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 内容

把国防教育摆在国家根本利益教育的重要位置

来源:中国国防报 责编:飞鹰 作者:叶万勇 时间:2007-02-28

      胡锦涛主席站在战略全局的高度,深刻分析国际、国内形势,作出“我们面临的发展机遇前所未有,面对的挑战也前所未有”的论断。这一科学论断,对新形势下加强国防教育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一定要站在国家安全和发展全局的高度,深刻理解胡主席这一科学论断,切实把国防教育摆在国家根本利益教育的重要位置,以科学发展观为指导,狠抓落实。


    科学思考国防教育的目标任务,切实把握好“三个层次”


    国防教育是增强全民忧患意识的重要手段。因此,各级领导一定要思路清晰,科学思考国防教育的目标和任务,切实把握好“三个层次”。

    一是从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全局的高度来定位。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当今国际舞台,世界各国都十分重视国防教育,都把国防教育作为强化全民国防观念,振奋民族精神,激发生存意识,增强国际竞争力的战略性任务。我国早在1937年,毛泽东同志就提出抓好国防教育,并以此作为动员和凝聚全中华民族力量,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重大战略决策。和平时期,国防教育仍是党和国家居于战略地位的重要工作。邓小平同志指出:加强国防教育,是关系国家安危的一项重要基础工程。江泽民同志强调:“越是在和平建设时期,越要宣传国防建设的重要意义,克服和平麻痹思想,增强人民国防观念”、“只要国家存在,就有国防,国防教育就要长期进行下去,作为公民的终身教育来抓。”胡锦涛同志站在推进国防建设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提供可靠的安全保障的战略高度,向全党、全军、全国人民提出了“要加强国防教育,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增强民族自尊心、自豪感,形成全党全国关心国防、支持国防、建设国防的浓厚氛围。”这一系列重要指示和论述,奠定了国防教育作为国家根本利益教育的重要地位。因此,我们不能将国防教育单纯的定位在一般性的思想教育,而必须定位在为国家安全和发展战略服务这一更高战略层次。只有我们定位的层次越高,观察思考问题的站立点才越高,对国际战略形势才越了解,对我们所处环境的主要威胁和潜在威胁才越清楚,关心、重视和支持国防和军队建设,服务国家发展战略的使命感和责任感才越强。

    二是从大国防观的视角来认识。现代的国防,是综合国力的竞争。国家的安危与兴亡,不仅与军事实力有关,而且与政治、经济、文化的实力有着重要关系。作为全党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国防教育同时担负着应对和抗击国际国内各种非传统安全因素的挑战,为消除和化解我国社会转型期的各种社会矛盾进行积极的思想引导,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强大的精神支撑等历史性任务。因此,我们在认识国防教育的目标任务时,不能仅仅框定在军事防卫或战争准备的单一层面上,而要扩展到维护国家安全和发展利益的各个方面。凡是国家利益所到之地、所涉之处,都是我们应予关注的对象。具体而言,我们必须关注世界新军事变革,把国防教育与推进中国特色军事变革联系起来;关注国内安全稳定,把国防教育与军民团结、民族团结联系起来;关注国家的改革发展,把国防教育与党执政兴国的第一要务联系起来,努力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服务,为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和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服务。

    三是从人民根本利益的角度来思考。市场经济条件下,公民关注更多的是生活质量等个人利益。这是正常的。毕竟,让每个人都胸怀世界,放眼天下,把自身的利益放在一边,不太现实。因此,我们在思考国防教育时,不能仅停留在国家利益这一层面,而要将公民个人根本利益与国家利益结合起来,使之充分认识到:国防教育所关注的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等国家利益,是公民的共同的长远的根本利益。没有国家利益,个人利益将无法保证;国家利益被破坏,个人利益也会随之被剥夺。关注国家利益,就是关注个人利益。我们加强国防教育,目的就是使全体公民团结起来更好地保护国家和个人利益。透过个人根本利益的角度,使国防教育与公民个人始终紧密相联,从而充分调动公民接受教育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实现教育效果的最大化。


   科学界定国防教育的内涵外延,切实处理好“三个关系”


    国防教育是一种普遍的、层次较高的社会意识形态教育。各级在实施国防教育工作中,要科学界定国防教育的内涵和外延,正确处理好三个关系:

    一是处理好国防观念狭隘化和宽泛化的关系。国防观念狭隘化,就是简单的把国防教育与军队等同起来,认为国防教育就是军队的事。这种观念,没有辩证地认识到国防利益是大家的共同利益,必须由大家共同建设、维护。国防观念宽泛化,认为既然当今的国家安全主要是经济、文化、科技等的安全,不再是军事安全。那么,抓好经济等建设也就等于抓好了国防建设。这种观念,没有认识到国家安全的主体始终是军事安全,军事实力始终是一切对外交往的坚强后盾。只有具备强大的军事实力,在与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科技等交流与合作中才可能受到公平待遇。如果什么都可以被视为国防,那么国防就将无所依存,什么也不是了。因此,必须警惕和防止这两种观念,正确处理国防建设与经济建设协调发展的关系,充分调动全社会关心、支持国防和军队现代化,才能提高军事实力,捍卫国家的领土和主权完整,维护国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全面利益。

    二是处理好国防教育与其它教育交叉重叠的关系。国防观念和能力的培养,是全面的综合素质培养,它涉及各个方面,众多领域。加之国防教育必须依托或渗透到其它教育中,才能实现公民的终身教育。因此,国防教育将不可必免地与其它教育相交叉重叠。如何正确区分国防教育与其它教育,更好地抓好落实?我们应建立起国防教育系统化的整体结构。具体可分为四类:一为国防理论类。主要包括马克思、毛泽东、邓小平、江泽民、胡锦涛等革命导师和党和国家领导人对国家、国防、军队、战争、和平等的科学理论概括。如国防与政治、经济、外交的关系等。二为国防精神类。即以爱国主义思想和爱国主义精神为主体直接诞生出来而又有特定含义的精神教育内容。如革命英雄主义、自我牺牲精神、爱军尚武精神等。

    三为国防知识类。即国防建设所必须的国防、军事知识。如国防历史知识、领土知识、国家武装力量知识、现代战争知识、战备动员知识等。四为国防技能类。主要是常规武器的运用,军事技术、战术,战伤救护,“三防”技能等军事技能,以及军事体育技能等。凡以上四类有关培养和增强国防意识,提高公民建国卫国素质的活动,都应属于国防教育的范畴。三是处理好国防教育与国防动员的关系。国防教育与国防动员的关系是一个新课题。从有利于国防教育和国防动员分别充分履行各自职能任务的角度,我们认为:二者应为平行并列、相互促进的关系。从利于国际人权斗争的角度看,我国加入的《国际人权公约》和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都明确规定未成年人不得参与与战争有关的任何行为。且国际上都将我国国防动员视为战争动员。在此情况下,如果将国防教育归属于国防动员,将给企图利用人权抵毁我国的敌对势力以口实。既不利于我国开展国际人权斗争,也直接影响国防教育的正常开展。从二者的任务内涵看,国防动员的核心是战争动员,目的是征集兵员,遂行任务,根据平时制定的预案,随时准备将国家的武装力量、经济力量以及与战争有直接关系的部门,迅速由平时状态转为战争状态。而国防教育并不是简单的战备教育,它是任何国家任何时期都要进行的国民素质教育。对此,《国防法》和《国防教育法》都作了明确的法律区分:国防教育是“使公民增强国防观念,掌握国防知识,发扬爱国主义精神,自觉履行国防义务”;国防动员则是“国家在和平时期进行动员准备”,是“将人民武装动员、国民经济动员、人民防空、国防交通等方面的动员准备纳入国家总体发展规划和计划,完善动员体制,提高战时应急动员能力。”从二者的实施目的和条件看,国防动员是国防教育的目标任务之一,国防教育是推动国防动员创新发展的重要基础工程,二者既相互区分,又相互促进。


   科学把握当前国防教育的重点,切实突出“四抓”


    国防教育是一项长期而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因此,要抓好国防教育工作,就务必把握住当前国防教育的重点,切实突出“四抓”。

    一是在教育主体上突出抓好“三类人员”。领导干部、民兵预备役人员、青少年学生是国防教育必须突出抓好的重点对象。领导干部是国防教育的首要对象。领导干部是国防教育工作的决策者和实施者,是全民国防教育向广度和深度发展的重要保证。抓好这个层次的国防教育,对于国防事业包括国防教育本身,都具有决定性的意义。领导干部的国防教育可通过军地院校国防课程培训、党委中心组理论学习、举办国防教育讲座、召开武委会议军会、过军事日、参加军事活动等形式来实施;民兵预备役人员既是国防教育的重要对象,又是骨干层。民兵预备役人员是我国武装力量的重要组成部分。抓好他们的国防教育,使他们具有强烈的国防意识,平时,才能搞好军事训练,完成好各种急难险重任务;战时,才能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民兵预备役的国防教育可结合整组、军事训练、政治教育、抢险救灾、处突维稳等活动实现;青少年学生是祖国的未来,民族的希望,也是国防教育的基础。加强青少年学生的国防教育,直接关系他们最终能否成为国家和民族利益的优秀建设者和坚定捍卫者,关系到我们党的事业是否后继有人、代代相传,关系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学校的国防教育是全民国防教育的基础。当前,尤其需要下大力抓好少年军校的深化与普及,达到“一人穿军装,六人受教育”的效果。

    二是在教育内容上突出抓好忧患意识教育。生于忧患,死于安乐。忧患意识是一个国家、民族危机感和使命感的动力源,是唤起人们爱国主义精神的警示钟,是增强全民国防教育的助推器。当前,国防教育难开展、国防设施被侵占破坏、国防和军队建设得不到足够的重视等现状,其根本原因是人们对国家安全与长远发展,缺乏强烈的忧患意识。胡锦涛同志曾指出:“必须看到我们面临的严峻挑战,增强忧患意识,做到居安思危,常备不懈。”因此,作为相对和平时期的国防教育,尤其需要抓好忧患意识的教育。当然,现阶段的忧患意识教育,绝不是重复过去强调战争迫在眉睫的强刺激做法,而应是全新的忧患意识。从整体上讲,要时刻牢记“落后就要挨打”这一历史教训,清醒认识到当今激烈的国际竞争容不得我们自满,繁重的发展任务容不得我们懈怠,一旦我们失去奋发图强的动力,就会在国际竞争中逐渐落后,最终受制于人,任人宰割。从国际形势看,能源问题和霸权主义引发的公然侵略行径以及恐怖主义活动,使国际局势处于冷战以来最为深刻的变化之中,我国将不可避免地身处大国战略角逐漩涡中,受挤压干扰的影响增大。从周边看,我国周边地区的不安全因素增多,安全形势依然面临诸多威胁和挑战。从现实状况看,“台独”势力的威胁加大,2007年是反“台独”的关键年。加之我国国防力量与发达国家相比仍有较大差距,实现祖国完全统一的任务极其艰巨。这些,都需要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牢固树立居安思危的忧患意识,以只争朝夕的精神,加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竭力维护我们国家和民族的生存与发展利益。

    三是在教育手段上突出抓好“三体”。媒体、实体和载体,是深化国防教育的“三体”。抓媒体,即构建国防教育新闻媒体网络体系。随着现代传媒的发展,电视、报纸、广播、互联网、手机通信等已成为当代民众获得信息、接受影响、与外界沟通的重要手段和主要渠道。国防教育必须占领这一思想工作的制高点,建立起全方位、多渠道、多层面的宣传平台,将教育深入到生活中。抓实体,即构建长期、精干、多元的国防教育队伍。国防教育是复杂的社会系统工程,非一个单位或部门能完成,必须动员全社会的力量参与。通过组织热心国防教育事业的领导、专家、学者、教师、军地离、退休干部以及企业家等成立国防教育讲师团、学(协)会、文工团等形式,不断壮大国防教育的骨干力量。抓载体,即构建形式多样的国防教育阵地平台。如命名革命遗址、烈士陵园以及具有国防教育价值的纪念碑(馆)、博物馆、文化馆、科技馆(园)等为国防教育基地,进行阵地教育;在各中、小学校中成立少年军校,开展军事夏令营、学生军训等丰富多彩的军校活动;结合各地的民俗风情节、纪念活动,将国防教育寓教于乐,溶入到群众的活动之中。

    四是在教育组织领导上突出抓好机制建设。要按照《国防教育法》、《全民国防教育大纲》等法规,抓好更带根本性、长期性和稳定性的机制建设。第一是组织领导机制要健全。按照党委抓总、政府牵头、军地配合、有关部门分工合作的原则,把国防教育纳入各级党委、政府和军事机关的工作日程。第二是工作机制要健全。进一步健全县级以上国防教育办公室,配齐配强工作人员。制定国防教育委员会、成员单位、办公室等工作制度,切实履行好组织、指导、协调、检查的职能。第三是保障机制要健全。将国防教育经费保障列入各级政府的财政预算,列入党政机关、社团组织和事业单位的经费预算,列入各类企业的职工教育开支,并动员社会各界积极资助国防教育事业。第四是监督机制要健全。根据《国防教育法》、《全民国防教育大纲》,细化国防教育地方性法规和实施细则,将国防教育纳入地方各级各部门的目标任务,统一考评奖惩,并组织各级人大和国防教育机构对国防教育工作进行执法检查督查,确保工作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