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防务观察 > 民间观点 > 内容

奥巴马的计划暗示了海军采购方案

来源:本站稿件 责编:大嘴 作者:知远/天火 时间:2009-03-01

如果最近奥巴马和他对人员高过科技上的新的强调,那么未来的奥巴马政府将注重人员多过科技,因此美国海军将会在军队的表单上列到第二位。也就是说,海军科技在美国市场上将遭遇双重打击:对部队上的组织性延缓,和对人员科技上的功能性延缓。
“‘奥巴马向应对21世纪威胁的转变’这一主题预示了海军成为了多余的部分。”
这对海军的船舶建造和平台采购更为恶劣。奥巴马的宣传网站明显地提到海军,在三军之中,采购的情形上---道路并不好走。打趣地说,奥巴马的国防蓝图(可以从其网站的国防页面下载)指出“在海军采购进程中更广泛的失败。作为其整体国防整改的一部分,一个奥巴马政府将优先修正海军采购系统。”
这个是一个更广泛的军队缩减改革的一部分,涉及到五角大楼的各个部分。
尽管如此,海军将会是第一个被开始缩减的部分,因为它主要的新船型设计(例如两栖登陆船)已经严重超支和超期了。
更者,奥巴马的“向应付21世纪威胁转变”主题预示了海军是多余的部分—如当前的形势。随着其在非常规战争上的强调和对“软实力”的强调的暗示,和国防文件含蓄地剥离了海军的海洋控制的核心任务。在国际和国内政治原因下,文件做了肯定的公告“海洋上的指挥将会更加重要,”但是没有提到除了沿岸作战船只(LCS)以外的任何战斗因素。
LCS :奥巴马 型的船只(近似)
确实,奥巴马关于LCS的定位—好想法,但是执行却糟糕—他的总体观点以海军采购为象征。LCS的概念是一个对新型非常规冲突威胁的优秀的反应,因为它“SAM”:小型,灵活,模式化。
原则上,越小的尺寸就允许编队中更多的数量和每个单位的更高的灵活度,意味着不仅仅是快速的舰艇,而且可以更好地在沿岸行动中例如浅水区开展。模式化可以让舰队利用最小的替换和修检时间适应不同的任务。
在奥巴马赞同的思维下,数量和灵活性是在一个充满着多样的蓄势待发的冲突,而且会在热点区域快速地同时激发的环境中最有用的特点。
一样重要的是,这些冲突代表的威胁和机会常常是大不相同,它们都强调了模式化结构提供的灵活性的重要。
然而,LCS研发的失败是一个典型的奥巴马有充分理由想要修正的采购失败。
难以控制的成本增长造成了一个困境:建造更多,突破预算,或者少建造一些,牺牲对应对21世纪威胁必要的数量优势。
在当前的大衰退和膨胀的预算赤字的经济气候下,对军事科技,特别是新型战的军事科技上预算的打破,对任何政府都是不明智的,而且对奥巴马政府特别不恰当。
建造少一些的数量,这个可能是一个阻力比较小的方法,经济上对军队来说都是最坏的:它相对于前线的贡献制造了大量的后勤部分,妨碍了学习曲线和规模经济,并且不能够分期的研发工作。
显然,最有效的采购程序要求保持研发成本降低和高产出。在新型船只建造上,这个模式同奥巴马提议的从大型(数量较少)向小型(数量较多)的转变的契合。这个模式也预示了奥巴马国防计划中海军重组的第二大重要方向:只要有可能,就把现有的船只现代化来取代建造新的船只。
如果没有破掉,就修复好它
进行现代化当然比更好要经济一些。然而,细节上的问题是,什么是“只要有可能”? 原则上,重建或更换的决定要靠对它能力和成本的判断。
相对于对手形势的有效性要看对手的能力如何,但是奥巴马的国防政策预示对重要的海军战斗力量升级像Burke级的驱逐舰和Ticonderoga级巡洋舰 要足够应付可预见的高端海军威胁。有人怀疑导弹技术上的提升,还有国外潜艇和航空质量的发展将会领先美国海军,但是不管是真是假,至少是开始时,奥巴马团队不太相信。相应地,重要的水面战斗力量计划例如Zumwalt级的驱逐舰和CG(X)不免会被取消,特别是前者的研发一直不太乐观的情况下。
其他的现有平台更换的激发因素是其降低的成本效率,或者是完全的废弃。这里的重要标准是维护费用被广泛地定义,规模经济同绝对年龄一样重要。
在此点上,在2015年更换48年寿命的Enterprise航母Gerald R Ford (CVN-67)非常恰当。Enterprise在1961年订购,其寿命接近半个实际,但是也是唯一舰队中非Nimitz航母。
同样原因,后续的早期Nimitz级航母的更换预计要延期,即使如此 FORD 也在技术上代表着新型航母级别。Nimitz,同级船只中的领先者,在1971年订购,但是还在有效地运作,这就使得如果奥巴马政府想要(或者需要)开展高成本,厉行节约消减时。FORD级航母就成为了其首要的目标。
其中主要类型舰只的命运,特别是潜艇和登陆艇,更为模糊。中肯地说,奥巴马战略优先会让前者继续其角色,而扩展后者的角色。