在地方统一组织下予以配合。

    建立平战一体的转换衔接机制。国防动员运行机制的完善程度和快速反应能力,决定着国防后备力量动员的效率和质量。要想完成好国防后备力量的动员任务,军队和地方必须建立互通协作机制。根据“军队提需求、国动委搞协调、政府抓落实”的要求,按照军地各级部门在国防后备力量动员中的职能区分并履行职责。其中,国动委应根据军事需求,依据有关法律规定,积极协调地方政府抓好落实,明确国防后备力量动员的任务和目标,确定动员保障范围,制定统一的标准,以便统一组织协调地方有关部门做好战时部队所需的人员、物资、装备、经费等的动员保障,从而构成一种有分有合、平战一体、军地衔接、功能一体的国防后备力量动员转换衔接机制。

    强化政府的主体地位。《国防法》明确规定,国防动员属于国家和政府行为,国家、政府和全体公民是承担国防义务、履行国防动员职责的主体。因此,应进一步强化各级政府对国防后备力量动员工作的组织领导职能,对各系统、各地区、各部门的分工和职责、权利、义务等作出具体明确的规定,以便推动地方各职能部门工作的有效运转。要依据《国防法》、《兵役法》、《国防教育法》、《人民防空法》等法律法规,紧密结合实际,围绕国防后备力量动员工作重点,对现有地方性法规政策进行梳理,完善配套政策措施,逐步建立起涵盖政治、经济、科技和文化教育、交通运输等各领域、各行业的地方性动员政策法规体系。同时,要加大依法行政力度,把法律法规和政策规定的各项要求落到实处,维护法制的权威性、严肃性,推进国防后备力量动员建设的规范化、法制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