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关于提高国防动员效益的思考

来源:互联网 责编:飞鹰 作者:李景浩 石奇义 时间:2007-02-28

      国防动员效益,简言之就是国防动员能力产出与经济总投入之比。在一定的经济总投入下,动员能力提高越大、越明显,动员效益就越好;反之就越差。随着战争形态向信息化战争的演变,一体化动员、精确动员、网络动员等等新的动员方式应运而生,而其中的核心就是如何提高国防动员效益。为此,我们必须适应信息化战争的要求,认真筹划好国防动员建设。

    在建设观念上,坚持“职能”与“效益”相结合

    当前,我国国防动员建设正处于转型和跨越式发展的关键时期,在动员建设观念上,坚持“职能”与“效益”相结合是解决工作中面临的重难点问题、提高动员效益的根本保证。

    强化国防动员转型期新职能观念,加强动员建设。首先,要依据国家战略谋划动员工作。当前,我国国防动员与经济社会发展在一些环节上存在衔接不够紧密、动员保障能力与军事斗争准备需求还有一定差距。鉴于此,应积极调整投入战略,贯彻“适度规模、梯次发展”的原则,统筹国防动员建设与经济社会协调发展,加强重点地区、重点方向、重要领域的动员准备。其次,要针对未来战争需求加大信息化建设力度。信息化战争是未来战争的主要形态,国防动员建设必须适应战争形态的变化,把信息化建设作为战略重点抓牢抓实。要精心谋划在民用信息资源开发和设施建设中贯彻军事需求的各项工作,积极推进国防动员信息化建设进程。

    强化国防动员建设整体效益观念,完善动员体制。一要明确界定动员主体。国防动员是政府行为、行政行为、执法行为。鉴此,国防动员机构改革应实现“两个转变”,即由议事协调机构向领导指挥机构转变,由以军队为主向以地方政府为主转变,从根本上解决行政权威和执行主体的问题。二要整合机构职能。完善国防动员体制,应在科学整合机构职能上开阔思路,寻求人力资源配置与机构效能的最佳结合,尽可能地减少和降低国防动员机构数量和运行成本,确实解决好机构职能交叉、重叠和运行效率不高等问题。通过职能整合,把国防动员机构完善起来,把动员效益提高上来。

    在建设途径上,坚持“结合”与“纳入”相结合

    建立“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运行机制。军地双方必须把军民结合、寓军于民作为一项重要职能,切实加强领导和指导。按照“军队提需求,国动委搞协调,政府抓落实”的模式,建立完善国防动员领导体制和运行机制。通过国家或地方立法的形式,对需要贯彻军事需求的行业、项目进行明确和规范。应当建立军民结合项目论证审批制度,并赋予国动委协调、监管、评估等相关职权。

    制定“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标准规范。所谓规范是指规定产品、过程或服务为保证其适用性而应满足的相应要求和鉴定这些要求是否实现所用的判定准则和验证方法的文件。要实现军民结合、寓军于民,必须统一标准规范。军地有关部门应尽快制定各部门、行业建设中贯彻军事需求的标准,为“军民结合、寓军于民”提供统一规范的参数和依据,防止因为标准不统一,造成经济资源不必要的浪费和损失。

    强化“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调控手段。综合运用政策引导、法律约束、利益驱动等多种手段,逐步制定出台有利于“军民结合、寓军于民”的一系列政策制度,对军民结合建设项目的投资渠道、投资比例、投资数额和税收减免等予以规范,做到一笔投资,获平时、战时两种效益,确保军民结合真正得到贯彻落实。

    在功能发挥上,坚持“应战”与“应急”相结合

    “应战”与“应急”相结合,是动员体制的平战结合,它涵盖了国家安全与发展两大主题,既有利于确保国家安全利益和发展利益的实现,又有利于实现国防和经济建设协调发展。近年来,国防动员系统在抗洪抢险、抗击突发疫情、维护社会稳定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建立“应急”与“应战”相结合的体制。一是将分散的应对单一危机的自成体系的各种机构,如反恐维稳、防汛抗旱、防震减灾、消防灭火等,统一纳入到以动员体制为基础的国家危机管理体制之中。二是建立政府系统与军事系统“两线”一体的指挥机构,即把政府对资源的组织、调动与军事系统的军事指挥统筹协调起来,使之既适应“应战”的要求,又适应“应急”的要求。

    制定“应急”与“应战”相结合的法律。动员法规是国家行使动员权限的法律保障,是明确全体公民和社会组织在动员中权利和义务的基本依据,是实现动员工作条理化和制度化的重要保证。国防动员应急功能的开发利用是一种强制性的公共行为,只有依靠法律的权威性和约束力,才能有力地推动“应战”“应急”动员工作的有序开展,并保障二者的有机结合。

    整合“应急”与“应战”相结合的力量。这不仅可避免力量分建而造成的资源浪费,而且能实现指挥体制的高度融合,有利于提高政府应急管理的效率。力量一体,是国防动员由“应战”向“应急”功能拓展的重要标志之一,主要体现在建立既适应“应战”又适应“应急”的力量体系,统一“应战”与“应急”人力资源、物力资源和财力资源的储备政策和管理体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